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23-27


    23 配合(高H)

    慕莎脸上一红,哼哼唧唧的不回答,她好像是有些恃宠而骄了,想著几天之前,她还怕他怕的大气都不敢出,今天竟然还敢对他发脾气了。

    不过谁叫他之前对她那麽凶,整天板著脸,连笑都不笑一下,还对她那麽鲁,每次都弄的她疼的要死,怕他也是应该的,现在知道了,他也不是那麽冷酷的,除了床上鲁点,又不会真的对她怎样,也就不再怕他了。

    於是拍怕他的手,催促道:“快说了,怎麽弄的?”

    惹得切尔西又是一笑,道:“小东西,现在不怕我了?还敢打我。”

    “切尔西。”慕莎被他说得又羞又恼的,不依的低喊。

    切尔西噗嗤一乐,看著她满脸羞红,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也不再逗她了,指著旁边立著的一块中空的大石头说道:“这种石头导热很好的,在下面点燃火,里面的水很快就能热了,而且石头外面又不热,不会烫伤你,我可是趁你睡著的时候跑了好远的地方才弄到的。

    本想要点奖励的,左等右等你就是不醒,只要自己拿了,没想到奖励没要著,还被你冤枉了,我现在憋得难受死了。还有不是我不守信用,不肯带你出去,早上是你自己昏睡过去的,一直睡到现在,另外,我也没有压著你欺负了一整天,才刚刚碰一下,你就醒了。”

    慕莎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看来真的是她错怪他了。那麽一大块石头,从很远的地方搬过来就算他力气大的不行,也不那麽容易吧,还要把中间挖空,他应该费了很大力气的。

    想著想著,感动的又要落泪了,吸吸鼻子,拉起他的大手,轻轻的说了声:“切尔西,谢谢你哦。”

    “傻瓜,谢什麽,照顾自己的雌,是每个雄的义务啊。就像你的义务是满足我的欲望,给我生孩子是一样的。”切尔西低头亲了亲她,边说边用身下涨的发疼的热铁去顶她。

    慕莎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真是不会说话啊,每次她稍稍一感动的时候,他总有办法让她的感动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咦。”无意识的著他的大手,不一样的触感让她低下头,仔细的看了起来,上面竟然有好几个水泡,慕莎的眼角湿润了起来,一定是为她挖那块石头的时候弄得,饶是他皮糙厚也被磨起了水泡,可见那石头有多难挖,也是啊,那是石头啊,他的手又不是铁打的。

    “都磨起泡了,疼不疼?”慕莎抚著他的大手,有些心疼的问道。

    切尔西心中一暖,把手从她手中抽了出来,把她翻过来抱紧了,安慰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比起那里,我有一个地方现在疼得很厉害急需你的帮忙。”

    说著把肿胀的难受的硬挺,顶进了她的两腿之间,在她的花口处重重的摩擦了几下。

    “色狼。”慕莎羞得在他口上锤了一下。

    “我不是狼,我是白狮,你到底要不要帮我,我快难受死了。”切尔西边反驳著边蹭她。

    “好了,好了,知道了。”慕莎觉得他此刻就像是个要糖果吃的孩子,可爱的紧。

    不过他不断在她花口磨蹭的巨物就不那麽可爱了,没办法,慕莎看他那麽难受也心软了,叹了口气,小手扶著巨物往花口送去,还不忘了嘱咐他:“你要轻点,我还肿著。”

    “嗯……”切尔西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答应的嗯了一声,在硕大的头进入之後,就一挺腰顶进她最深处。

    “唔……”慕莎涨的很难受的闷哼一声,感觉到他没有停下动作,还继续往里挤,眼看著子口又要被他顶开了,赶紧拍著他的背,嚷嚷道:“停下,别再进去了,疼。”

    切尔西停下动作,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恨恨道:“小东西,你可真烦人。”

    说完就快速的抽起来,不过还记得要控制力道,顶到她最深处就停住了。

    “唔……好累啊……切尔西……太了,好撑……好涨……你,好了没有……嗯……怎麽还不出来……啊……”也不知过了多久,浴桶里的水早就凉了,慕莎双腿环住他的腰,攀在他身上,被弄的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了,花里汁水四溢,泥泞不堪,被撑开太久的花酸胀难受,他这次似乎尤为绵长,慕莎有些吃不消的开始抱怨道。

    “小东西,你可真烦人,不让进的太深,又嫌我太,还想让我快点出来。你不配合,我出不来啊。”切尔西喘著低头咬她,在她脸颊上,鼻子上都留下清晰的牙印。他也不是故意要折腾她,只是没法整没入,还要控制著力道不能弄疼她,她又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小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吸他,让他欲火越烧越旺,怎麽也出不来。

    “要,怎麽配合?”慕莎累的不行,只想著让他快点出来,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做过了,配合下也没什麽关系。

    切尔西闻言一喜,重重顶了她一下,拉过她的小手,按著已经红肿的唇说道:“自己扒开它,让我整进去。”

    上自己的唇,慕莎吓了一跳,想收回手,可是却被他牢牢的拉住,扭过头去说什麽也不肯配合。

    切尔西被她又羞又怯的模样弄得心痒难耐,把她抵到浴桶壁上,原本放在腰间的大手向下探去,在她菊花上不断按压著威胁道:“要不就用这里。”

    慕莎心下一惊,瞪了他一眼,不甘不愿的颤抖著双手,轻轻扒开了自己的唇,生怕他急红了眼睛,真的不管不顾的冲进菊里去。

    切尔西看著被扒开的花里,那些粉红的害羞的,蠕动著吸吮自己的。

    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掐著她的腰,把热铁抽出到花口,然後狠狠的顶了进去,一到底,挤进子口还不肯停下来,又重重的撞向子内壁。

    “唔……”慕莎吃痛的向後仰去,可是却让下面的花与他结合的更紧,让他进入的更深了:“疼,疼,出去点,出去点。”

    “宝贝儿,放松,放松,别咬那麽紧,你要咬断我了。”切尔西感受著她花无意识的咬紧,深吸了口气,舒服的拍著她的小屁股说道。

    慕莎闻言,报复地用力收缩下体,想要将那庞然大物排挤出去。只是她显然忘了早先的教训了。

    “该死的……小东西,想对你温柔点都不行。”切尔西咬牙切齿的嘶吼著,原始的兽好像都被刺激了出来,猩红著眼睛,无情地抽出,凶猛地直入底,不断重复。体碰撞的声音,和著他野兽般的嘶吼:“小东西,死你!干穿你!死你!”

    “啊啊啊……坏蛋……好难受……太深了……好涨,好疼……啊……轻点……呜呜……”慕莎尝到了与他作对的苦头,感觉整个下身被撞的都麻了,花里更是涨得难受,早知道如此她说什麽也不会去刺激他的,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切尔西仿佛已经听不到她的哭喊和求饶了。他一次又一次地猛力贯穿著她的嫩,将狰狞的毫不留情地一下下猛顶入她体内最深处还不肯停下!

    最後的时候,慕莎已经喊不出来了,只能仰著头张著小嘴无声的喊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了,切尔西嘶吼一声,把硕大的末塞入她体内,喷了出来。

    慕莎缓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不满的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恨恨道:“坏蛋,你想弄死我嘛!”

    24 浇水

    切尔西欲望得到了满足,心情大好,低头去亲她,直到她气喘吁吁了才放开她道:“是你先刺激我的,我本来是想对你温柔点的。”

    “哼……”慕莎也觉得自己理亏,确实是她先招惹他的没错,於是转移话题道:“疼死了,你拿出来啦,我要洗澡。”

    切尔西倒是很听话的把软下去的拿了出来,水已经凉了,怕她著凉,於是快速的把手指伸进花帮她把里面的体导出来,然後就把她抱了出来,用兽皮包裹住放回了床上。

    又找出药膏,轻柔的在花口处涂了一层,看著红肿不堪的花,有些心疼,看来今晚是不能碰她了。

    慕莎累的一手指都不想动,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由著他为她上药,反正哪里都被他看过,过了,她也就不用害羞了。

    切尔西帮她上好了药,就去烤了拿了野果喂给她吃,慕莎一整天就只吃了一片,确实有些饿了,也不跟他客气,就让他喂著吃到饱,说实话,天天吃烤和野果,她也有些吃腻了,可是这里也没别的吃的,突然又想起她後院种著的秧苗,今天她还没有浇过水呢。於是挣扎著就要起来去浇水。

    “你要干嘛?怎麽起来了?不是还疼著吗?”切尔西见她要往上起,赶紧又把她压了下去,不让她动。

    “浇水,我要去浇水,我种的秧苗今天还没有浇过水呢?”慕莎拍开他按住她肩膀的手,挣扎著非要起来。

    “好了,好了,你躺著别动,我去帮你浇水行了吧。”切尔西拗不过她,退了一步说道。

    “你行吗?”慕莎有些不太信任的看著他,他的力气是很大没错了,可是浇水是很细致的活,她很怕他踩死了她的秧苗。

    “我怎麽不行了?不就是浇个水吗?有什麽难的?”切尔西不满她看不起他,拍著脯保证道。

    “你知道该浇多少吗?你不会想整桶都倒下去吧?”慕莎很怀疑他是怎麽浇水的。

    “我……”切尔西还真被问住了,他原来是想整捅倒下去了事的,又快又省事,可是她这样一问,他反倒不敢说了,怕说了惹她笑话。

    看他皱眉思索的样子,慕莎噗嗤一笑,随即拍拍口道:“幸好,幸好,我没听你的,让你去浇水,要不然我辛辛苦苦种的秧苗都的被你冲走了。好了,去帮我拿衣服啦,我要自己去浇水。”

    切尔西无奈的去拿了衣服给她,又拎了一桶水拿著火把跟在她後面走向後院。

    慕莎让切尔西拿著火把,在旁边看著,她先在秧苗的部,用土围了一个圈,然後用木碗舀了一碗水浇进去,然後再转战到下一棵秧苗处,如此重复。

    切尔西在一边看著,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样看来他们家小东西还挺能干的嘛,连他都被比下去了,他身为雄的优越感好像受到了打击。

    慕莎浇完水走回他身边的时候,就看见他脸色不是很好,好像在生气的样子。

    於是柔声问道:“切尔西,你怎麽了?”

    切尔西尴尬的轻咳下说道:“不就是些破草吗,你还宝贝的不行,天天来给它们浇水,它们在野外长著的时候,也没人给它们浇水,不是长的也挺好的。”

    慕莎被说得一愣,心想:对哦,她没种过地,这样天天来浇水,到底对不对啊,别水浇多了再把它们浇死了,幸好切尔西提醒她了。

    心中一喜,抱著切尔西的胳膊夸赞道:“老公,你好厉害啊,多亏你提醒我,要不然它们非让我养死了不可。”也不知道听谁说过,男人都像孩子,需要女人时时夸奖。切尔西虽然是只雄兽人,但应该也适用吧。

    “老公是什麽?”听到她夸奖他,切尔西心里美滋滋的,刚才的那点郁也消失不见了,不过那个‘老公’到底是什麽东西?切尔西不解的问道。

    25 艾维

    “哦,老公啊,就是我们那个部落,雌对雄伴侣的称呼。”慕莎一时忘形,把这个世界没有的称呼叫了出口,赶紧想了个他能理解的说法。

    切尔西点点头,好奇的追问道:“那雄应该称呼雌伴侣什麽?”

    “老婆。”慕莎应道。

    “老婆、老婆。”切尔西学著她念了两遍,感觉还不错,於是笑道:“那以後我就叫你老婆吧。你也不可以再切尔西、切尔西的叫我了,就叫我老公。老婆、老公,还挺有意思的,叫声来听听。”

    “老公……”慕莎乖顺的靠在他怀里柔声唤道,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老公,在这个异世里种种地,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生活,好像也不错,起码没了大都市的勾心斗角,内心一片宁静祥和。

    “老婆。”切尔西好像受了蛊惑一样,低下头去,柔情蜜意的亲她。让他这样一个鲁的雄兽人做到柔情蜜意还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之後的几天两人的感情急剧升温,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了,晚上的时候切尔西还是很勇猛,但也学著控制自己的力道,尽可能不弄疼慕莎。而慕莎也学著适应他的大,学著取悦他,在疼痛的同时也渐渐开始享受他的大带来的快感了。

    白天的时候,切尔西就带著她到村子周围,四处的转著,告诉她哪里安全可以去,哪里有危险绝对不可以过去,领著她四处去挖她描述的那些千奇百怪的‘杂草。’知道她吃腻了烤,还下河去抓鱼给她吃。

    傍晚回到村子的时候,还特意带著她去其他兽人家里做客,让她认识下别的雌兽人,省的他不在村子的时候没人陪她。

    不过那些雌兽人好像都不大喜欢她,见到她也只是淡淡的不太热情。

    对她最为友善的是叫‘艾维’的雌兽人,他的皮肤很白,一双明亮清澈、有著淡淡蓝色的温柔带笑的眼睛,栗色的头发又柔又亮,闪烁著熠熠光泽。

    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温柔,很温柔的,慕莎对他也很有好感,只是听到他叫他的伴侣‘桑德’之後,慕莎开始不自在起来。

    脑海里不断回想起,那晚她在他家窗外偷听到他大声的呻吟著:

    “桑德,啊……用力点……干穿我……啊……好舒服……啊……好猛,你好猛……我爱死你了,啊……”

    实在是太尴尬了,羞得慕莎都不敢抬头看他。

    切尔西似乎看出了慕莎的不自在,特别是看见她脸上晕红一片之後,也猜到她想起了什麽,於是跟桑德和艾维告辞之後,就拉著她的小手带著她往家走。

    切尔西边走边调侃她:“怎麽,又想起那晚在他家窗外偷听的事了?”

    慕莎抬起头谨慎的四处看了下,确定没有别人之後才小声的说道:“你小声点啦,要是被他们听到就糟了。”

    切尔西笑著安慰道:“没事,他们早知道了?”

    “什麽,早知道了?”慕莎惊呼。

    “是啊,起码桑德早知道了。兽人的鼻子都很灵的,我们那晚在他家窗下,他肯定能闻到气味的,不过你放心啦,他们不介意别人去偷看的,经常会有马上要成年的兽人去学习的,这很正常。”切尔西不甚在意的说道。

    “什麽?竟然有人偷看?那,那,有没有人在我们家窗外偷看?”慕莎吓得白了脸,停下脚步急切的追问道。

    切尔西本来想说有的,可是看她吓得苍白的小脸,赶紧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有的话,我早告诉你了。”其实实情是她成为他伴侣的第一晚,几乎所有马上要成年的兽人都来偷看了,可是因为她喊得实在太凄厉了,那些小兽人就嘲笑他技术不行,被他狠狠修理了一通,吓唬他们说谁再来偷看就揍谁,这才再没人来偷看了。可是近日似乎又有人来偷听了。

    慕莎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自我安慰的想著:他说没有就没有吧。呜呜,要不然她就没脸活下去了。

    从这以後,慕莎养成了一个好习惯,不管多热的天,只要切尔西想碰她,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窗户都关好,她生怕真的有快要成年的兽人过来偷看。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慕莎心里还别别扭扭的不肯让切尔西碰他。磨得切尔西没了耐,直接剥了衣服,把她压在床上,抽的晕了过去了事。

    26 危机

    第二天一早,切尔西先为她烧好了洗澡水,然後压著她在浴桶里又狠狠的要了一回,这才帮她洗好澡,又重新抱回床上替她上好药让她继续睡,然後自己弄好早饭,吃了去打猎去了。已经陪了她好几天了,他这个族长也该担负起责任继续带领族人们去打猎了。

    慕莎一觉醒来,又快中午了,揉揉酸疼的腰从床上下来,低声骂了切尔西一句‘臭狮子’,不过心里还是挺甜蜜的。

    毕竟他开始体贴她,开始宠她了,早上的时候,还会特意为她烧好洗澡水,帮她洗澡,替她上药,给她准备早饭,这些就算是在她的那个世界,也很少有丈夫能为妻子做到吧。

    慕莎磨磨蹭蹭的换好衣服,吃了早饭,不,现在应该说是午饭了。又去後院看了看她种的秧苗,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土质好,反正它们长得都很壮实,又高有的,比她那个世界的要上很多。

    咦,好像比昨天又多了几棵。这几天她每天早上都会发现秧苗好像又多了,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後来特意留心了下,确实是比头一天多了。

    这样说来,就应该是有人偷偷的在帮她种喽,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瑞恩,话说,这几天都没看见瑞恩呢,对了他代替切尔西带著族人们打猎去了。真是多谢他了,出去打猎还不忘了为她挖这些秧苗回来,有机会要好好谢谢他呢。

    四处看了一下,村子里好安静,好像又没有几个人了,慕莎回屋里拿了个背篓,决定自己出去转转。她环境也熟悉的差不多了,应该不至於迷路才是。

    慕莎七扭八拐走了半天,也没采到多少野果,她跟著瑞恩和切尔西来的时候明明都很容易的,可是换成她自己怎麽就这麽困难呢。

    突然有些泄气了,一屁股坐在大树下的石头上,歇息起来,好累啊。也没个人可以说说话,好无聊,

    哎,慕莎眼前一亮,突然看见草丛里好像有个蛋一样的东西。

    慕莎急忙奔了过去,费劲的抱了起来,哈哈,果然是个蛋,还是个很大的蛋,太好了,今晚可以加菜了,有蛋吃了,在慕莎的印象里,蛋都是很好吃的,那在这个异世里应该也一样吧。

    兴高采烈的抱著这个蛋往回走,经过瑞恩屋子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对了她可以邀请瑞恩到家里去吃晚饭,顺便谢谢他。

    打定主意就去敲瑞恩家的门,边敲边喊著:“瑞恩,瑞恩。”

    门很快就开了,瑞恩似乎也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浑身湿漉漉的,出去打猎的雄兽人都有个好习惯,那就是回村之前先到河边去洗个澡,一是洗掉身上的血腥味,另一个原因是隐藏气味省的被捕获的野兽同族来寻仇。

    看见是慕莎站在门外,瑞恩似乎很惊喜的样子,笑道:“你怎麽来了,快进来坐。”

    “我是特意来邀请去我家吃晚饭的。”慕莎边说边往里面走著,打量起瑞恩的家来。

    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几个木头做的凳子,一个大大的木头柜子,墙上还挂著几张雪白的兽皮,跟他们家差不多的格局,虽然很简陋,但是收拾的很干净。

    “切尔西让你来的?”听说她是来请他去吃晚饭的,瑞恩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我今天出去,捡到一个很大的蛋,就想著邀请你一起去吃啊。”慕莎说著,献宝似的放下背篓,把蛋从背篓里拿了出来。

    瑞恩闻言勾了下嘴角笑开了,他就说嘛,切尔西不会那麽大方,让她来邀请他吃晚饭的。他这两天可都没给他好脸色看,估计是吃醋了。

    不过慕莎能想到他,他还是很高兴的,听说她捡了个蛋,也兴致勃勃的凑过来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他一跳。

    “小心。”瑞恩大喊一声,夺过她手里的蛋,扔了出去,然後带著她快速的往门外跑去。

    27 绿蟒

    慕莎还有些愣愣的,不知道他为什麽把她手里蛋给扔出去了,还大叫著小心。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了,从瑞恩没有来的急关上的门里,她看到诡异的一幕,蛋壳裂开了,从裂开的缝隙里爬出一只蛇状物,绿油油的身子,吐著长长的信子,然後张开嘴,吐出浓浓的一大滩粘稠的体。

    然後沾到体的东西都开始冒烟,那条绿蛇吐出的体竟然有腐蚀,慕莎吓坏了,躲在瑞恩的怀里瑟瑟发抖,这要是瑞恩没有及时让她扔出那个蛋,恐怕她现在已经被腐蚀的不成人形了。

    瑞恩带著她往後跳了几跳,确定她安全了,这才趁著那条绿蛇还在四处腐蚀他屋子的时候,飞身跑到取火点,拿了火把来,在房子周围四处点著火,瞬间整个木屋都烧著了,那条绿蛇也疯狂的扭曲著身子葬身火海了。幸好,村子里,每两间房子中间都隔了不短的距离,这样点火,也不会危害到其他的房子。

    只是瑞恩的房子毁了,慕莎懊悔的红了眼眶,流著泪说道:“瑞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颗蛋那麽危险。”

    瑞恩冲她笑笑,把她搂进怀里,轻怕著她的背安慰道:“没事,没事,别害怕,别害怕,房子再盖就有了,你不用自责,我没有怪你,别哭了啊,只是以後要注意,千万别再碰你没见过的东西就好了,知道了吗?”

    慕莎一边哽咽著一边点头说道:“瑞恩,我好笨啊,本来想谢谢你帮我种的那些秧苗的,没想到却搞砸了,害你房子也没了。”

    “你看到了啊……”

    “你们在干什麽?”瑞恩的话还没说话,就被身後的一声大吼打断了。

    慕莎和瑞恩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切尔西正杀气腾腾的站在身後。瑞恩赶紧放开慕莎,略有些尴尬的往後退了一步。

    慕莎一见是切尔西,眼泪掉得更凶了,扑进他怀里抽抽噎噎的说道:“切尔西,老公,吓死我了,一条好大的蛇从蛋里跑出来了,还朝我吐口水,四处都冒烟,我差点就死了,呜呜,多亏瑞恩救了我,可是他的房子毁了,都是我的错。”

    切尔西被她那一声老公叫的心里舒坦了些,把她往怀里收了收,轻拍著她的背安慰著。

    不过她那些没头没脑的话,他还是有些没听明白,狐疑的看向瑞恩。

    瑞恩冲他笑笑,解释道:“她不小心捡了绿蟒的蛋回来,刚巧要孵化了,好在没有受伤,只是有些吓坏了。”瑞恩风轻云淡的解释道。

    切尔西冲他点点头,郑重道:“再谢你一次兄弟。”然後看向他身後已经快烧成灰烬的木屋道:“今晚先去我家住吧,明早我再找几个人帮你一起重新盖间房子。”

    瑞恩点点头,其实他一点都不希望听到他说谢他,救她,保护她都是他自愿的,并不是替他做的,每一次听他说谢,都像是在提醒他,她是完全属於他的,就算他再如何努力,也无法拥有。

    就算这是事实,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苦笑了下,简单的对著聚拢过来的族人们说明了下情况,就跟著切尔西和慕莎往他们家的方向走去。

23-2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