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61-65


    61 嫌弃

    激情过後,切尔西有些懊悔的抽出已经软下的,紧搂著慕莎,大手放在她腰间帮她按摩著,踌躇了半天,终於开口唤道:“慕莎……”

    慕莎正窝在他怀里昏昏欲睡的,突然听见他喊她,迷迷糊糊的应道:“嗯?”

    又是半响没了声音,慕莎好奇的抬头看他,只见他正皱著眉头不知道再想些什麽,慕莎实在有些惊讶,他饿了这麽久,竟然只要了一次就停了下来,还在想事情,难道是出了什麽大事了吗?

    慕莎心里一惊,关切的问道:“切尔西,出什麽事了吗?”

    切尔西目光闪烁了下,有些泄气的别过脸,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好像真的没法像……恩……他那样……温柔体贴的,你会不会……恩……嫌弃我?”

    慕莎一听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意起这件事来,故意逗他道:“会。”

    切尔西闻言,扭过头来凶狠的瞪她,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嫌弃我也晚了,你注定只能是我的伴侣了。”

    慕莎看他气呼呼的样子,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还觉得挺可爱的,勾下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轻笑道:“好了,老公,别气了,我那天说的就是气话,虽然你没有瑞恩温柔体贴,可你有自己的优点啊,你比他英俊,比他勇猛,比他……恩……”

    慕莎顿住了,好吧,原谅她,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只鲁的兽人到底还有什麽是比瑞恩强的,如果她说可爱的话,她敢打包票,切尔西会马上跟她翻脸的,他的臭脾气她是领教的多了,瞧瞧,要是说缺点的话她就能信手拈来的。

    “比他什麽?”切尔西听她夸他,本来还沾沾自喜的,可她没说两句,突然就不说了,难道他才两个优点吗,切尔西不满意的催促道。

    “哎呀,总之,你在我心里,什麽都比他强啦。”慕莎违心的夸赞道,怕他继续追问,赶紧转移话题道:“就算你样样都不如他,你是我老公,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就像我个子没有艾维高,也没有艾维力气大,更不如他会采野果,你会嫌弃我吗?”

    “嗯。”切尔西点点头,一脸确实如此的表情。慕莎见他终於了解了,以为大功告成的又窝回他怀里。

    刚刚趴下,就听见切尔西很惋惜的说:“你不说我还没发现,你既没艾维高,也没艾维力气大,更没他会采野果,你说我这一族族长,找了你这样一个伴侣是不是亏大了?”竟敢说他样样都不如瑞恩,简直气死他了,不过她的意思,他明白了,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於安定了下来。

    “恩?”慕莎闻言狠狠的在他前咬了一口,在切尔西‘嘶嘶’的抽气声中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学著他的口气说道:“你嫌弃我也晚了,你注定只能是我的伴侣了。”切尔西看著她张牙舞爪的小样,心里痒痒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低下头去亲她。

    慕莎张嘴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怒道:“嫌弃我就别亲我!”

    切尔西‘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又快速亲了她几下,惹得她怒目相视的,这才低声哄道:“宝贝儿,老婆,我哪能嫌弃你呢。你是森林之神赐给我的宝贝,我喜欢都来不及呢,哪能嫌弃呢。”

    “哼……”听他这麽说,慕莎心里甜丝丝的,不过嘴上还不肯饶人的说道:“谁知道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可听说去年冬天的时候,你跟那个叫菲洛的雌兽人很是要好的,要是没有我的出现,你就选他当伴侣了,是不是有这麽一回事?”

    “这个……”切尔西有些傻眼,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些尴尬的接道:“那时候你不是还没出现嘛,如果你出现了的话,我保证一定会选你的。”

    “我才不相信呢,我记得当初你可是在族里长老们的逼迫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我成为伴侣的,刚开始还整天欺负我,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你别想抵赖。”慕莎突然想起那段过往来,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说著说著眼圈都红了。

    作家的话:哈哈,接下来几章会很多的。

    62 都听你的(高H)

    哎呦,切尔西不禁哀嚎一声,怎麽又提起这事来了,他那时确实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和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她成为伴侣的,早知道会有一天这麽在乎她,那时说什麽也不会那麽对她的。

    眼看著慕莎又要哭了,切尔西有些心疼的柔声哄著:“宝贝儿,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别生气了,以後一定不会欺负你了。你乖啊,不哭!”

    慕莎也觉得翻旧账挺没意思的,不过难得他这麽低声下气的哄她,於是矫情道:“以後不准欺负我。”

    “好,好,不欺负你。”切尔西点头应著,在心里又偷偷加了一句,在床上欺负不算。

    “以後什麽事情你都要听我的。”慕莎得寸进尺的要求道。

    “好好,我什麽事都听你的。”切尔西好脾气的答应著,不过又暗暗加了句:在床上你的听我的。

    慕莎终於满意了吸吸鼻子,积蓄的那麽点泪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小东西,你满意了?”切尔西宠溺的亲亲她的鼻子,调侃道。

    慕莎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眼不看他,切尔西又亲了她一下,轻笑道:“你满意了,是不是可以喂喂我了,我可是还没吃饱哦?”说著用下身又已经坚硬如铁的往她两腿之间顶了顶。

    慕莎害羞的锤了他一下,倒也半推半就的让他拉开两腿,把大慢慢顶了进去。

    “嘶……切尔西……你轻点……慢点……疼……”慕莎的花被切尔西刚才那一通狂抽猛弄得红肿不堪的,就算他放缓了速度进入,还是疼的她直皱眉头。

    “乖……忍忍……一会儿就舒服了!”见她疼的直皱眉头,切尔西也心疼的,可身下的肿胀让他实在停不下来,只好含住她的耳垂低声的哄著。

    “什麽一会就舒服了,是你舒服吧。”慕莎不以为然的嘟囔了句,泄愤的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要疼大家一起疼,不能总是她一个人疼的不行,而他却在享受。

    “嘶……”冷不丁被她咬了一口,切尔西倒吸了口气,他皮糙厚的这点疼对他来说算不了什麽,反而刺激的他更加疯狂,把已经进入花三分之二的抽出到口,然後狠狠的一到底。

    “啊……”花被撑到极致的,似快慰又似痛苦的感觉让慕莎松了口,大叫起来。

    “好紧,宝贝儿,放松。”切尔西喘著,强忍著想在她体内肆虐的欲望,低头含住她一侧尖,细细啃咬著,浅浅的作小幅度抽,慢慢等她适应。

    “啊……嗯……啊……”慕莎被他得浑身发软,他难得的温柔的动作让她的花更加湿润,整个人在他身下软成一滩水。

    “舒服了?恩,叫的这麽媚!”切尔西感觉到她花里的水越流越多,觉得是时候了,便挺腰狠狠的顶进去,硕大的头整个顶进子口才停下来。

    “啊……”一种被贯穿的错觉让慕莎放声大叫。前雪白的柔软也跟著猛烈的晃了起来。

    “再叫得大声点,宝贝儿,我喜欢听你的叫。”切尔西紧紧箍住她的腰,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凶狠的动作将她顶得前後乱晃,长的不停的深捣,每次进出都带出大量的体,不断发出叽咕之声。

    她的花太紧了,每次入都要用很大的力气,顶开那些层层叠叠又柔软紧致的,每一次抽出,又像有无数张小嘴在使劲的吸吮著他的,这样极致的享受,让切尔西实在温柔不起来,次次都大力的顶开她的花口,让她哭喊不已。

    “干死你,小宝贝儿,干死你!干死你!”渐渐的切尔西觉得不过瘾了,於是将她的腿架在肩上,嘶吼著更狂野的冲刺顶撞。

    “啊啊啊……”慕莎被他弄的已经失神求饶都不能,狂乱的摇著头,小手紧紧的抓著身下兽皮,似是一松手就会被撞飞出去。

    最後的时候,慕莎已经被折磨的哭了出来:“切尔西……饶了我……呜呜……我要死了……啊……”

    她小脸晕红,两腿大张,双眼迷离又无助的承受切尔西不知餍足的激烈抽,花里敏感娇嫩的内壁被他硕大的头暴的一次次撑开,火辣辣的疼著,又疼又麻的刺激让她再一次颤抖起来,花里猛烈的收缩,“啊……”慕莎长长的呻吟一声,使劲弓起身子,高潮了。

    切尔西终於没能忍住,嘶吼一声,滚烫的了出来。

    63 受伤

    过了好一会儿,慕莎才缓过气来,不知怎麽的就委屈了,哽咽著哭了起来。

    切尔西吓了一跳,赶紧搂著她一翻身,侧躺著勾起她的下巴,关切的问道:“宝贝儿,怎麽了?好好的,怎麽哭了?”

    “你,抽出来啦!”慕莎横他一眼,愤愤道。

    切尔西有点慌,以为自己刚才太过兴奋,又弄伤她了,赶紧把抽了出来,没了他的堵著,白浊的体混著透明的蜜,不停的从花里流出来,看的切尔西口干舌燥的,软下去的又硬了起来。

    不过还担心著自己是不是又弄伤了她,赶紧扯过旁边的兽皮在口上擦了擦,细细检查了一番,没有撕裂,只是红肿的厉害,恐怕他的大想再进去的话,她就要吃些苦头了。

    毕竟舍不得她太疼,於是忍了欲望,抬起头来柔声哄著:“怎麽了,宝贝儿,你下面的小没有撕裂,到底哪不舒服?恩?”

    慕莎使劲在他口上锤了一下,抱怨道:“你就会欺负我,刚才差点被你弄死了!”

    切尔西一听这话乐了,低头在她唇上连著亲了几下,这才沾沾自喜道:“怎麽样,你老公很勇猛吧?你不是就喜欢我勇猛吗?”

    看著他喜滋滋的样子,慕莎就恨得牙痒痒,自己都快被他折腾死了,也不知道心疼,好像还觉得挺自豪的,於是在他腰上使劲掐了一把,委屈道:“你还笑,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

    “宝贝儿,这你可冤枉我了,我这不就是在疼你,很用力的在疼你。”切尔西边舔著她的耳垂,边色色的说道。

    慕莎见他没个正形,也懒得跟他说了,刚才不过是被欺负的有点狠了,矫情一下,想让他哄哄罢了,现在她心情平复了,感觉身上倦倦的有些困了。

    慕莎锤了他一下,窝在他怀里平复了下心情,这才幽幽的说道:“以後任何有危险的事情都不可以做,你要是受伤了,我会心疼的。”

    一句我会心疼的,让切尔西也不由自主的红了眼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吻著她的发顶轻声道:“好。”有多久没有这种被人心疼的感觉了,这一刻他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哪怕就让他这麽死去,他也是愿意的。

    於是推开他翻了个身,背对著他嘟囔了句:“你讨厌,懒得理你。”

    慕莎不理他,切尔西却不依不饶的贴上来,大手伸到她的前,肆意把玩著她的柔软,嘴巴也贴上来,在她耳边吹著热气,暧昧的问道:“老婆,我怎麽讨厌了?难道是得你不够爽?那我们再来一次,恩?”说著还用又硬起来的不断在她腿间磨蹭著。

    慕莎忍不住直想哀嚎,这雄兽人的体力是不是太好了一点,从早上就没有吃过东西,先是盖了一上午的房子,然後一回家就压著她在床上狠狠的折腾了一下午,这会儿还这麽‘’趣高昂的,他都不会累的嘛!

    想到吃东西,慕莎也感觉有些饿了,她也就是早上的时候,边等切尔西边吃了些别的兽人递给她的食物,经过一下午这麽大运动量的消耗,早就消化光了。

    於是抓住他在她前使坏的大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切尔西,我饿了。”

    切尔西现在全副心神都在她後面的小上,满心想得都是怎麽哄的她答应让他进去,她突然冒出这麽一句,著实让他愣住了,稍一思索,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早上就没让她吃过东西,这都一天了,也是该饿了,於是赶紧起身,边围上兽皮裙,边柔声问道:“想吃什麽?”

    “我想吃炖,还想喝鱼汤。”反正什麽麻烦她点什麽,这样他去准备吃的,她就可以借机好好睡一觉了。

    切尔西闻言叹了口气,知道床上的小东西诚心想折腾他,不过他不但不觉得麻烦,反而感到甜蜜,摇头笑了下,就冒著雨出去给她抓鱼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莎正睡得香甜,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仰头一看,原来是切尔西回来了。

    切尔西见她正在看他於是扬了扬手里拎著的几条鱼,柔声道:“你看鱼抓回来了,再等会儿就可以吃了,你再睡会,一会好了叫你。”

    “唔……”慕莎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蹭了蹭就闭上眼睛准备听话的接著睡了了。

    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又猛地睁开眼睛,这回是真的清醒过来了,也顾不得穿衣服,从床上一个!辘爬起来,蹬蹬蹬跑到切尔西身边,抓住他血模糊的右胳膊,红了眼圈,颤抖著声音问道:“这,这怎麽弄的?”

    切尔西赶紧放下手里的鱼,用没受伤的左胳膊搂著她,轻拍著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没事,没事,就是不小心被咬了一口,你别担心,过两天就好了啊,你先乖乖的到床上去躺著,地上凉,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吃什麽吃?”慕莎见他受了这麽重的伤,还说的风轻云淡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就气不打一处来,推著他到床边坐下,然後命令道:“你在这坐著别动,我先帮你清理伤口。”

    然後去打了盆水来,又找了块干净的兽皮,细细的把他手臂上的伤口清理了一下,‘啪啦、啪啦’看著他手臂上那个碗口大小还在不断往外冒血的伤口,慕莎的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作家的话:哈哈,亲们,这章字数够多吧,水沫说话算话哦。

    64 因祸得福(高H)

    两人就这麽相拥著好一会,慕莎轻轻的推了推他说道:“你现在去床上躺著,我去做饭,你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他可是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没有体力她怕他过会儿会发烧。

    切尔西本想说不用的,被慕莎冷眼一瞪,撇了撇嘴,乖乖的去床上躺著了。

    慕莎很快做好了饭,也不让他下床,就让他靠在床上,然後一勺一勺喂给他吃。

    切尔西乐得不行,没想到受个小伤,还因祸得福让慕莎这麽温柔的对他,简直美死啦。

    两人吃过晚饭,慕莎就烧了水洗了澡,然後又帮切尔西全身擦拭了下,期间某人一直挺著下身那个邪恶的大东西在她耳边不断哼哼著:“难受,难受的。”

    让慕莎很是黑线,真是头色狮子,都受伤了,还竟想著那种事。不过看在他受伤了的份上,慕莎倒也乖乖的脱了衣服任他猴急的把她压在身下亲吻啃咬。

    “嘶……”慕莎的花还肿的厉害,他刚伸进去一个手指,就疼得她直抽气。

    切尔西一皱眉,一手指她都疼成这样,看来前面的小他今晚是不能用了,於是抽出手指,改入她後面的菊。

    慕莎被他弄得一个激灵,扭著腰拒绝道:“切尔西,别,那里不行。”

    “可以的,宝贝儿,上次我不都进去了嘛,可以的,这次我保证轻轻的,不弄伤你,乖,别动。”切尔西一下一下亲著她的眉眼,低声哄著。

    “不要了,切尔西,疼……”上次被他进入,那种疼的撕心裂肺的记忆又回笼了,让慕莎直皱眉,却又不敢使劲挣扎,生怕碰到了他的伤口。

    “你乖,多几次就不疼了,艾维他们都是用这里的,你看他们不也被的很爽嘛!”切尔西边哄她,边伸进去两手指努力扩张著。

    又来了,又绕回这个话题了,慕莎想想算了,疼就让它疼吧,也许就像他说的多几次就不疼了,她不想扫他的兴了,因为她发现,只要他想要,她就愿意给,哪怕真的很疼。

    慕莎不再挣扎,甚至主动张开两腿环住他的腰,尽量放松自己,由著他在她菊里不断扩张著。

    感觉到慕莎不再抗拒了,切尔西欣喜的低下头柔情蜜意的吻她,另一只手也探下去拉扯她花口敏感的小球,让前面的小流出些水来,好抹在後面的菊里做润滑。

    切尔西这次非常有耐心的做著扩张,直到三手指都可以顺利进出了,这才把她翻过去,摆成趴跪的姿势,高高的撅起屁股,然後自己跪坐在她两腿间,把沾满蜜的大缓缓向菊口顶入。

    “啊……”虽然他做了足够的扩张,可是比例完全不符的巨物想要硬生生挤进窄小的口,还是让慕莎疼得叫了出来。

    “宝贝儿,放松,放松,让头部进去就好了,乖,再忍忍。”切尔西一只手抚著大把头用力往里挤,一只手掐著她的腰不让她往前躲,嘴里还柔声哄著。

    慕莎深吸一口气,闭著眼睛催眠自己不要紧张,要放松,放松,让他进去。

    “呼……”切尔西终於把硕大的头推进了慕莎的菊里,停了下来剧烈的喘息著。

    慕莎的菊口已经被撑到极致,所有的褶皱都被撑开了。慕莎紧咬著身下的兽皮,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要被撑裂了。

    被异物进入的菊开始不自觉的收缩,挤压著切尔西的。

    “嘶……宝贝儿,别绞这麽紧,我要被你夹断了。”切尔西有些受不住的倒吸了口气,大手揉捏著她白生生的臀,稍用力往外掰著,好让自己的能顺利进入更深的地方。

    “坏蛋。”慕莎疼得不行,听到他不但不知道体谅,还怪她绞的太紧,忍不住小声骂道。

    “我哪里坏了?是这里吗?恩?”切尔西强忍下一到底的欲望,俯下身来边在她雪背上啃咬著,边轻轻的一下下在她菊口处的内壁上顶著,试图让她放松下来。

    “嗯……”被他一下一下轻轻的顶弄著口渐渐的在疼痛中产生了一种酥麻的感觉,刺激的慕莎闷哼了一声。

    因为这阵酥麻,绞的死紧得内壁也开始放松下来,切尔西感觉到是时候了,一挺腰整了进去。

    “啊啊啊……好疼……”剧烈的摩擦让慕莎放声尖叫,因为没有足够的体来做润滑,菊也不像前面的小一样富有弹,被他硬生生的撑开来,整个甬道里面都火辣辣的疼著。

    “乖,宝贝儿,忍忍啊,为我忍忍。”听她喊疼,切尔西也心疼,强迫自己停在她体内不动,然後不断挑逗她的敏感点,直到她再次放松下来,这才开始很温柔很温柔的慢慢研磨。

    作家的话:亲们,从明天开始《我的兽人老公》就要入V了,谢谢亲们的一路支持,希望亲们以後能继续支持水沫,谢谢哦。

    (9鲜币)65 重一点(高H)

    知道他上次太过鲁,给慕莎留下了很不好的记忆,为了让她不再排斥他进入这个小,所以这次一定要让她改观,要很温柔,很温柔的疼她。

    切尔西在事上难得这样温柔,慕莎的菊也慢慢适应了异物的入侵,渐渐分泌出些体来,内壁也柔软了许多,不再死死的绞著他的不放。

    “宝贝儿,有没有舒服点?”切尔西加大了进出的幅度,温柔的伏在慕莎背上一下一下随著顶入的动作不断在她颈间亲吻著。

    糙的大手也从腋下绕到前面去霸道的抓住随著他的撞击而不断晃动的房,大力揉搓著。

    慕莎被这样又是酥麻又是疼痛的感觉折磨的紧抓著身下兽皮呜咽了起来。

    “告诉我,这样舒不舒服?”切尔西不依不饶的追问著,揉搓著她部的大手越来越用力,在菊里的不断变换著角度在内壁上戳刺著。

    “舒……舒服……嗯……”慕莎被他这样乎深乎浅的戳刺,逗弄的心里也跟著七上八下的很是难受,好似有一羽毛不断在她菊里撩拨著,好想让他重一点,快一点,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扭著腰难耐的夹他。

    “那这样呢?”切尔西边问著边快速的狠狠撞了她几下。

    “啊……”慕莎似舒服又似痛苦的呻吟一声,菊里不自觉的收缩著。

    “这样也很舒服?恩?”感觉到她内壁不自觉的绞紧,切尔西被她绞的有些疼,连忙抽了出来,在她口处浅浅的戳刺,慢条斯理的研磨著。

    “唔……”突如其来的空虚之感难受的慕莎更剧烈的扭著腰臀,呜咽出声。

    “宝贝儿,是想让我轻一点,还是重一点呢?告诉我,宝贝儿,告诉我!”切尔西声音低沈而暧昧的诱惑道。

    “重一点……,切尔西,老公……重一点……”慕莎被折磨的终於仰著头喊了出来。

    “好,宝贝儿,都听你的。”切尔西嘶吼一声,狠狠的顶了进去,开始大力进出。

    “啊啊啊……”慕莎惊叫著,直接被他撞的趴在床上,他又凶猛的压上来,不断起伏著臀部将狰狞的狠狠的在她的菊里进抽出,慕莎被他撞的雪白的小屁股向前一耸一耸的,磨蹭的切尔西更加兴奋,索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後双手掐住她的腰,一提一放的玩的不已乐乎。

    这样的姿势慕莎本来就有些紧张,他还把她提起,然後一放手由著她因为体重的关系而重重坐下去,让他的进入的又深又重,慕莎挨了几下就受不了的,呼喊著求饶道:“啊……老公……饶了我……饶了我……我受不了了……呜呜……不要……不要了……”

    “这样就不行了?刚才不是才喊著让我重一点,重一点嘛,恩?我可还一次都没有出来哦,怎麽饶你?”切尔西被她绞的舒爽的不行,在她耳後边喘著气边应著。

    “轻点……老公……轻点……啊啊……”他力道凶狠的让慕莎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撕裂了,又怕又疼又酥麻的呜咽著求饶,边把小手往下伸去,试图握住他正在她菊中凶狠进出的,以减缓他捣入的力道。

    “吼……小东西……干死你……”切尔西的被慕莎的小手握住,进出菊的同时,也被她的小手不断套弄著,切尔西被她的菊和小手同时伺弄的也有些受不住了,嘶吼一声,重新把她压在身下,重重的深捣几下,呻吟一声把灼热的全部灌入她菊深处。

    慕莎也跟著一阵猛烈的抽搐,高潮了。

    激情过後,切尔西似乎很满意慕莎的表现,趴在她背上不肯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在她背上啄著,来了兴致就又啃又咬的,慕莎的背被他弄得青青紫紫的满是痕迹。

    高潮过後慕莎本来整个人都晕乎乎,在他的不断骚扰之下又清醒了过来,稍一动,整个菊就又疼又涨的难受的紧,有个力旺盛又尺寸过大的老公真是让她吃尽了苦头,可是没办法谁让她好像有点爱上他了呢,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哀怨的说道:“老公,你拿出来啦,好涨!”要是再来一次,她非让他弄死了不可。

    切尔西见她缓过来了,於是抱著她翻了个身,侧躺著从身後搂住她,含著她的耳垂暧昧的问道:“老婆,我的你後面的小舒不舒服?”

    慕莎闻言羞得满脸通红,还差一点咬到了舌头,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这麽不知羞耻的话了,可是她还是有些适应不良,不过慕莎深知他得不到满意的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没办法,只好无奈的点了下头,敷衍的“嗯”了一声,希望他满意。

    切尔西得到满意的答复,高兴的把软下去的抽了出来,然後转过她的头,贴住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勾著她的小舌头热情如火的吻她。

    慕莎今天似乎特别的乖巧,由著他又亲又揉的折腾了好半天,好在切尔西心疼她下面的两个小都肿著,没再把塞进去,亲够了,就从身後紧紧的搂著她,渐渐的两人都睡著了。

    作家的话:

    谢谢亲们,继续支持水沫,麽麽。

61-6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