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44-47


    44 探病

    “慕莎,我知道你在,我可以进来吗?”是瑞恩的声音。

    “不可以,你不可以进来。”慕莎现在本动不了,而她也不想让他看见她此刻的狼狈。

    门外沈静了一会,接著又传来瑞恩温柔的声音:“慕莎,我知道你受伤了,别怕,我可以忙你的,相信我。”紧接著就是推门而入的声音。

    慕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了下来,仿佛只要闭上眼睛什麽也看不到,就没人能看到她的狼狈一样。

    瑞恩慢慢的走进她,把早上刚采的已经捣好的药材放到床边,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还好没有发烧,轻轻的擦掉她眼角的泪珠,柔声安慰著:“别怕,慕莎,别怕,我会帮你的。”

    说完起身到浴室里帮她烧好洗澡水,然後连著她身上的兽皮一起把她抱进浴室放进浴桶里。闻到她身上浓郁的交配後的气味,知道她现在肯定需要清洗一下,而她肯定不会愿意他帮忙的,於是替她拿了衣服和药材过来放在一边,然後转过身去说道:“我到门外等著,你自己清洗一下吧,衣服和药我都放在旁边了,你洗完抹一下吧,好了就叫我。”

    慕莎由始至终都是闭著眼睛的,听见关门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睛,看著旁边放著的衣服和药材,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心中充满了对瑞恩的感激,为什麽切尔西不能向瑞恩一样温柔体贴呢。

    慕莎洗了个热水澡,感觉身上舒服了些,又把瑞恩拿来的药材小心翼翼的涂到患处,因为伤在那种地方,涂起药来不是很方便,稍一动又扯到了伤口,疼得慕莎直嘶嘶的抽气。终於涂好了,就听见瑞恩隔著门说道:“慕莎,好了吗?我进来了。”

    慕莎赶紧站起来应了声:“好了。”

    瑞恩推门而入,很温柔的拦腰抱起她,把她抱回床上。

    “谢谢。”慕莎抿著唇把头扭过一边轻轻的道了声谢,他能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带著药材来看她,肯定是知道切尔西对她做了什麽的,虽然她不知道他是怎麽知道的,兴许是昨晚她叫的太凄厉,被他听到,从而推测出来的。

    可无论是通过哪种途径,慕莎都可以肯定他是知道的,这让她觉得很难堪,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你不用谢我,都是我的错,当初是我救了你,却又没能好好保护你,让你三番两次受伤,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慕莎,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瑞恩抓著她的手,无比愧疚的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当初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死了,而且你还几次三番的救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麽会怪你呢,你没有对不起我。”慕莎不知道他竟然存在著这种想法,赶紧摇著头解释道。

    瑞恩看了她半响,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慕莎,如果我说,我……”说到这顿了一下,然後把头扭到一边,深吸一口气接著说道:“你愿不愿意……”

    还没说完,突然听见屋外有人以很快的速度向这里靠近,猜测大概是切尔西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今天他为何会回来的这麽早,不过还是赶快松开慕莎的手,站了起来,他现在还不想与他起正面冲突,他不想害慕莎被他误会。

    慕莎被他这段没头没脑的话说的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到底在问她愿不愿意什麽,刚想询问就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作家的话:三更了,我可怜的存稿啊,呜呜……求安慰……

    45 让贤

    紧接著卧室的门也被推开了,慕莎猜想是切尔西回来了,怪不得瑞恩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他大概也是知道切尔西回来了才停住的吧。

    切尔西推开门就看见慕莎躺在床上,而瑞恩就站在床边,屋里还有股淡淡的药味,猜想瑞恩是来给慕莎送药的,可是一想到她是伤在那种地方,而他有可能已经帮她上过药了,就有一股火往上撞,强压了下去,语气不善的问道:“瑞恩,你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

    瑞恩似乎也憋著火的,同样没什麽好脸色的说道:“我是来看看慕莎伤好了没有,没想到却是伤上加伤。”瑞恩眼角的余光瞄到铺在床上的兽皮上的血迹斑斑,就心疼的恨不能杀了切尔西。

    “她是我的伴侣,受不受伤的不牢你费心,我自会照顾她的。”切尔西不满他语气里对慕莎毫不掩饰的关心,不悦道。

    “作为有担当的雄不是应该好好照顾自己的雌嘛,怎麽会让自己的雌三番两次的受伤呢。如果你没法好好照顾她,就让贤吧。”瑞恩听到他还不肯认错,再也压不出火气,也不管後果如何,把心里的话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呵呵……”切尔西看著他冷笑道:“让贤,让给你嘛,你就别妄想了,她已经是我的伴侣了,就注定只能是我的伴侣,就算我对她再不好,她也休想离开我,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回你自己家去。”切尔西攥紧了拳头,强压住自己心中的火气,要不是看在他和他从小一起长的份上,他真的很想狠狠揍他一顿的。

    “你……”瑞恩气的说不出话来,攥紧了拳头想揍他。

    “瑞恩,谢谢你带著药材来看我,我已经好多了,你先回家吧。”慕莎看著两人剑拔弩张的似乎要打架的样子,赶紧出声阻止道。

    瑞恩看了慕莎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火气,对她点点头道:“那你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

    说完看也没看切尔西一眼,甩门出去了。

    瑞恩离开之後,屋子里立刻变得安静了,半响後,切尔西冷哼一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睨著她,嘲讽道:“怎麽被我的不够爽?又看上瑞恩了?”

    慕莎很伤心尔西昨晚把她当发泄工具一样的对待,但也体谅他昨晚可能是气疯了,想著如果他今天肯跟她道歉的话,就原谅他。

    可没想到却等来他一番,把她当成他的所有物一样的言论,现在他又这麽说,慕莎也气坏了,口不择言道:“是,我是看上瑞恩了,谁让他比你温柔,比你体贴,比你……”

    “砰……”慕莎还没有说完切尔西就一拳捶在她身边的床板上,‘砰’的一声床板被他捶出一个大洞。

    “啊……”慕莎吓得大叫了一声,叫声刚落,耳边就传来切尔西森冷如地狱修罗般的声音:“现在後悔也晚了,你已经是我的伴侣了,就注定你这辈子只能让我,让我干,想让别人你,除非我死了,要不然你休想。”说完切尔西也一甩门出去了。

    留下慕莎一个人对著满床的凌乱默然垂泪,她不是故意要那麽说的,只是太生气了,他怎麽可以那样无情的对她。

    “啊……”一声惨叫中,桑德成了第十个被撞飞出去的兽人。

    切尔西今天很反常的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切磋捕猎技巧,虽说雄兽人之间,没事时也常常会聚到一起切磋一下捕猎技巧,可他今天似乎太过勇猛了,已经连连撞飞出去十个兽人了,再没人肯上前与他比试了,虽说他不会真的伤到对方,可是被他撞上一下也会疼上好几天的。

    “罗格,你来。”切尔西见没人肯上前跟他比试,於是点名道。作家的话:今天有事要做,很晚才能回家,所以睡觉之前先来传一章,晚上再传下一章,哈哈,传完睡觉去了,亲们,晚安,麽麽。

    46 打架

    “切尔西你饶了我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去满足我们家迪斯呢,这要是被你撞一下,估计一会儿就有心无力了。”罗格连连摆手求饶道。

    “哈哈……”众兽人闻言哄笑了起来。切尔西有些烦躁的皱紧了眉头。

    “我来……”在众人哄笑声中,瑞恩分开人群走了出来。

    切尔西一见是他,也怒气上涌,两人二话不说都化了兽形,一白一金两个身影缠斗在一起。咆哮声、撞击声不停地响起,扭打撕咬,两人,不应该说是两兽没有丝毫的技巧,只是凭著本能在搏斗著。

    旁边围观的众兽人也发觉有些不对劲了,这两兽不像是在比试倒像是在发泄怒气的打架。

    这实在是太震撼了,雄兽人因为天比较好斗,在未成年之前,因为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打架斗殴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切尔西却是从来不屑跟人打架的,他只需一个冷眼,那不怒自威的气势就足以吓倒对手了。而瑞恩因为天温和,可以说是族里人缘最好的雄兽人了,他可是从来不与人打架的,没想到这两只从来不打架的,竟然在成年以後开始打架了。

    众兽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他们为什麽打架,却没人上前把他们拉开,毕竟都有些忌惮切尔西和瑞恩的利爪,别看瑞恩平时挺温柔的,可要是真打起来,估计除了切尔西族里再没人是他对手了。

    众兽正心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见切尔西身体一顿一扭,锋利的前爪就要抓上瑞恩。

    瑞恩却不闪不避,正面迎向他,似乎想跟他来个鱼死网破,大家都看的心惊跳的,却又阻止不了,正急的不行,突然两人周围扬起一团粉末,粉末散去,只见两只都已经摊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都成年这麽久了还打什麽架,送你们点麻痹散,都好好冷静下吧,哈哈……”卡瑞达上前一只踢了一脚,然後大笑著离开了,心里嘟囔著:臭切尔西让你坏我好事,我就让你想动也动不了。瑞恩,你可别怪我哦,要怪就怪切尔西吧,你可是被他连累的。

    “呼……”众兽都长出了口气,他们怎麽把卡瑞达忘了呢,他可是最喜欢在两兽打得正激烈的时候送上点麻痹散让他们冷静冷静的,不过实在是没想到他竟然有胆子用在切尔西身上,还借机踢了他一脚,看来切尔西准是不知道什麽时候得罪他了,他可是族里出了名得有仇必报呢。

    切尔西和瑞恩此刻已经全身麻痹,动也动不了了,都有些难堪的别过眼不看对方,心里暗暗嘶吼著:卡瑞达你给我等著。

    第二天一早,雄兽人们起床要出去打猎时,切尔西和瑞恩还在村子中间的空地上趴著,众兽都暗暗咂舌,卡瑞达这是用了多少麻痹散啊,两兽到现在还动不了。不过没人敢上前去招惹他们,现在两兽铁定都气疯了,这要是不小心成了出气筒那就太冤枉了,都纷纷绕道出去打猎了。

    又过了一会,雌兽人出村要采野果时,两兽依然在那趴著,大部分有伴侣的雌兽人都听说两人打架的事了,也有不少昨晚就好奇的偷偷跑来看过的,没想到都经过一晚上了,两兽还在这趴著。都大呼好玩的纷纷围过来指指点点的,他们本不怕切尔西和瑞恩,反正雄兽人本不可能伤害他们的,所以也就肆无忌惮起来了。

    尤以艾维最高兴,想著前些日子被切尔西整的仇终於报了,兴高采烈的跑到慕莎家里去跟她八卦去了。

    作家的话:

    中秋节快乐,中秋节快乐啊,祝亲们中秋节快乐。

    47 误会

    切尔西昨晚一晚没有回来,慕莎行动不方便,没法起来做饭,所以晚饭也没吃,整整饿了一天的肚子,加上身上还疼的厉害,心里又是伤心又是难过的,趴在床上不停的掉眼泪,最後是哭累了才睡著的。

    一大早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艾维吵醒了,听他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说著,反应了好半天,终於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焦急的问道:“瑞恩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艾维虽然有些疑惑慕莎为什麽不是先关心切尔西有没有受伤,而是先问瑞恩,但还是如实回答道:“没事,没有受伤,只是现在中了麻痹散,动也动不了了。”

    慕莎闻言放下心来,又闷了半响,虽然生气看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道:“那切尔西,受伤了没?”

    艾维摇摇头道:“也没事。”这时他才後知後觉的发现有些不对劲。

    慕莎身边的床上竟然破了个大洞,一看就是拳头大的,床上的兽皮上也血迹斑斑的,还有很浓郁的的味道。慕莎好像也受伤了,动也动不了的趴在那。

    再加上切尔西和瑞恩打架,慕莎先关心瑞恩受伤了没有,这一切的事情让艾维不禁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很荒诞的故事。

    艾维被自己的想法震到了,猛咽了下口水,颤抖著声音问道:“慕莎,你不会是和瑞恩那什麽被切尔西看到了吧?”

    “恩?”慕莎有些不解他说的那什麽到底是哪什麽?

    艾维看她来一脸懵懂的样子,不禁著急的嚷了起来:“就是瑞恩干你的时候,被切尔西看到了?”除此之外他想到不到切尔西和瑞恩打架的理由,还有这床上的大洞和混合著血迹的。

    “你……咳咳……”慕莎闻言,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解释一不小心被口水呛到了,咳了起来,一咳又扯动了菊的伤口,疼的她嘶嘶的直抽气。

    艾维看她又是咳嗽,又是抽气的,以为她是心虚了,很是不赞同的数落道:“我说慕莎啊,你怎麽能这麽做呢,切尔西对你那麽好,你怎麽可以背叛他呢,虽然瑞恩也不错,可你已经是切尔西的伴侣了,就不能再让别的雄干了,难道切尔西他在床上不行吗?不能满足你?”艾维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怎麽看切尔西都很强壮啊,不像在床上不行的样子。

    “你……”慕莎听到他这麽说,差点没被噎死,又羞又恼的大声道:“你瞎说什麽,我跟瑞恩只是朋友,什麽都没做。”

    “那,这是切尔西的?”艾维皱著眉头,有些不太相信的指著兽皮上残余的痕迹问道。

    慕莎顺著他的目光,扭头一看,大羞的扯过满是痕迹的兽皮,藏在身下,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

    “不是吧。”艾维惊呼一声,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都成为伴侣这麽久了,他才碰你。”慕莎这样子就像他第一次被桑德干的时候那样,疼的他一动都动不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的,想想也不对啊,慕莎刚成为切尔西伴侣的她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周的,当时他还暗自咂舌,切尔西那麽勇猛,也不知道这新来的、看起来娇娇弱弱的雌受不了的了他。

    慕莎在心里哀嚎一声,他这样刨问底的到底让她怎麽跟他解释,她下面有两个洞,切尔西只是才碰了後面那个而已,前面那个早就被他的快坏了。

    艾维看慕莎羞的满脸通红的,抿著唇不肯回答,虽然他觉得这种事情没什麽不好意思的,可是慕莎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於是转移话题的问道:“床上这个大洞是怎麽回事?你可别告诉我是切尔西干你干的太激动了,不小心弄得。”

    “你……”慕莎虽然知道兽人们说话,大多没什麽忌讳的,可是这麽直白的问话方式,她还是有些适应不良,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道:“我惹他生气了,所以他使劲欺负我,弄伤了我,又不道歉,我一时生气,就说了些气话,他就生气的把床捶出个大洞,就是这样了。”

    她说的太过隐晦,艾维想了半天,也弄明白到底怎麽回事,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两人吵架了。

    於是劝解道:“没事,你也不用太在意,伴侣间吵架拌嘴也是常有的事,只要你在床上满足了他,他肯定会对你服服帖帖的。对了,切尔西整晚都没回来,你还没吃饭吧。”

    慕莎虽然很生气,本不想去满足他什麽的,可这些跟艾维说了也没用,他本不会理解的,也确实有些饿了,於是点了点头“恩”了声。

    作家的话:

    亲们,抱歉,早上没进来,又著急走就没有上传,更得晚了点,第二章马上奉上啊。

44-4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