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杀手 31


    到了半夜两点,花孤城幽幽转醒。周身大汗淋漓的花孤城几乎是被一群人胖揍了一个多钟头,几乎只剩下半口气。花孤城微眯这眼,右手颤巍巍的摸出手机,给老爹打去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老爹似乎还没睡,花孤城用极为虚弱的声音把自己的遭遇报告给老爹听,只希望见多识广的老爹能就自己一命。老爹听完花孤城所说,自然是知道老祖宗的赏赐起效果了。却又不好明说,只能随口胡诌,忽悠着花孤城。

    “哦!我早料到你会有这么一日。”老爹一点不客气的落井下石,但老爹那满不在乎的口气却是让花孤城心中一安,至少花孤城心中确定,自己是死不了了。“有了破势之后,体内便有了强势霸道的气。习武之道不进则退,你这几日没有认真练刀导气,体内的气淤积不顺,自然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了。”

    老爹说的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将花孤城唬的一愣一愣。花孤城叹了一口气。“那我还是老老实实练刀。”

    花孤城原本是要钱不要命,此刻却是有些怕死。听了老爹的解释,不管三七二十一,径直挂了电话,提着断流,认认真真的练了一个晚上的刀。这一晚,花孤城一直从月明星稀练到东方初现鱼肚白,却是越练越精神,收功之时,花孤城只觉一阵神清气爽,说不出的精气神十足。自从花孤城十八岁接触武道以来却是头一回出现这样的情况。

    花孤城断流入鞘,看了看表,六点半。闻了闻身上的汗臭味后,花孤城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赶紧冲进卫生间好好泡了个热水澡。

    换好衣服出来,花孤城一晚没睡,却是倦意全无,一把抱起角落里那盆向日葵,猛的嗅了嗅盆中的泥土味。此刻盆中土已经完全干了,花孤城意外的发现盆中向日葵已经冒了一点嫩牙。惊喜之余,花孤城不敢再随便浇水,抱起花,慢慢下了楼。

    到得苏伊家门口,只见苏伊打着哈欠,抱着仙人球正要出门。一男一女,一里一外,一个抱着一个花盆,一个抱着一只肥猫。

    仙人球乖巧的喵呜一声,花孤城与苏伊彼此颇为默契的相视一笑。花孤城慢慢将花盆放下,仙人球一下跳进了花孤城的怀抱。而后苏伊慢慢蹲下抱起了花盆。

    “呀,发芽了。”苏伊指着盆中的那一个小嫩芽,惊喜的说了一句。接着又犯愁道。“好了,我好生帮你照看着,努力让它开出花来。不过眼看这冬天就要到了,估计是凶多吉少。”

    “没事,尽人事就好,能不能开花,全看天意吧!”花孤城嘿嘿一笑,轻轻点点头,安慰了一句。接着花孤城看了看表,问了一句。

    “这才七点二十,你抱着仙人球是要出去做什么?”

    苏伊将花盆小心放好,然后指了指花孤城怀里的仙人球说了一句。“每天的习惯,带着球球出去溜达一圈,帮助它减肥。”

    花孤城扬扬眉毛,恍然大悟。“要不我陪你?”

    花孤城将仙人球放到地上,极具灵气的一溜小跑到前面带路,留花孤城与苏伊两人慢慢在后面跟着。只不久,花孤城就有些不老实的拉起了苏伊的手,苏伊嘟嘟嘴,一副并没有在意的样子。花孤城胆子更大,突然停下,问了一句。

    “这睫毛真好看,是贴的么?”

    苏伊睁大眼睛,忍住不眨眼。“你仔细看看。”

    花孤城伸手,一副要拔下一根仔细研究的架势,苏伊连忙扭头躲过。两人便就这般打闹起来。

    在离地三百尺的高处,此刻有一副望远镜,将花孤城与苏伊此番亲昵的举动看的清楚。

    望远镜下,一个巨大的鼻子很是惹眼。举着望远镜的大鼻子,耳朵里塞着耳机,此刻正在通话之中。

    “喂!这几天花孤城的生活很有规律,是动手的最佳时机。”大鼻子相当笃定的说道。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大鼻子自信满满又带些轻蔑的回复了一句。

    “所有的设备统统已经运到x市了,孤城派绝对不会有察觉。”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我就再观察几天看看。”大鼻子最后很是无奈的妥协,想了片刻之后又说了一句。“这个花孤城最近似乎交了一个女朋友,怎么样,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换一个切入点?”

    电话那头不知又说了些什么,惹得大鼻子一阵轻笑。

    “好的!我再继续观察几天,就这么办!”

    大鼻子结束通话,收起望远镜,嚼着口香糖的嘴微微咧起,保持微笑状。这个大鼻子,金发碧眼,接近两米的个头,一看就是个精壮男人!独自一人在天台上吹了一会风之后,大鼻子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冷哼一声,转身下了楼。

    等大鼻子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天台上突然又多出一个人影。

    孤城三。不知是何时,不知从何地,他就这么如幽灵一样,站在了大鼻子原来站着的位置。重复着大鼻子不久之前才说过的那番话。

    “孤城派不会有察觉?”孤城三反复咀嚼着这句带着浓重讽刺意味的话语,心情复杂,只能尴尬的笑笑。视线所及,只是两个模糊的芝麻点大小的人影。不用猜,孤城三都知道,那两人是谁和谁。

    孤城三迅速联系上老爹,把自己所见所闻全盘禀明。老爹在电话那头思索良久,到得最后只是像往常那般给出了一个孤城三最为熟悉的指示。“静观其变,保证两个孩子活着。”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片刻,孤城三挂断了电话,神色轻松的慢慢伸了个懒腰。“等了这么久,总算是有活做了。”

    之后一些日子,一切平静,花孤城每日白天睡觉,晚上同苏伊一起吃饭逛街,半夜练刀,早上同苏伊溜猫,一起去上班。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

    第二十二章 狗牙龙游

    更新时间:2012-08-26

    上一回说到苏伊与花孤城的关系越走越近,每天晚上一起吃饭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

    这天晚上,一顿晚饭就要吃完,却没料偏偏横生枝节。

    只见韩魁忧心忡忡的往花孤城这边走来,一脸为难的看了花孤城一眼。花孤城刚开始并没有在意韩魁,自顾吃饭。倒是苏伊先见了一脸愁容的韩魁,朝花孤城使了个眼色。花孤城这才转过身看见了韩魁的尴尬的模样。

    “咋了?”花孤城猜不到韩魁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随口问道。

    “这里有一名德国客人身体有异样,语言不通,又不肯去医院,在二楼包厢闹起来了。”韩魁这番话说完之后,花孤城心中更加莫名其妙。这事跟他有关系么?这韩魁还真把他当经理了?不过因为苏伊就在边上,花孤城只能假模假式的站起来。

    “走,带我。”花孤城跟在韩魁身后,等走远了之后花孤城才开口问了一句。“这种事情干嘛要知会我?”

    “副经理不在,能做决定的现在就只有花经理您了。”韩魁说的好听,花孤城心里却是全明白了,不过就是要找一个背黑锅的,恰好是他花孤城位高权重又是一副死猪不拍开水烫的嘴脸,用来背这个黑锅恰好合适。

    花孤城白了韩魁一眼,快步走进了那个德国人所在的包间。

    偌大一个包间,独独这德国汉子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坐在里面,点了满满一桌饭菜,看着就像是吃霸王餐的模样。此刻德国汉子一脸痛苦,依依呀呀的哼哼着。没想这德国汉子来了中国,还学了一手碰瓷的活计。现在包厢里除了德国汉子,花孤城,韩魁三人外,还站了好些个服务员,领班岳希赫然在列。

    “你好,先生。”花孤城操着一口除了那德国佬以外没人听得懂的鸟语跟那位德国先生打了一个招呼。瓜子脸美女岳希瞪大了眼睛看着花孤城,丝毫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花花公子能说一口德语。

    “你好啊,花先生。”德国汉子依旧做痛苦状,但这句话说出口,花孤城眨了眨眼睛,完全想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知道我?”花孤城疑惑道。

    “一点点。”

    花孤城眯眼看了这陌生的德国汉子一眼,金发,碧眼,大鼻子。德国汉子面不改色的斜躺在椅子里。

    众人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些什么,但单单从两人面上的表情来看,似乎这个德国人很是不好相与。

    “你这是专程来找我的?”花孤城抽出一张桌子,大大咧咧的在德国汉子面前坐下。说话的时候,花孤城拆了一包筷子,将桌上每一道菜都吃了一遍。众人见花孤城这模样,只当是花孤城开始解决问题了,包括韩魁,岳希在内的一群人此刻都是对花孤城刮目相看。岳希第一天认识花孤城便心中悸动肯定了花孤城的金玉其外,而这些日子以来花经理业绩上的毫无建树也断定了花孤城的败絮其中。但此刻再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却又似乎不好即刻下判断了。

    德国人扬扬眉头,看着花孤城的动作。

    “差不多,我也只是受人之托。不过我听说过你的故事,对你很有兴趣。”

    “同行?”花孤城放下筷子,面无表情。“我今天很忙,说完你要说的话,然后付钱走人。”

    德国人哈哈一笑,这一声笑让包厢里众人的脸上疑惑更浓。此刻德国人脸上再没了痛苦的神色,从皮夹里取出一叠足够付账的钱币放在桌上。花孤城等着德国人再说些什么,却没料德国人只是留下一张名片,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花孤城目送德国人慢慢走出出,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绝对是来着不善。花孤城将德国人留下的名片拿起来看了一眼。顺便再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南瓜饼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名字叫狗牙。这个名字倒是很有特色,几乎过目不忘,那个时候花孤城只是一笑,根本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梅花的名字,说巧不巧就叫狗牙。

    “好了,事情了结了。”韩魁转身招呼一声,示意大家散去。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一群人竟自发鼓起掌来。韩魁这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个拍马屁的好机会,韩魁无奈一笑,跟着鼓掌的时候再一次默默承认自己确实是没有什么拍马屁的天份。

    花孤城只是笑笑,将那张名片收起来,准备得空找曹三查一查。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花孤城挥挥手,转身下楼。经过岳希身边的时候,花孤城下意识抬头看了瓜子脸美人一眼,没别的意思,恰好岳希似乎和苏伊用的是一个牌子的洗发水。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岳希不敢与花孤城四目相对,睫毛一颤,看向了别处。等她鼓起勇气再看过去的时候,花孤城早已经下了楼。留下瓜子脸美人一个人怔怔站在包间里,神色略显失落。

    花孤城一扫这个突然出现在花孤城故事里的狗牙凭空带来的诡异气氛,微笑着往苏伊走去,一眼望去,却根本见不着苏伊的影子。

    花孤城心中一紧,快步冲过去。

    只见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餐盘微微散乱。

    一朵折纸梅花孤零零的被放在桌角,也许在几个月前,这朵梅花还有一个影子。花孤城闭着眼,强惹着突然爆发出来的怒气,双拳握紧。

    字条上只写着五个字,一命换一命。

    桌子上的那朵折纸梅花,名字叫做龙游。

    花孤城呼出一口气,苏伊被龙游掳走,龙游加狗牙。精心布置的一个局,花孤城此刻心里一团乱麻,根本静不下来。压到一半的怒气再度爆发出来,花孤城单手用力一拳砸烂了一个桌角,餐盘碎了一地。

    也不顾及周围一群食客的惊诧目光,花孤城横冲直撞的出了饭店,无论认识不认识花孤城的保安一个不敢上前拦下。

    花孤城身周杀气纵横,冷冽到连普通人都感受得到。这是花孤城难得从心底唤起一种杀人欲望的状态。

    江湖上的路,果真是一步都不能走错!

    斩草除根,当日放过龙游便是大错特错!

    花孤城拿出狗牙留下的名片,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的正是龙游的声音。

    花孤城不出声,只是不停的吸气,呼气。

    “花孤城!”龙游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继续开口说道。“女朋友很漂亮,不过可惜,命不长了。”

    “你动她一个手指头,我杀尽你梅花一派。”花孤城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着狠话。

    “那我就断她两个手指!”龙游不为所动的哈哈笑道。

    花孤城咬牙切齿。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里是x市,我自然没办法将你怎么样。但要杀这个女人却是轻而易举。”龙游阴阳怪气的笑着。花孤城眯了眼,等着龙游把话说完。“但我现在有一个更有趣的主意。”

    “说。”

    花孤城突然成了任龙游宰割的鱼肉,龙游很是享受这种感觉,几个月前受到的屈辱他这次要全部问花孤城讨回来。

    “你开车来江阳路,能不能救你女友,就看你的本事了。”龙游挂了电话,花孤城猜不到龙游这是要耍什么花样,从后备箱里取出小提琴盒,glock17,孤城匕首,断流,白狗腿,所有装备全部取出放在身上。接着便全速往江阳路赶去。

    而龙游与狗牙此刻却并不在江阳路上,一个码头仓库里。几名值夜工作人员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仓库里数十个集装箱堆叠了摸约有二十米高。集装箱的最顶上,龙游一个人坐在上面,脸色清冷。

    很快,远处一辆汽车的前灯,诡异的闪烁了几下。龙游嘴角一歪,几个跳跃落到了地上,打开仓库大门。

    汽车由远及近直接开了进来。汽车里,德国人狗牙坐在汽车后座,身边是已经昏迷的苏伊。开车的则是一名龙游的小弟。

    “一切顺利。”狗牙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龙游笑笑,晃了晃手机。“电话也已经打过了。”

    狗牙取出几张新的电话卡。龙游即刻会意,将手机里的电话卡取出,换了一张新卡。

    “有你在,便是孤城派又能拿我怎么样?”龙游似乎对狗牙的技术能力很是高看。狗牙得意一笑,淡淡说。“如果是说反追踪的话,在中国,确实很难有人能比过我。”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去德国,什么花派孤城派,都不用管了。”龙游将电话卡交给狗牙,狗牙抬起头大有深意的看了龙游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如果不是因为影子龙游,我可不会跟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这实在是太疯狂了。”狗牙叹了一口气,似乎他与影子龙游也有一段往事。随后,狗牙又看了车里的苏伊一眼。“这个女人要怎么办?”

    “花孤城一死,她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龙游眼中满是杀气。狗牙yin邪一笑,龙游知道狗牙的意思。然而龙游心里对花孤城还是有些忌惮,不敢大意,开口提醒道。“小心为上,先集中精力对付花孤城与孤城派。”

    “你放心好了,我做事,有分寸。”狗牙取出几台电脑,慢慢开始他的工作。

    绝对杀手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3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