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66-70


    (9鲜币)66 发烧

    早上的时候,慕莎是被热醒的,切尔西从身後搂著她,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合著,不留一丝空隙。

    慕莎感觉到身後的身体热的吓人,心里一惊,急忙从他怀里挣出来,转过身把手贴到他额头上,好热,切尔西果然在发烧。也是,受了伤,又淋了那麽久得雨,回来也不知道好好休息,又压著她好一通折腾,不发烧才怪呢。

    切尔西在她一动的同时也醒了过来,重新把她搂进怀里,把头枕在她的颈间磨蹭了下,闭著眼睛懒洋洋的说道:“老婆,好困,再陪我睡一下。”

    慕莎见他跟小孩子似的又是撒娇又是磨蹭的,即使心里有气也不忍心数落他了。於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柔声哄道:“老公,你在发烧,先放开我,我去卡瑞达那里要些药来给你吃。”

    “不要,我要抱著你睡觉。”切尔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烧糊涂了,听了慕莎的话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搂的更紧了。

    慕莎黑线,她还从没见过切尔西如此任的一面呢,不过他这样好像小孩子哦,好可爱啊。於是轻笑了下,继续哄著:“那我去做好吃的给你吃好不好,吃饱了,我们再继续睡,好不好?”

    吃饱了,继续睡?切尔西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可是听她这麽说的时候,身下的某处又不自觉的兴奋了起来。用残余的理智分析了一下,似乎这个吃饱了,继续睡的提议很不错,吃饱了,有了体力,那在睡觉之前他就可以干点别的了,於是听话的松了手,又喃喃的补充了句:“那你快点。”

    “恩,好,我很快的。”慕莎应著,飞快的从他怀里爬了出来,胡乱的套上衣服,也顾不上外面还在下雨就冲了出去。

    慕莎经常来找卡瑞达要药膏所以很熟悉他家的位置,一路小跑,不多时就来到了他家门口,刚想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尖叫:

    “啊……卡瑞达,啊……好大……太刺激了啦……死我了……唔……太了……好撑……唔……”

    慕莎吓了一跳,退开一步,随即脸上腾一下子红了起来,想也知道里面正在干什麽,她要是现在敲门打断了人家欢爱,卡瑞达会很生气吧,於是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没办法只好站在门外等了。

    “爽不爽,拉卡,宝贝儿,**的你爽不爽?”卡瑞达低沈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啊……啊……好爽……啊……你的我好爽……唔……啊……亲爱的……再深点……再重点……”慕莎听出是拉卡的声音,不由得一个激灵,实在想不到平日里那麽一本正经的拉卡,在床上叫起来这麽,这麽荡。

    听说他也是来自狐族的雌兽人呢,难道真像艾维说的,这狐族的雌兽人在床上很厉害的。随即又想到,男人好像都喜欢女人在床上大声的叫,切尔西也说过喜欢她大声叫,她这麽羞涩,切尔西会不会感到不满足呢。

    慕莎赶紧拍拍自己热的发烫的脸,让自己停止胡思乱想,她怎麽会不知羞耻的想那种事情。

    “啪!啪!啪……”

    “噗滋!噗滋……”

    “啊啊啊……”

    体剧烈撞击和拍打的声音伴著拉卡的呻吟声不知道响了多久,最後的时候,听见拉卡嘶吼著:“啊……好……好深……卡瑞达……啊……我要被你死了……啊……”

    紧接著就没了声音,慕莎感觉里面应该结束了,赶紧接了些雨水扑在自己脸上让自己降降温,然後轻敲了几下门,在门外轻声道:“卡瑞达,我是慕莎,切尔西有些发烧,我想找你要些能退烧的药。”

    屋内静了片刻,然後传出卡瑞达还有些呼吸不稳的声音:“知道了,你等下。”

    “恩,好。”慕莎乖乖的退後一步,在门外等著。

    卡瑞达很快出来了,心情似乎还不错,带著欲望被满足後的慵懒表情,递给慕莎一把草药,解释道:“放水里煮开了,然後让他把水喝了,之後让他运动运动,出身汗,再捂上兽皮睡一觉就好了。”

    见慕莎一边用心记著一边点头,眸光一闪,又进屋去拿了个小木盒递给慕莎道:“我新配的,消肿止疼的,用在那里还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回去试试吧。”

    说完也不理会慕莎的脸上爆红一片的,啪的关上门进去了。

    慕莎大声道了声谢,就红著脸往家跑去。

    然後先煮了,再熬好药,叫醒还在昏睡的切尔西,喂他吃了饭,又让他把药喝了下去,哄著他重新躺好,拆开手臂上绑著的兽皮,换了药,看著伤口好像开始愈合了,这才松了口气,站起来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准备去浴室洗个澡,洗掉自己满身的粘腻,昨晚被他欺负完就直接睡了,菊里满是他进去的东西,刚才急著去卡瑞达那里拿药,也没来得及洗澡,这一动一动的就觉得有东西流出来,弄得她浑身不舒服,刚一转身就被切尔西拉了回来:“老婆,你答应要陪我一起睡的。”

    “好好好,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澡马上回来。”慕莎好脾气的安抚道。

    (10鲜币)67 止痒(高H)

    切尔西这才松了手,放慕莎去洗澡了。

    慕莎很快烧好了水,然後脱了衣服跨进浴桶里,舒服的轻哼了一声,边揉搓著自己的皮肤,边不由的感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质的关系,她现在整天风吹日晒的,还什麽化妆品都不擦,皮肤非但没有变黑变糙,反而还越来越嫩,越来越白了,这可是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啊,没想到在这个异世,却得来全不费工夫。

    而且她还发现她的体质好了很多,就拿爬山来说,她刚来的时候勉强爬到一半就累得不行了,现在能轻轻松松的爬到山顶了,难道是因为这里的食物都是纯天然没有污染的,所以特别滋补,慕莎正天马行空的呼吸乱想,就听见切尔西在那边催促她快点。

    无奈的叹了口气,应了一声,然後赶紧从浴桶里爬了出去,胡乱的把身上的水擦了擦,想了想又把卡瑞达给她的药膏翻了出来,前後两个小都涂了一些,虽然已经消肿了,可看切尔西那急切的样子,难免他一会又‘’致高昂的折腾她,突然又想到卡瑞达说要让切尔西运动运动出点汗,不由得一阵脸红,他说的运动,不会是让他做那种事吧。

    怕切尔西等的不耐烦了会下床来找她,不再多想,赶紧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刚推门进去,就看见切尔西正准备下床,赶紧快走两步把他推回床上,又用兽皮把他捂个严实。

    切尔西借机拉住她,怎麽也不肯松手,慕莎无奈的在他身边躺下来,切尔西一喜,低下头去亲她,大手也从她衣服下面伸进去揉捏著她的部。

    慕莎一震,突然觉得身下的两个小都好痒,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爬,好痒,好难受,好想有什麽东西能进去,止止痒,慕莎难耐的边伸出舌头主动与他纠缠在一起,边挺腰去蹭他。

    切尔西感觉到慕莎异乎寻常的热情,有些诧异的松开她的唇,看著她面上不正常得潮红,关切的问道:“老婆,你怎麽了?”

    “唔……切尔西,我痒,里面好痒,嗯……帮帮我,帮帮我!”慕莎边挺著腰往他身上蹭边抓著他的大手往身下送去。

    切尔西皱著眉头,任她拉著他的手抵到腿处,那里已经湿漉漉的一片了,花还在不断的吐水出来,切尔西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湿的这麽快,他还碰都没有碰一下,她竟然就湿成这样了。

    慕莎见他还磨磨蹭蹭的不肯帮她止痒,使劲合并两腿夹住他的手,不耐的哭了起来:“切尔西……进来……好痒……呜呜……帮帮我……呜呜……”

    “慕莎,你告诉我,谁给你吃什麽了吗?”切尔西把手从她腿间抽出来,抓住她的胳膊,严肃的问道。她这样很像是吃了‘情果’的样子,‘情果’通常只有那些心怀不轨的雄兽人会骗雌吃下,以诱使雌跟他们交合。是很令人不齿的手段,村子里是严令禁止喂给雌吃‘情果’的,到底是谁,竟敢给慕莎吃‘情果’简直不要命了。

    “没有,没有吃果子,就涂了……卡瑞达给的药膏……呜呜……好难受,老公……帮帮我。”慕莎也感觉到卡瑞达给的药膏似乎有些不对劲,可是身下一波强过一波的痒意,让她无暇思考,全凭本能的拼命在切尔西身上磨蹭,小手也在他身上胡乱的著。

    切尔西闻言松了口气,幸好是卡瑞达,估计是他和慕莎不知道怎麽又得罪他了,所以故意来整他们的,把沾著慕莎蜜的手指放到鼻下嗅了嗅,果然有‘情果’的味道,总算是放心了。

    这才放开慕莎的胳膊,支起身子,剥了她的衣服,手指顺势向下移动,噗的一声捅进慕莎早已泥泞不堪的花里,静止不动的逗弄她:“宝贝儿,我进来了,还想让我怎麽样,告诉我?”

    “呜呜……动一动……动一动……老公……求你……”慕莎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抓住切尔西的手臂,哀求著。

    “这样?”切尔西边用手指在慕莎的花里慢慢的画著圈,边一脸坏笑的看著她问道。

    慕莎觉得更痒了,更加不耐的弓起腰,喘息道:“不是,要重重的,重重的我……唔……”

    “都听你的,宝贝儿!”切尔西说著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然後又了手指进去,快速的重重的在她花里抽起来。

    “啊……啊……啊……”花里的痒意得到了纾解,慕莎舒服的呻吟起来。

    可没一会,花深处又痒了起来,慕莎又开始难耐的扭腰。

    切尔西停下抽动的手指,明知故问道:“宝贝儿,你又怎麽了?难道还不够重?”

    “里面,里面好痒……呜呜……”慕莎没心情理会他的调侃,她被身下的痒意折磨的快疯了。

    “里面痒啊,那手指够不到怎麽办呢?恩?”切尔西干脆把手指抽了出来,硕大的就顶在她花口上,一戳一戳就是不肯进去。

    “进来,进来……求你,老公……狠狠的我……啊……嗯……”慕莎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叫了起来。

    切尔西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不等她喊完就一挺腰,噗的一声就了进去,花里过多的湿润让他进入的很顺利,在顶在最深处的时候,又一用力把硕大的头顶进了子口。

    “啊……”慕莎在他顶开子口的那一刹那惊叫了一声,不过疼痛很快就被痒意淹没了。“老公,你动一动,动一动!”

    切尔西被她直挺腰往他身下凑的急切模样撩拨的兽血沸腾,再也没心思逗弄她了,按住她不断上挺的腰,快速抽了起来,一下一下又深又猛。

    慕莎挨了几下就受不了了,全身一阵颤抖,紧缩著自己高潮了,切尔西被她绞的差点没忍住,泄恨的低头在汗湿的小鼻子上咬了一口,然後全数抽出再狠狠的顶进去。

    (10鲜币)68 算账

    “嗯……嗯……”慕莎被他抽的双眼迷离,花里也不痒了,舒服的她直嗯嗯啊啊的叫唤。

    “小东西,舒服了?恩?”切尔西不断的耸著腰,狠狠的顶她,嘴里还不忘了调侃她。

    “舒服……嗯……老公……你的我好舒服……嗯……用力……在用力点……啊……”慕莎此刻全无理智,喘息著胡乱的喊著。

    “干死你,小东西,干死你!”切尔西被她刺激的更加疯狂,把她从床上抱起来,上上下下又抛又拉的用力收拾。

    “啊啊啊……”慕莎有些吃不消了,感觉子都要被他戳穿了一样,可又有种莫名的快感在不断攀升,不由自主的让她款摆著腰肢,去迎合他的撞击,切尔西感受到她的迎合,更是激动,越战越猛的狂猛抽了几百下後,才喷了出来。

    “啊……”慕莎的花被他热热的一烫,长长的呻吟一声,累的瘫倒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可是她气还没有喘匀,菊的痒意又肆虐了起来,“切尔西……”慕莎有气无力喊他。

    “嗯?”切尔西一脸满足的抬起头来,温柔的看著她。

    “我痒,後面的小痒。”慕莎快哭了,那种钻心的痒意又开始了。

    切尔西一听到是乐坏了,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笑道:“没事,宝贝儿,我给你止痒。”说著把瞬间又硬起来的从前面的小里抽了出来,然後缓缓进慕莎的菊里。

    结果,慕莎就被切尔西压在床上整整止了一天的痒,虽然慕莎已经不会再痒了,可切尔西非说为了防止复发,所以要巩固,於是慕莎身下的两个小轮流著被他了个尽兴,最後慕莎实在受不住晕了过去,他才终於停了下来。

    看著她昏睡过去的汗湿的小脸,切尔西爱怜的亲了亲,这一整天的‘运功’下来,他也出了不少汗,整个人都轻松了,把手搭在额头上试了下温度,不热了,看来烧已经退了。

    思索了一下,扯过旁边的兽皮把慕莎盖了个严实,然後自己穿上兽皮裙,起身找卡瑞达算账去了,虽然她难得的热情主动确实有让他爽到,可是卡瑞达敢对他的伴侣使坏,这件事他还是非找他算账不可的。

    很快来到卡瑞达家门前,他也不管屋里的人在干什麽,站在门口就大喊著:“卡瑞达,出来,我找你。”

    很快卡瑞达就开门出来了,似乎早知道切尔西要来,没有一丝惊讶,很泰然的调侃道:“你来的比我预计的要晚呢,看来慕莎体力不错嘛,才被你做晕过去?”

    切尔西被他说得脸上一红,咳了一下,又恢复冷冰冰的表情,沈声道:“卡瑞达你是不是过分了点,竟然骗慕莎去擦含有‘情果’的药膏。”

    “怎麽,你没有爽到,还特意跑来指责我?”卡瑞达一脸邪笑的睨著他。

    切尔西被噎的一愣,随即怒吼道:“谁跟你说这个,我是问你为什麽骗慕莎去擦含有‘情果’的药膏。”

    “就是想让你爽一下啊,看你最近都欲求不满的样子,所以好心的帮你一把!”卡瑞达一脸我做了好事,你要感谢我的样子。

    “你……”切尔西被他弄得无奈了,不多让他爽到也算是事实,所以火气全消的扔下一句:“谁要你多管闲事。”然後转身走了。

    “你个没良心的,爽到了也不知道谢谢我,真是的。”卡瑞达在他身後嘟囔了句,也转身进屋了。

    第二天一早,慕莎生生被饿醒了,她昨天就吃了一顿饭,还那麽大的‘运动量’不饿才怪呢。

    努力睁开酸涩的眼皮,感觉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不酸疼的,特别是下面,更是火辣辣的疼著,这种感觉慕莎再熟悉不过了,不禁小声咒骂了句:“坏蛋。”

    “宝贝儿,谁是坏蛋?”切尔西早就醒了,看她一直在睡,正百无聊赖的在她身上这揉揉那亲亲的,突然看到她睁开了眼睛,还娇嗔道:“坏蛋,”顿时心情大好,从背後搂住她,含著她的耳垂逗弄道。

    “嗯……”慕莎闻声浑身一僵,突然想起现在是雨季,切尔西都不用出去捕猎了。昨天的一切也慢慢回想了起来,慕莎顿时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天啊,那个一直往他身上磨蹭,还大喊著让他重重她的人,真是她嘛,呜呜……她没脸见人了。

    切尔西见她半天没了声音,小脸还红的吓人,知道她是想起了昨天的事,开始害羞了,他就喜欢看她这害羞带怯的小模样,於是逗弄道:“怎麽,昨天还拉著我不放,让我用力,现在满足了,就不理我了,还骂我是坏蛋。恩?”

    “切尔西……求你,别说啦!”慕莎羞得把脸埋进床上铺的兽皮里,闷声求饶。

    “哈哈……,小东西,你做都做了,还不让我说啊。恩?”切尔西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大手不断在她身上来回游移,惹得慕莎害羞的浑身轻颤。

    “别,切尔西,我还疼著。”感觉他不断游移的大手越来越往下,慕莎也顾不上害羞了,一把抓他的大手,制止他继续往下。

    “好,我的小宝贝儿,那我们洗澡吃饭,好不好?”切尔西刚才趁她在睡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下面的两个小确实都肿的厉害,要不然他也就不用这麽百无聊赖了。

    “嗯。”听著他用宠溺的语气喊她小宝贝儿,慕莎又羞得不行,不过心里还是蛮甜蜜的。

    切尔西很规矩的帮慕莎洗了澡,又帮她涂了消肿止痛的药膏,当然是不含‘情果’的那盒,含有情果的那盒,他本想处理掉的,不过想起昨天的销魂滋味,实在有些不舍,想著哪天再来上一次的,於是就悄悄收了起来。

    两人吃了饭,无事可做,就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聊著聊著,切尔西又不对劲起来,不断在她身上揉弄的大手也渐渐收不住力道,揉弄的越来越重。

    (10鲜币)69 为我生个宝宝(

    慕莎知道他又想要了,可是她现在身上乏的很,身下的两处都没有消肿,本没法承受他,想想两人就这麽整天呆一个屋里也不是办法,也不知道这雨季什麽时候能过去,这里又没有什麽娱乐,切尔西最大的娱乐恐怕就是欺负她了,不行,她的赶快想想办法,要不然雨季没过,她就被切尔西折腾死了。

    於是压住切尔西乱的大手,然後柔声道:“切尔西,你去叫艾维和桑德过来玩,好不好,我教你们打麻将。”

    “麻将是什麽?”切尔西不解的问道。

    “你去叫他们来啦,等他们来了,我一起解释给你们听。”慕莎使劲推推他,催促他快点。

    切尔西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叫人去了,很快艾维和桑德就来了,两人也是闲的无聊的,一听慕莎要找他们打什麽麻将,虽然不知道是什麽东西,不过两人都兴致勃勃的很。

    慕莎见两人来了,先拉著他们和切尔西一起用木头做了副麻将出来,然後详细讲解了下规则,然後拿果子当赌注,四个人就坐下玩了起来。

    几圈玩下来,慕莎就郁闷了,难道这异世的兽人不但身材长得高大,连智商都是‘高大’的,按说四肢发达应该头脑简单才对啊,可是看看他们身边堆得果子,数她的最少,她可是师父来的,她可是从比这里文明几千几万倍的现代来的,为毛数她输的最惨,都半天了还连个屁胡都胡不上,正哀怨著,就听见那边又嚷嚷道:

    “胡啦。清一色,果子拿来,果子拿来,对了慕莎,这清一色到底要给几个果子啊。”艾维胡了把清一色,兴奋的不行,伸手管其余三家要果子。

    天啊,还有没有天理了,他记不住怎麽算赢了几个果子,竟然能记住怎麽胡牌,好吧,就算她刚开始学的时候也记不住怎麽算赢了多少钱,可是他们学的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她就讲了一遍规则,他们竟然就都学会怎麽胡牌了,想当初她可是学了好几天的,这叫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智商有点低。

    切尔西看慕莎身边的果子越来越少,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忍不住出来解围道:“我有点累了,我们今天先玩到这吧。”

    艾维还没玩够,不过听切尔西都这麽说了,也不好再说什麽,就跟慕莎约定了明天再来玩,然後拉著桑德拿著他们的战利品美滋滋的回家了。

    他们刚一走,切尔西就拉过慕莎,让她坐在他腿上,然後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低声逗弄道:“你把家里的果子输了那麽多给别人,你说我该怎麽罚你?恩?”

    “老公。”慕莎有些闷闷的窝进他怀里,主动用胳膊环住他的脖子,郁闷的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啊?”

    切尔西一听‘噗嗤’乐了出来,低下头结结实实给了她一个吻,直到把她吻得气喘吁吁的才放开,然後用自己的额头抵著她的额头,低低的念著一声:“笨蛋。”

    慕莎不满的掐他的脖子,嗔怒道:“你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

    切尔西哈哈笑著,扯下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然後眉眼带笑的哄她:“我是笨蛋,我是笨蛋,好不好,我老婆最聪明了,又会做炖,又会做鞋子,还会种秧苗,谁有我老婆聪明?恩?”

    “哼……”慕莎总算消了气,就是吗,谁有她聪明,打麻将总是输,只能说明她赌运不好,跟智商没关系,慕莎如是安慰自己。

    切尔西看著她靠在自己怀里,小小的软软的,脸上还气呼呼的,很生动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温暖,很幸福,这应该就是家的感觉吧,心中一动,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蹭了几下,温柔而又认真的问道:“慕莎,给我生个宝宝好不好?”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被族里的长老们催促的,希望她能给他生个宝宝,一个像她一样的宝宝。

    慕莎愣了一下,这个不需要问了吧,他们这麽频繁的欢爱,而且什麽措施都没有做过,他一直是在里面的,有宝宝是早晚的事。不过他肯征求她的同意,让她有种被珍惜被重视的感觉,於是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切尔西见她点头,简直大喜过望,低下头去柔情蜜意的吻她,一寸一寸的舔抵,渐渐的越吻越往下。

    大手也借机向下划去,抚过她细腻白皙的大腿,慢慢停在大腿部,稍一用力挤进她紧闭的两腿中间,用手指不断撩拨著,先是揉搓著她敏感的小球,在她轻颤的同时分开她的花瓣,在她的花口处转著圈似入非入的挑逗。

    “唔……”慕莎被他撩拨的有些难耐的夹紧双腿,扭著腰往他身上蹭,花里也流出大量的蜜水淋湿了他的手指。

    “乖,把腿张开。”切尔西爱极了她脸上难耐的表情,在她唇上亲了下,诱惑道。

    一波波刺激让慕莎臣服在快感之下,满脸晕红的把腿大张开,邀请他的进入。

    “真乖。”切尔西边说边把她的身子旋过去,让她背对著他坐在腿上,上身往後仰靠在他身上,这样只要一低头就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花正水淋淋的轻颤著。

    “宝贝儿,低头。”然後在慕莎低头的同时,把手指滑进她的花,口早已湿漉漉的一片,手指顺利的长驱直入,撑开她紧致的甬道,连没入,其余四指紧扣著磨蹭她湿润滑腻的花瓣。

    “嗯……”低头看著他的手指在自己花里进出,让慕莎感觉很是羞耻,抿著唇别过眼去,想合拢自己的大腿,却被他另一只手扣住了,拉的更开。

    “怎麽了,宝贝儿,不喜欢看吗?恩?”切尔西咬著她的耳垂,邪邪得问道,见她抿著唇,害羞的闭上眼睛,不肯回答,於是接著挑逗道:“你的小可是很喜欢我的手指呢,你看咬的多紧,很馋是不是,听听都吃出声音来了,流出这麽多水来,想要更大的东西来吃,恩?”

    作家的话:

    有亲指出水沫写得H情节很像,水沫也是才发现的,亲们抱歉啊,以後会注意这些问题的,尽量写出花样百出的H,如果亲们有好的素材,也请留言给水沫啊,感谢,感谢……

    (10鲜币)70 人兽?(高H)

    “别说,别说了,切尔西……嗯……”慕莎被他越说越羞,浑身上下的皮肤都羞成了粉红色,扭著腰想逃离他的挑逗,可花却不自觉的收缩,紧紧裹住侵入的长指,汁水四溢。

    “呵呵……”看著她又是难耐又是娇羞的模样,切尔西轻笑出声,他现在越来越喜欢挑逗她,尤其是听到她的小嘴里大喊著求他她,那滋味比他直接入不知道销魂了多少倍。

    “小东西,告诉我,想不想要大来你,不说的话,可什麽都没有哦。”说著把手指也抽了出去,双手一起往上罩住她雪白的房大力的揉搓拉扯。

    “唔唔……”一阵阵酥麻透过房直传到下体,慕莎的情欲完全被挑逗了起来,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撤离,小里空虚的感越来越强烈,逼得慕莎放下矜持,小声的哀求道:“切尔西,进来,求你,进来。”

    “宝贝儿,你想要什麽进去,进去哪里,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哦。”切尔西更加恶劣的揪住她两颗硬硬的头往上提,尖上的刺痛刺激的慕莎更加疯狂,扭著头大喊了出来:

    “大进来,进我的花里,老公,狠狠我,求你,狠狠我。”

    “好的,宝贝儿,低头看著我狠狠的你。”切尔西说著掐著她的纤腰,把她转了个方向,让她面对著他,然後把硕大的抵著她的口,让她缓缓的坐下去。

    “嗯……”慕莎的花虽然已经湿的不像话,可他尺寸巨大的一进入,她还是因为被撑到极致的不适感而闷哼了一声。

    “低头看著,宝贝儿,看看我是怎麽给你快乐的。”切尔西边说边挺腰往上一顶,末而入了。

    “啊啊啊……”慕莎尖叫,子口又被顶开了,这种痛是每次被他进入都无法避免的,她只能逼著自己尽量去适应。

    可切尔西却完全不给她适应的时间,大手紧紧掐著她的腰,导著她上上下下的大起大落。偶尔在她往下落的时候挺腰重重的顶她,惹得慕莎尖声的叫。

    慕莎最怕这个的姿势,她下落的力道与他上顶的力道叠在在一起,让他的硕大重重的戳进她子里,子内壁仿佛都要被他戳穿了,被贯穿的恐惧加上酸慰的快感让慕莎没挨上几下就哭了出来,抽抽噎噎的开始求饶:

    “呜呜……慢……慢一点……啊……轻点……切尔西,到床上去……啊啊……求你……嗯……”

    “好,小东西,都听你的。”切尔西又重重的顶她几下,满意的听到她的呜咽声,然後抱著她站起来,边往床边走边剧烈的上下抛著,还没走到床边,慕莎就媚叫著达到了极致。

    “舒服了?小东西。”切尔西被她高潮中急剧收缩的花夹的闷哼一声,再也控制不住力道的把她压在床上开始疯狂的抽动。

    大的不断在那小里戳刺,猛烈狂暴,交合处不断流出靡的体,发出暧昧的声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慕莎汗湿的小脸皱成一团,小嘴里无意识的大声叫著。赤裸的身体因为切尔西的狂而颠簸著,前雪白的两团也几乎飞起来,像两只跳动的小兔。

    “唔……慢点……啊……啊……轻点……啊啊啊……求你……老公……” 切尔西的每一次进入都大力的仿佛要把她撕裂一样,可是花壁不断涌来的剧烈磨擦後快感又让她疯狂,双重刺激之下,慕莎迷乱起来,紧缩著自己大声求饶。

    对於她的求饶切尔西置若罔闻,巨大的在她体内凶猛的抽著,眸色也因为欲望而变得猩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莎已经被他弄的泄了好几次,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在他身下彻底软成了一滩水,哭喊也变成了无力的呜咽。

    “恩啊……”随著他一个深捣,慕莎眼前一白,感觉自己又要高潮了。

    “吼……”几乎同时,切尔西也嘶吼一声,把热烫全数入她体内。

    切尔西满足了,压在她身上缓了一会,就低下头去一下一下亲她汗湿的小脸。亲了一会儿,感觉身下的又硬了起来,就抽了出来,她虚软的身体翻转过去,摆弄成爬跪的姿势。

    “休息下啦,累死了。”慕莎不满他这麽快又想折腾她,扭著腰不肯配合。

    “啪啪。”切尔西在她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给了两巴掌,警告道:“别乱动,乖乖把屁股撅起来,不是答应要给我生宝宝嘛。听话。”

    “把我累死了,看谁给你生宝宝。”慕莎小声的嘟囔著,但还是配合的把屁股撅了起来。不经意的扭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麽毛绒绒的,疑惑的往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慕莎差点吓得晕过去,切尔西竟然化成了兽形,正挺著胯间那比人形时还要大上好几圈的巨物往她两腿间顶去。

    “啊……”慕莎惊叫一声,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个翻滚,滚到床边,然後飞快的跑到地上,浑身颤抖双目惊恐的看著切尔西,胡乱的摇著头:“不要,不可以,切尔西,我不要,你要是敢用兽形,我就,我就咬舌自尽。”

    天啊,实在太可怕了,他竟然想用兽形,这是人兽啊。慕莎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先前因为爱他所以她妥协了,答应让他玩弄她的菊,可是这是人兽啊,她说什麽也不能答应的,如果他要是不顾她的意愿而用强的,那她宁愿马上就死在他面前,也不愿意被他蹂躏致死。

    而且她开始怀疑,切尔西心里到底对她是怎样的感情,他宠她,疼她,也曾因为担心她死掉而落泪,可是每次不顾她的感受弄疼她,弄伤她的也是他,现在更加不管她的死活,竟然想用兽形跟她交合,她在他心里到底是能相守一生的妻子,还是只是个任他发泄欲望的宠物?

    作家的话:实话实说,封面是水沫百度来的,另外,亲们实在抱歉,这每天四千字的更新对於水沫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说实话现在也有些吃力了,所以没法再多了,要不就每天一更,然後每章字数多些,亲们喜欢那种呢?留言给水沫吧。

66-7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