荷包网 > 高辣文 > 〖短篇〗表姐陪我玩换妻全本 > 〖短篇〗表姐陪我玩换妻全本第4部分阅读

〖短篇〗表姐陪我玩换妻全本 〖短篇〗表姐陪我玩换妻全本第4部分阅读


    面有什么好看的吗」我说:「有」,我老婆 的表姐就问:「是什么」我说:「有人在里面h 」听我这么说那「两口子」就 来劲了,直朝我们划过来,还同声问:「在哪儿」我把游船从他们的船头划过, 叫他们跟着我,就会看到刚才h 男女的背影。那「两口子」紧跟着我们的游船, 还在问:「在哪儿、在哪儿」,秋彤转身冲我娇嗔的说了句「讨厌」,就羞赧的 转过身去,我见她耳朵后面都是红云。

    停船靠岸,我们就去午饭,饭后各自小睡一会,下午相约去逛「宝轮寺」古 刹。「宝轮寺」乃佛门圣地,请修之所,我们虽非佛门中人,亦不敢造次,就无 非是撞钟击磬,上香许下各自都不愿说的心愿。寺外是一条小街,有许多兜售「 纪念品」的,我突然想到,我们两对夫妻在此相「换」,亦属有缘,俗话说,「 千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来共枕眠」,我与秋彤这三日的「夫妻」,虽未修上万 年,却也何止几千年的缘分就决定买一件「礼轻情义重」的纪念品送她留念。

    我在这街上转了一转,就只勉强选中了一个「玉笔筒」那「玉笔筒」通体翠 绿做工还算精美。中间筒体雕有花纹,两边是两条腾飞的玉龙。本人对龙尤为崇 拜,且不说龙能腾云驾雾上天入海,单就龙是我们祖先的图腾,帝王称真龙天子, 我们称龙的传人来看,就足见龙在炎黄子孙中的分量。当我把「玉笔筒」送给秋 彤,并说明日匆忙,恐无时间再寻纪念品之后,秋彤就对我说道:「哥,你等等, 我也去选件纪念品」。

    不一会,秋彤就向我走来,把她选的纪念品递给我,我一看,也是「玉笔筒」, 只是,那雕有花纹的筒体两旁,不是两条飞龙,而是两只展翅飞翔的玉凤。「好 好」我送她玉龙,她回送我玉凤,很对等很有意思。

    「哥怎么你已经知道妹的心之所想和意的所思了吗」秋彤见 我说好,就看着我微笑着问。好个秋彤,居然把我说的话都记得这么清楚听秋 彤这么问,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有深意。于是我大胆猜测,她一定把我们三日的「 夫妻」,比着了「龙凤呈祥」我问她是不是秋彤这一次没有脸红,看着我点 了点头。我知道,她现在不但接受了我的「直白」,她自己也「直白」多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拿着秋彤送我的「玉凤笔筒」,对秋彤说:「我们来做做 文字游戏,胡诌个对子什么的,好吗」她看着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我把手里 的「纪念品」看了一会,就说:「我就以你送我的」玉凤笔筒「作上联丹凤 朝阳双飞艳我这里的丹〗,是指红色的凤冠,不是只有一只凤啊,我后面 的艳〗,是指颜色艳丽」。因为是口说,不见文字,我就这么做了点解释。

    「啊那你的阳〗在哪里」秋彤这「考官」还把关挺严,认真的 很。「这个阳啊,不是个圆〗的吗我就取了笔筒主题这个筒的横切面」

    我口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秋彤啊,你怎么还这么老实,还这么笨, 这竖着的「笔筒」不就象男人竖着的「棒棒」我这里的「丹凤朝阳」是一语双 关,你只理解了我的一层意思,二层意思是暗指女人给男人做口活,你怎么就没 懂起但我不能说出来,这么说出来,就会大刹秋彤正想着如何对出下联的「风 景」。秋彤也算是「才思敏捷」,只想了一会,就有了下联「双龙腾飞绕玉 梁」。

    我这个改卷的也是很严的,只给了她60分。秋彤不服,问我为什么扣这么多, 我说,我们是夫妻,我还手下留了情,不然,你会不及格滴。秋彤点头承认,她 对的是不太工整对仗我说:你的「双龙」对我的「丹凤」非常好「腾飞」对 「朝阳」也将就她是「动词」对我的「动宾结构」,勉强pass,但用「绕玉 梁」对我的「双飞艳」就太离谱,尤其是她只顾着「平仄」,把竖着的「柱」变 成了横着的「梁」;再者「玉」在这里「直白」出来,也是不行的

    「那你对个我听听」秋彤虽然服了我,但也没有就轻易的放过 我。我想了想说:「只要我的分高点,就算我赢啊,」秋彤点了点头。哈哈,她 又上当了于是,我第一步就力保分数持平,照用了秋彤的「双龙腾飞」,自 加60分;这时,看看离旅馆近了,我也就没有再多考虑,随便说了「双龙腾 飞入洞中」。秋彤一听,「呵呵」大笑:「你这入洞中〗,也不对双飞艳〗 呀还说要比我分高呢」

    我一下拉住秋彤的手,不让她继续向前走,再走,就到旅馆了。我说:两条 龙入一个洞,是不是只有一条一条的入我这里有个「暗一」对「明双」;再者, 我这样是「写实寓意」:「丹凤朝阳双飞艳」,「双飞」你听说过吧是意指「 两女一男」的性茭zuo爱;我对的「双龙腾飞入洞中」就是暗喻「两男一女」的性 交zuo爱,上下对仗工整,该得10分

    我这么抖出评分标准和公布得分,早把秋彤闹了的大红脸,她直擂着我胸膛 说:「哎呀,哥你真坏好下流啊」。「非也、非也我是色,但 色是男人的英雄本色。我自诩自己色得有品位,就是喜新不厌旧,风流不下流 〗啊」听我说完,秋彤挣脱我的手,一边向旅馆跑,一边不时回头「恨」我 几眼,那模样,真是「回颦一恨〗百媚生」的迷人

    本来,我们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做做文字游戏,和在旅馆前的那番胡诌,其实 都是路上无聊和即兴开开玩笑,根本就不能当真。我回到旅馆,就不当回事的撂 到了一边。可秋彤却貌似受到了一些「刺激」,不但不怎么理我,还时而沉思, 时而叹息,看她那样,我也凿实的心痛,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安慰。晚饭 时,她竟然还「违规」,把「换」出的老公拉到一边去,「嘀嘀咕咕」了好久, 貌似要对我要采取什么「制裁」行动。

    哎,想到明天上午后,这场「换」的游戏就要结束,我也就只有「以不变应 万变」,「听天由命」、「泰然处之」。晚饭后,我哪里都不想去,蜷伏在标间 的沙发上,玩玩手机里的小游戏。老婆的表姐还以为我生了病,还过来问我到不 到医院去看医生。我说,没事的,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你自己去找你的老公 玩点快乐的,不要亏待了自己。老婆的表姐说,那两口子都「违规」了,这会根 本不见人影,不知道他们躲到了哪里

    正说着,房门开了,秋彤和夏日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走在后面的夏日关上 房门,秋彤很平静的走到我面前,深情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哥我们都商量 过了,你说的,我们都同意。」「什么我说的什么」我说的废话 太多太多,我一时没明白秋彤说的是什么。

    虽然秋彤这时的脸已有些红晕,但她还是那么大方得体,用那两泓荡漾着涟 漪的目光,注视着我有些迷茫的双眼,我们眸目生辉,从她的目光里我「读」出 了「丹凤朝阳」、「双龙入洞」这几个字「是吗真的是吗」我没有说 我「读」出了什么,很激动、很激动的当着夏日把秋彤抱在了怀里。秋彤在我怀 里还在深情的望着我:「哥是真的,我们都是从内心的愿意」

    我一把抱起秋彤就向卫生间跑,边跑边对夏日喊道:「夏老弟我们快开 始」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第六章全身而退  第六章全身而腿

    上章说到,我一把抱起秋彤就向卫生间跑,快到门口时,我才想到绝不能亏 待了夏老弟。秋彤在我怀里说的很清楚,他们是商量了的,都是从内心的愿意, 既是「他们」,当然就有夏老弟的份,我这么只顾抱着「换」得的老婆去洗澡, 把夏老弟撂到一边,是不是有点那个「重色轻友」的嫌疑再说,我老婆的 表姐也得有人抱呐,不抓紧时间一块洗洗,一会怎么3p、4p

    我们四人脱得光条条的,挤在不大的卫生间匆忙的洗澡,浴缸中站的是我和 秋彤,浴缸外是老婆的表姐和夏日,大家都急着要「用水」,一个淋浴蓬头就这 么换来换去的,怎么也换不过来,后来还是老婆的表姐拧开了洗面盆的热水,才 彻底解决了问题。匆匆浴罢之后,我们两对「夫妻」分别上了两张床,本来想挤 在一张床的,又怕那床不怎么结实。一上床,我就先给佳人秋彤做口活。

    才舔舐「原汁原味」没多久呢,佳人就眉心不住的跳动,脸儿红红的轻声直 叫唤:「哟哟哟哟好好好好痒」,那副貌似酥痒难禁的样子,凿实 好迷人。谁知这时候,老婆的表姐来到我身边,她推着我的身子,骚bi戳戳的对 我说:「你看嘛,夏日这会还在搽药,我可不想又象昨天那样,找不到啥子感觉 」。

    我这才扭头去看夏老弟,他这会正在把药往gui头上涂抹晕啊,有我这「 一柱擎天」,你夏日只是个配角,干吗还傻戳戳的去搽药等到你四十分钟后才 来参战,恐怕就只有打扫战场的份咯。哎你自愿要作「壁上观」,我也奈你 不何

    我就叫秋彤起身让我躺下,然后就叫老婆表姐和秋彤来给我「吹喇叭」,老 婆的表姐到底要「老道」得多,秋彤才斜跪在床沿边,身子的重心才向我鸡芭移 过来,老婆的表姐就抢先捉住了我的「弟弟」,两片涂抹得艳艳的嘴唇,就在「 弟弟」的光头上咂裹起来

    我老婆表姐的口活就是做的好,我就叫在一旁「摇旗呐喊」的秋彤「学着点」, 这时的秋彤已经完全放开了,她用手轻捋着我的阴囊、按摩着我的睾丸,落落大 方的说:「其实我们也常这么做」。老婆的表姐正在给我做「深喉」呢, 听秋彤这么说,就把「弟弟」让给了秋彤。秋彤的舔裹还是比较熟练的,双唇和 柔舌的配合也没话说,就是「深」的「度」还不够

    这也不能怪她,她老公夏老弟的鸡芭是「试管型」的,gui头不大,现在陡地 给我这「香菇型」学名香覃型的大gui头做「深喉」又怎么能「深」得下去, 「深」了几下,泪水都「深」出来了,还不住的干呕,实在不行,只得作罢。这 时她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由衷的对我老婆的表姐 说:「姐还是你行啊」。

    我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着两个美人的口活切磋,夏老弟已经来到床边,正准 备用手指去戳我老婆表姐的bibi,我「厉声」制止道:「不许碰你才搽了药的 」「我的药是搽在gui头上的,又没」「你的手指沾了药」「那我去洗 洗」「洗干净点哈,不然我老婆本来敏感的地方一会不敏感了,我可饶不了 你」那夏老弟就「咚咚咚咚」的向卫生间跑去。老婆的表姐见我这么顾她, 她把我的「喇叭」吹得更加的嘹亮

    也就在这时,我才发觉两个美人「双飞」的方向不和我意,我左右开弓不到 她们浑圆的屁股,它们高高撅着的屁股和迷人的四条腿儿,都斜斜的在我双脚那 边,我们三人现在的姿势虽然也在飞,但就如「鹞式战斗机」那样,我上半身孤 零零的,叫我很不喜欢。

    于是我就叫她们换个方向,方便我用手玩她们的bibi,她们就依了。这时夏 老弟洗了手,「跺跺跺跺」来到床边,径直就来抚弄我老婆表姐的圆臀。我想他 此刻的想法也如我一般,自己老婆就留着慢慢享用呗,要抓紧多弄弄别人的老婆 于是乎,我就从老婆表姐的bibi里抽出手指,把那片已经潮润的「阵地」移 交给了前来「接防」的夏老弟。

    夏老弟「接防」后,我的「工作重心」就渐渐偏移向秋彤一边,我弯曲着上 身,叫秋彤张开原本并膝跪着的双腿,然后抬起靠近我上身的那只大腿,将头钻 到了秋彤的阴沪下边,一边用手戳着她的bibi,一边又舔舐和砸吸她那bi缝和阴 核。

    这时,我老婆的表姐貌似到了用「磨」来获得高潮的时候,她从秋彤手里「 抢」过我的鸡芭,翻身半蹲在我身边,只对我说了一句:「我这会儿好想磨 了噢」,就一手扶着我的鸡芭,一手掰着「蝴蝶bi」坐了下来,才坐稳呢, 就不但开始了「磨豆腐」,还同时摇起了「呼啦圈」,「呼啦」着我「弟弟」在 她bibi里「转圈圈」,幸亏「弟弟」的根根紧连着我,不然,我的「弟弟」就会 齐根「呼啦」到老婆表姐的bibi里面去

    老婆表姐开始「磨」后,我就叫秋彤双腿曲蹲在我双腋两侧,撅着屁股继续 让我舔她的小bi;秋彤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几乎就坐在我头上,我的柔舌一会裹 住她的阴核咂吸,一会顺着肉缝不停的舔舐,当她难禁酥痒时,她就将双手撑在 我的胸膛上,把撅着的屁股动来动去不一会,就有一滴、两滴晶莹剔透 的蜜汁儿,从bibi的下口涔了出来,我就一点一点的将那原汁原味蜜汁儿吸进嘴 里

    老婆的表姐这么卖劲的「磨」,我知道她的高潮会来得很快滴,于是我就对 扭动着屁股的秋彤说:「你要好好看看,我老婆的表现」。本来我要说「表 姐」的,幸好来了个急转弯。

    不用看这会我也没法看,我只能看到秋彤白嫩的屁股和菊花皱皱的屁眼 我就知道秋彤的眼睛是闭着的,女人喜欢闭着眼睛h ,并不一定都是害羞, 闭着眼睛h 才有足够的遐想空间。但当我又说,「这就是你想学的那个姿势」时, 我又不用看,就知她看的很专注了,专注得竟忘了bibi那酥痒难禁的感觉,没有 了扭动屁股的勃勃生机这真是,好心没得到好报,好泥巴没打成好灶啊

    我老婆表姐的这套「美女坐桩」,是很成「套路」的噢她正坐,就是要 我轻摘花芯;她前伏,就是要我挤压荫道后壁和杵她幽径;她后仰,就是要我磨 檫荫道前壁、去杵那g 点;她向右躐注:「躐」本意是「超越」我这里是「躲 闪」土语,就是要我戳左,她向左鬣,就是要我戳右;她「妹妹」离开我一点 点,就是要「弟弟」跟进穷追猛顶,她「妹妹」紧贴着我的耻骨,就是不要我再 戳了、只是要我让她「磨」

    我老婆表姐的这番淋漓尽致的表演,把夏日和秋彤都看呆了,秋彤竟然情不 自禁的喃喃自语:「天啦,这叫我怎么学呀」我抚玩着秋彤的白嫩浑圆的大屁 股说:「为夏老弟和你自己好,你不必学我老婆这么花哨,就只学她后仰套坐和 我那招后插式就够了」。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妥:后仰套坐是秋彤该学的, 因为那样她在主动的「cao」男人;而后插式那是夏日该学的,秋彤那时只有被动 的遭「cao」的份。

    说到这个「cao」字是很有主动性的啊,不象「泊来语」「性茭zuo爱」那么温 馨迷人。我有个「流氓」朋友去嫖妓。讲好「cao」一回100 的,结果他「cao」了 那妓女两次,却分文不给,为何他的理由是,他「cao」了那女的一次男上女 下式,那女的也「cao」了他一次女上男下式,因此就「打炮」互不相欠, 所以我在前面说,「后仰套坐是秋彤该学的,因为那样她在主动的」cao「男人」, 是「有据可考」的。

    我说秋彤不必学我老婆的表姐这么花哨,其实真是为他们夫妻以后的和谐性 生活着想夏老弟的身体不怎么好,也不可能很快就壮起来,如果秋彤「兼收 并蓄」,把我老婆表姐的招儿都学去,夏老弟就会更加的把持不住,极有可能还 会每况日下,而正处青春的秋彤,就有可能比我老婆的表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性生活上的要求越来越多,这且不是不但会毁了夏老弟,还会毁了这位漂亮少 妇的「下半身」

    我说到这里,就想起了小时侯偷看的、我爷爷年轻时花「袁大头」买的、后 来老爸如获至宝收藏的竖排版金瓶梅中的一首诗,诗曰:

    二八佳丽体似酥,

    腰间伏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头落地。

    早把君的骨髓枯。

    望身体不好或一时欠佳的朋友,切记切记有朋友会说,你在这里写h 文, 还要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一定见过香烟上的「香烟有害健康」的温馨提醒吧, 它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我们闲话打住,「故事」接着往下讲:

    我老婆表姐全套的「美女坐桩」,这么「坐」下来之后,不但有些香汗淋漓, 并且她已经爽得高潮了一次,于是,我就叫她在一旁小歇片刻,然后叫秋彤「坐 上来」实习实习这秋彤其实也是个会几手的主儿,但见她,轻抒不甚丰腴的 手臂儿,用芊芊嫩葱的手儿,夹着我硬得有些搏动的大鸡芭,一边掰开阴沪的两 片荫唇,一边将yin水泛滥的bibi口儿套在我的大龟上,然后才「噗嗤噗嗤」的慢 慢地坐将下来,那感觉,实在是不比我老婆的表姐差多少

    由于她比我老婆的表姐要年轻几岁,没事还喜欢练点「塑身操」,所以做「 后仰套坐」时,后仰,小蛮腰就弯成一张弓,身子仰得很下;套坐,就坐得很慢 而且较为有力我的鸡芭gui头就杵在她荫道前壁的g 点上下磨蹭,不一会,秋 彤就居然被自己的「后仰套坐」舒服得高潮了一次

    我就这么在床上躺着,把鸡芭交给两个成熟而迷人的美艳女人,就由他们主 动的「cao」我,一招看似我十分被动的「女上男下」的「美人坐桩」,就使她们 先后享受了高潮,可我这时,还没有欲射的感觉但我又必须要抓紧着「射」, 这是旅馆,我们两男两女同室交媾,如被外人撞破,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就问 夏老弟,还有多久能上,他看了看时候说,还有8 分钟,我在心里说着「晕啊」, 口里就对他说:「哥在这里再教你们一招一箭双雕〗如何」

    我这话,是冲着他们三人说的。这招「一箭双雕」,是我yin浸十数年「闭门 造车」的「冥思苦想」,并观看了无数的h 影视,均未发现有人用过的独门招式 但不久前,我已经发现西片有一男二女,「剽窃」了我尚未及时申请专利的 「一箭双雕」了见他们三人都在说「好」,于是,我就叫两个美人趴在床沿 上,并叫夏老弟去床的另一侧,与我对面站着,把两个女人夹在中间,以便必要 时替她们给点力。

    两个女人倒也听话,于是乖乖的并肩横趴在床沿上。「我不是要你们并肩趴, 是要重叠的趴」我一边道歉,一边说明怎么趴法,二女才恍然大悟。于是, 老婆表姐在下,身子尽量放低;秋彤在上,上身微微抬起,夏老弟就扶着她如 果夏老弟那边有墙,就不需人扶滴使两个女人的屁股紧密的重叠,我还调整了 一下两个女人趴伏是角度,使她们那两个「虽存差异」但又「各有千秋」的bibi, 「精诚团结」的尽最大可能的「紧挨」在一起

    然后,我就站在床边用鸡芭「仰射」这两只「母雕」我在每个bibi里轮 番「戳」上七、八下,当bibi胀胀的感觉到爽时,我就抽出鸡芭使bibi顿觉空虚 寂寞;当bibi觉得寂寞难耐时,又轮到插入鸡芭有了胀胀的爽如此「周而复 始」了十几个回合,老婆表姐和秋彤就双双张开了小嘴,情不自禁的齐声叫唤: 「哎哟好爽好舒服」

    这种「一箭双雕」式,我自认为比日本av那些男优强多了,那些男优,总爱 在并肩趴着的女优屁股后面,来回的跪着跑,那样既累,又很没面子;那能象我 这样双脚不用移步,就用一根鸡芭同时操爽了两个bibi这样的「一箭双雕」, 才显出了中华男儿的「霸气」。这正是「一杆金枪上下翻,两bi同时爽翻天 ;三人同声齐叫好,绝非英雄仅少年」

    这时刚好,夏老弟的上场时间已到了,我老婆表姐就玉体横陈,张开双腿迎 纳她「换」得的老公入港,我就用一招「后插式」「隔山取火」的变异姿势 「弯弓搭箭」,直杵秋彤荫道前壁的g 点,一边杵还一边提醒夏老弟「学着点」。

    秋彤被杵得娇驱前移,上身前倾,夏老弟急忙用手扶着,往我的鸡芭上送, 我杵一下,他就用力回送一下,那根不甚敏感了的「试管」鸡芭就在我老婆表姐 的bibi里戳上一下我们四人居然不用「一二、一二」的发号,就这样步调一 致的做着「动感传递」的体操,十来分钟之后,我和夏老弟都在自己「换」得的 老婆的bibi里,又步调一致的射出了jing液

    完事之后,我便叫夏老弟携「老婆」速速回房去,并说出了我的担心,二人 连声称是。是夜,我们各自拥着「换」的「老婆」在各自的房间里完成最后的「 作业」不提。次日上午,我们都起的很晚,饭后相约在「坐爱枫林」那水吧包房 里进行最后一项活动每人说一点自己的真实感受。在这个我们迈出第一步的 地方,此刻我们都没有心情再欣赏什么风景。

    秋彤最先说,她说,在这三天的交换中,她觉得自己还做得很不够好,还没 有象爱自己老公那样去爱「新」老公,除了h 和文学方面的交流,其他的了解都 还没起步听她的言下之意,貌似觉得「换」的时间还太短了;夏老弟说,他 的体会是认识了身体的重要性,还一再感谢我教了他那个「压练法」,还感谢我 老婆的表姐给他推拿按摩和传授了几手自按穴位的手法,他大大增加了为自己也 为家人妻子、还尚无孩子的信心;我老婆的表姐总是那么「喜箩筐」的,她 发言最简短:「我要丰富各种知识,要让我老公夜夜做新郎」。

    最后是我说,也许是当头儿当惯了,说感受也有点带总结性,我说:「一、 首先要感谢夏老弟和秋彤夫妇,你们是我遇到的难得的知音,使我坚定了对交换 配偶〗游戏的看法,从出于高层次的爱〗来参与换〗,还是行得通的;二、 这次我们的换〗总的来说还是很成功的,但也突破了我在认识上的禁区主要 是不能多人在同一个房间里h 〗,那禁区也许是我自己在划地为牢〗,但 我至今都认为它是罪与非罪〗的分水岭」。

    「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凡人,有些事我们是把握不住的,不然,为什么会 有色胆包天〗一说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连法力无边的「佛」, 都是人这么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这么过来的,只要我们不故步自 封〗,不断总结,不断实践,我相信,终有我们成佛〗的那一天」。

    金秋十月的正午阳光撒照在满山红遍的枫树林上,一片金黄般的熠熠生辉, 貌似我们「换」的前途一片灿烂辉煌当我们去服务台退房时,那服务台的小姐 正是国庆前我和老婆表姐去开房和预定房间的那个,也许是因我个高体键、相貌 出众,或是老婆表姐打扮时髦、分外妖娆的缘故,她貌似印象特深,一个劲的盯 着我和老婆表姐看。

    起初我还没有什么警觉,但当我留心地注意那服务台小姐的视线时。我才知 道是我们四人的站位出了问题,此刻,秋彤站在我身边,正含情默默地欣赏着我, 她还用手挽着我的胳膊,就如一对即将分别的恋人那样的依依不舍;我老婆的表 姐自然正与夏老弟在一起,一边说着话,还一边在替夏老弟掏耳朵。

    一见这样的错位,不由我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就在这时,那服务小 姐冲着我神秘一笑,问我道:「怎么。你们换了」「什么换了」我有些故作 镇静。她用嘴指了指老婆的表姐和我身旁的秋彤,我见她的确是认出我们换了女 人,于是就笑着说:「是啊,我最泼烦陪老婆逛街,就换了喜欢陪女人逛街的朋 友来陪我老婆逛街去;我朋友的老婆喜欢外国文学,我就陪她聊了一上午的飘 和红与黑」

    那服务小姐一面把押金退我,一面不肖一顾地说:「哎呀,你以为我们懂不 起我们老板说了的,不要轻易得罪客人,我们这是旅游区,林子大了,什么样 子的鸟都有,现在换〗什么的,还是非主流过嘛,等以后成主流了,就没这么 吃香了」她后面的话,我们谁都没听见,我们已经匆匆走出了旅馆,上了一 辆的士,我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我和老婆的表姐先送夏日和秋彤去火车站,当列车开动时,我看到在秋彤眼 眶里游历了许久的泪水掉了下来,直到那列车在远方消失之后,我和老婆的表姐 才离开火车站。

    这时候,我才发觉老婆表姐随身背着的那个「显示身份」的「anyijier」名 牌大包包没背了,我问她,她说送给夏日了,我「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说:「 人家又不是女人,要个女人的大包包干什么」老婆的表姐说:「我就要他把大 包包挂在房间里,天天看着它,就当看着我」

    接下来我就送老婆表姐去大巴车站,在去大巴车站的路上,我和老婆的表姐 在出租车里一直在卿卿我我,她说,这次为我「舍身赴难」三天,她的直接经济 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有多少多少,我抱着她深深一吻说:「这些我都清楚,容弟 以后竿上填情」老婆表姐一听,就打了我一下,娇嗔着说:「你啊连倒 搞了三天,你还不正经」。

    送走了老婆的表姐,我最后才送我自己,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时分,这时 老婆「搬砖」还没回来,我就匆匆洗了澡上床睡了,听到门响我就连忙装着熟睡, 我怕一会老婆问我这几天是怎么「自驾游」的,更怕一会她心疼我要给我「洗衣 服」我们夫妻性茭zuo爱的暗语,我真的不知道还行不行。呵呵,人累了就是 睡得快,老婆才从门口走到卧室这会工夫,我就貌似听到了自己的呼噜声。

    自从开春以后的这几个月来,夏老弟又多次在网上追着找我聊天,还多次问 我「老婆」在不在,想与她视频视频,后来把我问烦了,我就说「老婆」病了在 住院,那知道他「问候」得更勤,就只差早中晚一天问我三次,我想反正今后不 会和你们换什么了,就在视频里「悲痛欲绝」的说:「我老婆病死了」说 这话的时候,我在心里一个劲的对过往神灵说,我老婆病死了是假的假的假 的假的。

    我这么说后,夏老弟就真的没再来怎么烦我,可秋彤却又来安慰我了,还要 我节哀顺便,并告诉我,可能「五一」长假要出来旅游。我说是老公陪你吧, 她笑着摇了摇头说,节前xx银行与xx部门有个合作开发什么「a 计划」和「 b 计划」的重要会议,老公届时要参加走不开,就她一个人出来散散心。说到这 儿,秋彤对我莞尔一笑:「哥,如果我到你那里来了,你欢迎吗」

    我自然就脱口而出的说:「当然欢迎」。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我们 这里又没有菲名中外的风景区,她会来做怎么。当时我竟然忘了,我在她面前是 个「死了老婆的鳏夫」了

    在四月中旬的一天,老婆对我说,她要去参加一个与xx银行合作开发新项 目的会议,如果顺利,还可以赶回来,在「五一」长假里与我去「自驾游」,如 果不顺利,连「五一」都不能休息。我心里好沮丧啊,本来想好好陪老婆出去开 开心的,以弥补自己对她的「暗中」伤害,现在看来,都有可能不行

    果然,在「五一」前两天,老婆从外地打电话回来,说会议要延期结束,与 我去「自驾游」的事要「黄」。这时候,就轮到我安慰老婆了,我一面说我多么 多么的爱她,想陪她好好出去开心一下,一面又要她以大局为重,夫妻恩爱又且 在朝朝暮暮,要她集中精力,为我们xx部门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这里才挂了 老婆的电话呢,手机又响了,一接听,呵,竟然是秋彤来的。

    她先是埋怨我这边老是打不进来,接着就问我:「你家是xx小区7 栋317 吧」我忙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我们交换看过身份征呀」呀, 银行的,就是对数字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时,秋彤在电话里又对我说:「哥你 快来接接我呐,我这会儿已经在你们小区东大门,这么十几栋楼房,你不来, 我怎么找的到哦」

    听说秋彤已经在小区门外,我顿时喜出望外,一面叫她别动,就在原地等我, 一面就飞快地向小区东大门赶去

    全文完

〖短篇〗表姐陪我玩换妻全本第4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