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钗 2


    我说的是不是。”

    “是,是……”银哥儿笑得花开满脸,“三小姐,您说的可真是太对了。”

    好像有千丝万缕的线从身上长出,冉冉上升,一点一点的把全身的力气抽走。乞巧几欲瘫倒,只见顾咲踱到她身前,玉手缓缓落到她的肩膀上,轻轻一压:“我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坏了规矩就罚,遵守规矩就不罚。”

    乞巧仰起头,看着顾咲的眼睛,咬紧牙关,点了点头。

    “姑姑可否容我问这丫头几句话。”她说的甚是客气,见银哥儿很是不愿,又道:“几句话而已,又不会耽误姑姑多少工夫。”

    “既然这样,就请三小姐尽快问吧!”反正收拾乞巧已经势在必得,不在这一时半刻,银哥儿最后做出让步,就当是给她顾家三小姐一个面子。

    “乞巧,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我问一句。”停在肩膀上的手又悄无声息的向下按了一下,“你就回答一句,别有的没的说一堆,耽误银哥儿姑姑的时间。”将手轻轻收回:“记住,你可要如实回答,绝对不可以有半句谎话,如果有哪一句话不属实,可就谁也帮不了你了。”

    乞巧睁大了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深吸一口气,哑声说道:“乞巧明白。”声音坚定,字字如剪裁布,如锥凿石。

    “三姨太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情绪失控。”顾咲开始问了她的第一个问题。

    七巧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委,但还是如实作答:“是因为一条手帕。”

    “是因为手帕啊!”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一般,顾咲点了点头,做出刚刚知道的样子,“那么,那条手帕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是……从墙外飘进来的。”乞巧想了一下,回答道。

    顾咲唇下含笑,接着问:“是只有你一个人进的翠微苑吗?”

    “不是。”乞巧这一次回答的果断,声音与之前相较之,也显得更加响亮些,咬了一下嘴唇,转头瞪向银哥儿。

    银哥儿被她这么猛地一喊,一瞪,手心里生出了冷汗,可是想到她一个小丫头就算是把她说出来,又能把她怎么样呢?于是回瞪了乞巧一眼。

    “哦……你看见又有谁在你之后‘进了’翠微苑?”顾咲又问。

    “有……”乞巧心里寻思:“如果自己没猜错,三小姐强调的是‘进了’,银哥儿只是陪我去翠微苑,而没有‘进了’翠微苑,之后进了翠微苑的就是……”抬起头来看三小姐,心中疑惑尽显在脸上。

    顾咲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轻轻颔首。

    乞巧虽然不明白三小姐的用意,想着遵从三小姐的意思也是没错的,答道:“在我之后进了翠微苑的就是……三小姐和蕊儿,然后还有院里的一些妈妈丫鬟。”

    银哥儿听了乞巧的话,很是得意,想着这小丫头片子倒还是有那么点眼力,等一会那十下板子倒是可以让人打的轻些,可又想起刚刚被这丫头瞪了一眼,刚刚有些软的心又硬了下来,既然她敢瞪她,那么皮肉也一定结实,十下板子想必也打不坏。

    向前走了两步,走至顾咲身边,笑问:“三小姐可是问完了。”

    “恩。”顾笑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宛如月牙,嘴角也露出

    (两颗小白牙:“银哥儿姑姑,您觉得刚才她的回答是真话还是假话?”

    银哥儿存了讨好顾咲的意思:“她说的绝对句句都是真话,这还是多亏了三小姐问得好,要是换做别人可不一定让着丫头乖乖的把实话都说出来,一定会死不赖账。”

    顾咲含笑道,“那我就问完了。”步履轻巧,打了个小旋儿到椅子那里顺势坐下,端起蕊儿刚倒的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我都渴了。”

    “既然三小姐已经问完话了,那么我就把这丫头带走了。”说完便指使身边的两个老妈子:“你们两个,还不快把这丫头带走。”色厉风行。

    两个妈妈一左一右架起乞巧,就要往外走,但听一声轻喝:“慢着,你们要做什么?”

    喝止住她们的不是别人,正是还在优哉游哉喝茶的三小姐。

    08 对质

    (    轻轻用茶盖拨开茶叶,动作舒缓,小小的抿了一口茶,有些微烫,轻吹了两下,茶叶浮动,暗香流转。

    “既然三小姐已经问完话了,我当然是要把这丫头带走,依照家规处置。”银哥儿接着略带嘲讽道:“我们总不能在三小姐您这里动手吧。”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顾咲又吹了吹热茶,绿茶白烟,茶色清翠,白烟袅袅,讶声道:“她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处置了?”

    银哥儿被她的态度转变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想着这三小姐怎么突然犯起糊涂来了:“三小姐,你忘了,这丫头可是私闯翠微苑,又刺激到了三姨太呀!”

    顾咲合上茶盖,很似不解:“真是奇怪了,她什么时候私进翠微苑,又刺激三姨太了?”

    银哥儿的两条眉毛拧成了麻花:“三小姐,你可不要拿我们开玩笑,刚才这丫头的回答您可是都已经听的一清二楚,怎么突然又改了主意来了。”

    顾咲放下茶杯,娓娓说道:“正是因为她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姑姑也说了她说的可都是真话,我才会这样问的啊!”缓缓起身,莲步轻踱,“乞巧刚刚说了,是因为一条手帕从墙外飘入,被三姨娘看到,才会导致三姨娘失常,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刺激到三姨太。乞巧看到三姨娘失常,想要帮忙,那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在乞巧进入翠微苑后,我和蕊儿也进了翠微苑,那就不算是私自闯入。”

    恰好走到银哥儿对面,扬眉一笑,樱唇一翕一合,说的话却不是冲着银哥儿的,而是银哥儿身后的两位,“两位妈妈仔细想想,我说的可否在理呢。”

    两位教罚妈妈想了想,都点头道:“三小姐说的的确是有道理。”其中一人道:“照这个说法,这丫头也没必要受到责罚。”

    顾咲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乞巧之前跟她说的话果真句句属实,没有虚言,要不然她也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可以将银哥儿鸟无声息地绕进她设计好的圈子里。

    这一次,顾咲她其实是在赌,赌的是银哥儿确实设计了乞巧,这样的话,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银哥儿的心里都清清楚楚,在听到七巧说手帕从墙外飘进时,旁人想的是翠微苑,而银哥儿想到的则是柴房的墙。

    如果她猜的不错,也应该是银哥儿在乞巧进院后,悄悄的将门锁上,锁上之后她也一定会马上赶到别处,装作自己不在当场,既然如此,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只能随顾咲胡说了,反正当时劈锁进门的时候,外面就只有她,蕊儿,阿侑三人在。

    银哥儿脑袋里乱作一锅浆糊,顿时哑口无言,却见一高挑身影款款走来,正是三君苑的绿醅,走至顾咲跟前,背对银哥儿微微点头,道:“如意姑姑来了。”

    顾咲听到绿醅说完,秀眉蹙起,疑问道:“她怎么来了,平日里不都是不出翠微苑的门的吗?”

    银哥儿甩着帕子,冷言讥语道:“刚好,总不能光听这丫头自己一个人的话,如意可是一直在翠微苑里,又对三姨太忠心耿耿,她说的话自然是比旁人更可信些。”

    如意来三君苑可谓是新鲜事,上一次来还是在三小姐百天的时候,也就是传出三姨太半夜偷偷进了三君苑,想要掐死三小姐的那一次。如今,三小姐已经从襁褓里的婴儿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她也从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丫鬟变成三十几岁的姑姑。

    “三小姐。”声音毫无起伏,这么一叫便已经算是打过招呼了。家里的人私下都说,她这只如意莫非是铁做的,冷冰冰,硬邦邦。

    “如意。”银哥儿见如意来,黏儿了的茄子打了水,立刻来了精神,佯笑道:“你是三姨太的陪嫁丫头,死心蹋地服侍三姨太也将近二十年了,今天三姨太平白遭了这么一回罪,你可得好好说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意冷然道:“我如意虽然在顾家没什么地位,说不上什么话,但有一点我自己心里最是清楚,无论三姨太境遇如何,都轮不到被下人欺负。”

    听如意说完这句话,银哥儿斜眼看顾咲,尽是掩饰不住,也不想掩饰的得意。

    如意神情木然,语气依旧是不起不伏,无波无澜:“今日我正和三姨太摆弄花草,谁料飘进来一块黄丨色帕子,三姨太见到了那条帕子后旧疾重犯,我一个人本来制止不住,还是多亏了三小姐。”说着向顾咲微微福身,算是道谢。

    粲然一笑,顾笑回道:“姑姑你真是客气了。”旋身道:“银哥儿姑姑,现在这件事也是水落石出了吧,‘坏了规矩就罚,遵守规矩就不罚’,姑姑,您说乞巧现在是罚还是不罚?”

    银哥儿脸上肌肉僵硬,气的白中带青:“乞巧遵守规矩……不罚。”像是做出了重大决定一般。

    吸进呼出空气的力度加重,声音跟着也有些粗重,知道方才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再留下去也是跟人看笑话,冷语道:“今天打扰到了三小姐,是我们的不是,现在事情既然弄明白了,我和两位妈妈就告辞了。”

    “那我就不送姑姑了。”在银哥儿转身离开之际,又说道:“还要麻烦姑姑帮我跟二娘说一声,就说我看这丫头伶俐,就让她来我这里做事了。”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轻声自问道:“真是奇怪,今天连风的尾巴也见不到,连羽毛也飘不起,手帕倒是成了精,学会了翻墙。”

    银哥儿的脚步一停,头也不回的离开。

    “三小姐,既然没我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三姨太身边不能没人照顾。”虽是征求同意的话,可还没等顾咲回答,就已经转身迈出步子。

    “劳烦如意姑姑了。”顾咲也只能对着如意的背影道谢。

    “小姐,我去送送她。”说罢,绿醅便追了过去,低首在如意耳边说了一句“多谢”。

    果真像是个铁块,毫不动容,只是厉声道:“我只是做我的本分,不会让人利用三姨太,更不会让人害三姨太。”又冷声道:“你与其向我道谢,还不如好好管管你们三君苑的小姐,以后少管闲事。”

    翠微苑

    如意小心翼翼的擦拭三姨太脸上的泥土,看着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主子正安然入睡,宛如婴儿,此时此刻,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丫鬟在照顾她,冷冷清清,荣宠热闹恍若昨日,此情此景,只用四个字便能概括,‘今非昔比’。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绿醅侧立在旁,轻谓道:“三姨太多亏如意姑姑照料,真是辛苦您了。”

    “你用不着跟我假客气,我福气薄,经受不住。有事便说,反正嘴不是长在我身上,我不会拦着你,无事便走,我还要照顾三姨太,恕我不送。”十二月的寒霜,语冰气冷。

    “姑姑既已挑明,我也就不用藏着掖着,摊开说来最好。我这次来是求您一件事,希望姑姑能帮今天进翠微苑那个叫乞巧的丫头开脱。”然后把银哥儿如何骗乞巧,如何把她引进翠微苑的过程说了。

    如意听后不为所动,漠然道:“就算她被陷害又如何,我犯不着因为她得罪二太太身边的人。更何况她的死活与我没有一丝

    (一毫的关系,凭什么你一求我就答应,就凭今天三小姐发了回善心帮了我的忙,我记得我可从未请她帮过。”

    “如果姑姑这么问,我只能说是凭我和姑姑一样,对那个丫头的死活毫不关心,关心的只有自己的主子。”

    看向熟睡中的三姨太,绿醅又说道:“赶走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丫鬟,有多容易,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姑姑请想一想,三姨太病症发作会有多危险,万一失手,那丫头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三姨太便是杀人凶手,到时候恐怕连老爷出面都保不住。换一步讲,如今她无事,她们就可以这样轻轻松松地把她赶走,一了百了,毫无后顾之忧……姑姑,您真的想让她们称心如意吗?”

    如意目光一寒,将手中的毛巾丢到脸盆里:“今天的太阳不错,我想出去走走,姑娘介不介意陪我走一段路。”

    09 三君苑

    (    三君苑里,顾咲正用水沾湿了帕子为乞巧擦额头上的伤口,灵巧轻柔,蕊儿在一旁看着浑身不自在,已经说了不下三遍‘三小姐,还是我来好了。’

    手上的动作不停,说道:“我都说了,她伤口里有小石子,要是清理不干净会感染,要慢慢来才行,就你这个急性子是做不来的,万一给人家留下疤痕怎么办?”一听到‘疤痕’两个字,乞巧突然打了个冷颤。

    顾咲的手停住,言语切切:“怎么,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乞巧马上摇头:“不是。”声音因为之前的哭喊,像是废铁嚓破锣,异常沙哑,跟这位三小姐的声音一笔,简直是难以入耳,瞬间自惭形秽。

    待到擦拭到乞巧的眼角时,略显疑惑,她又反复擦拭了几遍,才明白原来眼角不是擦不干净的血迹,而是一块伤疤,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好像明白了为何刚刚她会突然打颤,毕竟,天底下又会有哪位女子会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眸底流波暗转,储星藏月,落到梳妆台上的甲煎口脂上:“蕊儿,去把我那只花白紫毫笔拿来。”

    左手那笔,用胭脂替代颜料,笔尖蘸了胭脂,如添了醉色,在疤痕处,点出花瓣,勾出花蕊。将镜子拿来,“你看,这样可好。”

    乞巧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的疤痕完全被一朵梅花掩盖,更平添了一抹艳丽:“三小姐……”

    “梅花本是冰中孕蕾,雪中开花,你肌肤雪白,配上梅花最好不过。ww”再看乞巧,乌发如云,面白花俏,忍不住赞道:“低云映花,一半银蟾白,恰似秋宵。”

    乞巧被她这么一说,立刻羞红了脸,毕竟是女孩,总是喜欢听人说自己漂亮,看着镜中的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容貌被毁的丫头,指尖小心翼翼的浮在那朵梅花上,生怕碰坏嫩蕊娇花。

    “你叫乞巧,可是因为是七夕乞巧节那天生的?”顾咲突然问道。

    “不是。”乞巧老实答道:“我是乞巧节那天被妈妈买去的,至于那天生的,爹爹也从未提过,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样啊……”言语中甚是怜惜,柔声道:“你以后既然是我这里的人,我给你另起一个名字,从今以后忘掉种种过往,人总要向前走,你说是不是?”垂眸沉思,念道:“‘朔风飘夜香,繁霜滋晓白’,你就叫香白可好。”

    乞巧眼中含泪,跪在地下:“乞……香白谢谢小姐。”

    “怎么好好的又哭了?”拿出手帕,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那朵梅花也晕染开来。

    顾咲见到香白盯着手帕出神,笑谓道:“你是不是不明白,为什么三姨娘她看到你那条手帕,会突然间疯了一样。”

    香白点了点头。

    顾笑问道:“你觉得翠微苑的那些花好看么?”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三小姐会突然问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香白还是点了点头。

    “都有什么颜色的?”

    香白回想道:“红,粉,白,紫,黄……”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你再好好想一想。”顾咲突然打断她的话。

    被她这么一说,香白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摇了摇头:“没有黄 色……”倏然间恍然明白一件事,不是手帕有问题,而是手帕的颜色,在低头看蕊儿的鞋子,也是嫩黄的颜色,怪不得在进翠微苑的时候,三小姐会命她把鞋子脱掉。

    “这其中的原委我也不甚清楚,自我记事起三姨娘便是那个样子了,倒是听几个年长的妈妈说过,是因为三姨娘的两个女儿得了怪病夭折,去世时都全身发黄,所以她才会得了失心疯,平日里一直是一个极其和善的人,可是一旦见到黄 色的东西,就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冰轮出云,万籁无声。

    火光影影,右手托塞,左手执书,活像像是一幅工笔描出的图画:“绿醅,我饿了。”

    绿醅一言不发,将一叠桂花糕放到桌上,顾咲闻了一闻,嫌弃道:“咱家厨房做的没有刘老伯的好吃。”拿起一口,放进嘴里,“糖又放多了。”

    舔了舔嘴唇,把咬了一口的桂花糕放下:“绿醅,你饿不饿?”

    默然半响无声。

    “你生气了,对不对。”

    绿醅摇了摇头。

    顾咲眼如清水澄澄,甚是委屈,“可是你今天一直不理我。”

    绿醅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本可以不必管的,顾家太大,人太多,会有很多人受欺负,受委屈,不是每一件事你都可以管的了得。就像是今天,如果二太太真的抓住这件事不放,那吃亏的可是你。”

    “我只是看她可怜……但你最后不是也同意了么?”

    绿醅莞尔:“因为四年前,我也是那样的跪在你面前,求你救救我。”

    “那也是因为你好人有好报。”捉狭笑道:“因为你救了我,所以我才要帮你,谁对我好,我对谁也好,谁对我不客气,我对他又何必客气。”

    ——

    今天是由绿醅在小姐房里守夜,香白和蕊儿同卧一处,香白小声问道:“三小姐,似乎对绿醅很不一样。”

    “那是因为绿醅她曾经救过三小姐,大概三四年前吧,我陪着三小姐去买桂花糕吃,过街的时候小姐扭伤了叫,恰好有一辆汽车开了过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汽车,当时我和小姐都吓坏了,还好有绿醅,把小姐抱了起来。”

    “后来才知道,绿醅的爹爹因为抽大烟,把绿醅的娘卖了,还要把她卖给一个老头子,小姐就很可怜她……对了,还有当时坐车的老爷,那个老爷好像也觉得她可怜,就买下了绿醅,把她送给小姐,就当是给小姐赔罪。”

    10 长兄 咿亚

    (    顾江晨一回到家,便听说了家里出了大事,向母亲请过安后就直接奔到妹妹的院子里。

    “咲咲,我说你可真是厉害,生生的上演了一出巾帼英雄,不要命了是不是!”语气既是责备,又是掩饰不住的关心。

    顾咲看着大哥担忧,生气,责备,无奈……种种情绪硬是全都挤在了地方不大的一张脸上,模样甚是好笑,实在是憋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顾江晨佯装生气:“你竟然还敢笑。”

    顾咲也配合着大哥,连连点头:“是,是,妹妹我错了还不成吗?不过大哥你看看我可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连一根头发丝也没少,不信你数数。”

    看着妹妹这般的生龙活虎,伶牙俐齿,顾江晨实在是哭笑不得,千句万句的责备埋怨最后都化作了一句无可奈何,指着她的小鼻子说道:“你呀!”

    “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吗?爹和二哥呢?”顾咲问。ww

    “爹还在上海谈生意,因为广州的店铺出了点事情,就让我和江流先回来处理,估计江流现在正被濛濛缠着呢,那小丫头打我们去上海前就列好了礼物单子,可这回回来的匆忙,你二哥只顺手捎了几件……看来这几天少不了会被她抱怨了。”

    两人好像都想象到了顾濛濛向顾江流撒娇埋怨的样子,两人相觑,皆是摇头苦笑。

    顾咲双手合十,呐呐道:“阿弥陀佛,二哥这一次可惨了。”像是应了她这句话,‘咣当——’一声,像是打了个响雷。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顾咲被吓了个激灵,循声望去,是香白在进来时手中的脸盆摔在了地上。她这样一冒失,立刻绿醅皱眉训斥:“你怎么毛手毛脚的。”

    香白如同被吓坏的小猫一般,缩起脖子,眼珠子左右摇摆,最后移到院门那边,弱弱的伸出手指,指向门口。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正是昨天拿斧子劈开门锁的驼背男子。

    “驼子?”绿醅问道:“你不好好的当你的花匠,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啊……啊……”

    “算了,早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顾咲从屋里出来,瞧见驼子怀里抱着的两盆兰花,眉下升起两弯新月,步伐轻盈,飞奔到他面前,笑容满面,问道:“竟然救活了。”

    驼子‘啊……啊……’的点了点头,抬起花盆。

    “你要把它给我?”

    驼子又点了点头。

    仿若得了什么无价之宝,欢喜的伸出手。

    绿醅抢先接过花盆,道:“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她毕竟是女子,抱两盆未免有些吃力,就把香白唤了过来抱另一盆,“可别把这花也给摔了。”警告中带着因之前犯错的斥责。

    接好花后向驼子说道:“你既然已经送完了花,还不快走。”

    驼子两只手比划了几下,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

    绿醅态度本就不好,见了他拿出的那样东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秀眉一轩,高声吡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把小姐的发钗贴身放着。”

    10 长兄

    龙头钗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1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