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28-32


    28 明晚都听你的(微H)

    慕莎真的吓坏了,一直窝在切尔西怀里小声的哭著,晚饭也吃得很少。

    直到睡觉的时候她还在抽噎著,切尔西低声哄了好久,她还是哭起来没完,被她哭得有些烦了,就直接吻住她,拖出她湿滑的小舌头来,凶狠的啃咬著。

    慕莎被他凶狠的动作,弄得呼吸不畅,却又顾忌著他身旁还睡著瑞恩,不敢有大动作,只能用小手不断地在他口上推著。

    切尔西吻够了终於放开她时,慕莎仰著头大口的呼吸起来,也忘了哭泣了。

    切尔西见这招不错,就捞起她一条腿挂在自己的腰侧,手往下探去用力的揉她两腿间的花。

    慕莎吓了一跳,险些惊呼出声,赶紧咬著下唇,小手推著他,还不停的扭腰躲他。

    可切尔西哪里是她躲得开的,一手抓著她两只不安分的小手,举过头顶,压制著,一条腿压在慕莎腿上,就把她压制的动弹不得了。

    揉搓的花的大手也更加放肆的探了中指进去抽著,还越吻越往下,来到她前挺立的红缨上不断啃咬著。

    慕莎动弹不得,又不敢出声,只能紧咬著下唇,抵抗下身花里和前不断升起的快感。

    可身体的反应却往往不是意志力可以控制的,慕莎的花在切尔西不断的抽之下,不受控制的流出水来,而且越流越多,叽咕之声不断响起。

    慕莎生怕瑞恩会听到,羞得又快哭了,可她不敢出声,只能不断的摇著头,无声的喊著不要,不要。

    好在这时从瑞恩的方向传出轻微的鼾声,说明他已经睡熟了。

    慕莎委屈的扁扁嘴,小声道:“瑞恩在呢,你不要弄啦。”

    切尔西抬起头在她唇上亲了下,满不在乎的低声说道:“他已经睡著了,怕什麽,我渴了,你下面的小,多流出点水来,我要喝。”

    说著向她身下滑去,把她的大腿曲起来向外掰去,让她整个花都呈现在他眼前,慕莎羞的想把腿合上,却又被他掰的更开。

    虽然天已经完全黑了,屋子里一点光亮都没有,可是在黑暗的环境中依然能够看的很清楚,这是兽人与生俱来的本领。

    切尔西看著那粉红的无意识的蠕动著,咽了下口水,就低头吻了上去。紧贴著她的口大力的吮著,腾出一只手往下去玩弄她的菊。

    慕莎被他弄得又疼又痒的难受的不行,双手举过头顶,使劲抓著身下的兽皮,往上缩去,谁知刚一动就被大力的拉回来,菊里塞了两手指进去更加大力的弄她。

    慕莎疼得呜咽一声,再不敢动了,由著他吮著自己的花,大口大口的吞咽著,那声音大的直让她心惊,生怕会吵醒了瑞恩,只好轻声求他:“老公,求你,不要弄了。你会吵醒瑞恩的。明晚好不好,明晚我都听你的,你想怎样都行。”

    29 吸出来(微H)

    切尔西很不高兴,这种时候她的小嘴里还叫著别的雄的名字,真想弄死她算了。

    不过她说明晚都听他的,他想怎样都行,这对他可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於是从她的花中抬起头来,重新压上她,确认道:“真的?”

    慕莎点点头。

    切尔西用手指使劲往菊里顶了顶,坏笑道:“那我要干你这里。”

    “不要了,我会疼死的。”慕莎皱著眉求他。

    “不会,已经松多了,可以进三手指了。”说著证明是的,又塞了跟手指进去。

    慕莎疼的嘶了一声,就赶紧捂住小嘴,泄气的想到,算了,就让他进去吧,他对那里兴趣那麽浓,早晚都要进去的,大不了再被撕裂一次。可一想到那种钻心的疼痛,慕莎又忍不住瑟缩了下。

    切尔西见她半天没有答应,不耐烦的催促道:“快说行不行,不行的话,我现在就要干你前面的小了,你可得叫小声点,要是像平时那样,喊得那麽大声,他可是会被你吵醒的哦。”

    说著分开她两腿,硕大的热铁就抵在她的花上,作势要往里顶。

    慕莎一惊,赶紧阻止他道:“别,我答应了,我答应了。”

    切尔西闻言喜滋滋的亲了她一口,笑道:“老婆,你真乖,明晚老公会让你爽死的。那今晚就先饶了你,我不进去了,不过你的用上面这张小嘴帮我吸出来,我涨的难受呢。”说著还用身下的热铁在她花口不断的磨蹭著。

    慕莎气的瞪他一眼,让她帮他吸出来,那跟放进去有什麽区别,不过想想这样声音能小些。

    也就妥协的向他身下滑去,慕莎似乎也是想要取悦他,不再像前两次那样,只是含著,舌头怎麽也不肯碰一下。小巧的舌在顶端舔了几下,摩擦著转圈,小嘴张到最大,将巨大的头部含了进去。

    “嗯……”切尔西舒服的嗯了声。感觉她柔软的口腔紧紧的裹著自己身下的硕大,小舌头因为不熟练所以会乱扫一气,偶尔牙齿还会磕到,弄得他有些刺痛。

    不过好舒服,被她的紧致的小嘴包裹著,那种感觉又刺激又舒服。

    她磨蹭了半天,终於含进去了半,後面的就怎麽也含不进去了,只好伸出小手在上面不断套弄著。

    舌头不断在上面滑动模仿著抽的动作含进吐出,可是整张嘴都麻掉了,他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慕莎不耐烦了,整个吐了出来,然後仰起头抱怨道:“你怎麽还不出来?”

    切尔西看著她的跪在自己胯间,姿势撩人的抬头看他,小嘴上还水光一片,身下就越发肿胀的难受起来,一挺身跪坐了起来,把她的小脑袋往他胯下按去,逼著她张开嘴含住他的硕大,然後扣著她的後脑,快速的挺著腰抽了起来。

    “唔唔唔……”慕莎跟不上他的节奏,被他弄得有些喘不上来气,只好一边推著他的手,一边呜咽著。

    切尔西听见她难受的呜咽声,也心疼了,快速的抽了十几下,然後放开她,快速的抽出自己,了出来。

    30 彻夜难眠

    慕莎躲闪不及被他弄了一身白浊的体,歪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气,眼泪巴叉的可怜的不行,偏又要瞪他。

    切尔西轻笑著,拉过身下的兽皮替她擦干净,然後拉好她的衣服搂著她重新躺下来,在她耳边轻哄著:“好了,宝贝儿,不气啊,明天一早我帮你洗澡。”

    慕莎又瞪他一眼,气嘟嘟的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你不可以借机欺负我。”他这几天是每天早上帮她洗澡,可是都是把她压在浴桶里狠狠的欺负完了,才帮她洗的。

    “小东西,那怎麽是欺负呢?你不是每次都大喊著我……”得你很舒服嘛。

    切尔西还没说话就被慕莎捂上了嘴巴,低声警告道:“你别乱说啦。”

    切尔西不服气的拉下她的小手,反驳道:“哪里是我乱说。难道我的你不舒服嘛。”

    “你……”慕莎气结,越不让他说他越说,脸皮厚的都不知道害羞,索转过身去不理他。

    切尔西又不依不饶的贴上来,咬著她的耳朵威胁道:“你快说,要不我们就再做一次试试。”

    慕莎被他缠的没办法,只好敷衍道:“舒服,舒服行了吧,快睡觉吧,我困了。”

    切尔西很不满她的敷衍,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恨恨道:“小东西,竟敢敷衍我,看我明天晚上怎麽修理你。”

    慕莎闭上眼睛很鸵鸟的想著,反正那是明天的事,就留到明天去想吧。

    她今天实在是够累的,被那个绿油油的东西吓得够呛,又哭了整个晚上,还被切尔西折腾了一通,身心都很疲惫了。

    被切尔西从身後环住,鼻翼里都是他特有的雄气味,突然觉得好安心,好像有他在,她就什麽都不怕了,思绪渐渐馄饨起来,不多时慕莎就睡著了。

    她睡的香甜,却有两只整夜都不得安眠。

    一只是她身後切尔西,虽然欲望得到了暂时的纾解,可却没有满足,刚才忙著安抚怀里的小东西,他没空思考。现在慕莎睡著了,傍晚她被瑞恩抱在怀里的那一幕就在他眼前不断的上演。虽然知道不该,但他心里还是非常不舒服,恨不能把怀里的小东西摇醒,狠狠蹂躏一番。

    可是他不能,他知道瑞恩本没有睡著,兽人对呼吸也是很敏感的,如果他睡著了,他的呼吸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也不会随著慕莎的呜咽声而变得急促。刚刚他故意那麽做不过是想给瑞恩一个警告,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慕莎已经是他的伴侣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可是真要让他当著瑞恩的面与慕莎欢爱,他还真做不出来,他变得越来越小气,关於慕莎的一切他都只想私藏,不想与人分享。所以他注定被欲火和怒火折磨的彻夜难眠。

    另一只当然就是一直在装睡的瑞恩了,他此刻非常的痛苦。

    傍晚的时候他曾把慕莎牢牢的抱在怀里,那种柔软的感觉,让他简直无法形容。明知道切尔西看见了会不高兴,可是他就是无法放手。切尔西邀请他晚上住在他家里,他明知道看著她与切尔西在一起,自己会难受,可是还是毫不犹豫的跟了来,

    每天晚上他都会偷偷的跑到他们家的後院,把白天为慕莎采到的秧苗种下。不经意间他听到了慕莎的呻吟声。

    “啊啊啊……好难受……太深了……好涨,好疼……啊……轻点……呜呜……”

    “轻点……啊啊啊……我要被你顶穿了,啊……轻点……太深了……疼……唔……”

    他听得口干舌燥,情不自禁的开始幻想,如果压在她身上的是他,他一定不会弄疼她,一定会很温柔,很温柔的让她很舒服吧。

    可是为什麽她的伴侣不是他,明明,明明是他救了她的。

    今天晚上他这麽近距离的躺在慕莎身边,闻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听著切尔西逼她为他做那种事情,他竟然情不自禁的起了反应,幻想著她小嘴中含著的是他的。

    瑞恩觉得自己快疯了,他嫉妒的快疯了,他需要耗尽浑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翻身而起,拉著切尔西出去决斗。

    如果他此刻起来,慕莎会很难堪吧,她一定不希望自己看到她此刻的样子。他是那样的怜惜她,怎麽舍得她难堪呢,所以他逼著自己忍住。

    就这样两只各怀心思,却又都被折磨的彻夜难眠的兽人,在天快亮时,终於累得睡著了。

    31 炖

    慕莎一夜好眠,早早就醒了,看见切尔西和瑞恩还都在睡。

    於是想悄悄的起来为他们做早饭,可是她刚一动,切尔西就醒了,睁开明显没睡醒的眼睛看著她。

    慕莎觉得他此刻的样子可爱极了,对著他温柔一笑,然後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轻声道:“你再睡会,我做好吃的早饭给你们吃,做好了叫你。”

    切尔西确实太困了,於是点点头,松开手让她下床去,然後自己闭上眼睛继续睡。

    慕莎蹑手蹑脚的从柜子里拿了另一件兽皮做的衣服光著脚走到浴室里。她的鞋子早在掉下山崖的时候就刮破不能穿了,而这里的雄兽人他们皮糙厚,是不穿鞋子的。雌兽人也仅仅穿一种用草编成的鞋子。

    可是慕莎嫌它扎脚,所以在屋子里的时候能不穿就不穿,好在现在是春天,光脚走也木板上也不冷,不过到了冬天就不行了。看来她还要尽快给自己做双鞋子才行。

    慕莎叹了口气,她要做的事情好多哦,要想办法做衣服,做鞋子,种粮食,切尔西还总跑来捣乱,这些天她光忙著满足他的欲望了,本就没时间想这些事情,看来的想办法抑制他一下。

    边想著边打理自己。好在切尔西昨晚没有进入,所以她身体里面是干净的,只要简单的擦擦身上,洗洗脸拢拢头发就可以了。

    这里没有牙刷牙膏一类的东西,所以慕莎找了种带有类似於薄荷味的果子,咬了一口下去,让整个口腔里都充满了薄荷味,然後含了一会,吐了出来,漱了漱口,就全当是刷牙了。

    打理好自己,慕莎开始琢磨起早饭要做什麽了。整天吃烤实在是吃腻了。

    嗯,对了,可以炖啊,他们肯定没吃过炖。

    慕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兴奋的开始行动了起来,先到储藏室拎了两块不知道是什麽动物的上来,瘦偏多,还带著些筋头。

    慕莎住的木屋很简陋,也没有什麽所谓的厨房,平时都是在睡觉那屋做饭的,今天慕莎为了怕吵醒他们两个,索就在浴室里点起了火,然後把比壳大上很多的,不知道是什麽兽的壳架在上面,里面烧上水,然後把清洗了下,用锋利的兽骨把它切成小块,等到水开之後就下锅。

    等著熟的这个过程就在墙角的背篓里翻了起来,找出那些带著酸甜味的果子。这些日子以来,她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已经能分出几种野果,并且能记住它们味道了。

    等差不多熟了的时候,就把她找到的那些果子,切成小瓣扔进锅里。又挤了有咸味的果子的汁水下去。这里没有盐,咸味全是靠一种长得黝黑的本身就带著咸味的果子提供的。慕莎试过几次想从这种果子中提取出盐巴来都没有成功。所以暂时也只能用它的汁水来代替盐了。

    再烧了一个开,慕莎就用小木勺,舀起汤汁尝了尝,别说,还不错,有点西红柿牛腩汤的味道,当然仅仅是有点像,调味料差太多本不能比啦,不过比起成天吃烤要好上很多了。

    起码满屋香气四溢的,比烤的味道好闻多了。

    切尔西和瑞恩也被这阵阵的香气给馋醒了,揉著惺忪的睡眼,循著香味走了过来。

    切尔西一开门就问道:“好香啊。你做了什麽?”

    慕莎看著他们两个醒了,就笑著招呼道:“你们醒啦,快洗脸刷牙,吃饭了。”

    两人闻言都是一愣,这洗脸他们知道,只是刷牙是什麽?

    慕莎见他们两个愣愣的,就一人递给他们一个带著薄荷味的果子,索就叫它薄荷果吧。吩咐道:“咬一口,含在嘴里。”

    两人不明所以的照办了,过了一会,慕莎又一人递了杯水给他们,说道:“吐了,然後漱漱口。”

    只见切尔西一脸为难,慕莎不解的问道:“怎麽了?”

    切尔西苦著脸说道:“这果子太难吃,我直接吞下去了。”

    “笨蛋,再咬一口含著。”慕莎笑骂了句。

    切尔西闻言恶狠狠的瞪她,但也乖乖的又咬了一口含住,然後吐了出来,又漱了漱口。

    品了品滋味,赞道:“别说,这嘴里凉飕飕的还挺舒服的。”

    那边瑞恩也漱了口,温柔的笑著对慕莎说:“慕莎,你好聪明啊,竟然能想出这麽好的点子。嘴里果然舒服多了。”

    慕莎被夸的心里美滋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冲著瑞恩笑。

    慕莎脸上的笑容,切尔西看著很是刺眼,想也不想把她搂进怀里。慕莎愣了一下,眼角的余光瞄到瑞恩就在一旁。有些尴尬的推了推他,转移话题道:“我们赶紧吃饭吧,一会还要去帮瑞恩盖房子呢。”

    切尔西这才把放开她,不过大手始终占有欲十足的放在她的腰上。

    32 微甜带酸的怒意(高H)

    慕莎催促他们洗了脸,然後盛了三碗炖,三个人一起回到住屋里,坐到桌边吃了起来。

    切尔西从吃第一口开始就没再说过话,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碗後,就自己到窝里去盛了一碗,直吃到整锅都见底了,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眼睛热辣辣的看著慕莎。

    瑞恩的吃相相对切尔西而言就斯文了许多,不过也连吃了三四碗才停下来,嘴里直夸著好吃,虽然不像切尔西那样明目张胆,但扫过慕莎的眼神也灼热的很。

    慕莎被他们两个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看著自己做的东西被他们吃的干干净净的,还是蛮有成就感得。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催促著他们出去盖房子。

    切尔西转头对著瑞恩说道:“你先去集合几个族人,清理下地方,再弄些木材回来,我稍後就来。”

    瑞恩眸色一黯,随即点了下头,转身出去了。

    瑞恩前脚刚走出屋门,下一秒慕莎就被切尔西拉进怀里,热情如火的吻住了。

    边吻边把她压在墙上,掀开她的衣服,大手强行分开她夹紧的两腿,手指挤进她的花里抽了起来。

    慕莎挣扎著反抗,可是小嘴被堵住,腰身也被压制的动弹不得,只能用小手不断拍著他的背,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抗议著。

    可是切尔西本不管她,也确实是停不下来了,感觉她下面的花开始流出水来,就抽出手指扯掉自己身上的兽皮裙,挺著自己早已硬的不行的,挤进那紧致的小里。

    “嗯……”慕莎还没有做好准备,虽然花里流了水出来,但显然还不够湿,他的巨大突然刺入,疼得慕莎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切尔西被咬疼了,嘶的一声放开了她的唇,看她疼的直皱眉,有些心疼的停下刺入的动作,边伸手下去揉她身下敏感的小球,边低声哄著:“宝贝儿,放松点,让我进去,一会你就舒服了。”

    慕莎气的瞪他一眼,但也知道现在这样,让他出去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放松自己让他全部进去,夹得太紧最後吃苦的还是自己。

    切尔西感觉到她的配合,勾唇一笑,腰上一个用力,猛的一到底,硕大的头整个戳进她的子口里。

    舒爽的赞叹了一声:“宝贝儿,你好紧,好舒服。”

    慕莎被他这鲁的动作弄得说不出话来,仰著头直喘气。

    切尔西却忍不住了,不等她适应,就把她的两腿盘在他腰上,大力冲刺起来。

    屋外已经走远,却又走的不够远的瑞恩,兽人绝好的听力让他可以清楚的听到屋内的低语和喘息声,不用想也知道切尔西在对她做著什麽。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几乎陷进了里,心底不断的嘶吼著:为什麽,为什麽他不是慕莎的伴侣,他也好想把她拥入怀里,安慰她,保护她,温柔的叫她宝贝儿,然後让她在他身下呻吟,喘息,给她极致的快乐,可他现在不能,因为他没有资格。

    他真的好恨自己,为什麽当初不努力去争取族长的位置,如果当族长的是他,那麽现在搂著慕莎欢爱的就应该是他了,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瑞恩又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去破坏他们,不可以,切尔西是他的兄弟,他不能背叛他。

    好一会才平静下来,逼著自己迈著沈重的步伐离开他们的屋子,召集族人们开始干活。

    因为是在白天,窗子也来不及关起来,所以慕莎咬著唇不敢大声的叫,只能压抑的嗯嗯啊啊的哼著,随著他的冲刺上上下下的晃,前的两团柔软也随著她上上下下的晃著,看的切尔西口干舌燥的,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凶狠的像要把整个身体就挤入她的花里。

    慕莎挨了几下,有些受不住的开口求饶:“切尔西……轻点……啊啊啊……会坏的……你轻点……”

    切尔西被她娇媚的样子撩拨的心里痒痒的,可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她昨天被瑞恩抱住的样子,顿时怒气上涌,俯下身看著她恨恨道:“小东西,就是要弄坏你。你竟敢让他抱你,看我不干穿你,死你,看你还敢不敢了。”

    说著身下的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那微甜带酸的怒意,变得更加大,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戳进慕莎的子口。

28-3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