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半城夏花 4


    !不用担心我的!还有啊,告诉文太,我晚上在打电话给他!唔,那就这样了!么么哒~”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串的话,沐凉桉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草本奈奈子就挂上了电话。

    一双白皙的手,蓦地紧握成拳,心下却是感到一阵无奈。

    看起来,安德森在草本奈奈子心中的形象还真是像火箭一样,那速度,蹭蹭的往上去啊?!

    只是……

    一想到安德森那个家伙,沐凉桉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ngel,怎么回事?”bbott很少看到沐凉桉有这般急切的时候,那双眸子中还带着深深的担忧。『』

    沐凉桉心烦意乱的狠狠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直将头发揉的一团糟才罢手。

    她眼神无奈,“我的朋友和安德森在一起。”

    安德森三个字一出,bbott就知道了!

    那个不久前从艾维斯精神病院逃出去的心里变。态!

    “怎么会这样?!”

    鬼知道怎么会这样!

    沐凉桉真是气急了,要不是伯顿那家伙不知道干什么吃的,立海大至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吗?草本奈奈子至于这个时候,和这么个危险的人待在一起么?

    见着沐凉桉一直乱乱糟糟的神情,还有那个自称是沐凉桉哥哥的男人突然变得严肃的脸,立海大网球部的众人皆是疑惑的眨了眨眸子。

    幸村精市自然也是知道安德森是个什么样的人,鸢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深究,他看向沐凉桉,道:“阿凉,草本同学应该不会有事的。”

    他伸出手,将她冰凉冰凉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中。

    幸村精市的手,很热。

    那样的温度,似乎要将沐凉桉整个人都灼烧。

    那样的温度,从手背传来,一直暖进了沐凉桉的心底。、

    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轻柔,道:“嗯,会没事的、”

    幸村精市只是抬手摸了摸沐凉桉毛茸茸的小脑袋,“傻丫头,安德森既然会让你知道草本同学在他那里。自然是有事情想要和你谈判。”

    否则,不声不响的杀了草本奈奈子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周章呢?

    “可是,他们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沐凉桉倒是觉得,反正她都知道安德森的为人,那么对于安德森来说,不管沐凉桉知不知道草本奈奈子的下落,都会第一时间怀疑到他的头上。

    闻言,幸村精市只是叹了一口气,“不要将事情想的这么复杂。”

    复杂吗?

    沐凉桉觉得,她的人生里,若是没有她思想的复杂,那么她真的就活不长久了!

    对于任何事情,沐凉桉都潜意识的存在一种危机感,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危机感,沐凉桉才会这么安全的度过了这几年。

    ngel、小岛坦白 七墓凉丶

    (    来弗罗里达州也快有四天了,还有三天,沐凉桉等人就要打道回府了。ww

    经过这么几天,众人对弗罗里达州也从开始的兴趣满满,到了现在的兴致缺缺。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见着网球部众人都蔫了一般的倒在自己的房间里,沐凉桉只是无奈的动了动肩。好吧,看来,今天只能一个人却小镇上玩了!

    随手收拾了一下,沐凉桉打开房门,正准备出去,却意外的看见了一个人。

    是小岛。

    沐凉桉的眉头微微蹙起,她看着眼前的女孩,比她还小了一岁。

    她的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估计是因为那件事情导致的。

    “小岛同学,你有事吗?”

    听到沐凉桉的声音,小岛似乎显得有些不安,她的眸子里湿湿的,带着一份的水润,这让沐凉桉觉得,眼前的小女孩似乎在下一刻就会泪如雨下一般。『』

    沐凉桉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话来抚慰这个女孩,却听见女孩用沙哑的嗓子开口说话了。

    “沐……沐学姐。”

    沐凉桉眼尖的发现,小岛的身子似乎不经意的颤了颤。

    沐凉桉的眉头皱了皱,“想说什么可以直说,不用担心。”

    沐凉桉想,也许小岛会和她说关于那天的那件事情。

    听到沐凉桉的话,小岛的身子颤的更加厉害了,然后,她便说道:“沐学姐……其实,那天我看到了一个身穿小丑服装的人,手里拿着一张脸皮……”

    显而易见,那张脸皮是旅店老板的。

    所以,她才会在一瞬间,便尖叫出声!

    “什么?!”沐凉桉确实很震惊,她的眸子睁得大大的,想来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小丑?

    是他吗?

    虽然在初见的时候,沐凉桉真的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但是慢慢的,她会看见自己的阳台上莫名的多了一些花。

    她知道那是谁送的。

    就像是那天,他在bbott的面前,送了她一支妖冶的红玫瑰一样。

    “你真的确定吗?”沐凉桉有些不可置信的再次问了一遍。

    说句心里话,沐凉桉的直觉告诉沐凉桉,也许这个小丑并不是凶手。但是眼前的女孩却这么说了。

    难道,真的又是一个精神病人吗?

    一时之间,沐凉桉的心里,真是有些凌乱了。

    “学姐,我说的是真的!”小岛的神色变得有些癫狂,她不明白,为何自己鼓起勇气向别人坦白了一切,得到的,却是沐凉桉的怀疑。

    沐凉桉看着眼前的女孩,只能安抚道:“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太惊讶了、”

    “真的吗?”小岛问道。

    沐凉桉点了点头,不在说什么话。

    *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天边开始渐渐的泛起了一层血色。

    弗罗里达州的傍晚就要到来了。

    沐凉桉走在显得有些寂静的大街上,心中,还在思考着之前小岛所说的话。

    “啊,抱歉!”沐凉桉一个晃神,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撞了人,她赶忙抬起头,却发现眼前的人却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小丑。

    那般奇怪的妆容,暗哑的声音,还有手中的那一支红玫瑰。

    ngel、因为很喜欢 七墓凉丶

    (    “你……”沐凉桉的嗓子突然变的有些沙哑,有些干燥,似乎说不出什么话了。ww

    她垂下眸子,眼底闪过一道沉静。

    再次抬头,她听见眼前的小丑用沙哑的语调,再次喊了她的名字。

    ngel。

    他照旧将手中妖艳的红玫瑰递到沐凉桉的手中,然后默默地,便想要走开。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却是,沐凉桉竟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在抓住他手腕的一刻,沐凉桉感觉到,眼前的人,不经意的瑟缩了一下。

    “有……事吗?”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他看到的,是一双美丽又沉静的眸子。只是,那双眸子中央,却闪着让人看不懂的光芒。

    沐凉桉嘴角轻抿,不曾说些什么话,却是固执的将人带到了一边。

    于是。『』

    街道上,便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一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女孩拽着一个身材高挑,看起来却有些瘦弱,有些奇怪的小丑……

    沐凉桉带着男人左转右转,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她放下他的手腕。

    她静静的看着他。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为什么要送我花?”沐凉桉轻轻地问。

    嗯?

    小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不明白,为何沐凉桉将他拽到这个偏僻的地方,问的却是这么一件事情。

    他垂下眸子,脑袋也跟着垂下。

    小丑头上的帽子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沐凉桉看着这一幕,心中莫名的,竟然觉得有些悲哀。

    只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畔,“因为……很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你在身边的感觉。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无关感情,无关爱情。

    只是觉得,那种淡淡的,像暖阳一般的照亮了整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他的出现,确实很突兀。

    但是,那是他唯一向往的东西。

    “对不起……如果……你不喜欢,我不会再送了……”如果真的给沐凉桉带去了困惑,那么他会消失的……

    原本,他们就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男人转身便想走,却蓦地,被沐凉桉一把抓住了手腕。

    “为什么总是穿着这样的服装?!”沐凉桉每一次看见他,他都是穿着奇奇怪怪的小丑服。

    只是,让沐凉桉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前的男人的反应似乎过激了一些。

    他蓦地甩开了沐凉桉的手,眸子突然变得有些阴狠,“你也要像他们一样吗?!”

    像他们一样看不起他?

    像他们一样看到他的脸就会吐?

    “什么意思?”沐凉桉有些头疼的看着此刻和自己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却在见到那一双裸露在外面的眸子时,心里闪过一道淡淡的忧伤。

    呵呵……

    他沙哑的声音,宛如恶鬼一般在沐凉桉的耳边响起,“你想看吗……你想看的话,我就给你看……”

    沐凉桉的身子狠狠一怔,她的眸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嘴角抿了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他突地就笑了,“我知道,你们都嫌我长得丑,所以都不喜欢我。”

    话音一落,刚刚还在笑的男人,却用一种诡异的声调哭了起来!

    ngel、学姐,我能不能和你shui? 七墓凉丶

    (    听到如此惊悚的声音,饶是沐凉桉都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疙瘩。ww

    她神色诡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的猜测也不禁再近了一分。

    就在沐凉桉还未回过神来之际,男人却忽地抬头,笑的诡异的看着她,“你也想知道的,对不对?”

    所以……

    男人蓦地将自己脸上的小丑面具揭开,顿时,沐凉桉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你……”

    她震惊的看着那一张几乎已经不能再称之为脸的脸。

    五官还在,只是脸上却坑坑洼洼,若是说的搞笑一些,那就是比月坑还要月坑!

    就是这样一张脸,所以眼前的人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对吗?

    沐凉桉的神色呆呆愣愣的,她确实有些被吓到了,但是……比这张脸更恐怖的她都见过,所以,她根本就不害怕!

    她垂下了眸子,轻柔的嗓音缓缓从口中传出,“其实没必要的。ww”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一张脸皮罢了。

    “你不害怕!?”男人的声音语调有些尖锐,他以为,在他露脸的那一刻,眼前的女孩一定也会像他们一样尖叫着跑开,但是……

    他看到的,却是一个镇静的让他有些意外的人。

    沐凉桉自然是听出了那声音中的小心翼翼,她抬眸看着他的脸,叹了口气,“只是一张脸而已,你又何必这么在意?”

    不在意?

    男人笑了,“若你也有这么一张脸,你还会这么说嘛?”

    沐凉桉想,也许在五年之前,她会为自己的相貌而感伤,但是五年之后,一定不会了。

    尝过了家破人亡的滋味,她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痛的了。

    所以,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一张脸皮,真的不算什么!

    *

    夜静的有些诡异。

    沐凉桉的床头灯还亮着,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眸子,眼里没有丝毫的睡意。

    三个小时之前,她安全的回到了旅店。

    她想象中的残害并没有发生。

    只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她的心,很乱很乱。

    她睁着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好像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可是……还是睡不着呢。

    屋外,夜风飒飒而响,沐凉桉房间的窗户开着一条小缝,她习惯夜里有新鲜的空气。

    风将窗帘吹起,屋中的灯显得有些昏沉。

    这般场景,竟是让沐凉桉的心,生出了一些不安!

    “叩叩叩”

    门外忽地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沐凉桉怔了怔,连忙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出现的竟然是小岛?

    此刻,她正抱着枕头,神色有些别扭的看着沐凉桉,然后又将眸光落在了地板上。

    沐凉桉不禁抚了抚额头,却依旧轻声问道:“怎么了?”

    小岛的眼神四处飘散,“那个……学姐……”

    “嗯?”沐凉桉点头。

    “今晚,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小岛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她很害怕,所以才想和沐凉桉睡在一起,她只是想寻求一些安慰而已。

    看着眼前的少女那般的小心翼翼,沐凉桉倒是笑了,她看着小岛,道:“进来吧。”

    三个字一出口,小岛几乎是以光一般的速度冲进了沐凉桉的房间,让后重重的摔在了沐凉桉的床上,“学姐你真好!还有,你的床也好舒服!”

    ————————————————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唔……圣诞节快乐鸟~么么哒~

    ngel、袭击

    (    噗!

    听到这么一句话,沐凉桉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给喷了!

    这算什么?千万别告诉她这旅店里的房间是不一样的!怎么自己那里的床也不好,到了她这里就喜欢的要死呢?

    沐凉桉在心中感叹,还真是小女生呢……

    忽然,她看了一眼小岛,道:“你先睡着,我要出去一下。『』”

    诶?

    在床上打滚的小岛蓦地听见这么一句话,立刻停下了还在翻滚的身子,看着沐凉桉问道:“这么晚了,学姐还要出去?”

    只见沐凉桉点了点头。

    “学姐,我跟你一起去吧!外面天这么黑,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小岛眨了眨眼睛,她可没有说错。

    沐凉桉闻言,只是笑了笑,她道:“放心吧,倒是你,好好的睡着,我马上就会回来的,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可以玩玩电脑。ww”

    说罢,沐凉桉直接走出了旅馆。

    因为之前就没有换上睡衣,所以沐凉桉现在走的那叫一个干脆!

    天确实已经很晚了。

    沐凉桉看了看月色,又看了看空寂无人的街道,叹了口气,最终她向着一处偏僻的地方走去。

    借着昏暗的月光,沐凉桉的眸子微微眯起,她轻柔的嗓音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明皓?”

    明晧。

    是那个小丑的名字。

    这是在之前傍晚的时候,沐凉桉问到的,是镇上的一个老婆婆告诉她的。

    那个老婆婆还告诉沐凉桉。

    明晧的原名是阮明皓,自小便是在这个小镇上长大的,是个中国人。

    老婆婆说,阮明皓的母亲在生下阮明皓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而他的父亲也是不知所踪。

    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阮明皓一个人生活。

    而他,也因为一张脸长得太丑,经常被朋友们嫌弃,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奇怪的性格。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阮明皓就习惯性的穿起了奇怪的小丑服装,那张看起来有些恐怖,有些可怕的脸,也被他深深的藏了起来。

    阮明皓并不会出现在人多的地方,老婆婆说,一年之间,她见过阮明皓的次数也不会超过三次。

    然而,在沐凉桉所在的这些天内,沐凉桉倒是几乎天天都看见这个奇怪的人。

    “阮明皓?”

    沐凉桉听着没有人回答,又不禁唤了一声,而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沐凉桉皱起了眉,不至于啊,老婆婆说过,阮明皓就住在这里,而且,这么晚了,他应该不会像她一样,莫名奇妙的跑到其他的地方吧?

    这般想着,沐凉桉再次唤了一声,却依旧不见有人回答。

    然,就在她转身想走的那一刻,她听到了呼啸的风声,然后,便感觉,整个世界都黑了。

    脑袋,很痛很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砸过一样。

    沐凉桉的睫毛颤了颤,却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而她,似乎也是被疼痛席卷了全身,整个人即使昏迷着,身子也在打颤,一张精致的小脸皱了起来。

    黑暗之中,沐凉桉似乎听见有什么人在喊她的名字。

    这个人,是谁呢?!

    ————————

    呼呼……乃们猜,打晕了咱们家小桉的人会是谁内……

    ngel、原来是你 七墓凉丶

    (    黑色的流光滑过,世界仿佛在一瞬间湮灭。ww

    轻微的颤了颤睫毛,沐凉桉似乎开始渐渐转醒。

    她似乎昏迷了很久,再次睁眼,却被强烈的阳光刺得再次闭上了眼。

    耳边,似乎有一道声音响起。

    “沐学姐。”

    她吃吃的笑,“沐学姐,被人绑着的滋味好受吗?”

    是小岛。

    沐凉桉眉头蹙起,她渐渐睁开眸子,眼前的人,依旧是熟悉的面容,脸上,却挂着她看不懂的笑。

    “原来是你。”

    沐凉桉垂下的眸中闪过一道讥讽,还真是大意失荆州啊!

    她从来都只防着那些精神病人,倒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似乎比他们更加恐怖。『』

    小岛灵,你做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呢?

    小岛灵轻笑,漂亮的小脸笑的有些诡异,她的眸子里有着少女没有的狠辣,“沐学姐,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呢……”

    为什么同样是人,受到的待遇,差价会是这般大呢?

    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个被称之为ngel的女孩,却总是看不到她也在努力?

    “可是,我也恨不得你可以去死呢!”小岛灵的眼神阴暗极了,从口中吐出的声音也是夹杂着愤恨,和一丝的可怜。

    沐凉桉的眸子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孩。

    “你知不知道今天你做的这一切,足以毁了你的一生?”

    “一生?”她笑了,“哪还有一生。”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哦,那个旅店老板的脸皮也是被我扒掉的呢……”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沐学姐,你是不是以为是那个什么阮明皓?其实不是哦……”

    “呵呵呵……”

    脸皮二字一出,沐凉桉的眸子紧的一缩!

    难道,眼前的女孩也是个精神病人?

    因为沐凉桉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魄力,能够将一个成年男子的脸皮给剥掉!

    就在沐凉桉的思绪飞转之间,小岛灵又说话了。

    她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十分喑哑,暗藏血色的眸子冷冷的盯着沐凉桉,宛如一只栖息在丛林里饿狼,在一瞬间,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

    “沐学姐,其实我对你的脸皮也很感兴趣呢……这样漂亮的脸皮附在自己的脸上,这种感觉也一定很棒吧?”

    说罢,小岛灵似乎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在沐凉桉震惊的神色之下,她忽地手上一用力,一张透明的,闪着水光的脸庞就此脱落!

    “你!”沐凉桉的瞳孔紧缩。

    如果说,在之前看到阮明皓的那张脸的时候,她只是震惊的话。那么这张脸带给她的感觉,就绝对是惊恐了!

    “呐,是不是很恐怖?”

    她的嘴角含笑,却显得十分恐怖。

    沐凉桉有些呆愣的看着这一张几乎不能被称之为脸的脸。

    令人惊异的是,这张脸上,只有一只眼睛!而且,脸的四周都蔓延着一种浓浓的红色。

    像极了从九幽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沐学姐……哦不,应该是我比你大哦!”小岛灵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轻咬自己的唇瓣,神色似乎很纠结,只是,这般模样在沐凉桉看来,真心是要反胃了!

    ngel、代号 七墓凉丶

    (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我不是小岛灵哦……”

    “呵呵,当初她看见我的脸的时候竟然吓晕过去了呢。ww醒来之后还敢骂我丑八怪?所以,我一生气,就剥了她的脸皮……”

    小岛灵,哦不,也许不该称之为小岛灵了。

    沐凉桉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陷入了癫狂的女子,心下却忍不住又一次的叹气。

    果然又是一个精神病人呢……

    “呵呵,我的名字叫做。”单字一个、

    “这是你的名字?”沐凉桉显得有些震惊,这个字母怎么看都有些像代号,而不是名字。

    在看到沐凉桉惊诧的神色时,似乎显得很开心。她笑的诡异,“是哦,代号。”

    “你到底是什么?”沐凉桉忽然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眸中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中,或者说……阴谋更好。『』

    脑海中,沐凉桉的思绪飞转。

    相比这时候神经高度集中的沐凉桉,站在一旁的倒是相当的洒脱。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沐凉桉……其实我很想知道你被所有人唾弃厌恶的样子呢……”

    诡异的话语,配上诡异的音调,还有诡异的笑容,看的沐凉桉的背上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然而,她的眸中却依旧一片平静。仿佛任何的事情都不能再惊起一点点的波涛。

    她神色冷清的看着,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哪怕自己的心里再害怕,沐凉桉也决不允许自己表现的有一丝的懦弱。

    自从沐家灭门,那个男人以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的时候,她就清楚的知道了、

    你的敌人只会对你的害怕而感到喜悦。

    “啧啧……真不愧是他看上的人,果然是够冷静……只可惜……”说罢之后,还摇了摇头,呵呵。被他看上又怎么样,即便那个人可以命令她,但是现在沐凉桉可是在她的手里呢……

    所以说,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有谁能阻止的了吗?

    “沐凉桉,试试毒、品和迷、药的双重作用如何?”

    话语之间,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针筒。

    沐凉桉看着针筒中满满的液体,心也忍不住狠狠一抽!

    “沐凉桉……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我看不顺眼的人,我都会尽一切能力将她毁掉。”而你,恰巧正是其中的一个。

    沐凉桉的神色开始变得有些惊慌,她垂下眸子,双手被捆绑,她想要想办法解开绳子,却发现这一切,根本就是枉然。

    同样是看到了沐凉桉的小动作,神色诡异的笑着,“告诉你哦,没用的……”

    话音一落,沐凉桉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一双漂亮的眸子带着一份惊慌看着针狠狠的扎入自己的手臂,然而,这一切,却没有人能阻止。

    沐凉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针筒里的液体愈见愈少,然后整个人即便是躺在地上,也能感受到狠狠的抽搐。

    她闭上变得血红的眸子,该死的女人,竟然真的给她注射了毒品!

    若此番能够安全出去,她一定要将眼前这个疯子抽筋拨皮!

    ps:

    表示各位亲可能会觉得女主是不是太弱了,但是之前的五年,女主几乎没有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经过这么一次,女主肯定是会变狠的……

    ngel、疯子

    (    “部长!”切原赤也急匆匆的跑到幸村精市所在的房间,手握成拳,狠狠的砸在了门上。『』

    此刻已经上床准备睡觉的幸村精市被猛地一惊,心头唯一的一点睡意也消失殆尽,他随意的披了一件外套,走到了门口,将门打了开来。

    “赤也,发生什么事了?”

    被自家部长那一双鸢紫色的眸子注视着,切原赤也忽地感觉到自己的焦躁似乎在慢慢减退,他定了定神,神色却依旧有些焦急的道:“部长,小桉好像不见了!”

    不见了?

    这三个字一出,幸村精市的眉头立马蹙了起来,“别着急,你慢慢说。”

    再次狠狠的一吸气,切原赤也道:“之前我去上厕所,发现小桉和那个什么小岛的门都开着,感觉有点奇怪,然后我就敲了小桉的门,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而且……那个小岛的房间里也没有人!”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说话之间,只见切原赤也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白纸。

    幸村精市连忙接住,他展开一看,却在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沐凉桉在bst23号。”

    “部长……”

    切原赤也看着自家部长忽地变得苍白的神色,心下也不由得更加着急了。

    “赤也,你去找bbott,告诉他这个地址,我先过去。”说罢,幸村精市也不顾自己只披了一件外套,急急的就往外冲去。

    沐凉桉。

    阿凉。

    千万不能出事啊!

    *

    “怎么样,滋味还好吗?”吃吃的笑着,看着沐凉桉因汗水湿透的发丝紧贴在白皙的额头上,还有那凸显的青筋。

    沐凉桉紧咬牙关,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疯狂的女子,“什么……感觉……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此刻,沐凉桉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都不属于自己的一般,抽搐的厉害。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像是有千万只小虫子在爬一般,那种感觉,真是恨不得去死!

    “呵呵……很难受对吧……当初的我比你更难受!”疯狂的大叫。

    沐凉桉难受的不过是身子,可是她呢?

    就因为自己长了一张奇怪的脸,所以她活该被人耻笑,被人殴打吗?

    凭什么那些人可以拿她的容颜说事,凭什么那些人可以对她下起了狠手?

    明明,她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

    沐凉桉的神色依旧冷冷的,只是,从她紧咬的唇瓣看来,便知道,此刻的她忍得真的没有表面上轻松。

    “你他么的就是个疯子!”是个疯子,所以才会把对别人的怨恨撒到了她的头上!这女人,特么的,典型的连自己的敌人都不知道。不是白痴,不是疯子,那还是什么?

    “疯子?”喃喃的咬着这两字,她的手指落在沐凉桉的脸颊上,轻笑,“是哦……我好像就是个疯子呢……他当初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呢……”

    他?

    沐凉桉在听到这个字的时候,眉头明显的一皱。

    这个他,想来应该是个男人吧?否则……眼前的这个疯女人也不会露出这般痴迷又怨恨的神色!

    就在沐凉桉思考的时候,只听见又说话了,“你知道嘛。其实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真的很好很好,可是……一切都毁了!”

    “他看见了我的脸……他吓惨了,然后当知道我剥了别人的脸皮贴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你知道吗,他竟然吐了……”

    “呵呵呵……竟然吐了……”

    他嫌她是多么的恶心,可是他又怎么知道其实她的心里有多么的自卑……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可是自己却是那么的喜欢他,所以才会这样的不顾一切。

    然而,自己的不顾一切,换来的,竟是这个男人冷冷的厌恶……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疯了。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疯子……

    ngel、毁了你的阿凉 七墓凉丶

    (    “哦对了,其实在来的时候,我还在你的房间里留下了一张纸条,沐凉桉,你想不想知道,到底谁会最先来救你?”

    幽幽的话语从的口中传出,然后,她又似很疑惑的看了一眼沐凉桉。ww最终点了点头。

    “不过,你看起来好像很好的样子?那我就再帮你加一剂药好了……”

    说罢,她转身便离开了屋子。

    沐凉桉睁着一双眸子,冷冷的看着远去的身影,心中想着的,却是之前所说的,会是谁先来就她。

    说实话,她不想幸村精市来……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知道她出事了,第一来的一定会是那个宛如鸢尾的少年啊。

    “嗯……”

    突然,沐凉桉似乎变得极为难受,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体内那一拨又一拨的冲击,那是毒、品的作用。

    对于她来说,这些剂量的毒品虽不至死,但足够她有的一受了。然而,之前那个疯女人却还是要给她加剂量。『』

    说真的,沐凉桉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到幸村精市来了。

    不过……幸村精市来了,估计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吧?

    毕竟……对方可是个精神病人呢!而且自己,也已经被注射了毒、品了呢、

    浑浑噩噩之间,沐凉桉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很重,然后一下子,便陷入了黑暗。

    哪怕,她再三告诉自己。不能睡……

    *

    幸村精市的心里真是着急死了,他不能想象他守护了五年的阿凉万一出了事,他会不会就此疯掉?

    呵呵,其实有可能的吧?

    幸村精市脚下的步子很快,却也很凌乱。

    明明不多远的路,走来,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幸村精市的眸子冷冷的盯着bst23这个门牌号。心中缓缓定了定神,然后便推门而入。

    即便现在是黑夜,可屋内依旧亮堂。幸村精市环望了一圈四周的场景,眉头也不禁微微蹙起。

    然而,就在一瞬间,一道女人的声音,自他的耳边响起。

    “呵呵……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你?幸村精市?我还以为会是fbi的神探呢。”

    闻言,幸村精市立马转过了身。

    鸢紫色的眸中倒映着的,是一张恶心的令人想吐的脸。

    幸村精市紧紧的憋住从腹部上来的那种恶心感。双眸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阿凉在哪里?”

    神色鬼魅的看着幸村精市,“没想到你的胆子也挺大的?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也敢一个人来这里?”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幸村精市皱着眉头,他的神色很是焦急,“我只问你,阿凉在哪里?”

    “阿凉?你的阿凉……”真是可爱的称呼呢……

    沐凉桉,为何你拥有一张完整的脸,还要拥有一个至死不渝,守护了五年的人?

    觉得,和沐凉桉一比,她真的是差太多了。

    可就是因为差太多,所以才要努力的超越……那如果超越不了呢?

    毁了吧……

    把那个人毁了,就没人可以站在你的头上了不是吗?

    的神色 依旧癫狂,“我把你的阿凉毁了,你是不是很心疼?”

    呵呵呵呵……

    “来杀了我怎么样?”这样,你们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不得不说,的主意打的够好,只是被称为神之子的幸村精市显然不是那种白痴的人,他自然是知道的心思的,所以,他并没有说什么话。

    他的眸光紧紧的锁住不远处的一个房间。

    房间的外面似乎有些凌乱,上面还有花瓶的碎片。

    幸村精市眸光一转,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的阿凉一定在这里面。

    网王之半城夏花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3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