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18-22


    18 深点才舒服(高H)

    “和你一起洗,这样就不冷了。”切尔西说著手指向下探去。

    慕莎听他这样说原本还挺感动的,毕竟他还体贴她用冷水洗澡会冷,可是他手指进入的位置却让她马上忘了感动,扭著腰想要躲开他:“唔……不要。”

    “听话,我帮你洗,保证不会冷。”切尔西低笑著从身後抱住她,一只手捏住她花里那那敏感的小球,轻扯把玩。另一只手握上她一边的雪峰,大力的揉捏成各种形状。

    “唔……别……不要。”慕莎被他著双管齐下刺激的眼神渐渐朦胧起来 腰臀扭动得不是逃避而是迎合,两只抓著他放在她雪峰上的大手,试图阻止他的小手也一点力道都没有了。

    切尔西他这才满意的将中指慢慢顺著滑腻的体侵入她紧致的花,快速的抽起来……

    慕莎渐渐被体内不断堆积的快感所俘虏,小脸越发的红润,妩媚而诱惑的张著小嘴不断的溢出呻吟。

    看著她如此诱人,切尔西也忍不住了,把手指从她的花中抽出来,把她的一只腿抬高到最大的角度。

    将硕大的头对准那微微张口的小,一挺腰,强而有力的撑开她紧窒的甬道,一到底……

    “唔……好疼……切尔西……轻点,太深了……啊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慕莎从情欲中稍稍醒过神来,小手胡乱的拍著他的大手试图缓下他的动作。

    “宝贝儿,深点才舒服,瞧你身下的小绞的那麽紧,很舒服对不对?”切尔西只当她是在害羞,自顾自的把放在她雪峰上的大手抽了出来,死死的把她按在桶壁上,一下一下向铁楔子一样进入的更深。

    “啊……切尔西……疼,你……慢……慢点……啊啊啊……”浴桶里的水随著他激烈的动作,一波波洒到桶外,慕莎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渐渐的变成无意识的呻吟。

    切尔西好像要不够她似的,持续抽著,一下一下,每一次都顶进子口,每一下都惹得慕莎不由自主的轻颤,呻吟,哭喊。

    感受到她的花柔软而有力的不断绞紧他的热铁,无比的快感如狂潮般席卷著他。

    “啊……”切尔西终於满足,嘶吼著把一股滚烫的喷到她的花之中……

    激情过後,慕莎浑身无力的靠在他身上,抽噎著任他用手指撑开她的花,让里面的体缓缓的流出来。

    切尔西心情很好的抱著她从浴桶里走出去,在她汗湿的小脸上亲了下问道:“还冷不冷?”

    慕莎气恼的横他一眼,没答话。

    切尔西故作惊讶的问道:“怎麽,还冷?那再来一次?”

    “你讨厌。”慕莎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恼羞成怒的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切尔西竟然也没生气,还哈哈大笑起来。

    19 星星

    慕莎看著他因为大笑而眯起的眼睛,还有因为汗湿而贴在脸颊上的银白色头发,心中一动,其实他长得有点像杀生丸大人,特别是不笑的时候,更像,连头发的颜色都像。不过她还是喜欢看他笑,觉得好温暖,好温暖,有这样一个强壮有力又俊帅无比的兽人老公似乎也不错。

    慕莎决定要安下心来,好好经营这一段异世的婚姻,毕竟她原本的世界已经让她心如死灰,不想再回去了。

    於是鼓起勇气,主动拉著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柔声道:“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後常笑好不好?”

    切尔西愣了下,随即点点头,又低头在她小脸上亲了下,拿过衣服帮她穿好。这才拿了火把,拉著她一起去後院种玉米。

    可是他哪里会种玉米,大脚一踩,差点就踩到了慕莎好容易种活的白团子。

    惹得慕莎惊呼一声,把他推到一边去,让他只要拿著火把站著就好,其他的她自己来。

    切尔西很不服气的还想上前帮忙,可是他力气太大,挖个坑都差点把旁边种好的秧苗弄倒。又被慕莎瞪了两眼,才悻悻的站到一边,不甘不愿的当个火把桩子。

    慕莎很快就把玉米秧苗种好了,揉著酸疼的腰站了起来,拍拍手上的土,不经意的抬起头,突然发现头顶上有好多的星星,好亮,好亮。

    慕莎兴奋跑到切尔西的身边,拉著他的胳膊,指著天上的星星道:“你看,天上好多星星哦,看的好清楚,又大又亮的。”在她的那个世界,想在城市的夜空上看见星星都已经成了奢望了。

    切尔西兴趣缺缺的抬头看了看,他实在不知道星星有什麽好看的,每晚都能看到啊。他现在只想把她压回床上,好好蹂躏一番。

    “切尔西,切尔西,你带我到高一点的地方看星星好不好?”慕莎撒娇的摇著他的胳膊央求道。

    切尔西心中虽不愿意,但是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

    於是点点头,灭了手中的火把,抱著她向村外走去,不多时就找到一棵壮的大树,化成兽形,让慕莎趴在他背上,蹭蹭几下就跃了上去,找到一处壮的树丫停了下来,让慕莎坐在树丫上。

    刚想化成人形,就被慕莎阻止了。

    “切尔西,别化成人形好不好。你现在毛绒绒得抱起来好舒服哦。”慕莎很少看见他化成兽形的样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怕了,相对而言,她到觉得他人形的时候更危险一点。

    “哼……”兽形的切尔西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听话的在她身边趴了下来,让她著玩。反正现在在外面她铁定什麽也不肯让他做的,那兽形人形就没什麽区别了。再说有些事情也不只是人形的时候可以做,兽形的他更加勇猛,只是怕弄坏了她,长老们暂时不让而已,不过想要生育出最强的下一代,她早晚都要习惯的。

    慕莎不知道切尔西此刻的想法,如果让她知道的话恐怕她就再没心情看什麽星星了,会吓得从树上直接掉下去的。

    慕莎把玩了一会切尔西的银白色皮毛,就舒服的把头枕在他身上,躺在树丫上看著星星,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著话,渐渐的困意上涌,她打著哈欠睡著了。

    见她半天没了声音,切尔西这才发现她竟然躺在这里睡著了,看著她睡得很香的样子,切尔西也不忍心吵醒她,用尾巴把她向怀里勾了勾,就这样搂著她一直睁著眼睛到天亮,毕竟这里是村子外面,随时都有野兽出没,更何况他身边还带著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雌,他是怎麽也不敢睡的,也不知道怎麽搞的,越跟这个小东西相处,他的心就变得越柔软。

    感谢各位亲得礼物,水沫好感动,麽麽,水沫一定加油更新,(*^__^*) 嘻嘻……

    20 屁股撅起来(高H)

    第二天一早,慕莎在阵阵鸟叫声中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一直浑身银白的狮子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切尔西,於是温柔一笑,抱著他硕大的狮子头,亲了下道:“早啊。”

    切尔西被她刚刚醒来的慵懒模样撩拨的心里痒痒的,於是迅速化成人形,把她压倒在树丫上亲了下去,颇为凶狠的撬开她牙关,拖出她柔软的舌头来,咬著舌尖用力的吸。

    手也不规矩的探了下去,在她的花口上不断地按压。

    “唔……”慕莎发现他们还在外面的树上,就说什麽也不肯让他继续下去,小手在他背上又拍又推得的,在他稍稍放开她後,就喘息著说道:“回家,回家再……”

    “吼……”切尔西被她那欲语还休的模样弄得兽血沸腾,也知道这里确实不是个办事的好地方,一会就会有出去打猎的族人们不断的经过这里,於是嘶吼著化成兽形,背著她从树上下来,快速的往家的方向窜去。

    进了屋子,把慕莎放下来,迅速化了人形,就要扑过来,慕莎一个闪身躲过他,闭口不提刚才答应的事情,耍赖的说是饿了,让切尔西烤给她吃。

    切尔西恨恨的看著她,可是让雌饿肚子确实不是一个雄能做的出来的事情。

    於是忍了欲望,生了火为她烤起来,慕莎坐的远远的戒备的看著他,生怕他一个忍不住又扑过来。

    很快屋子里就飘出烤的香味,折腾了一个晚上慕莎也确实有些饿了,看见切尔西把烤好的放在桌上就慢慢靠了进去。

    据她观察,切尔西就算是再想折腾她,每次也都会等她吃饱了才开始。

    所以在她没吃饱之前,她应该是安全的,至於一会等她吃饱了,她就央求他带她去周围熟悉下环境,毕竟这是他昨天答应过的。依她对切尔西这些日子来的了解,只要是他答应过的事情,就都不会反悔的。比她那个世界里那些满嘴谎言的男人好多了。

    可惜慕莎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刚刚靠近桌子,就被切尔西抱起来,剥了她的衣服扯开她的两条腿让她跨坐在他身上,低头吻住她的惊呼,大手也借机覆上她的花,揉弄了起来。

    揉弄了一会,就不满足的把中指塞了进去,勾著她越来越湿润的嫩,来来回回的掐她最敏感的小球。

    感觉她够湿润了,就挺著自己的热铁慢慢的挤进她的花里。

    “唔……”慕莎感觉到自己身下紧致的花被慢慢的撑开到极致,剧烈的摩擦让她闷哼出声。

    切尔西把身下的热铁整都了进去,倒也不急著开动,就算他再怎麽想,但是让雌饿著肚子满足他的欲望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於是一只手按住她不断上挺的纤腰,另一只手拿起桌上切好的片喂进慕莎嘴里。

    此刻慕莎下身的花被他的硕大的塞得满满的,觉得整个人都快被他涨破了,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於是摇著头拒绝道:“嗯……切尔西……我不吃,吃不下,你退出去点,太涨了了。”

    “你不是饿了,怎麽又不吃了。”切尔西一边把她稍稍挺起的身子大力按了下去,一边问道。

    “唔……”切尔西刚才那一按,让慕莎稍稍抬起的小屁股又坐了回去,进入的更深了,惹得慕莎闷哼一声。

    稍稍缓了口气,横了他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切尔西见她不说话也不张嘴吃东西,没了耐就先咬下一口含在嘴里,然後吻上她,逼著她张开嘴吃下去。

    慕莎被他强行喂了一块下去,噎的不行,赶紧开口阻止他继续喂下去:“切尔西,我吃饱了,不吃了。”

    切尔西虽然不满意她吃的太少,不过他的被她紧致的花夹的也确实有些受不住了,也管不了她吃的多还是吃的少了,既然她说吃饱了,那他就要开动。

    於是抱著她的腰站了起来,慕莎没有防备的向後仰去,小手也胡乱的抓著,刚好抓到木桌的边缘,仰躺了上去,整个人被他拉的半腾空在那里。

    慕莎一害怕,双腿下意识的盘在他腰间,花不由自主的收紧夹他,惹得切尔西舒服的哼了一声,抓著她两片雪白的小屁股由上而下的俯冲著狠狠的抽。

    切尔西的本来进入的就深,现在这种姿势更是毫不费力的进入的更深了,次次都顶进子口,顶的子内壁往上突去。

    “轻点……切……切尔西……轻点……啊啊啊……我要被你顶穿了,啊……轻点……太深了……唔……”慕莎又疼又怕的紧缩著自己求他。

    “唔……”切尔西被她夹的有点疼,闷哼一声,缓下动作,大力揉搓著她小屁股上白生生的臀,低声哄道:“宝贝儿,放松点,放松点,你夹的太紧了,我没法动。”

    慕莎一听缩的更紧了,心想不能动更好,就是让你不能动。

    切尔西感受她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夹的更紧了,知道她是故意的。

    恨恨的咬牙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说著用力抽出自己,又狠狠的进入,硬生生撑开她紧致的花,也不管会不会弄疼她。

    慕莎自食恶果,被他按住狠狠的抽了一阵,巨大的刺激让她眼前一白,一阵痉挛从花心席卷全身,伴著一阵热流的喷高潮了。

    “嗯……嗯……”高潮过後,慕莎没了力气,软趴趴的瘫在木桌上,小嘴里哼哼唧唧的,由著他抓著自己的腰,一进一出的大力弄她。

    切尔西抽了一阵子,似乎不满她这样软趴趴的没有力气,於是抽出自己让她转了个身,趴在木桌上。

    然後握著她的腰命令道:“把屁股撅起来,让我进去。”

    慕莎此刻累的只想睡觉,哪还撅的起来,哼哼唧唧的在木桌上蹭了蹭,就没了动作。

    “撅起来。”见她不肯配合,切尔西啪啪的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两下。

    “嗯……”慕莎吃痛的撅起屁股。

    “小东西,不打就不肯听话。”切尔西满意的分开她两旁的臀,狠狠挺了进去,大力抽起来。

    花被摩擦的有些疼,让慕莎稍稍回过神,听著身下不断传来‘噗噗’的体拍打的声音和叽咕的水声让她觉得很羞耻,特别是自己还荡的撅著屁股任他弄,实在是……

    慕莎不自觉的缩紧自己,惹得切尔西闷哼一声,调侃道:“小东西,很舒服对不对,被我这样很舒服对不对,咬的这麽紧,还流了这麽多水出来,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让我你这里肯定会爽死你的。”边说边把一手指进了慕莎的菊里,扩张了起来。

    “啊……”慕莎疼的呻吟了一声,但也没有开口阻止他。反正他正在兴头上,就算她开口求他,他也不会停下来的,只要他不是真的进入,就由著他玩吧。

    见她没有向往常一样又哭又喊的拒绝,切尔西心情大好,把她从木桌上拉起来,转过她的头,柔情蜜意的亲她。

    慕莎借机央求道:“切尔西,回床上去好不好。桌子磨得我有点疼。”

    哈哈,这章够长吧。料也很足哦。

    21 会坏的(高H)

    切尔西低头一看,果然她身前雪白的皮肤都被磨得有些泛红了。

    有些心疼的了,大手一伸就保持著交合的姿势,把她抱到了床上。

    怕身下的兽皮又伤到她的细皮嫩,也不放下她,直接坐在床上,让她背对著他坐在他身上,两手绕道前面去,抓住慕莎前挺立丰满的房,大力揉搓著:

    “这两团,又大又软,起来好舒服,我们族里的雌都没有呢……”

    说著下身忽然往上一撞:“这个小洞,又小又紧,夹的我也好舒服,还能流出这麽多水,你说我是不是捡到宝了……”

    “唔……”慕莎浑身酥软的靠在他怀里,听到他不害羞的说著荡的话,让她又是羞耻又是甜蜜,他拿她当宝嘛?

    一阵阵酥麻从花里不断上升,刺激的她心痒难耐,不自觉的扭著腰,把花里的巨物夹得更紧。

    切尔西似乎察觉到她的不耐,低下头咬著她的耳垂,调侃道:“怎麽了,小东西,想要了,恩?”

    慕莎羞得不行,把头偏向一边,抿著唇不肯说。

    切尔西却偏偏不著急开动了,非要逗弄的她自己说出口,一只手继续揉弄著她的椒,一只手向下探去,掐住她的小球不断地研磨。

    “啊……唔……”慕莎被他刺激的小里不断流出水来,花心处也像有无数的蚂蚁再爬,明明很涨,却又痒的难耐,偏偏他只在里面,不肯动。

    可是求著他让他动,慕莎又实在说不出口,只好咬咬牙,小手撑在他腿上,挺著腰,自己上上下下小幅度的移动。

    “小东西。”没动几下,切尔西就忍不住了,低吼著拉著她往下一按,同时狠狠的往上一顶,在她的惊呼声中,狠狠抽了起来。

    “嗯啊……轻点,啊啊啊……”慕莎被他顶的不断往上蹿,又被他大力的拉回,双重刺激让她渐渐迷乱了起来。

    “宝贝儿,舒不舒服?是我得你舒服,还是你自己弄得舒服,恩?”切尔西一边毫不留情的进出,一边啃咬著她颈上的肌肤。

    “舒服……恩……轻点……会坏的……啊……”子口一次次被顶开,他却像还不满足似的想要进入的更深,强大的挤压感,让慕莎害怕起来,生怕自己会被他硬生生撕成两半。

    “我的你舒服,还是你自己弄得舒服?告诉我,我就轻点。”切尔西爱极了从她的小嘴里说出荡的话来,於是逼著她说的更多。

    “你得舒服?啊……”虽然他有过不守信用的前科,但此刻慕莎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了,只能臣服在他身下,他想听什麽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你哪里舒服?说。”

    “花,你我的花好舒服。啊啊啊……”慕莎不顾羞耻的喊了出来,颤抖著高潮了。

    “唔……好多水……好紧……”切尔西被她绞的有些受不住了,快速的深捣了十几下,最後狠狠的一捅,硕大的头整个挤入窄小的子口,热烫的体喷而出。

    慕莎被这样一刺激,眼前一黑,浑身颤抖著晕了过去。

    为了礼物,水沫加更一章哦。(*^__^*) 嘻嘻……水沫蛮贪财的。

    22 热水澡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下的花不断被撑到极致,又慢慢合拢,知道是切尔西又在折腾她,动作虽不算温柔,但也控制著力道没有进入到最深,不过她的花因为过度使用早已红肿不堪了,就算他控制著力道,还是疼的她直皱眉。

    抓紧身下的兽皮,把头扭向一边,抿著唇忍著疼由著他尽兴。

    他不尽兴是不会放开她的,这点她已经亲身验证过无数次了。

    眼睛四处看著,希望可以转移下注意力,省的自己一疼就忍不住收紧花,被他狠狠一撞就更疼了。

    察觉到天色似乎已经暗了下来,难道他就这样压在她在床上厮磨了整整一天,还说要带她出去熟悉下环境呢,害她还蛮感动的,骗子,慕莎不由得委屈起来。

    突然被一个温热的身体压住,紧抿的唇也被毫不留情的撬开,拖出小舌头来细细的吮著。花里的热铁也不再委屈自己控制著力道,开始次次尽没入,又全数抽出。

    慕莎被他按著抽了一会,实在疼得受不了了就红了眼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怎麽了,一醒来就要哭,刚才不是还大喊著我的你很舒服嘛。怎麽一醒来就变了,下面小里的水少了,到从上面流出来了?”切尔西被她哭得有点烦,皱著眉头问道。

    “你讨厌。”慕莎抽抽噎噎的抱怨,心里委屈也不管会不会惹恼他,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你答应要带我去周围熟悉下环境的,可却不守信用,压著我在床上欺负了整整一天,人家疼得要死你也不管,光顾著自己舒服。”

    切尔西被她说得一愣,停下了动作。关切道:“我弄疼你了?”

    “哼……”慕莎扭过头去不理他,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其实她也是仗著他不会真的把她怎麽样才敢这样的,反正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慕莎已经不怕他了,知道他不会打她,也不会把她扔到外面去喂野兽,毕竟在这个雌较少的异世,她还是蛮宝贝的。

    切尔西见她不理他,自讨没趣的撇撇嘴,慢慢把还肿胀著的从她的花里退了出来。

    惹得慕莎又是一阵闷哼,以为他又要开始了,不满的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他。

    “我看看,弄伤了没有。”切尔西赶紧解释道。

    然後低下头,把她的臀部抬高,伸手把花口上白浊的体都擦拭干净,细细检查了一番,然後柔声安慰道:

    “还好,没有撕裂,就是有点肿。我帮你洗澡,然後上点药就不疼了,你先等下。”说著就下床去了。

    慕莎有点楞,他不是还没有满足吗,怎麽肯放开她的?不太像他的作风啊。

    她刚开始成为他伴侣的时候,本适应不了他的尺寸和暴,简直痛不欲生,在床上哭得比这还凶的,可是他理都不理,往往是她哭得越凶,他就却用力。

    本不可能在欲望没有满足的时候就放开她,他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开始在乎她,而不是只想著在她身上发泄欲望呢,慕莎突然开心了起来,所有的委屈也都消失不见了。

    很快切尔西就弄好了洗澡水,回到床边把她抱到浴室里,轻柔的放进浴桶。

    “唔……”热的,本来已经做好冷的一个激灵的慕莎,吃惊的发现浴桶里的水,竟然是热的。

    感激的扭头去看切尔西,切尔西也跟著一个纵身跳到了浴桶里,贴著她的背,低头亲了她一下,然後大手覆上她的腰,替她按摩了起来。

    “嗯……轻点……”慕莎舒服的靠在切尔西身上,闭上眼睛享受著。

    久违的热水澡,好舒服啊,虽然浑身酸疼,但是他的大手在她腰间不断按摩著,也缓解了不少。

    真不知道他怎麽办到的,这麽短的时间,竟然能烧好一大桶的热水。

    “切尔西,你怎麽弄的这麽多热水?”

    切尔西勾了下嘴角,在她脸颊上咬了一口,调侃道:“小东西,不生气了?”

18-2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