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8-11


    08 唇齿间的激情(高H)

    可惜她再小口的吃,也总有吃完的时候。

    切尔西见她吃完了最後一口,上前抱起她,把她扔在了床上,慕莎不敢反抗,任他脱了自己的衣服。

    切尔西却没有像每天一样立刻扑上来,而是脱了自己的衣服在她旁边躺了下来。拉著她的小手向他已经一柱擎天的热铁,命令道:“抚它,舔它。”

    慕莎怯怯的看向那黑紫色的硕大,他竟然让她去舔它,可是她从来没有做过,而且她觉得有些脏。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切尔西不悦的皱起眉头,把她的头往他胯下按去,并催促道:“快点。”

    “不要……唔……”慕莎张开嘴想要拒绝,可她刚刚张开,切尔西就借著这个机会顶了进去。慕莎的头被按住,本挣不开,只能忍著恶心的感觉含在嘴里,口水不受控制的越分泌越多。

    “用舌头舔!不要光含著。”见她不肯配合,切尔西没了耐,在她臀上拍了一巴掌,慕莎的小屁股顿时就红了起来。

    “呜呜呜……”慕莎跪在床上,含著他的巨大,艰难的吞吐著,小舌头还要不时的在上面舔上两下。

    切尔西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著,可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於她慢吞吞的速度了,死死按住她的头,由他控制著抽的节奏不停的向下按著,噎的慕莎泪水莲莲的。

    最後在慕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终於了出来,可他按著她的头不让她躲开,一股一股的全部喷进她的嘴里。

    慕莎没办法只好往下咽,可是实在太多了,她本赶不上他的速度,被噎的快要无法呼吸了。切尔西终於放开了她,慕莎趴在床边剧烈的咳了起来。

    可切尔西本不懂得怜香惜玉,或者他就是故意要让她难受的,等慕莎的咳嗽稍稍平息了下去,切尔西就把她翻转过来,拉开她的腿,俯下身去舔吻她的花。

    切尔西似乎很喜欢她花中流出的蜜,每天晚上都会吸吮好久,慕莎已经渐渐习惯了,巴不得他吸的更久一点,毕竟只有这样才不会疼,还很舒服。

    可切尔西今晚却有些不同,只吸了一会,让她高潮了一次就停了下来,然後抱著她坐起来,让她自己把热铁导进体内。

    慕莎察觉到他今晚的不同,生怕又惹恼了他,不敢磨蹭,扶著他的热铁就坐了下去。

    “啊……”虽然由她自己控制著力道,可是花被撑到极致的疼痛还是让她呻吟出声了,慕莎颤抖著身子,攀上他的肩膀,她知道这还没完,因为他的热铁还有一部分留在外面。

    果然,没等上一波的疼痛过去,切尔西就抓住她的腰往下一按,自己再往上一顶,末而入。

    “唔……”子口又被顶穿了,慕莎实在疼得无法忍受,张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09 扩张(高H)

    似乎是肩膀上的疼痛刺激到了切尔西,他稍稍撤出一点,又凶狠的全数顶进。慕莎挨了几下就松了口,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撞得散架了,赶紧死死的攀住他的脖子,吊在他身上。

    渐渐的她没力气再吊在他脖子上,软哼著往下滑,切尔西在她臀上拍了几下,让她神了点,但没过一会她又软了下去。

    切尔西没了耐,把一手指又进了她的菊里。

    “啊……”慕莎吃痛的向上窜去,又被切尔西拉了回来,花里的硬挺和菊里的手指同时狠狠的进出。

    “切尔西……好疼……求你……求你……拿出来……呜呜……”慕莎疼得受不了了,呜咽著求他,生怕他打起她菊的注意,虽然他们这里的雌都是用那里的,可是她太过娇小,而他又太过硕大,被他进入那里,她会死的。

    切尔西本不理她的哭喊,戳入她花中的硬挺毫无技巧的横冲直撞,一下一下都尽没入,放进菊的手指也由一变成了两。

    “啊……啊……”慕莎的哭喊一声紧过一声,满头的秀发後仰,随著他进出的节奏无意识的摇著。

    就在慕莎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切尔西的下身狠狠的进出了数十下,终於紧紧抵著她一震,低吼著了出来。

    慕莎被他放下来,顺势一转身背对著他抽抽噎噎的哭著。

    切尔西从她身後贴上来,又把手指进她的菊里抽了起来。

    “不要!”慕莎惊呼一声,伸手去推他。“切尔西,好疼,不要。”

    “别动,就是因为疼,我才给你扩张呢。”切尔西的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别,切尔西,不要,我会死的,不要……”慕莎一听哭得更大声了,仿佛连带著把这些日子的恐惧一并哭了出来。

    切尔西被她哭得心烦意乱的,把手指抽了出来,又把她翻转过来,压在身下沈声问道:“哭什麽?我没有满足你?”

    “不是,不是的。”慕莎赶紧摇头否认。

    “我对你不好?”切尔西又问道,今天瑞恩还特意警告他要善待她,难道是她跟瑞恩说了什麽?

    “没有,没有,你对我很好。”在这个异世,有吃有住,就应该算好了吧。慕莎想也不想的应道。

    “那你哭什麽?”切尔西不解的挑眉问道。说实话,他对这个伴侣真的不是很满意,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个子长得小,又不会爬树,估计连采个野果都成问题。

    不过这些他都可以忍受,他有足够的能力养活他们两个,所以她什麽都不做也没有关系,关键是她体质太弱,在床上本就无法满足他。每次他正干的兴起的时候,她就晕过去了,真是扫兴的可以。

    依他看她,她唯一的好处就是浑身上下都软软的,香香的,抱起来很舒服。下面还有两个洞可以进入,可惜後面那个太紧了,他的尺寸本进不去,想著先给她扩张下吧,她还哭起来没完了。

    10 多(高H)

    “太疼了,我实在受不了。”慕莎很是委屈的说道。

    “就因为你疼,才给你扩张的啊。”要不是怕她疼得受不了,不想弄伤她,他就直接进去了,还用费这劲,他这样应该算是体贴了吧,切尔西实在不明白她哭个什麽劲,他们族里的雌都很少哭的。

    “恩……”慕莎觉得自己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挫败感,只好拉著他的手,轻声求著:“切尔西,求你,别碰那里好不好,求你。”

    切尔西看著她想了一会,道:“我暂时不会碰你那里,等弄松点再进去。”

    “不要……”慕莎见他还没有打消念头,还想继续求他,刚一张嘴,就被他吻住了。

    一双大手同时也握住了她的大腿部,用力向外扯著,在他的热铁撞向花时,将其重重地迎向他。

    “啊……不要……”慕莎感觉到切尔西似乎想将她撕开,整个人都进到她身体里面去。撕裂感与撞击力让她放声尖叫。

    切尔西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大被那紧致的小绞紧,那花的内壁蠕动著向里吸扯著自己。

    舒服的嗯了一声,一边如打桩机般毫不留情的次次捣入她的最深处,一边含著她的耳垂兴奋的说道:“吸得这麽紧,还说不要?今晚不准晕过去,我要干松你,干松你!”

    慕莎紧紧抓住身下的兽皮,生怕被他撞飞了出去,身下的花早已红肿不堪,艰难的吞吐著他的巨物,花心已经疼得麻木了。

    “轻点,求你,轻点……嗯……太深了,啊……”慕莎虽然知道无论自己再怎麽求,他也不可能真的轻点,可就是忍不住哀求他,一只小手无意识的在他口上推拒著。

    听著她小嘴里不断溢出的呻吟,切尔西更加兴奋了,抬起她的一条腿架在肩膀上,大手向下去,分开她不断抽搐的唇,让身下那狰狞的进入的更深。

    “啊……”慕莎已经说不出自己的花是什麽感觉,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被贯穿了,一波波眩晕上涌,她似乎又要晕了,晕过去也好,只要晕过去折磨就结束了。

    可惜切尔西还没爽够,看著她又要晕过去了,坏笑著把两手指入她的菊里。

    “唔……”身下剧烈的痛苦让慕莎清醒过来,花也因为疼痛缩的更紧。

    “嗯……”切尔西闷哼一声,感觉到自己被她绞的也快高潮了,快速进出了十几次,把热铁埋入她的最深处,嘶吼著喷了出来,而那滚烫的没有在花心上,而是直接入子中,到了子内壁上了。

    “啊……”慕莎被那热浪一刺激,也抽搐著高潮了。

    切尔西压著她平复了下呼吸,释放过已经软下去的热铁也不拿住来,就堵在她又湿又滑的花里。

    两入她菊花内的手指开始弯曲旋转著,慢慢撑开那紧致的入口。

    慕莎又疼又怕的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可她不敢动,他的热铁还留在她体内,她一动肯定又会刺激到他。

    “切尔西,不要,求你,求你。”慕莎抓著身下的兽皮,流著泪可怜兮兮的求他。

    切尔西被她哭烦了,手指使劲往里面一,低吼道:“哭什麽哭,一碰你就喊不要。不想让我碰,你想让谁碰,我告诉你,我是你的雄,你这下面的两个洞都只能让我,让我干,让我玩,我玩爽了,你还得给我生孩子。这是你的义务,有什麽好哭的,你看哪个雌像你这样,雄一碰就喊不要的,他们还巴不得雄体力好,多他们呢。”

    慕莎不知道该说什麽,只是摇著头抽噎抽噎的哭。

    11 偷听(高H)

    切尔西被她哭得烦躁的不行,把埋在她体内的热铁和手指都抽了出来,一翻身拿起床边的兽皮裙围上,又把她的衣服帮她套上,抱起她向外走去。

    慕莎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反正只要不是压在床上折腾她就行。不过外面已经全黑了下来,还能清楚地听见野兽的吼叫声。慕莎有些害怕的抱紧了切尔西的脖子,他不会是被她弄烦了,想把她抱出去扔掉吧。

    “切尔西,我……”慕莎刚想求他别扔掉她,就被他捂住了嘴,不让她出声。

    慕莎这才发现原来他抱著她来到了不知谁家的窗子外面。窗子没有关,所以里面的声音很清楚的传了出来。

    “啊……给我,给我……再重点……啊……好爽……再来……亲爱的……再重点……吃了我……撕碎我……”

    一个嘶哑的男声疯狂的喊著,听得慕莎目瞪口呆的,不用看她也知道屋内在做著什麽,没想到切尔西竟然带来她偷听别人办事。

    紧接著就是一阵慕莎很熟悉的伴著暧昧喘息的体撞击的声音,还不是有叽咕的水声传出。

    慕莎听得脸红心跳的,在他怀里挣了挣,想让他带著她快走。

    切尔西箍著她腰的手紧了紧不让她挣扎,逼著她继续听下去。

    “宝贝儿,你好紧,想要夹断我吗,放松点,放松点。舒服吗?宝贝儿,我这样干你舒服吗?想不想让我再重点,恩?”过了一会,屋内又传出另一个较为狂的声音。

    “桑德,啊……用力点……干穿我……啊……好舒服……啊……好猛,你好猛……我爱死你了,啊……”

    慕莎实在听不下去了,用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切尔西自己也听得热血沸腾的,於是抱起慕莎快步离开了,刚刚踏进他们的屋子里,来不及回到床上,切尔西把她抵在门板上,扯下自己的兽皮裙,把她的衣服往上一拉,挤进她两腿之间,就狠狠顶了进去。

    “唔……”慕莎闷哼了一声,好在他之前进去的体还有不少留在里面,花足够湿润,被他这样狠狠的进入,也不是太疼,或许是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疼痛了。

    这从未试过的体位刺激的切尔西兽大发,一边近乎啃咬的亲她,一边驾著她的双腿,毫不留情的顶入,扯出,再顶入。

    慕莎身後的门板把他撞得子嘎子嘎的直响。慕莎的後背也被糙的门板磨得生疼,可是却偏偏升起一种异样的快感,慕莎心中一紧,难道她是传说中的被虐狂,被他这样鲁的对待,习惯之後竟然还能生出异样的快感。

    “啊……”不等慕莎想明白,切尔西一个凶狠的上顶就让她回过神来。

    “求我,再重一点,求我撕碎你,吃了你,说。”切尔西稍稍解了馋,就逼著她说那些别的雌臣服时会说的话。

8-1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