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51-55


    51笨蛋

    那个陌生的兽人先也是一愣,然後也对着慕莎很友善的笑了下,说道:“你好,你是切尔西的伴侣吧,我是来自狐族的菲洛,去年整个冬天都在村子里住的。”然後偷看看了切尔西一下,有些羞涩的说道:“对亏了切尔西的照顾,今天特地拿了些果子来谢谢他的。”菲洛边说边扬了扬手里的果子。

    然後又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他说什麽也不肯收,慕莎你替他收下好不好?”边说边递到了慕莎眼前。

    “哦,那谢谢你了。”慕莎顺手接了过来。

    看见慕莎接了过去,菲洛高兴的笑了起来,切尔西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後转过头去生起了闷气。

    慕莎被他瞪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就是些果子吗,人家特意送来就收下呗,也不是什麽贵重的东西。

    正想着,菲洛就走了过来,特意从果篮里拿出一个果子,对慕莎说道:“慕莎,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

    “恩,好,谢谢。”慕莎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就咬了一口下去。来了这个异世这麽久,也被这些不拘小节的兽人们影响的没那麽讲究了,反正这里没有农药什麽的,果子不洗也不脏。

    “恩,真的很好吃,菲洛谢谢你。”这果子真的跟她平时吃的那些不太一样,汁水特别多,而且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慕莎吃了一口下去,不禁夸赞道。

    说完之後才发现菲洛的表情有些僵硬,慕莎看了看手里的果子,难道不是这麽吃的?可是这果子皮很薄的,也不像是剥了皮吃的那种啊。

    有些不解的看着菲洛问道:“怎麽了?有什麽不对吗?”

    菲洛特意递给慕莎的果子,是一种非常难采到的果子,能采到它对雌来说可是天大的荣誉呢,本以为她会大大的吃惊一下的,可没想到她二话没说就吃开了,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僵住了,听见慕莎的问话,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那个,我也该回去了,要不然他们该担心了,慕莎,切尔西,明天见啊。”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明天见。”慕莎冲着他的背影摇了摇手,对於他突然跑掉的行为有些不解,难道是她做了什麽事情,吓到他了吗?

    正思索着,就听见切尔西小声的念了句:“笨蛋。”

    慕莎抬起头瞪了他一眼,然後抱着果篮往自己那屋走去,在他面前碰的一下把房门关上,然後靠在门上,对着果篮无声的咒骂道:“你才笨蛋呢,切尔西是个大笨蛋,大混蛋。”

    门外,切尔西目光灼灼的盯着门看,恨不能把它烧出个窟窿来。

    他也很想把门里那个让他整天心神不宁的小人儿拖出来,使劲摇醒她,问问她到底想怎麽样。

    刚往前走了两步,又强迫自己停了下来,拼命告诉自己要忍住,不能跟她发脾气,不能跟她发脾气,她已经认为他没有瑞恩温柔,没有瑞恩体贴了,如果他再跟她发脾气,她真的不要他,而跑去找瑞恩了怎麽办,虽然族里没有这样的先例,可是看族里长老那麽重视她的样子,她如果提出想换个伴侣,族里的长老没准真的会同意的。

    切尔西一想到慕莎浑身赤裸的被瑞恩压在身下抽得哭喊呻吟的样子,就火大的想杀人。不,他却对不能允许慕莎属於别的兽人,谁都不行,所以他的想办法尽快让慕莎对他改观才行。

    不就是温柔体贴吗,哼,他就不信他会比输给瑞恩。

    52愿意(高H)

    此时瑞恩正躺在床上正辗转反侧,突然听见有人敲门:“瑞恩,瑞恩,开门。”

    他认出是慕莎的声音,赶紧起身打开门。慕莎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嘤嘤的哭着道:“瑞恩,瑞恩,你不可以选别人当你的伴侣,不可以。”

    瑞恩闻言愣了一下,然後喜不自胜的笑开了,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别哭,慕莎别哭,我不会选别人的,我心里只有你啊。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们一起离开这个村子,到别处去生活。”他终於忍不住把那天没有问出口的话,问了出来。

    慕莎抬起头看着他,一边垂泪一边点头应道:“我愿意,我愿意。”

    瑞恩激动的不行,低下头去吻住了他渴望许久的小嘴,拖出她的湿滑的湿滑的小舌头来,含在嘴里细细的品着。果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样甜美。

    吻着吻着瑞恩的呼吸就变得重起来,只觉一股热流直冲下腹而去。瑞恩喘息着放开她,边用已经亢奋挺立的热铁在她身上蹭着边低声说道:“慕莎,我想要你,给我好不好?”

    慕莎羞怯的窝进他怀里,若有似无的“嗯”了声。

    得到她的首肯,瑞恩兴奋的把她拦腰抱起,轻柔的放到床上,然後脱了她的衣服,扯掉自己的兽皮裙,温柔的覆了上去,顺着她的锁骨一路往下亲吻着,手掌则热情的在她身上游走着,最後移上她前那两团让他好奇又向往的饱满上,覆在那团柔软试探的揉捏着。

    感受到她前柔软又富有弹的触感,瑞恩激动的直想呻吟出声,实在是太美妙了。

    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含住她前的红缨,细细舔舐。

    慕莎攀住他强健的身躯,目光迷离的小声哼着,渴求他更进一步的占有。

    瑞恩渐渐的不再满足於这样的碰触,身下紧绷的热铁催促着他想要狠狠的入。

    瑞恩把她的两腿拉的大开,一只手探下去索了起来,他知道她的身体跟族里别的雌不同,长老们曾指着兽皮上的画给他们讲解过得,可是理论毕竟不同於实践,他索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可以深入的口,心下一喜,噗的一声把中指整捅了进去,快速抽了起来。

    “嗯……”被异物突然进入的不适让慕莎闷哼了一声,娇喘着呢喃道:“轻点,瑞恩。”

    瑞恩闻言放缓了进出的速度,感受着手指被紧紧裹住快感,心下不禁疑惑道:这麽小的口,一手指就塞满了,他的硕大能进去嘛?

    随即心里发酸的想到切尔西不是早已入过好多次了嘛。他那里可是和他差不多大小的,既然他可以进入,那他一定也可以的。

    想到这就把手指抽了出来,抚着自己硕大的硬挺,一挺腰就顶进了她紧致的小里。

    “啊……”随着他的进入慕莎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瑞恩重新俯下身来,大手在她前的柔软上不断揉捏着,热情如火的唇舌在慕莎的颈间啃咬着,喃喃的轻唤着她的名字:慕莎,慕莎。他的声音因为情欲而变得暗哑。

    一遍又一遍,随着他深情的呼唤,身下的热铁不断加快着抽送的速度。

    “慕莎,舒服吗?告诉我舒服吗?”瑞恩看着她浑身酥软的躺在他身下,被他抽的目光迷离的,张着小嘴柔媚的嗯嗯啊啊的呻吟着,不由自主的想起她也曾这样躺在切尔西身下,被他的大声媚叫。

    强烈的嫉妒让他忍不住加重力道,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捣入她的紧致的小里。

    “啊……舒服……舒服,瑞恩,啊……轻点……轻点……好深……我要被你顶穿了……啊……”慕莎被他抽的前前後後的晃着,仰着头大声的呻吟着。

    “我和切尔西谁的你更舒服,告诉我,告诉我!”瑞恩一反平日的温文,大手紧紧掐住她的腰,发疯似地用尽全力往她小里顶入,像是要把顶穿了才甘心似地。

    “啊啊啊……”慕莎被他顶的承受不住的大叫起来,紧抓着身下的兽皮,缓了口气胡乱的喊着:“你,瑞恩,你得我更舒服,啊……瑞恩……瑞恩……给我……给我……啊啊……。”

    瑞恩闻言心满意足了,不再废话的把她的腿拉的更开,大力揉搓着她的臀瓣,全力冲刺起来。

    随着他疯狂的顶进撤出,快感越积越多,渐渐达到极致。

    “啊……”瑞恩嘶吼一声,喷了出来。压在她身上喘着享受高潮的余韵,待稍稍平复了些,就柔情蜜意的唤她:“慕莎,宝贝儿,你真好,我好舒服。”

    边唤着边扭头想去亲她,可定睛一看哪有慕莎的人影,他怀里紧紧抱着的竟然是被扭成一条的兽皮,有些不可置信的低下头去,赫然发现包裹着他已经软下去的热铁的兽皮上,粘稠一片满是他高潮时出的白浊。

    颓然的翻身躺在一边,不禁苦笑,原来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春梦啊。慕莎从那天之後就没有来找过他,更不可能在乎他是不是要选了别人做伴侣的。她心里自始至终都没有他吧,他是不是该死心了,可是他不甘心啊,为什麽切尔西那样对她,她还宁愿呆在他身边,也不肯向他迈出一步,只要她肯向他迈出一步,那他宁愿为了她背叛切尔西,背叛整个村子,带着她到别处去生活,可是……

    瑞恩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等待天明,内心备受煎熬,谁能来告诉他,他到底该怎麽办才好……

    53前男友

    第二天一早,慕莎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门口的地上放这个篮子,篮子里放着好几个昨天她说好吃的那种果子。狐疑的拿了起来,四下看了下,切尔西已经出去打猎去了,这莫非是他特意去给她摘的,只为了她昨天说好吃?慕莎有些不确定的猜测到,随即又想到他昨天不是还骂她笨蛋嘛,这些日子也没给她好脸色看,今天这是受什麽刺激了,还特意去给她摘果子吃?

    对於切尔西的行为慕莎很是不解,果子也没敢收,整篮放在桌子上,出门找艾维一起采野果草药去了。

    艾维和慕莎正要出村子的时候,正巧又碰上了也要出村去采野果的菲洛和梅达。於是两人同行就变成了四人同行。

    慕莎认出梅达就是昨天迎亲会上向瑞恩示好被拒的那个雌兽人,不过看他今天没打采的模样,好像还没从昨天被拒的影中走出来。秉承着揭人不揭短的礼貌,慕莎和艾维对昨天的事只字不提,一路上就听着菲洛热情的对慕莎问长问短的,问的慕莎有些疲於应付,好在艾维不敢把他们带的离村子太远,四人停下来开始采野果。

    艾维、菲洛和没打采的梅达都是属於身手矫健的类型,蹭蹭蹭几下很轻松的就各自爬上一个树,摘起果子来。

    慕莎对於那大树的高度是望而生畏的,索不难为自己非要跟着往树上爬,只在附近的草地上找些草药和熟悉的秧苗采了些。

    回村的路上,菲洛很‘好心’的要把自己采到的果子分给一个果子也没采到的慕莎一些,被慕莎婉言谢绝了,反正家里只有她和切尔西两个人,切尔西已经储存了足够的果子了,她拿回去也吃不了。

    听到慕莎这麽说,菲洛和梅达看向慕莎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轻蔑,不够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菲洛还故作羡慕的说道:“慕莎,切尔西对你可真好。”

    慕莎闻言苦笑了下,没有搭话。他对她好吗,如果没发生那件事之前,她也觉得切尔西对她还不错的,可是一想到他那样对她,她就不知道他对她是好还是不好了。

    晚上的时候照例继续举行迎亲会,今晚比昨晚还要热闹,会安排雄兽们两只两只的上场比拼狩猎技巧,有点类似於比武的感觉。

    切尔西也出来观战了,只是他没有站在慕莎的身边,而是和菲洛站在一处有说有笑的。艾维看见了心下觉得奇怪,这切尔西和慕莎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什麽事情了,前些日子切尔西一见到慕莎准会第一时间粘过来的,还因为他调侃了他几句,就狠狠的整了他一通,今天竟然理都不理慕莎,而跟那个菲洛聊得热火朝天的。

    看来他有必要提醒慕莎一下,於是拉着慕莎一下,小声问道:“慕莎,你跟切尔西吵架了吗?怎麽谁也不理谁的?”

    慕莎眼神暗了一下没说话,艾维最受不了她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於是提醒道:“我告诉你,那个菲洛你多注意他一下,去年冬天的时候他住在村子里,跟切尔西关系挺好的,我看啊,如果不是你出现了,他十有八九会和切尔西成为伴侣的。”

    “啊?”慕莎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怪不得她觉得那麽菲洛看切尔西的眼神怪怪的,感情是切尔西的前女友,不,是前男友,这个称呼也怪怪的,原谅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男人会是她的情敌,天啊,她以为自己已经适应良好了,没想到现在又有些神经错乱了。

    慕莎再看向切尔西和菲洛时就感觉不一样了,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公然跟前女友拉拉扯扯一样,恨不得上前去扇他两巴掌。

    54登堂入室

    为期三天的迎亲会很快结束了,经过族人们的一番努力,狐族有包括菲洛在内的八位雌兽人愿意留下来一起度过雨季,这已经是历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了,而且还在第一天迎亲会的时候就有一个雄兽人成功找到了伴侣,这实在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高高兴兴的送走了狐族的族长和其余的雌兽人,没过两天雨季就来了,天空开始变得沈沈的,整天下着雨,雄兽人们也不出去打猎了,在村子四周挖起了排水沟。

    虽然挖了很多的排水沟,但随着雨势见大,地上还是积了水,屋子里的木质地板也渗了水上来,这时才看出切尔西和瑞恩家房子的优势,他们的房子因为建的离里面很高,所以地板一点也不湿,看的那些兽人直呼後悔,当初为什麽不听慕莎的也把房子都建的离地面高些,也免得现在在家里也要淌水,虽然他们之前都是这麽过来的,可看着两人家里干爽的地板还是羡慕的不行,都嚷嚷着等过了雨季,一定把房子重新盖过。

    菲洛突然找上切尔西,楚楚可怜的说道:“切尔西,我可不可以到你家暂住啊,村子里给我安排的那个屋子地板都被水漫过去了,整天踩在上面,我的脚都被泡坏了,你看。”说着还抬起已经被水泡的发白的脚给切尔西看,以博取同情。

    切尔西思索了下,说实话让他来他家住,这确实有点不太好,可是如果他来住的话,那家里那只小东西就的搬回来跟他住一张床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她了,一想到这他就有点热血沸腾了。

    看着切尔西有些犹豫,菲洛再接再厉的哀求道:“切尔西,求你了,你们家不是有两个屋子吗,我住那个屋子就好,保证不会打扰你和慕莎的。”

    切尔西终於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你去收拾下东西,一会就搬过来吧。”

    菲洛闻言喜滋滋的点点头,跑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一直在自己那屋试着用兽皮缝制斗篷的慕莎把他们俩得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气的她浑身直哆嗦,这个男小三未免也太嚣张了一点,竟然想要登堂入室了,混蛋切尔西竟然说好,当她死了是不是,气死她了,实在是气死她了。

    在原来的那个世界,她被未婚夫和最好的朋友背叛,来到这个异世难道还要看着兽人老公和男小三在她家里调情不行。

    慕莎突然觉得口憋闷的厉害,好像有些喘不上来气了,於是蹬上可以防水的兽皮靴,呼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切尔西见慕莎脸色不善的冲了出去,吓了一跳,赶紧跟在她身後也冲了出去,看见她跑进了艾维家这才松了口气,折返回自己家里把慕莎的东西都搬回自己屋里。

    艾维和桑德正在一处腻歪着,看见慕莎突然哭着冲了进来,赶紧推开桑德,拉过慕莎担心的问道:“你怎麽了?”边问边扯了块兽皮帮她擦擦身上的雨水。

    慕莎本来也是打算找艾维说说的,毕竟在这个异世对她好的也就只有他和瑞恩了,瑞恩自从那天之後就没有来找过他,她也没有主动去找过他,毕竟再见还是有些尴尬的。

    可是来到艾维这里却看见桑德也在,让她有些说不出口了,只好低着头抽抽噎噎的哭着。

    艾维看出她的不自在,从桑德使了个眼色,把他撵走了。

    等桑德走了出去,艾维这才急切的问道:“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你赶紧跟我说说你到底怎麽了,这样光哭什麽也不说,简直要急死我了。”

    55反擊

    “艾维……”慕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抽抽噎噎的把这段日子以来她跟切尔西之间发生的事情都跟艾维说了,单单跳过了瑞恩的那段,毕竟是她和切尔西之间的事情,她不想扯上瑞恩。

    艾维听完後,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的说道:“慕莎,这回你做的真的有点过分了,你知道吗,切尔西还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在一次外出游玩的时候,不小心碰上了大型猛兽的围攻,两人都受了伤,好容易逃回了村子,可是不知道伤到了哪里,流血怎麽也止不住,就这样一直流一直流,没两天就死了,他是被村里人接济着才长大的。

    从那以後就一直怕看到流血,你还那样骗他,他肯定是一时气急了才会弄伤你的,现在肯定後悔死了,可就是拉不下脸来跟你道歉,要不然也不会由着你胡闹,还弄什麽分居,我跟你说,这雄兽人的欲望可都是很强烈的,你这样整天碰也不让他碰一下的,他肯定憋得难受的厉害,小心被那个狐族的抢了去,我看他对切尔西可是还没有死心呢,要不然也不会千方百计的要住你们家去,你赶紧回去,跟切尔西撒个娇,然後把他拐上床,喂的饱饱的,让那只臭狐狸干瞪眼。”艾维边说着边把慕莎往外推。

    慕莎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就被艾维推了出去,被外面冰冷的雨水一浇顿时清醒了些。

    她实在没想到切尔西的身世会那麽悲惨,虽然她也从小没有父母,可是他亲眼看着父母流血死去,一定比她更痛苦吧。这样想着也就不气切尔西了,反而有些心疼他。可是心疼归心疼,该教训还是要教训的,他竟然公然把前,恩,男友带回家里,说什麽也得给他点教训的。

    於是慕莎先到卡瑞达那里要了些东西,这才回家的。

    刚一进门就看见切尔西和菲洛两个人正在做晚饭,一递一接配合的还蛮默契的,慕莎心里发酸的想着。

    菲洛一见是慕莎回来了,就热情的招呼道:“慕莎你回来了啊,再等一会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慕莎“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後转过头去,不满的小声嘟囔道:“厚脸皮,也不想想到底谁才是这家的主人。”

    慕莎嘟囔的声音虽然小,但切尔西绝佳的听力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语气里那毫不掩饰的浓浓醋意让切尔西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看着她浑身湿漉漉的,生怕她着凉生病了,於是把晚饭扔给菲洛一个人张罗着,转身去浴室给慕莎烧洗澡水去了。

    慕莎转进里屋,拿了换洗的衣服想到浴室去洗个澡顺便洗洗头发,换件衣服,刚推开浴室的门就看见切尔西正蹲在那烧热水,疑惑的皱了下眉头,是在帮她烧洗澡水吗?

    他这几天每天早上都会在她门口放些奇奇怪怪的果子,现在又帮她烧洗澡水,这是再跟她求和吗?可他还是不肯跟她说话,又不太像跟她求和的意思,慕莎被他弄得有些糊涂了。

    切尔西见她进来了,有些尴尬的站起身,伸手试了是水温,感觉差不多了,这才熄了火,把热水都倒进浴桶里,然後也不说话,转身出去了。

    慕莎盯着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再进来,心想这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吧,於是脱了衣服,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等她洗好出去的时候,切尔西和菲洛已经把晚饭都准备好了。菲洛见她出来了,非常热情的招呼她过来吃饭。

    慕莎很不满他表现的好像自己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而她是客人一样,可又不好当场发作,不过她也不会让他过分得意就是了。

    於是浅笑着点点头,走到切尔西的身边坐下,切尔西很意外她竟然肯坐的离他这麽近,欣喜的切了块放进她的碗里。

    慕莎往他身边挨了挨,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亲爱的,你帮人家切成小块好不好?太大块了人家怕噎到。”

51-5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