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穿〗目标,名留青史 23


    动。要知道让他感动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迄今为止,让他感动的也不过独孤伽罗和孙膑二人。虽然在程度上远不及他们二人,但就为了这份感情,慕容建中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馥雅公,姐,姐姐……”慕容建中纠结地叫着马馥雅。

    “怎么了匡子?”

    “你能跟我一起走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慕容建中还是说道。

    马馥雅说道:“姐姐是楚国人,我的父母兄弟都在这,姐姐不能离开。放心好了,姐姐不会有事的。”

    马馥雅说话时显得很轻松。她虽然知道她闯了祸,但并不以为意。以她的身份,还有父皇对她的疼爱,她一定会没事,顶多小惩一番。

    慕容建中无奈,这个熊孩子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还有,她难道没有考虑她父母的处境吗?

    面对这个自信又自私的熊孩子,慕容建中也只得道出他心中的备用方案:“我们分别后,姐姐尽快向东走,避开朝廷耳目,逃往南唐。金陵风景秀丽,姐姐可以玩个三五个月再回来。”

    这个备用策略,一方面是为了让马馥雅避避风头,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替她寻求庇护。这个时空里,马馥雅的母亲是南唐的公主,也算是她的母国。顺便也提醒楚国那些人,马馥雅可是有南唐这层□□的。这个时空的南唐可是南方一霸,有这层关系在,楚国那些想动歪脑筋也得掂量掂量。

    计是好计,可奈何马馥雅不用。她执着地认为她只要见到她父皇定能平安无事,不用这么麻烦。

    慕容建中拿油盐不进的马馥雅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既然这样,姐姐还是以灰土掩脸,寻捷径逃回宫中吧。”免得遇到刘连城,被人家看上,到时候人家色心一起直接让你国破家亡。

    “若是实在走投无路,就往奕冰统领那里去。”奕冰虽然阻拦他们,但他那是尽忠职守,马馥雅如果落到他手上,他定会保证她安然无恙地送到马殷面前。

    只是,马馥雅却撇撇嘴,说道:“那个讨厌鬼,我们差点被他抓住。要不是丽姨,我们还深陷城中呢!”

    丽妃那是想害你才这么纵容你。慕容建中心中喊道,却无奈无法宣之于口,因为他知道马馥雅根本不会信。而且,他现在说的太多了,也暴露得太多了。虽然马馥雅并没有怀疑他,但他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慕容建中还想再提醒马馥雅其他的注意事项,可这时追兵已经接近渡口,他只好强调:“总之,姐姐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定没错。”

    马馥雅见慕容建中这么郑重,也是轻轻点点头。

    时间不容再耽搁,慕容建中虽然担心,但也只能乘船离开了。不是他不想帮,而是他现在的身体条件实在不允许,虽有系统赠药,但也只能勉强不成为累赘而已。指望他像前几世那样在万军之中大杀四方?还是算了吧。

    而另一边,正在摆脱追兵的马馥雅却并没有按照慕容建中的意见以灰土涂脸,爱美的她仅仅只是用面纱遮住脸。殊不知这样更激发男人的探究*。而且,更加悲催的是,她跑的方向正是北汉使团的驻地。慕容建中使劲扇动的翅膀并没有起什么作用。额,貌似有一点,不过是反作用。那就是刘连城对马馥雅更加炙热了。悲了个催的。

    老实说,慕容建中并不是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在他看来马馥雅就是各种不靠谱。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马馥雅什么性格他是心知肚明。但他真的想尽力帮助他这位恩人,即使只是尽尽人事。所以,他才说了这么多,不惜暴露自己(虽然没有黑化的女主并没有

    (察觉)。马馥雅自己不上道他也没有办法。

    慕容建中长叹一声,也放下心中的纠结。他已经尽力做了他应该做和能做的一切事。再多的,他也帮不了。接下去就看马馥雅自己的造化了。再说了,他现在可没有时间纠结这些。毕竟,正事要紧。

    这次的任务描述最为简短,但难度看起来是最大的。任务要求:让一切恢复正常。

    什么才是正常?

    慕容建中咨询了一下系统。系统的回答是中原地区更替的五代势力才是这个时代最强的,必须由它一脉相承的势力完成统一。说白了,任务目标就是帮助后周统一全国。当然,在此期间,慕容建中不介意好好收拾一下契丹人——上辈子的怨念呐!(慕容建中:废话,老子可是被万箭穿心。能不怨念嘛!)

    这个任务……马丹,简直就是变态。这个时空的北汉还有南唐不是一般的强悍,南北方的霸主啊有木有。后周还偏偏夹在它们中间,被各种拉拢威胁,各种苦逼啊有木有。还有一点,这个世界跟他以前穿越的几个世界完全不同。以前虽然跟历史也有些出入,但修改的幅度不是很大。而这个世界,不管是因为剧情要求而被作者编剧改动,还是其他穿越者捣乱,它早已经被人为地修改得面目全非。即使是他也感到很棘手。他必须像初生婴儿一样,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特别是找出这个世界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变化的。这点很重要。因为他隐隐感觉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

    至于理由,慕容建中眼中寒芒闪过。赵匡胤的经历就是理由。慕容建中暗自在揣测,那个人可能是想当皇帝想疯了。一边把时局弄得面目全非,自己好浑水摸鱼,另一边又将那些王者扼杀于摇篮之中。在经过一系列周密的计划之后再从暗中出来,走向明面登上那座诱人的宝座。整个一低调、闷声发大财的睿智型主角啊。他都有些怀疑,他穿越的是不是某点作者的意yin之作,主角穿越的恰好是倾世皇妃这个世界。

    关于他的猜测,系统并没有给予回答。因为连系统对此也无从下手。这个世界貌似脱离它原本的轨道,可又好像就在轨道上面。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它现在也跟慕容建中一样懵懵懂懂的。它还等着慕容建中为它解惑呢!

    系统指望不上了。额,好吧,慕容建中他也没有指望它。下面的事也只好自己干了。这个任务确实很难。但他乐于挑战这样的难度。他现在充满了干劲。

    不过,还是先找个地方,好好了解这个世界,顺便还要躲避他猜想中的那位穿越者仇家的追杀。他可不认为那个隐在暗中的人会就此罢手。

    而事实上,那个人现在正在看他的消息。

    “他逃出来了?”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说话的人语气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可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却冷汗直流,仿佛听到来自地狱的呼号,根本不敢抬头看纱帐中的身影。

    “属下无能。”

    “废物!!”

    “是,请主上责罚。”

    纱帐中的身影嗤笑:“倒还知趣。”

    “主上□□有方。”

    “行了,别拍马屁了。领了罚之后,你继续盯着这小子。最好是能将功赎罪,要不然,哼!”

    “是是,属下一定办到。”黑衣人连声称诺。

    “主上……”黑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主上,属下不知,那小子不过一介蝼蚁,您为何……”

    “为何跟他计较是吗?”身影说话时还带着点笑意。

    黑衣人点点头,正准备洗耳恭听。

    谁知,那个身影狰狞着厉声喝道:“这是你该问的吗?!”

    “主上恕罪,是属下逾越了,属下该死。”黑衣人吓得面如土色,哪里还敢再问下去。

    “下去办事,知道得太多,小心你的项上人头不保。滚出去吧。”

    “是。”黑衣人连忙退下。隐蔽地擦擦冷汗,心中不住地骂自己,因为一时好奇那个赵匡子到底哪里得罪主公,结果让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黑衣人走后,纱帐中的身影又坐了良久,幽幽地说道:“哼,为什么计较?别怪我,还是怪老天爷吧。谁让你们长得那么像呢!”

    长得像?

    像谁呢?

    这是一个让人无奈而又悲愤的事实,甚至是让慕容建中仇恨的事实。他也已经发现,这个赵匡胤,也就是现在的他,长得特别像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算是他的仇人。以至于他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差点砸了铜镜。

    慕容建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小伙伴们猜猜,慕容建中在镜子里到底看到了谁的脸。而那位神秘的主上又是谁呢?

    第60章 赵匡胤3 遥远的星光

    (    “高演!?”

    慕容建中几乎咬牙切齿地看着铜镜中的这张脸。虽然现在这也是他的脸,但真的有种将它撕了的冲动。

    他喘着粗气,瞅了瞅铜镜,缓缓闭上泛着猩红的眼睛。过了好久才稍稍平复下情绪。

    历经几世,慕容建中经历的实在太多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他看得太多,领悟得也是良多。从一开始的浓烈的好奇、执着,渐渐变得淡然、冷漠,也越来越理智。有时候,他甚至疯狂地以为自己就像是一个神,理智而又刻薄地看着世人。他心里不屑地想:“那些个土鸡瓦狗根本对我没有一点影响”。

    他本以为他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因为,无论什么爱恨情仇在漫长的时间的打磨下终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他发现他错了。他是人,不是圣人。所以,他做不到心如止水,无动于衷。他之所以能保存心中的理智,不过是因为那个真正能牵动他情绪的人没有出现罢了。

    现在,他又一次失控了。

    其实,这种状况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第一次实在齐国碰到神似独孤伽罗的田夕的时候。还有一次是他第一次见到潘影,或者说她手中的襁褓的时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那就是独孤伽罗。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在慕容建中心中,独孤伽罗始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穿越这么多个世界,他在每个世界都有很多家人,朋友,当然也有不少仇人。但他仅有一个爱人。他做到了他当初的誓言,始终将她当做他的唯一,始终只爱她一个。

    他们的爱情,谈不上惊天动地,也没有怎么轰轰烈烈。但慕容建中每次回想起来还是觉到温馨和喜悦。他们之间的牵绊开始于一次意外,他被娄国舅算计,深陷北周腹地。没想到正好见到正好外出打猎如精灵般的独孤伽罗。在慕容建中的威逼利诱下,她不情不愿地帮助他脱离险境,还狠狠坑了宇文护一把。跟许多言情剧男女主角一样,那时候他们也是互相看对方都特别不顺眼吧。至少他是这个状况的。一开始怀疑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对她非常冷淡;因为被她说中心事,对她冷嘲热讽。那个时候,他心里只觉得她是个麻烦。他只想着完成任务,然后名留青史,他可不想四处留情,惹下桃花债。可是,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她了。至于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感动吧。他冒着风险跟她讲明了一切,想让她放弃。但那个傻丫头却告诉他,哪怕只是一晌贪欢,她也只愿跟他一起度过。于是,他心软了。随后,他们在独孤罗的见证下定情,成亲。那个时候,他真的很开心。只是,他的心终究还是不安分的。慕容建中想要名留青史,也因此让高演下了决心,也给了他下手的机会。最终,他们在一起没几年,他就客死建康。他甚至都没有见她最后一面。在以后的日子里,慕容建中对此懊悔不已,对独孤伽罗也愈发愧疚。因此,对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慕容建中恨得牙根直痒痒。

    其实对于高演,系统君倒是有另外的看法。在他看来,高演虽然让慕容建中和独孤伽罗两世相隔,但也算间接促进了两人的感情。如果慕容建中真的与独孤伽罗白头偕老。那么,那一世的慕容建中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在转世的时候就可以安心地放下。或许,在以后的岁月里,他还会突然回忆起来,也只是会心一笑。绝不会像现在一样。有遗憾,有失落,甚至撕心裂肺地痛。因为他们相处的时间真的太少了。正在感情甜蜜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怎么不让人痛心。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求不得才是最让人渴望、恋恋不舍的。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高演简直应该被点32个赞。好一个经典的反派。牺牲自己的名声成就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恋情。言情剧反派之楷模啊!真应该受到万众景仰。ww

    额,可惜的是,本剧不是言情。所以,高演只能被人无情地咒骂、痛恨。他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地被慕容建中厌恶。更何况是他的脸。多少次午夜梦回,慕容建中想狠狠地撕了它。

    “哼哼,高演,孝昭皇帝,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呐!”慕容建中冷哼一声,撇开头,他不想再看到这张脸。虽然它确实俊朗不凡,但看到它,他没来由地就是一阵厌恶。谁让它跟他们的仇人一个样。

    “等等。”慕容建中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们的仇人?

    他们……

    慕容建中喃喃自语:“我们共同的仇人啊!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你也来了……真的,真的是你吗?”

    之前他一直很奇怪,什么人会这么仇恨赵匡胤这个孩子,非要让他家破人亡,受尽屈辱。直到现在,看到了这张脸,他突然有了一个荒诞的猜测。是不是那个幕后的与长这张脸的的另一个人有仇,就跟他一样。而他知道的长这个样子的唯有高演。也就说,那个人可能就是跟高演有仇,那可不可能是,是她呢?

    “是她吗?你能感应到她的位置吗?”慕容建中紧张中带着点希冀地问系统君。

    可惜,答案注定让他失望。

    “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一来到这里我就丧失了几乎所有的能力。我其实也不比你好多少,甚至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如你。”系统君挠头耸肩表示无能为力(虽然不知道它怎么做到的)。

    “不过,”系统君话锋一转:“这个世界被破话得这么严重,绝对不可能是作者一个人的手笔。应该有什么外来者的参与。而且,能造成这么强大的连锁反应,应该不可能只有一个人。至于这其中是不是有你的她,我就不知道了。”

    “这样吗?”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慕容建中还是很失望。他看了看他空空如也的手臂,上面的心魂链已经没有了。他们注定要错过吗?

    “不,不会的。我找得那么辛苦,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一点希望,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我是你的夫君慕容建中,我们一定可以重逢,然后一直在一起,永永远远。”慕容建中捏紧拳头,坚定地说道。

    “喂,你别关注过头了。这只不过是你的一点猜测罢了。你现在还有正事要办呢!别整天闲着没事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现在,赶紧去查查线索,我好分析分析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当瞎子和聋子。真尼玛恶心,什么也感应不到!”系统君喋喋不休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会做的”慕容建中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你记着,现在是你在求我。态度给我放尊重点。”

    “那可不一定。你难道不想早点知道你的小情人在哪儿吗?”

    “她是我的妻子。”慕容建中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放心吧。我知道轻重。也是时候了解了解这个世界了。”

    慕容建中之所以突然那么积极,完全是因为他的猜测,他想看看那个煽动翅膀的蝴蝶到底是不是独孤伽罗。

    之后的几天,他皓首穷经,用尽一切手段来探求真相。当然,最主要的手段还是翻阅史书。作为正史控,实际上他心中是非常排斥这么个跟他知道的历史大相径庭的所谓史书

    (的。但是,他还是咬牙切齿地看了下去。除了看书,他也会外出向外面的长者打听,毕竟史书只是史学家的一面之词,难免失了偏颇。虽然这些老人大概也就知道点皮毛,但最起码是他们亲身经历的。更何况,他们经历的那段历史正是他最需要了解的。因为他要了解当今的天下格局是如何形成的。这关系到他的终极任务。

    结果没有出乎他所料,这个世界的历史果然和他那个世界的历史有些不一样。

    因为时间有限,他只关注了最近几十年的部分。也就是从唐灭之后进入群雄割据的那一部分历史。这几十年跟上下五千年的华夏史相比,实在不算什么。可这短短的几十年却混乱得不成样子。而且,这里的这段历史着实让慕容建中风中凌乱了一把。

    从朱全忠篡唐自立开始到晋王李克用病死,这一段历史的轨迹基本和慕容建中知道的历史吻合。但是在那之后,历史突然拐了个弯。一个绝代名将横空出世。他就是李存勖手下的大将——郭崇韬。他辅助五代中才能最卓越的皇帝之一李存勖几乎完成了统一大业。首先,他帮助李存勖打赢了潞州之战,解决了晋军的危机。而且赢得比历史上还漂亮。随后又在柏乡之战等一系列战役中重创梁军,使晋梁势力发生根本性改变。在打败朱全忠之后,李存勖又集中力量攻打世仇刘仁恭、刘守光父子。他派遣郭崇韬和李嗣源一起进军幽州,消灭了刘守光的桀燕势力。郭崇韬更是以十万晋军步兵打败了南下支援刘守光的耶律阿保机。契丹势力被严重削弱,只好退回北方。解决了北方问题,雄心勃勃的李存勖决定南下灭梁。此时朱全忠已被庶子杀死,后梁将佐也不是郭崇韬、李嗣源等人的对手。再加上康延孝的投靠,李存勖出奇兵,仅仅八天就灭亡了后梁。李存勖也登基称帝,国号为“唐”。不过,与历史上不同的是,李存勖并未就此堕落声色犬马之中。雄心尚存的他继续对南方用兵。大将郭崇韬智勇双全,再加上唐军战力确实冠绝天下。仅仅四年时间,郭崇韬就率领唐军灭前蜀,南平(北楚),吴越和杨吴。剩下的几个势力被吓得纷纷撤藩,遣子为质,上表称臣。李存勖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

    但是,后唐的事业也到此为止。因为郭崇韬死了。据“史书”记载和几位长者所说,郭崇韬是因为功高震主,被李存勖冤杀。郭崇韬威望甚重,他这样死了。唐军将领人人自危,尤其以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源最盛。再加上李存勖见天下将安,逐渐昏聩,李嗣源胆子也大起来了。在石敬瑭的怂恿下,起兵推翻李存勖,自己当了皇帝。只是,李嗣源自己得了好处,却毁了后唐的基业。即将一统的天下又陷入分裂。其混乱程度更甚于从前。首先是郭崇韬的密友孟知祥占据四川自立。随后,杨吴旧臣徐知诰以“恢复吴国”的名义在江南招拢杨吴旧臣反唐,立杨行密后裔杨溥为帝,时机成熟后又篡位自立。同时,改名李昪,自建大唐。天下出现了南北两个唐国。后唐朝廷多番派兵讨伐蜀、唐,但损兵折将却未有寸功。天下原本臣服于后唐在一旁观望的各大势力又开始割据一方。马楚甚至还落井下石,占据了后唐的荆北疆土。正当此时,后唐朝廷又发生了宫廷政变。李嗣源被杀,亲信大部分被李从厚杀掉。只有女婿石敬瑭幸免于难。为了自保,同时也为了自己的野心。石敬瑭竟然认耶律德光为父,许诺燕云十六州,引契丹骑兵入关。只是,这个时空后唐的力量要远远强于历史同一时期。石敬瑭和耶律德光并不是很成功,并没有顺利灭掉后唐。不过石敬瑭也占据了河北和河东。野心勃勃的他迫不及待地登基为帝,国号为“晋”。只是,皇帝的宝座他并没有坐太久。他手下的大将刘知远等人早就对他这个“儿皇帝”不满了,发动兵变把他赶下帝位,扶持他的侄子石重贵。石重贵虽然才德有限,但他却很有骨气,坚决不与其叔一样向契丹低头,倒也赢得了刘知远的尊重,真心地辅佐他。只是,石重贵并不是一个英明的君主。因为石敬瑭和石重贵是后唐旧臣。刘知远一心想先南下灭唐,否则石重贵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顺。况且,契丹的势力并不是现在的后晋惹得起的。只有占据中原,再对军队修整几年,才能北上收复燕云。而且,此时后唐又发生内乱,时机正好。但石重贵却想要北上,他发了疯了似的,一心想要摆脱“儿皇帝”的屈辱。刘知远无奈,放弃劝说。但他又实在不想放过这大好良机。于是,他提出兵分两路,石重贵带晋军主力北上,他仅仅只带两万人南下。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人始料未及,却又在情理之中。刘知远凭着卓越的军事才华,打败后唐军队。后唐虽未灭亡,但已是在苟延残喘了。而石重贵却命丧黄泉。契丹骑兵大肆入侵中原。

    此时北方的势力正处于疲软期,耶律德光本以为可以就此占据中原。谁知,中原的抵抗超乎他所料。而刘知远也不知道得到那位奇人相助,竟然扭转劣势,逐渐把契丹势力赶出中原。三年之后,连燕云十六州也一起收复了。此后,刘知远在幽州称帝,国号为“汉”。只是没过多久,他就去世了。驾崩前,他没有立下继承人。刘知远的宗亲刘崇拥兵自立为帝。而在河南随刘知远大将郭威一起灭唐的刘知远长子刘承佑也不甘示弱,在郭威等人的支持下,在开封府称帝。至此,中原出现两个唐国之后,又出现了两个汉国。双方的势力相当,互不相让。最后竟让南唐鱼翁得利,南唐中主李璟趁机派军占领两淮。背后被人捅了一刀的刘承佑恼羞成怒,不管不顾地同时与刘崇和李璟开战。结果当然是一败涂地。可他却不反省自身,反而责怪手下无能,竟然对郭威等助他登基的功臣们下杀手。忍无可忍的郭威起兵杀死刘承佑,自立为帝,建都汴梁,国号“周”。

    此后,天下就基本延续着这个格局,除了吴越被势力膨胀的南唐所灭之外,其他基本没有变。这就是这个时空的五代十国。

    慕容建中皱着眉头,思索许久,在纸上写下几个名字。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郭崇韬、李存勖、刘知远、李璟。”系统君念道:“你怀疑这几个人?”

    慕容建中点点头,说道:“嗯。他们的嫌疑最大。不过我最有把握判断的是郭崇韬,其余几人我倒是说不准,毕竟蝴蝶效应这东西谁也说不准。他们可能就是被蝴蝶效应影响的那些人吧。只是,我实在是很想知道那个在暗中帮助刘知远的奇人到底是谁?”

    “你是说,造成历史紊乱的就是郭崇韬和那个神秘人?”系统君问道。

    慕容建中点点头:“我有八分的把握。不过具体的情况还要等我到了周国才能详细了解。”

    “周国?”

    “没错,周国。”慕容建中笑着说道,“我要去汴梁找一个人。”

    “谁?”

    “‘不倒翁’”

    作者有话要说:额,不好意思,又拖了这么久。抱歉。

    本章为了让倾世皇妃的剧情自圆其说,又为了后续情节的发展,所以有一些很繁琐的赘述,望各位书友谅解。本章很多东西会在以后的章节里解释,尽量能够自圆其说。

    另外,本章中出现的郭崇韬,神秘人,还有最后说的“不倒

    (翁”都是本卷非常关键的人物,各位可以猜测一下他们分别是谁。猜中有奖哦!

    请各位看书的同时也多多吧。

    谢谢

    〖综穿〗目标,名留青史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2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2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