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轮回境 2


    将手上的茶杯递予朱小杰,自己重新斟满一杯细细品尝。朱小杰闻着阵阵清香,轻舔了一口,道:“是苦的,不甜。”

    容真轻笑,嘴角微微掠起一个弧度。

    少白莫名觉得像是记忆中有一个片段闪过,突然觉得他这笑好……熟悉。

    少白忍不住自打嘴巴,还熟悉?魔疯了差不多。容真解了渴,才缓道:“这是听命铃,你会听命于贫道,不要再做过多的挣扎。”

    “叫我听你的,我宁愿去死。”

    须臾后,少白不得不明白这个事实,大吼道:“我要去死,这日子没法过了。”

    011 辛酸事

    (    少白从来没有想过,世上还有这么贱的一个道士。ww她宁愿这个贱道士拿把刀砍了她,也不要像现在这样屈辱的活着。

    不仅要给他打扫屋子,一日三餐都要给他做饭,连洗衣服也要亲自给他洗。

    每每想起,少白真是一把辛酸泪,这哪是教导她,分明是这贱道士长久只有一个人,孤单寂寞之余,想找一个下人,为他洗衣做饭。而她这只傻妖,正好撞到点子上,成了这贱道士的捉来的下人。

    少白内心流泪的想:妖多好啊,干活勤快,就算折磨千万遍,也不会轻易就挂了。

    少白越想越悲哀,越觉得贱道士容真卑鄙无耻,丧尽天良,狼心狗肺,人模狗样……而她的挂名儿子,每天都嘻哈的到处蹦跶,时不时会去逗逗鸟,下河和鱼闲聊。ww

    同妖不同命。

    我好歹是只女妖,那贱道长肯定眼睛长歪了,找只男妖来体力活不更好。

    说多都是泪啊!!!

    今日天气甚好,微风也带着一股青草香。容真惬意的躺在摇椅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道:“少白,那么好的天气岂能浪费,把屋子里和书全都拿出来晒一下。”

    听命铃接受指令,剧烈晃动。少白马上像是着魔一样,飞快的从屋里搬出桌子,再往树上系绳索,将屋里的书籍全都搬出来铺好。抱着被褥挂在绳索上,刚做完一切。

    容真又道:“少白, 这被褥似乎有些霉气,你先除一除。”

    少白抹泪举起自己的猫爪,重重的捶打着被褥,此仇不报,她就不叫猫少白,她一定要杀了这个猪狗不如的贱道士!!!

    如果现在有人经过道观,一定会被吓死,明明是人的身体,那女子右手却是一只巨大的猫爪,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竟然还有一对猫耳朵,风吹过偶尔动一动。

    仿佛看穿了少白所想,容真再道:“少白,屋子里太久没有打扫,你便趁着晒书之际,将屋里的书柜都打扫一遍。”飞奔而去的人影,望向天空的容真眉宇都舒畅的笑意,随意翻开身侧的书籍。

    少白内心哭得更欢,她明明昨天才大扫除一次,今天还要打扫一遍。

    玩了一天的朱小杰乖乖的捧着饭碗,看着厨房还在烧茶的娘亲,娘亲烧的菜真好吃。这也让朱小杰陷入少白第一次下厨,做出的东西,和碳差不多黑,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还是容道长好,提前做好了一份斋饭。

    到了第二日,朱小杰就十分欣喜的发现娘亲的厨艺变得非常好,做的菜比道长做的还好吃。

    少白若是知道朱小杰这样乱想,一定语重心长来一句:“儿子,你娘可是烧了一晚的菜,如果不好吃,被我烧坏的十口锅得有多可怜,你娘能忍心让它们死不瞑目吗?”

    朱小杰看这架势,也不敢说能,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娘亲真厉害!!!只烧坏了十口锅就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被娘亲烧坏的十口锅肯定瞑目了。”

    少白这才舒心一回。

    012 宁死不屈

    (    憋了半个月的少白,终于在这天早饭时爆发了。

    这样下去,她身为一只老妖的脸面,荣誉全都因为一个贱道士给毁得干干净净。

    少白举起锅铲指向端着白瓷碗拿着筷子准备夹菜的容真,容真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没事人一般夹起青菜张口就吃。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啪。

    锅铲非常有气势的敲在桌子上,可是对面的人依旧无所动。

    少白忍无可忍,但还是平复怨气,僵硬的笑道:“贱道士,你不觉得你叫一只妖给你烧菜做饭,你身为道长的脸面都丢光了?”

    容真沉默了半晌,举筷子的速度不紧不慢,期间碗里的米饭少了一半,才开口道:“哦,你刚才说什么?”

    少白再也忍不下去,举起锅铲一巴掌狠力的拍在桌子上,桌上的盘碟都颤抖了一下,把朱小杰吓得够呛。

    少白咬牙切齿道:“我要罢工,我不干了,我才不是你的下人,更不是一个奶妈子,我是一只女妖精,我比你大个几万岁,按你们人间的辈分,我就是你们的老祖宗,你怎么可以丧心病狂的叫老祖宗给你做饭烧菜?”

    “你想多了。”

    少白解下围裙双手叉腰,愤怒道:“我没有想多,我起得比鸡晚,睡得比你早,你居然让我洗衣做饭,打扫你这破道观,就差没给你洗内裤,刷马桶,给你按摩一下舒解疲劳。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是个女妖,女妖!!不是你请来的奶妈子。”

    容真咀嚼了几下,咽下口中的饭菜,道:“其实你若愿意,我也没意见。”

    “我不愿意,宁死都不愿意,我受够了。”少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容真,“要么你把我收了,要么就和我打一架,我们的恩怨就此了解,我身为一只妖,给一个道士当厨娘,传出去,我的祖宗都会从土里蹦出来找我拼命。”

    “为了不让我祖宗找我拼命,你必须和我决一死战。”

    死战到底还是没打成,少白这次爆发还是有点效果,至少她没有每天都打扫屋子。当然这都是后话,少白发泄之后几乎倒床就睡,累得快断气了。肚子装得圆滚滚的朱小杰在床里侧滚过来滚过去,实在玩腻了。

    于是他推了一下睡死过去的少白,没有一点反应。朱小杰见娘亲那么累,也没有想打扰,爬上床穿鞋子悄悄跑出去。

    “容道长,容道长,你睡了吗?”

    容真有些意外门口传来的萌音,开门正好看见有些胆怯的朱小杰。惊奇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朱小杰眨了眨眼睛,手指不好意思的交叉,慢慢道:“道长,你…可…不可以……让我娘亲少做一点活,如果道长缺人手我也可以的。娘亲很顾及妖族的面子,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娘亲也累了。”

    容真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朱小杰得到想要的答案告别了容真,撒欢的跑回房脱掉鞋子,抱着睡成死猪的娘亲很快就睡着了。

    容真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拈起微笑。

    013 还不是因为你有病

    (    累极的少白天还未亮就被容真给叫醒,少白立起身子,抄起枕头劈头扔给他,盖上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不透一丝风。ww

    容真接住枕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马上坐起来。”弹指间,少白坐得十分端正,面相祥和温顺,内心正在第两千五百三十二遍问候容真的祖宗。

    头发乱如杂草,深黑的眼圈,疲惫的眼神,一脸的倦容。容真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手指也轻轻抚在少白的乱蓬蓬的发上,顺手将它们理平。

    这感觉就像是摸一只宠物的毛。

    少白双眼泛白的看着他:“老道长,你不会当我是你养的宠物吧?”

    容真收回手,没有回答少白的话。这让少白感觉刚才那一瞬间是错觉,贱道士才没有爱心这个东西,不然也不会把她抓回来给他洗衣做饭。

    “你千万不要说是,我才还没睡醒,不能让你给恶心了。”

    “屡教不改,你可知我为何要干涉你?”

    少白噤声,内心嘀咕:还不是因为你有病。抓我来给你当厨娘,我烧坏了十口锅练就绝世无双的厨艺,可这狗屁厨艺,一,不能用来打架,二,我又不用吃饭。

    练来有个屁用,尽给我丢脸。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容真见她不答便又道:“你擅自为张家公子找回健康,改变了许多人的命数。”

    “我才被你擅自捉回来,我痛苦的生不如死,你怎么不放了我?”少白不甘心回道。

    容真背对着少白,道:“你是妖,若要修仙必得走正途。倘若借住人的精元来增强修炼,因果报应,你也会不得善终。张家公子的病至少还要一年才好,你强行更改。已经让许多人命数因此改变。樱之城近日频频有人死亡,或多或少都有你的原因。现在你即听命于我,便不得有任何怨言。”

    少白将头转到一边,坚决不理他胡言乱语,危言耸听。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从来没有想过修成仙。”

    这一次,容真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他深深的看了少白一眼, 看得少白皮毛都悚起来,以为他会错手杀掉她,哪知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把少白唬得二愣二愣的,半天没有回过神。

    回神又去问候他祖宗,问候他祖宗为什么不把他一起带进土里。

    少白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贱道士是个行动派,当即下山带着她和朱小杰一起赶往樱之城。这一路上十分不平坦,少白纵使一万个心不愿意,也无法拒绝脖子系着的听命铃,但少白又岂会让他如意?

    少白将自己的尾巴和耳朵都现形,半人半妖的形态跟在贱道士的身后,企图让路人都注目,同情她一只妖精的悲惨的遭遇。

    可惜事已愿违。

    “快看,那不是钟山上的容道长吗?他又捉了一只妖。”拎着篮子路人指点道。

    拿着锄头的路人也跟着说:“这只妖长得真不错,应该是没有犯事,不然容道长早就把她打死……”

    “打死你妹,打死你全家。”少白啐了一口,狠狠瞪了一眼拿着锄头的路人。那路人抓起旁边篮子里放的鸡蛋,直接丢过来。

    014 他哪点配得上我?

    (    少白头顶着一滩鸡蛋,气不打一出来,正要挽衣大干一场。ww动作却突然顿住,咬牙切齿的盯着贱道士。

    继续问候他的祖宗十八代瞎了眼,没把贱道士一起带进土里,留在人间祸害一只可怜的女妖精。

    贱道士朝着两个路人点了一头,语气温和道:“这妖性子较为野蛮,但好在她的天性不坏,贫道有心点化她,她过于偏激,所心语言上也多有得罪,贫道替她向你道歉。”

    那路人立刻笑道:“容道长,这多大点事,你跟我客气什么,还得多谢容道长前年治好了我儿子的病。相信容道长一定会渡化妖精,容道长的实力可是天下闻名。”

    “就是,就是。”

    三人在一起寒暄,朱小杰和少白在一旁小眼看大眼,直到两个路人走后,容真回头看了一眼少白,少白才得动。猫的天性是爱干净,受不得一点脏乱。

    少白火急火燎的跑到溪水边将头发尽数打湿,洗了一遍又一遍。搓得朱小杰都看不下去,嘟着嘴道:“ 娘亲,你还要洗多久?”

    少白听言抓起头发,又嗅了嗅,道:“不行,还得再洗两遍,太臭了。”

    朱小杰卧倒:“……”

    至此,少白再也没有以妖身出现。但变为人形,更大的问题也随之产生。客栈投宿,掌柜会和气问:“容道长,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已娶妻,儿子都这么大了?”

    猫耳朵尖,少白目眦欲裂道:“我才不是他老婆,你看清楚一点,他哪一点配得上我?”

    容真沉默无语,掌柜自以为明白其中原委,等少白拎着朱小杰走后,他轻声道:“容道长,你的眼光果然与常人不同,恕我直言,令夫人着实配不上你,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可以给道长一些建议,你如此宠爱夫人,如若再不定下点规矩,唯恐你夫人会继续无法无天!”

    有了前几回的教训,少白也没心思和掌柜大吵。第二天,朱小杰便惊奇的发现,少白穿着一身男装。

    逢人就说:“我是被他逼迫的,他不是人,我一个男人他都要,可怜我这么一个绝世无双百里挑一的花花公子,就这样被这个道士掰弯了。”

    朱小杰:“……”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容真:“……”

    至此,少白一路再也不能开口说话。

    但仇恨的眼神从来没有放过容真,连朱小杰都快以为娘亲会在某一个时刻冲过来撕碎容道长,可娘亲除了用眼神,什么也做不了。

    **************

    少白有些不敢相信,樱之城表面一切如常,可是嗅觉告诉她,沉重的血腥味在空中久久散不去。

    没想到,她只是被贱道士到山上去半月,已经发生这么多事。

    少白自然不会同贱道士说,贱道士随意找一家客栈住,容真也前脚刚进客栈,道:“你和小杰就先住在这里,我有事先出去。”后脚就出去了,临走还不忘设下结界。

    “这贱道士,心眼就是多,最好死在外面,不要回来了。”

    015 休想我这么喊他 十六夜君

    (    少白坐在床榻上生闷气,贱道士你死在外面都可以,可是他居然连死都不甘心,也要关着自己。

    “娘亲,不要这样说,容道长死掉了,谁来放我们。”朱小杰捏着自己粉嫩的小脸蛋,弯着头哄着少白道:“娘亲,不要板着脸,笑一笑。”

    少白被他的这么蠢的动作给逗乐,忍不住去捏捏他的脸蛋,又滑又嫩,朱小杰露出两排小白牙,笑得眉眼都合不拢。

    少白也想通了,面子什么的,早就被丢尽了。有个免费的儿子,可以陪她睡,可以陪她玩,逗她开心,干嘛不要?!

    “儿子,我想到办法摆脱贱道士了。”

    朱小杰捏着吃饭的筷子顿了顿,道:“娘亲,容,道,长。”

    “呸,个贱道士,他休想我这么喊他,脏了我的嘴。”

    朱小杰:“……”

    少白自顾自道:“哼,等我找出原因之后,一定赶紧解决,然后到处逍遥。”

    夜幕降临,整座城寂静无声。朱小杰早已沉沉睡去,少白一直在想着计谋并未睡觉,屋外似乎有响动,窗户上诡异的印出无数双手,正在试图扒开窗户。

    怀中的朱小杰也被这些动静给闹醒,惊恐的把脸捂进少白的怀中,少白眯眼静静的等待。拍打声越演越烈,门窗几乎都被无数的手给强行扒下来。

    紧接着这一幕让少白眼睛都瞪大五分,这明明是白天的掌柜和店小二,味道也确实是人,不对。

    那些人抬起头,少白瞬间明白这些人已经被操纵,成为傀儡。他们的眼睛泛着绿光,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死人的阴寒气息,露在外的皮肤上染上了一层青色的锈纹。

    朱小杰压低了声音:“娘亲,这是怎么了?”

    少白按住朱小杰的头,哄着他:“没事,这些人都被控制住。”不得不说贱道士设的结界还是起了作用,至少不用她和这些喽啰厮杀。既然不打架,也就没有她少白什么事了。

    “娘亲,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朱小杰抬起双眸,弱弱的说一句:“道长为什么还不回来?”

    少白道:“提他做什么,谁知道他是不是忘掉我们,没准他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妖窝里逍遥自在。我这个女妖陪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起邪念,肯定是去找男妖精了。怪不得我穿男装,他盯我眼睛都不一样,原来早就弯了。”

    朱小杰嘟起嘴巴,努力为道长解释:“不,道长不会,我相信道长会来救我们。”

    少白哈口气:“你愿意相信,你就信呗,我才不信。”翻身倒头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再睡个回笼觉。

    朱小杰皱了皱眉,看向四周布满的人群,他们好似被一面镜子阻挡,无法进入这个房间。双手不停的在拍打,抓挠,他们的口中也发出似野兽一般的声音。

    “娘亲,你怎么可以睡得着?”朱小杰试图问寻少白如何在一大群敌人面前放下松懈,躺着睡觉。但无奈,少白已睡得不醒人事,遂无果。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015 休想我这么喊他

    三生三世轮回境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2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