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的专属恋人:独家宝贝 153


    “交流”?他这个人既小气又洁癖,跟老婆的私底下交流,他们私底下解锁姿势就可以了。

    “诶,年轻人,不要这么说吗。所谓的‘干~一行,爱~一行’,艺术是需要交流的,技术是需要学习的。来——你和安宁表演一下,我们就当好好学习了。”

    凌一川故意摇摇头,一副老成的模样,看的宇泽晓一脚踢中他的屁-股:“要学习你自己出去学习去!别来找我!”

    “不能这么说,我已经从良了,这辈子都决定吊死在纪流年一棵树上。你可不要胡乱造谣!等以后,流年不理我了,我回来咬你哦!”

    “那旁边还有两个已经结婚的!你怎么不找他们学习去?”

    “是啊。”冷云霖还笑,“我们是学长嘛,要来检验‘学弟学妹’的技术。来吧,不要因为我们在旁边教授而不好意思,用力啊!”

    一个两个都不靠谱,宇泽晓快气死了。关键时刻,还是慕清雨这个女人比较同情在一边有点窘迫的纪流年:“要不这样,你们来接-吻比赛?一定要吻够十分钟以上才行?”

    “切!——”旁边一片嘘声,男人们显然是觉得这个提议太“清水”了一冷云霖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扯回来:“乖,咱不闹啊,有升级版的为什么要看普通版的?我们就要看解锁姿势!”

    “就接-吻比赛!你们爱看不看!不然我不管了!”宇泽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反正穿衣换装戴假发化妆他什么都经历了,自己早就百毒不侵,还怕他们几个在一边说风凉话?!!

    1832第1832章 结婚(1)

    蠢作者又把章节传错了,待会儿替换,抱歉抱歉

    刚一走到外面,凌一川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应该在医院住院的——纪流年!

    凌一川微微一愣,看到纪流年神色凄凄,脸色苍白,嘴唇似乎有些干裂的破了皮,像是一片片缤纷的落蕊,一片一片从枝头缓缓飘落。

    她在喘着气,因为喉咙还没有长好,医生吩咐她不能深呼吸,所以她刚刚一路跑来,到现在为止,都不敢大口喘气。正因为这样,她急促的呼吸声,看起来才格外的疲累,好像跑了3000米一样。

    当然了,凌一川也注意到了她一身的衣服,长风衣,鸭舌帽,大黑框眼镜,还有那条不合时宜的丝巾——不过,如果解读成,纪流年怕狗仔队认出来惹麻烦,倒是也可以这么理解。毕竟——她现在怀着身孕,如果遇到什么狗仔之类的认出她来,必然对孩子有冲撞。

    凌一川不明所以,他旁边的记者也是有些奇怪。这是财经类的记者,自然不如娱乐版块的狗仔那么消息灵通。纪流年他们见过,可她现在换成这样一副“尊荣”,不仔细看谁能知道?

    凌一川看到她裹了这么多衣服还只觉得弱不禁风,沉下脸来训斥了一句:“胡闹!”

    记者还以为这是他们公司的员工呢,也没多管,只看见凌一川大步的走了上去,三两步就走到了纪流年的面前,“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一个人来的?真是胡闹!欧阳晨呢?他怎么没有跟来?”

    纪流年一句话都不答,只是微微的抬起头,有些干裂的嘴唇,轻轻的翕动着。

    此时的凌一川,虽然脸上带着愠怒,可是,他眸子里的关切之色,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

    对,他就是这样,在她答应从心底里接受他了以后,凌一川就一直这样。他虽然霸道,虽然傲气,虽然说话的时候还是别别扭扭像是一个大男孩,但是,他对她的关心,对她的体贴,实在不像是骗她的!

    如果,他此时此刻的关心都有假,那么,纪流年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感情,值得她相信!

    凌一川见她不说话,还有点奇怪,他伸出手来,拉拉她的手——穿这么多,太阳这么大,她的手居然还是凉的!

    他有点吃惊,又有点生气:“不是说了,我一接受完采访就会回来的吗?让你在医院等我,你怎么不听?你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欧阳晨也是,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过来!”

    纪流年还是不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此时的凌一川真的不像是她以为的那样——阴险狠毒,疯狂残忍。可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隐瞒他做过的那些事情!

    正僵持的时候,恰好,连思翰也带着纪启轩和刘梦涵上了楼层。到了贵宾休息室,没见到人。!!

    1833第1833章 大结局(上)

    绝世美人,固然让人心动,而更让人心动的是,这种数年不变的纯净,恬然的气质,经过了岁月的熏陶,不仅仅没有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变成了玻璃渣,反而被锤炼的更加纯粹。

    “喂喂喂,你可不要偷懒啊,这才10秒钟,你就坚持不住了?”冷云霖低头看了看表,震惊了。

    十秒钟,搞什么鬼?

    有“接吻锦标赛”,只吻十秒钟就结束的情侣吗?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可这一次,宇泽晓并没有理他,而是转头,又跟简安宁吻到了一起。

    刚刚的触碰,像是蜜蜂在尝试着花蜜的滋味,而这一次,就像是一只工蜂,努力的采集着新鲜的花蜜。他先不急不缓的轻轻叼着她的上唇,细细的咂摸着,像是咬到了一枚又大又圆的紫葡萄,想要咬破她薄薄的细嫩的皮,吸-吮里面饱满新鲜的汁液。而后,又轻轻滑过她的贝齿,像是古代的将军巡查一样。

    呼吸轻轻的相接,唇齿,缓缓相依——

    两个人越靠越近,越缠越紧,虽然动作还是轻轻的,可那温柔却如同一池春水,流淌不停。

    不知道是春天是夏天,又或者是寒风凛冽的冬天。两个人携手走过这么长的日子,有音乐,有争吵,也有欢歌笑语相伴。而现在,更是有两只甜蜜的负担——这是在过去,根本想都想不到的美好。

    他们既是爱人,又是亲人,现在,更是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没有对方,他们都不知道,日子会怎么过下去?

    现在再回想起之前的那些曲折,那些痛苦,都像是来自遥远的过去了。甚至于,更像是在他们的生活里投下一枚石子,砸出一片波澜,连挫折,都变得如此珍贵。

    一开始,两个人是玩着游戏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已经纠缠在了一起,也许并不激烈,但是,足够细水长流,足够温馨动人,也足够让人忘记时间,忘记有人围观,忘记这是个游戏,忘记身边的一切。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两个人才从亲吻中分开,她的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宇泽晓也是,心里还在想,这群不靠谱的家伙,好歹还玩了一个靠谱的游戏——我跟我媳妇,好歹还能亲密

    看看周围,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拉上,关的严严实实的。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很显然,是他们想给宇泽晓和简安宁创造一个私人的空间。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又是好多天没有跟老婆接触,宇泽晓不免有点儿心猿意马起来——他搂着妻子的细腰,原本嗓音就温柔清澈,此时更是快要滴出水来:“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简安宁脸色一红,跟他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甚至娃都有了。可听到这句话,她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也许是因为新婚的原因?

    她点点头,任由宇泽晓拉着她的胳膊,把她的身体轻轻推下……!!

    1834第1834章 大结局(中)

    “慢着。”就当宇泽晓想要压上来的时候,她忽的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安:“那些人……他们不会进来吧?”

    “应该不会吧?”一听到妻子说这个,宇泽晓也有点儿警觉起来。

    这几个混球,玩起花样来绝对无下限。尤其,他之前还大闹过冷氏兄弟的婚礼,冷云霆和冷云霖恨不得看他出丑。而秦弦虽然是个乖宝宝,无奈凌一川太腹黑,今天大部分整人的招数都是他闹的。至于莫斯予——这个死没骨气的,一早就被灌酒灌趴下了。亏他当时结婚的时候,自己还没有闹他的洞房呢!

    “不行,你还是,万一他们有埋伏,怎么办!”

    她知道这几个家伙闹归闹,不至于真的下作到跑来听壁脚的情况。可是,万一呢?

    万一这几个家伙,真的不要脸跑来看现场直播,那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你,快点!”简安宁轻轻推了推宇泽晓,宇泽晓想想也是,立即跑去屋子里看,打开门,外面没人,打开衣柜,里面也没藏着人±子底下,墙角,门后,他都扫了一眼——没人没人,就是没人。

    “床底下你不看么?”

    简安宁典型做戏做全套,立即命令。

    宇泽晓一看,床底就一条缝,最多能容小孩子进来,这几个大人,再怎么消瘦也不大可能练就缩骨**吧?

    于是他摇摇头:“没事,你不用怕。这么点小缝,他们能进来,算他们离开!”

    刚刚准备亲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此时,宇泽晓才觉得脸上的妆好恶心啊,头上戴的假发也好恶心啊,最恶心的是这一身公主裙——md,赶紧脱掉脱掉,外套脱掉!

    他三下五除二,脱去了自己的外衣,又立马冲到洗手间,抹了把脸,一下子觉得清爽了些。可冷水没有冲走他心头的熊熊烈火,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斗志!

    回到卧室,他迫不及待把简安宁压倒:“宝贝,趁他们不在,我们快点!”

    简安宁生完孩子,这两只小的磨人精每天折腾的他们欲-仙-欲-死的,根本连亲密接触的时间都没有。现在,还不快点抓紧?

    “别啊,你这么快做什么?我还没卸妆呢!你不嫌弃,我嫌弃啊,啊……轻点,别……”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宇泽晓好不容易把老婆放倒,身下的她,温柔婉转的像是一头小鹿,他像是误闯进去的猎人,巴不得马上把她吞吃入腹。

    亲吻,拥抱,再解衣服。衣衫,一件件的剥落,渐渐,两人只剩下贴身的衣服,宇泽晓再次靠近:“安宁,你喜欢我吗?”

    简安宁笑:“如果,连一个叫宇泽晓的人也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他,那我也没辙了。”

    宇泽晓也笑,刚准备吻下去,忽然听见,床下,极轻微的一震!发出“诶有”一声。

    他一愣,简安宁也愣了。可等会儿,极其安静的卧室里,没错,他没听错,床的下面,果然传出来声音!!!

    1835第1835章 大结局(下)

    宇泽晓立即跳了下来,顺便拿起衣服裹着自己:“谁,谁在床下!”

    下面没人回答,而在上面,简安宁也立即穿好衣服,一脸惊恐!

    天啊,这群人为了听墙角,也太努力了!他们太努力,她竟然无言以对!

    宇泽晓那个气啊,“如果再不说话,我就把床给拆了!是谁?到底是谁?”

    下面,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宇泽晓这下可气爆了:“不说是吧?好啊,不说,你们小心,我要叫人过来了!”

    “别,别!”果然,此时下面,却传来几声惊恐的声音。只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幼小?

    对,对,就是很幼小,因为很快,宇泽晓看到从床下面小小窄窄的缝隙里,滚出来好几只圆滚滚的家伙。第一个出来的是莫阳阳同学,后面跟着冷墨小妹妹,还有慕尚恩,最后爬出来的,是冷小宝!

    几只灰扑扑的爬出来以后,也不敢直面暴怒的宇泽晓。就连平愁胆大妄为的冷小宝,也不好意思抬起头来看他。

    妈的,他还说呢,这床缝这么小,除了孩子谁爬的进去!没想到,进去偷听的,还真是这几个小混蛋!

    几个小家伙们还互相推诿:“都是你莫阳阳,要你不要说话的你要说。”

    莫阳阳还委屈的说:“叔叔压得我脑袋痛嘛。而且,刚刚我叫是因为墨妹妹踢了我一脚。”

    “胡说,明明是你踩了我的鞋子,恩恩哥哥看到了!恩恩哥哥要给我作证!”冷墨立即抓住慕尚恩。

    慕尚恩也小无奈,习惯性的看了看几个人里最大的冷小宝。

    “你们说,是谁,是谁让你们进来的!”宇泽晓气了个仰倒,这些当家长的,能不能给他正常点!这么小的小朋友,就偷听这玩意,长大了能学好吗?!

    莫阳阳同学看了看冷墨小妹妹,冷墨小妹妹看着平愁大胆的冷小宝,可就算是平愁大胆的冷小宝同学,看着盛怒的宇泽晓,也不敢答,又看着最乖的慕尚恩,还揪了一下他的小手。慕尚恩怕怕的,半天才说:“是,是凌伯伯,是他要我们过来,当然,爸爸妈妈也知道,伯父伯母也知道,秦叔叔也知道。”

    也就是说,这破事是凌一川挑起的,冷云霆和冷云霖夫妇乐见其成,秦弦欢乐旁观?

    宇泽晓差点没气死啊!

    这几个为老不尊的混蛋,这几个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混蛋,还有凌一川这个罪魁祸首!

    宇泽晓立即拎起几只,二话不说的冲出了门口,果然,离门不远处,蹲着几个猥-琐的家伙。

    “你们,你们也太过分了!几个小朋友你们也利用!你们还是不是当家长的!”

    事情败露,几个大人也笑的前仰后合,凌一川还说:“你就偷笑吧,我们没把小红薯和小地瓜招来偷听就够好的了!”

    “凌一川,你给我记着!”宇泽晓深吸一口气,“你洞房的时候,我整不死你,我就不姓宇!”

    “好啊~”此时,笑容满面的凌一川丝毫不知道——很快,这句话还真的应验了!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当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完结)!!

    天王的专属恋人:独家宝贝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15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2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