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33-37


    33 只让你抱(高H)

    慕莎的花被他弄得又涨又疼,生怕自己真的被他弄坏了,知道这是他憋了一个晚上的欲火加妒火,赶紧攀住他的脖子,讨好的伸出小舌头舔他的喉结,边舔边喘息著应道:“不敢了……嗯……再也不敢了,切尔西……啊……饶了我吧……以後我只让你抱……啊……老公……”

    一句只让你抱,听得切尔西心里总算是舒服点了,得寸进尺的追问道:“也只让我,让我干?”

    慕莎只求他能快点消了火气,也不管他说了什麽,全都乖乖的跟著重复:“恩……只让你,让你干。”

    切尔西满意了,低头含住她的耳垂问道:“那我得你舒不舒服?”

    “舒……舒服,切尔西、老公……你好厉害……好勇猛……得我好舒服,啊嗯、啊……”过多的刺激让慕莎开始迷乱起来,摇著头胡乱的夸著,突然花里最为敏感的一点被切尔西狠狠撞了一下,慕莎控制不住的搂著切尔西颤抖著高潮了。

    切尔西似乎也反现了那个不同寻常的小突起,好奇的在她正在高潮中颤抖著不断绞紧的花里狠狠抽了几下,次次都撞上那个小突起。

    “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啊啊啊……”慕莎因为高潮而更加敏感的身子,本受不住他那样的刺激,摇著头不断的哭喊著,小手胡乱的推著,双脚在他腰上盘的更紧,想挺腰往後躲他,却不知怎的偏又自己撞了回来,迎向他的撞击。

    慕莎被这样不断叠加的刺激,弄得简直疯狂,拼命缩著自己不知道是想把他挤出去,还是想吸得更深。滑腻温软的身子也灵蛇一样的在他怀里扭著。

    切尔西也没能挺过她这阵极致的紧缩,被她的吸得缴械投降了,低吼著再一次狠狠刺入她体内,抵著她最为敏感的一点喷了出来。

    平静下来之後,切尔西似乎很不满自己这麽快就被她吸了出来,依然把她抵在墙上,大手揉著她的臀瓣不肯把软下去的拿出来。

    慕莎低声哽咽了一会,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猛然想起,族人们还等著切尔西去帮著瑞恩盖房子呢,他竟然压著她在屋里欢爱了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

    於是推开他催促道:“切尔西,族人们都等著你去帮瑞恩盖房子呢,你快拿出来啦。”

    切尔西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不清不愿抽出自己,放开她,边围上兽皮裙边恨声道:“小东西,晚上回来再收拾你。”说完就走了出去。

    ieyygyger520 懒雁tt

    kokubun

    doch1013tt flytoskyts6425086

    et517sostvonkatairkintint月彤

    catherinenatctcsnoopytt

    加更一章,感谢以上各位亲的礼物哦。

    34 打击

    望著他离开的背影慕莎欲哭无泪了,她又没干什麽,为什麽要收拾她。

    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腰,慕莎慢腾腾的站起来,到浴室简单冲洗了下,她准备出去看看,有什麽是她可以帮忙的,毕竟瑞恩的房子是因为她才毁掉的。

    刚走了两步就觉得小腹坠坠的有些疼,把手放在上面揉了揉,有些担心是不是真的被那头臭狮子给弄坏了。随即想到,糟了,她好像那什麽要来了,她的例假每个月都会推迟几天,这里没有日历,她也几乎不记得自己来到这里多久了,不过这感觉应该是了。

    她都快忘记这种事情了,这可怎麽办啊,这里没有卫生巾,卫生棉之类的东西。

    最後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弄了块兽皮,在上面弄了两个洞,然後把腿登进去,再往上拉到腰部,用比较有韧劲的草把多余的部分在一侧绑了个小疙瘩,做了个简易的裤头穿上,哎,聊胜於无吧,虽然不见得有用,但是总好过直接流出来的,想了想又在裤头的底部塞了两小块长条形的兽皮进去。

    等慕莎弄好了出去的时候,兽人们已经把瑞恩家被火烧後的残骸都清理干净,又弄来了足够多的木料。

    切尔西和瑞恩正领著兽人们把几壮的木头钉进地面,牢牢的打好地基。慕莎不敢过去打扰他,看见旁边还站著几个雌兽人,手里拿著水桶,水碗什麽的,应该是拿水来给雄兽人们喝得。

    慕莎硬著头皮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大家好,我叫慕莎。”

    几个雌兽人都回过头来看了看她,漠然的冲她点点头,又转了过去。

    慕莎一时之间很受打击,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慕莎啊,你也来啦。”突然从慕莎身後传来声音,让慕莎一愣,回头一看原来是艾维。

    不好意思的冲他点点头,轻声道:“艾维,你好。”

    艾维闻言温柔一笑,边走到她身边边说道:“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切尔西只介绍了一遍,我还以为你一定记不住呢。”

    慕莎尴尬的冲他笑笑,暗道怎麽能记不住呢,那麽尴尬的事情实在是让她记忆深刻啊。

    艾维看出她的尴尬,转移话题道:“以後,你要出去采野果的时候叫上我吧。我跟你一起去,两个人在一起也有意思些,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慕莎闻言,眼睛一亮,惊喜道:“真的吗?那实在太好了。艾维,谢谢你。”

    艾维被她说得笑了起来:“你谢什麽啊,也不是什麽大事。”虽说这是切尔西特意跑来拜托他的,不过他对这个个子小小的雌还蛮好奇的,能让切尔西特意跑来拜托他,还能让瑞恩为了她连房子都烧了。看来这个小个子不简单呢。族里新一代最为勇猛的两个雄兽人,都相当的保护她。

    其实虽然是绿蟒,不过才刚刚破壳而出,杀伤力还很薄弱的,以瑞恩的身手要想弄死它,应该不是难事,可是那样就无法全力保护她的安全了,所以他才选择把自己的房子点著,连著绿蟒一起烧掉的吧,还真像是瑞恩能做的出来的事情呢。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著,兽人们就钉好了木桩,纷纷走过来休息喝水。

    切尔西一眼就看见慕莎,快步走了过来,搂过她顺势在她唇上亲了亲,低声问道:“你怎麽出来了,不累啊?”

    35 盖房子

    慕莎闻言脸上一红,暗自嘀咕,臭狮子,知道我会累,你还使劲欺负我。不过这大庭广众的,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站在旁边的艾维,看著两人这样浓情蜜意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调侃道:“没想到啊,我们冷冰冰的族长大人,也有这麽热情如火的时候。”

    其他兽人听见了都跟著哄笑了起来,慕莎闻言羞得满脸通红的低著头不敢抬起来。

    切尔西搂紧她,不痛不痒的开始反击:“怎麽?我对自己的伴侣热情不应该啊。还是你在抱怨桑德对你不够热情?”

    憨厚的桑德没听出切尔西的挑拨,直接搂过艾维,大声道:“嫌我不够热情,昨晚我没有喂饱你吗?那我们现在就回家。”

    其他兽人闻言又是一阵大笑,艾维气的在桑德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切尔西继续挑拨道:“桑德,我看你准是没喂饱他,要不他怎麽这麽大的火气,你看我家慕莎,被我喂的饱饱的多乖,赶紧扛回家去喂喂饱吧。”说著还故意挑起慕莎的下巴,在她唇上大声的啵了一下,惹得慕莎更加害羞的窝进他怀里不肯出来。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就算再害羞,也不能学著艾维一样当众掐他,那会让他很没面子的。

    桑德似乎真的受了刺激,不顾艾维的剧烈挣扎和抗议,真的扛起他就往家走。

    “桑德,你放我下来。桑德……”艾维简直被气疯了,趴在桑德肩膀上又捶又打又咬的。

    看的慕莎很是心惊,她收回对艾维的第一印象,他一点都不温柔。

    也是,做为他伴侣的桑德,不帮他就算了,竟然还帮著切尔西一起欺负她,他一定气疯了吧。

    慕莎拉拉切尔西的胳膊,小声道:“这样好吗?他们不会吵架吧。”

    切尔西满不在乎的应道:“没事,桑德体力很好的,一会在床上把他干爽了,他就不生气了。”

    慕莎赶紧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偷眼看了下四周,顿时黑线,这果然是‘兽’的世界啊,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些,竟然没有一只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倒是显得她有些大惊小怪了。

    切尔西拉著她的手,在嘴里啃了下,然後放开她道:“好了,你乖乖的在一边看著,我们要开始干活了。”

    慕莎赶紧拉住他,把她刚才脑子里的灵光一闪说给他听:“切尔西,我们可不可以把瑞恩的房子建的离地面高一点,这样如果下雨的话,外面的雨水就不会把地面弄湿了,还可以防止蛇虫之类的东西爬进去。”

    切尔西闻言沈思了起来,其他兽人们也纷纷议论起来,毕竟他们一只都是把房子直接盖在地面上的,这样很牢固,如果把房子建的离地面高一些,是像她说的那样,有那麽多好处,可是会不会不结实了呢,而且上下也不方便啊。

    没等切尔西说话,瑞恩想了一下,率先说道:“我觉得慕莎的提议不错,马上夏天就要来了,虽说我们村子的地势很高,但是如果雨太大的话,屋子里还是会进水,我们每年雨季的时候,都要忙著往屋子外面淘水,也很辛苦的,不如这样,先拿我的屋子做个试验,看看是不是牢固,如果牢固的话,大家在雨季来临之间都把自家的房子建的高离地面大家说怎麽样?”

    慕莎感激的看向瑞恩,他实在是太好了,竟然肯用自己的房子做试验,不过她不会让他失望的,一定会很坚固的,她记得在她的那个世界,一个什麽民族他们的房子就是高离地面而建的。

    这时切尔西也说话了:“我也觉得这样可行,现在我们就多钉几桩子下去,钉的深一点,然後在离地面半人高的地方开始盖房子。”

    其他兽人一听房子的主人同意,族长也发话了,那他们也没什麽好说的了,纷纷行动了起来。

    然後又在慕莎的建议下,把房子分成了几个小间,有卧室、有厨房、有浴室还有一个通风良好的晾晒室,用来把吃不完的类风干起来,以便在雨季和冬天的时候食用。

    房子的四周就加上了一圈回廊,可以放上桌椅纳纳凉聊聊天什麽的。至於上下不方便得问题,慕莎又指导他们做了个木梯子出来。

    话说兽人们的指甲都很锋利,平时不用都收在里,跟人类的指甲一样,等到用得时候就伸出来,长长的尖尖的,切起木头来实在是太方便了,所以一座木屋不长的时间就盖好了。

    大家纷纷走上去,来回走了几圈,感觉还真的挺牢固的。

    切尔西看著瑞恩的新屋子和剩下的木料心痒难耐,对族人们说道:“反正剩下这麽多木料,大家帮忙去把我家的房子也重新盖下吧,我请大家吃午饭。”

    慕莎一听切尔西也要把房子重新盖下,乐坏了,也笑著说要让大家尝尝她的手艺。

    36 转变

    兽人们一听慕莎要做饭给他们吃,都乐呵呵的答应了,切尔西烤的手艺在族里可是一流的。而且这位与众不同的雌也说要动手做饭,他们都期待的不行呢。

    切尔西直接在村里的空地上升起了火堆,慕莎大概算了下要吃饭的雄兽人加上雌兽人一共有十二个,回家去取了四个兽壳出来,把他们分别架在火上,瑞恩帮著她在里面装满水,又帮她拎了好几块来,慕莎笑著接过,细细的切成小块。

    这时切尔西也生完火走了过来,看她切得费事,和瑞恩几乎同时伸出长长的指甲,刷刷几下就帮她全部切好了。

    慕莎照著早上的样子有做了整整四锅的炖,切尔西几乎把家里的存都拿出来烤了,这样应该够这些食量极大的兽人们吃了。

    不多时就传出了炖的香味,馋的那些兽人们直流口水。

    终於等到炖好了,兽人们也不用招呼,呼的一下子围到锅边抢著盛吃。慕莎被他们挤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多亏瑞恩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她才没有摔倒,刚想道谢,就被切尔西一把拉进怀里。

    慕莎抬头一看他脸色不是很好,知道他又犯小心眼的毛病了,赶紧拉到一边小声的哄著:“老公,你别这样嘛,瑞恩只是看我要摔倒了,才扶我一把的,难道你想看我摔倒啊。”

    切尔西被她说得有些尴尬,目光游移了下辩解道:“我又没说什麽。”

    慕莎心里吐槽道:是哦,你没说什麽,昨天你也是什麽都没说,可是想起来了就吃醋的使劲折腾我。

    不过也只能在心里吐吐槽,对切尔西还是用哄的比较管用。於是柔声道:“我就知道我老公心最宽广了,肯定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那是。”切尔西听到她的赞扬骄傲得不行,心里就算真的在意,也不能表现出来了。

    瑞恩远远的看著两人亲亲我我的,双手紧握成拳,使劲咬了下嘴唇,借著唇上疼痛让自己清醒点,勉强收回目光,跟其他兽人抢起食物来。

    等到他们两人走回去吃饭的时候烤和炖都已经所剩无几了,好在瑞恩替他们预先留了些。

    慕莎和切尔西赶紧坐下来吃了午饭,切尔西就带著几个雄兽人去拆房子,钉木桩去了。

    留下几个雌兽人跟慕莎一起收拾碗筷,慕莎隐约觉得他们看她的目光都不太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

    收拾了一会,突然有个慕莎叫不出名字的雌兽人过来搭话了:“慕莎啊,你那个锅里的,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另外几个雌兽人一听也都围了过来,争先恐後的嚷著:“我也要学,我也要学,也教教我。”

    慕莎愣了一下,虽然觉得几个大男人一脸羞涩加兴奋的围著她要学习怎麽炖,挺让人起**皮疙瘩的。

    可一想到他们在这个异世是雌,就拼命催眠自己他们是女,他们是女,只是长得壮了一点,不可以歧视他们,不可以歧视他们。

    於是颤抖著嘴角,扯出抹勉强的笑意应道:“其实很简单的,先把洗干净,切成小块,然後把水烧开了,把放进锅里,再放进去些酸酸甜甜的果子一起炖就行了。”

    “这样就行了嘛。”

    “那还真是挺简单的。”

    “那要放几个果子下去呢?”

    几位雌兽人一边干活,一边拉著慕莎七嘴八舌的问著。

    慕莎很有耐心的给他们一一解释,等到把碗筷都收拾好清洗干净的时候,慕莎已经跟几位雌兽人聊得很热乎了,也渐渐习惯这些纯男的脸孔上出现害羞、撒娇等等女化的表情。

    37 不巧(高H)

    正巧切尔西他们也钉好了木桩,过来休息下,顺便问问慕莎想把屋子里怎样布局。

    听到切尔西在征求她的意见,慕莎实在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他那麽强势的人,能想到要先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赶紧蹲下来用树枝把自己的想法画给他看,要有一间浴室、一间厨房、一间储藏室、一个大大的客厅还要有两间卧室,反正村子里空间大的很,房子想要盖多大都没问题。

    昨晚的情况绝对不能再发生了,而且以後他们有了宝宝也可以住的,现在慕莎已经不排斥为他生宝宝了,只是有点担心他们两个结合会不会生出奇形怪状的宝宝。

    切尔西一一记下了,因为有了给瑞恩盖房子的经验,所以这次很熟练的就盖好了。

    兽人们里外参观了下,就都回家休息去了。留下慕莎和切尔西两个在给房子做进一步的完善。

    慕莎看著自己家里的新房子,兴奋的不行,又央著切尔西用剩余的木头把中间挖空了,挖成一个两上翘的躺椅,又做了些衣柜,储物柜什麽的。

    一直忙到天微微黑了才总算是把家具什麽都添置齐了,都感觉有些疲惫,於是两人就分工慕莎做晚饭,切尔西烧洗澡水。

    饭做好了洗澡水也烧得差不多了。两人匆匆吃了点,慕莎就先去洗澡。

    脱下裤头看了看,是干净的,好在还没有来,於是赶紧脱了衣服,跨进浴桶里洗澡。唔……累了一天,洗个热水澡真的很舒服。

    刚泡了会儿,就感觉到水不断往外溢,然後一个温热的身体就靠了过来。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切尔西,慕莎叹了口气,抱怨道:“不是说了让你一会再洗吗?怎麽又来跟我抢。”

    “我就喜欢跟你一起洗。”切尔西一边说著,一边低下头在她脖子上啃咬著,大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著。

    “嗯……切尔西,我累了……今晚不要好不好?”慕莎边躲著他边说道。

    “小东西,你想耍赖啊,别忘了你昨晚答应我的,今晚可都要听我的,我想怎样都行。”说著把修长的中指噗的捅进慕莎的花里。

    “啊……”慕莎惊呼了声,抚著桶沿往上挺了一下,又被切尔西大手拉了回去,圈在怀里,大力抽起来。

    慕莎此时才想起她昨晚被逼无奈的承诺,不禁暗暗叫苦,这可怎麽办,她後悔了,昨晚怎麽能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呢。

    切尔西边用已经变得硬硬的不断在她臀瓣上摩擦著,边含著她的耳垂暧昧的宣告道:“我先你前面的小洞,把你爽了,再干你後面的小,今晚肯定会让你爽死的。”

    慕莎紧张的已经忘记害羞了,爽不爽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他那个尺寸如果真让她进入菊的话,她铁定会疼死的。

    慕莎还没到该怎麽办好,切尔西已经把入她花的手指抽了出来,然後把她的两腿分开到最大,然後扶著自己硕大的头慢慢挤进她的口,看著她的小把头整个包裹住,一挺腰,凶狠的一到底。

    “啊……”慕莎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的尖叫出声。

    切尔西顿住身形,调侃道:“小东西,我还没全进去呢,你就叫这麽大声。很爽吗?恩?”

    说著又一用力,硕大的头就顶开子口整个挤了进去。

    “啊啊啊……”慕莎又是一声尖叫,剧烈收缩著自己想把他的挤出去,快要来潮的身体特别敏感,经不起他这样强烈的刺激。

    切尔西不等她的尖叫声落下,就快速抽了起来。

    慕莎挺过最初的疼痛,抿著唇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随著他快速的进出小声的哼著。

    突然觉得肚子闷闷的疼著,好像还有些特别粘稠体流了出来,慕莎暗叫一声糟了,早不来晚不来,怎麽偏偏挑了这麽个时候来呢。

33-3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