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雪景之恋 3


    ’的样子看着西临城。

    “那也就说……小雪会打暴力网球!”迹部摸了摸眼角的泪痣,小雪到底有什么事不会的啊?(雨泪:哈哈,迹部你也有今天,被比下去了吧。)

    “单打3的比赛现在开始,冰帝木之本对西临城的比赛现在开始!请两位选手进场!”

    “要开始了哦,梦魇。”忆从网球袋里拿出了一把纯黑色的网球拍,走进了网球场。

    ---------------------------------------

    昨天雨泪有点事没有更文,今天雨泪会尽快地补上的。

    第二十一章:忆的怒火——暴力网球(2) 雨泪纷飞

    (    -----------------------第二十一章:忆的怒火——暴力网球(2)---------------------------

    “要开始了哦,梦魇。『』”忆从网球袋里拿出了一把纯黑色的网球拍,走进了球场。

    “真是的,竟然让我和一个小女孩打,是看不起我吗?”西临城的望月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小巧的忆。

    忆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淡淡地活了一句话。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呢。”

    “你!”

    “我很好。”

    所以观赛的人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网球场上,一个扎着银灰色马尾的女生低头擦拭着网球拍,一副悠闲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神却可以看出她的愤怒,而她的对手竟然想越过球网,样子也十分地生气。『』

    “好了,现在比赛开始!由西临城的望月发球!”裁判看着球场上的忆,现在的国中生怎么脾气都这么大呢?

    望月紧紧握住球拍,愤怒地看着忆,“小丫头,我要让你为你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

    “是吗?那要看你的实力了,还有,小丫头可不是你可以叫的。”

    〖这人烦不烦,要打就打啊,说那么多干什么,以为别人不会说话吗?〗雪在幻境里,手撑着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望月。

    “雪儿,你放心,待会儿我保证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西临城的望月一开始就打出了暴力网球,明黄丨色的网球从地上反弹起来,直接向忆的肩膀飞去。但是忆却只是微微地调整了一下动作,就将球打了回去。

    “15-0!”

    望月惊讶地看着地上的网球,这个女生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打回了他苦练了好几年的发球……

    “你会打暴力网球吗?要不要我教教你?”真是不知道忍足他们是怎么打网球的,连这么弱的球都能把他们打成那样。

    西临城的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忆,虽然刚刚才她打回了望月的发球,但望月可是西临城的副队长,他的暴力网球完全不输给西临城的队长,那个女生竟然说要教望月暴力网球!这简直是个笑话。

    而木之本令却只是笑了笑,走出了网球场,“小丫头还是老样子,不把对手激怒不罢休呢。”

    “木之本同学她好厉害哦。”岳人一脸崇拜地看着忆。

    “当然,这才配得上本大爷不是吗?”迹部坐在椅子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自恋地摸着自己眼角的泪痣。

    这时忆转头看向迹部,“迹部景吾,你刚才说了什么!那三个字不是不让你说了吗?”

    迹部一惊,自己的声音很大吗?为什么连忍足他们都没注意,而小雪却听到了?

    “不要想瞒小姐任何事,要不然下场就会和那个人待会儿的下场一样了。”清筱指了指球场另一边望月,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好像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吧……)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

    这篇是几个晚上凑出来的,所以不是很好,大家凑和一下吧。

    第二十二章:忆的怒火——暴力网球(3) 雨泪纷飞

    (    ----------------------第二十二章:忆的怒火——暴力网球(3)----------------------------

    “不要想瞒小姐任何事,要不然下场就会和那个人待会儿的下场一样了。ww”清筱指着球场另一边的望月,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嘿嘿,迹部你完了。”清竺挂在清筱的身上,用‘你活该’的表情看着迹部。

    〖小雪,你打算怎么办呢?〗雪在幻境里看看迹部,又看看望月。

    “凉拌。”

    〖那个叫望月我没意见,但是迹部你忍心吗?〗

    “凉拌没商量。”好吧,小雪真的生气了,迹部,我帮不了你了。

    望月紧紧握着网球拍,这个小丫头太得寸进尺了,竟然敢发呆,看来一定要教训她一下了。ww

    望月抛起网球又打出了他刚刚的发球,忆一愣,这次的发球虽然和之前的看起来区别不大,但是落在网球拍上的力量却大了很多,而且竟然有一种被打回去的球会打向脸的感觉!怎么会这样,忆皱起了眉头。

    〖小雪,那个球竟然……〗虽然雪在幻境里,但是忆能感觉到的她也是可以感觉到的。

    “是啊,不果这样才更好玩不是吗?”忆松开了眉头,无所谓地笑了笑。

    望月紧紧地握紧了手里的网球拍,仿佛是要将网球拍折断。明明已经将那招打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在那个家伙的身上一点反应也没有!

    “喂,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再藏着就要输了。”

    “你!”

    “我都说了我很好!”

    忆看着望月的脸,虽然说打人不打脸,但是偶尔打一次应该也不要紧的吧……嘿嘿。

    望月又一次打出了‘回射’〖就是刚刚那一招,因为那一招那一招的太难听了,所以就随便地去了一个,别太介意了。〗而忆在刚刚已经掌握住了打回‘回射’的方法,并且还加了一点小动作。

    明黄丨色的小球被望月很轻松地就截住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网球刚刚碰到网球拍,就向他的脸打来。

    “啊!”

    望月倒在了地上。

    “望月!”西临城的队员将望月从网球场里扶了出来,却发现望月已经被打晕了,最后只好弃权。

    ------------------------转---------镜----------头---------了---------------------------

    迹部用这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看着被抬走的望月。

    “ 要不然下场就会和那个人待会儿的下场一样了。”迹部的耳边不断的重复着刚才清筱的话,现在望月的下场出来了,那自己会怎么样呢?

    冰帝的其他人也一脸担忧地看着迹部,又看了看黑着脸走过来的忆。

    这次部长有麻烦了。

    ------------------------------------------------------------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这次长假老师不让多玩电脑,所以雨泪不能每天都更了,真是让人讨厌。七天还有好多张试卷,雨泪的脑细胞啊!!

    第二十三章:这一点也不公平 雨泪纷飞

    (    ---------------------------第二十三章:这一点也不公平----------------------------------------

    忆走向休息区,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整理着网球袋。ww

    “为什么木之本同学一句话也不说?”岳人看向清竺。

    “嗯……这个嘛,应该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越安静说明小姐就越生气。”其实清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在以前,小姐的惩罚已经开始了,难道是打冷战?不过这惩罚也太轻了吧,“姐,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小姐不生气?可是刚才小姐的反应看起来的确很生气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清筱摇了摇头,不过这样也好,小姐就不会一直和迹部在一起了。ww

    忆背上网球袋,一个人走了出去,其他人也想跟上去,但是被忆拒绝了。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你们谁也不要跟着我。”说完就走了。

    “小姐的样子感觉和几年好像……”清筱看着忆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镜头要转了哦--------------------------------------------

    【小雪……你说句话啊。】雪看着沉默不语的忆,先开了口。

    “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如果刚才我没有发现你的身体变得透明,你就永远不会告诉我?”忆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公园里,放下了网球袋,坐在了秋千上。

    【我只是不想让你伤心……】雪还没说完,就被忆打断了,“所以你就瞒着我,以为你消失以后我就不会再伤心了?雪儿,你太自私了……”

    【小雪,我……】雪在幻境里看着忆的眼泪,却什么也不能做。

    “还有多久?”忆擦干了眼泪,从秋千上站了起来。

    【嗯……应该不到十天了吧。】

    “真是的,没想到这么快呢。雪,为什么消失的都是你啊,这很不公平的,好歹也要让你体会一下我消失后的心情啊。”忆抬头看了看,笑了笑。

    【我才不要呢,伤心这种感觉一点儿也不适合我,嘿嘿。】雪摇了摇头,真是的,小雪总是这样呢,本来不愉快的事到了她的嘴里都变得像小孩子赌气,和我比她更加孩子气吧。

    “那我们去吃冰激凌吧,趁今天清筱和清竺都不在,我们可以多吃一点,不用再被说这说那的了。”

    【嗯嗯,我要吃草莓味的、抹茶味的、香草味的……】

    “那全点一份好了。”

    【小雪,你太好了!】小雪,如果你想一直骗自己的话,我陪着你。

    ------------------------------------------------------------------------

    才第一篇,对不起了大家。

    小插曲:回忆——雪的消失 雨泪纷飞

    (    ---------------------------小插曲:回忆——雪的消失------------------------------------------

    这是四年前的事,虽然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但是一想到,那时的事情还是清晰地展现在了我的眼前……如果可以改变过去,我但愿那时消失的是我,现在也是。ww——忆。

    ----------------------------------------------------------

    “小雪!雪儿要迟到了哦!”我一睁看眼睛,谦哥哥和默哥哥放大版的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对于状况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知道了,木之本子默,你的头上昨天是睡了一只鸡吗?”我看了看默哥哥乱蓬蓬的头,补起了刀,虽然我知道这是因为为了叫我而来不及整理的原因。

    默哥哥呆呆地看着我,而谦哥哥则在一旁偷笑。

    【小雪,你太棒了!说得太好了!】幻境里雪指着默哥哥,大笑起来。『』我走进更衣室,笑了笑。

    “雪儿,今天是你去上学还是我去?”

    你看得没错,我就是木之本忆雪,拥有两个灵魂的怪人,但是这个秘密只有我忆和另一个灵魂雪还有我的家人们知道。我们的灵魂可以随时交换,一个灵魂会的东西,另一个灵魂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会,所以我们的接受能力几乎是平常人的几倍。但同时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嫉妒。

    【还是你去吧,今天学校又有体育课,而且还会考试,如果是我的话会不及格的。】

    “好吧。”我穿上了校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午休时间--------------【不要问雨泪直接跳到这儿了】-------------------------

    雪坐在天台上吃着便当,而我则在幻境里休息着。

    “雪儿,其实这样也不错呢。一点儿也不会累,做什么我们都会有同样的感觉,比双胞胎好多了。”我躺在幻境的花海里,开着玩笑。

    【是啊,不过小雪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在中午的时候休息呢?】

    “舒服啊。”

    【那……】雪还想说,却被一个人打断了,“夏川忆雪,你果然在这儿。”

    我和雪看向楼梯口,竟然是风间玲子。一个总是缠着默哥哥的家伙。

    “你有事?”我连忙和雪交换,如果是雪和风间谈的话,雪一定会惹祸的。

    “真的不知道默哥哥喜欢你什么,你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小丫头而已。”

    【平凡人会有两个灵魂吗?】雪在幻境里大骂起来。

    “有话就说。”又是来炫耀家世的吗?我看着她,皱起了眉头。早知道就用真实身份来上学了,也不用被人误会默哥哥喜欢我了。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消失而已。”

    我皱起了眉头,风间玲子到底向干什么?

    风间将我逼到了天台边上,“你到底干什么!如果你将我推下去,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放心吧,所有监控都被我遮住了,也没有人知道我来找你,所以不会有人知道我会来找你,更不会知道是我把你推下去的。”说完,风间想将我推下楼,我反抗着,但是她比我大三岁,力气也比我大很多,最后我还是被推了下去了。

    【小雪!】在关键时刻雪和我互换了位置,为我承受着落地的疼痛。

    当我醒了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了,爷爷知道事风间将我推下楼的事,将风间家族的资产全收购了,从此再也没有风间集团了。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雪,从此我就开始一个人生活。

    知道那一天。

    第二十四章:风间玲子 雨泪纷飞

    (    -----------------------------第二十四章:风间玲子--------------------------------------

    “大家安静一下,由于为了让大家更好地适应高中的生活,我们学园特地请来了高一的学姐和学长们……”老师还没有说完,同学们就讨论起来。ww

    “高一的学姐和学长?这次的安排好奇怪啊。”同学。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对啊,这应该是第一次吧。”同学b。

    -----------------跳过吧-----------------

    “那现在就让新来的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这时,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了一男一女,当看见那个女生的时候,忆正转着笔的手停了下来,连在幻境里的雪也皱起了眉头。

    “星野宸。”星野宸看着嘈杂的教室微微地皱起了眉,但是当看到忆的时候,眼中闪过一种诧异。这个女孩竟然有两个灵魂?事情越来越好玩了呢。

    “大家好,我叫风间玲子,以后就要和大家一起学习了,所以请大家多多请教。”风间玲子用甜甜的声音介绍着自己,尽量使自己的形象变得更甜美。

    〖虚伪的家伙。〗雪在幻境里瞪了风间玲子一眼。

    风间玲子不停地扫视着全班,当看到迹部和忍足时眼睛里充满了爱慕(是不是有点用词不当?),但是当看到迹部边上的忆时,眼中出现了一丝狠毒,但只是一闪而过,不过还是被迹部看见了。

    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到底想对小雪做什么?

    “好了,大家已经认识两位新同学了,那就请两位同学选一个空位子坐下吧。”

    星野宸径直走到了忆另一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而风间玲子却故作优雅地走到忍足边上的空位,坐了下来。

    -------------------放学了-------------

    “好久不见啊,夏川。”风间玲子一下课就笑着向忆走了过来。

    清筱和清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警惕地看着风间玲子。

    “你认错人了。”忆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继续转着笔,闭目养神。

    “哦,可能吧,不过我真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第二个人有着银灰色的头发呢。”风间玲子只好干笑了几声,但是忆的态度使她更确定夏川忆雪就是她眼前的这个女孩。木之本忆雪吗?四年前没有摔死你,还让你收购了我家的集团,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小雪,我们走吧,冥户他们应该已经到社团了。”迹部站了起来,他不想风间玲子再接近忆了。

    ---------------------------------------------------------------

    这一章好像更得有点慢(好吧,用有点慢似乎不是很恰当),但是后天就要考试了,这章也是断断续续打出来的。以后雨泪会尽量补回来的。

    第二十六章:我的梦境 雨泪纷飞

    (    -------------------------------第二十六章:我的梦境------------------------------------------

    晚上------木之本家(忆的房间)

    【真是的,为什么风间玲子会到冰帝。ww】雪在幻境里不断地抱怨着,而忆则只是躺在被窝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小雪!】

    “怎么了?”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小雪也真是的,看见风间玲子也不着急,反倒在发呆。

    “应该吧。”(少女,你这是什么回答啊?)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

    “平时做什么,现在就做什么呗。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可……】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这时,一片紫色的玫瑰花瓣从窗外飘了进来,落在了忆的手心里,变成了一张纸。『』

    拥有两个灵魂的少女:

    到花园里来,我会告诉你们一切关于你们的事,并且帮助你们。

    灵魂使者

    “灵魂使者?什么东西?”忆看着手上的纸,但是没有看出它和普通的纸有什么区别,“骗小孩的吗?”

    【小雪,要不我们吧。】相比之下,雪反倒对这张纸上的内容很好奇。(好奇宝宝)

    “不要。”说完,忆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雪看忆已经在幻境里睡熟了,就偷偷地溜出了房间,来到了花园。

    ----------花园---------

    “你们还真是慢,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候了。”刚刚走进后花园,一个人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对不起,我是等忆睡着了才下来的。”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是星野宸!”

    星野宸走了过来,弯腰看着雪,(身高是硬伤啊。)“没错,是我。你好,我是应该叫你木之本忆雪呢,还是木之本梦雪呢?”

    雪一愣,木之本梦雪这个名字是爷爷给她取的,但是因为自己一直呆在幻境里,所以从来没有用过。

    “真是可爱呢。”说完,星野宸在雪的脸上吻了一下,并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雪的身上。

    “星野宸,你……”

    “我很好,现在已经互相问候过了,我们就开始正题吧。”

    只是问候吗?雪听见星野宸的话,心中出现了一丝失落,这感觉使雪愣住了,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手也握紧了星野宸的外套,外套上有着淡淡的薄荷香气,使雪感到了安心。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帮助你和你身体中的另一个人而已。”星野宸靠在树上,银色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深蓝色的头发时不时地被夜晚地冷风吹着,使他摆脱了早上阳光的形象,变成了更加的神秘、冷漠。

    “不需要了,我很快就会消失的。你帮不了我们的。”说到这里,雪的眼神暗淡了,她不想离开,可是如果她和小雪只能活一个,她希望那个人是小雪。

    “你的隐形虽然很像是要消失的前奏,但是事实正好相反,现在是你和她分离的最好时机。”

    “分离,像普通的双胞胎吗?”

    “是。你愿意吗?”星野宸一下子出现在雪的身后,将雪搂在怀里。“我的梦境……”

    我的梦境,我的梦境,我的梦境……好熟悉的话。

    “我……”

    “今天就这到这儿吧,我先走了。”说完,星野宸就离开了。

    只留下雪一个人,和空气中淡淡的薄荷香气。

    第二十七章:风间的邀请 雨泪纷飞

    (    ----------------------------第二十七章:风间的邀请-------------------------------------------

    第二天早上,忆照常上学,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毫不知情。ww而雪却一直想着星野宸的话,不知为什么,她总认为自己好像和星野宸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某宸:雨泪纷飞!你怎么可以让小梦忘了我呢?某泪很鄙视地看着他:剧情需要,而且你这家伙竟然对我不敬!小心本小姐扣你戏份!某宸:{黑线})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小姐,该去上学了,清筱和清竺已经在楼下了。”藤井敲了敲门。

    “知道了,我马上……”忆还没有说完,雪就和忆互换了灵魂。

    〖藤井,你先让清筱和清竺先走吧,今天我想一个人走去学校。〗

    门外的藤井一愣,这声音虽然和小姐的一模一样,但是语气就给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而且在四年前小姐也经常会有这样的语气。

    “是的,小姐。”梦雪小姐回来了吗?看来要和老爷联系一下才行。『』藤井走在走廊上,他不知道梦雪的回归是好是坏。

    --------------------------------镜头转换-----------------------------------------、

    “雪儿,为什么不和清筱、清竺一起去学校呢?”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

    〖只是想试试看走到学校会是什么感觉而已,不可以吗?〗

    忆微微一笑,没有反对。雪儿还是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什么都想试试。

    窗外,清筱和清竺已经上了车,忆看着她们的身影,她们拉着的手,而自己和雪儿一样可以说是双胞胎,但是除了在幻境里,她们却根本没有有真正意义的接触,清筱和清竺真是令人羡慕呢。而雪当然知道忆在想什么。

    ---------------------------------------

    小雪,如果星野宸说的是真的,那我们离见面的时间就不远了,相信我。——雪。

    ----------------------------------------

    忆一走进教室,清竺就扑向了忆,用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忆。

    “清筱,又怎么了?”忆‘安抚’了一下清竺,看向清筱。

    “额……”清筱看了看边上的清竺,尴尬地笑了笑,说:“因为小姐今天早上没有和我们一起走,小竺以为小姐你不要她了……”

    〖原来是清竺又在胡思乱想了,吓到我了。〗雪坐在幻境里看着清竺,虽然她才刚回来不久,但是她完全可以看出清竺爱幻想的性格。

    “是啊。”

    在所有人的眼里,忆只是在自言自语,可谁又知道真相呢?

    “小雪,早上好。”这时,迹部走了进来,溺爱地揉了揉忆的头发。边上的同学看着迹部的动作都快尖叫出来了,郎才女貌的一对谁不羡慕呢?

    “早上好,迹部。”忆没有躲开,反而开心地笑出来了。

    而在某三个人的眼中这个动作却格外刺眼。他在嫉妒迹部,即使她不是她。她们在嫉妒忆,她想替代忆。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进了教室,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除了她的出现。

    “木之本同学、迹部同学,下周六我的堂妹生日,晚上有一个宴会,你们能不能去呢?”风间玲子假惺惺地将两张邀请函放在桌子上,看着忆和迹部。

    “小雪,你去吗?如果小雪去我就去。”迹部看着边上的忆。(妇唱夫随的好榜样。)

    〖小雪,去吗?〗幻境里的雪问了问。

    忆愣了愣,要不要去呢?风间玲子的心狠手辣忆是知道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将自己推下楼。但是那么多人她应该不会耍花样的吧。

    “当然要去,谢谢你了,风间同学。”

    “那下周六晚上6点一定要来哦,地址邀请函上有的。”木之本忆雪,你不是有很多人在你身边护着你吗?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他们的眼睛。

    第二十八章:木之本梦雪 雨泪纷飞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第二十八章:木之本梦雪-----------------------------------------------

    又是夜,忆早早地就睡下了,只剩下梦。(因为两个名字里都有‘雪’,所以雨泪就把梦雪改成梦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过了一会儿,梦见忆已经睡熟了,就穿上衣服来到了后花园。可谁知道星野宸早就已经到了。

    ---------------后花园---------------

    “你又晚了,从小出来就没有一次是准时的。”星野宸走到梦的身边摸了摸梦的头发。

    “从小?星野宸,为什么你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梦和忆的最大区别就是,梦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她不会伪装。

    但是星野宸却没有回答。

    “你不准备说话吗?”

    “什么?”梦好奇的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啊。

    星野宸只是笑了笑,又看向梦。

    “你到底是谁。”当梦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时候,幻境里突然传出了忆的声音。

    “小雪,你怎么没有睡着!我明明看你睡着之后才出来的!”梦眨了眨眼睛,还没缓过神呢。

    “睡着?说得可真容易,你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能睡得着吗?”忆在幻境里毫不留情地给了梦一个白眼。

    “嘿嘿。”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星野宸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从小就喜欢上这个迷糊的家伙呢?

    “星野宸,你来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对于忆来说,或许现在知道星野宸的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还没等星野宸回答,木之本子谦的声音就从忆和梦的身后传来。

    “宸!小雪!你们怎么在这儿?”

    木之本子谦揉了揉忆的长发,又看向脸黑到不能再黑的星野宸。好你个木之本子谦,谁让你来捣乱的!

    “子谦哥,你认识这家伙?”

    星野宸愤恨地看向木之本子谦,为什么他就是‘子谦哥’,而自己却是‘这家伙’,不公平!!

    木之本子谦微微咳嗽了几声,又看了看星野宸的眼神,心里早就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来凑热闹了,我都没说话呢,为什么宸就这样看着我?

    “子谦哥,你是感冒了吗?”梦拉了拉木之本子谦的袖子,一脸无害地看着木之本子谦。

    听见梦的话,星野宸真想直接把梦拉到自己怀里,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关心别人,但碍于木之本子谦是梦的哥哥,所以只好罢手。

    但木之本子谦却没有那么轻松,看着即将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星野宸,他只能在心里叫苦。妹,你是想害死你亲爱的哥哥吗?不过他也发现了异常,忆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才不会这么关心他呢,除非……

    “你是雪儿?”〖重申一下,忆是小雪,梦是雪儿。〗

    网王之雪景之恋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3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