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71-75


    (10鲜币)71 谋福利

    切尔西见她态度坚决,竟然威胁他要咬舌自尽,又吓得浑身颤抖的,想想自己是有些急躁了,看来时机未到,还得慢慢哄的她同意。於是化了人形,冲她招招手,柔声哄道:“好了,我不用兽形就是了,乖,过来。”

    慕莎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靠近,生怕他是在哄她,等她放松警惕了再化成兽形强行进入,就像刚才一样,如果她没有及时发觉,已经被他强上了。

    切尔西见她一脸戒备,知道她不相信他,叹了口气,保证道:“老婆,我保证,你没点头答应让我用兽形,我就绝对不用,这样行了吧,快过来吧,我涨的难受呢。”

    慕莎听他如是说,稍稍放心了些,顺著他的目光往下看去,只见他胯间硕大的正挺立著微微颤抖。

    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这个尺寸她应付起来也很吃力的好吧,目测了下切尔西和她之间的距离,又瞄了下她和门之间的距离。应该还有机会跑掉的。

    於是边往门边跑去,边说道:“你先冷静一个晚上吧。”

    “小东西,你可真不乖。”可惜慕莎刚到门边,就被切尔西抓了回来,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拦腰抱起,扔回床上。

    “我不……”慕莎还挣扎著要起来,被切尔西大力扑倒,翻转过去,大手扣住她小巧的臀部,让她动弹不得,灼热的硕大毫无预警的冲进她红肿的花里。

    “不要……啊啊……”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慕莎失声尖叫,十指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兽皮。

    “不让我用兽形,那你就要陪我做一晚上。”切尔西在她雪背上啃咬著宣告,下身急剧地拍打著她的白生生的臀,没几下慕莎的臀上就红了一片。

    “嗯……啊……”慕莎被他这阵疾速的撞击捣的说不出话来,仰著头无力的呻吟著,手肘被他重重的冲撞而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前雪白的两团也因为身上大力的撞击和身下兽皮的摩擦而迅速泛红……

    切尔西真就如他宣告的一般,不顾慕莎的哭喊哀求,花样百出的折腾了她一个晚上,最後慕莎实在受不了了,身下的两个小都被他得红肿不堪的,可他的还硬的不行没有尽兴,没办法只好主动提出要用小嘴帮他解决,切尔西又在慕莎的小嘴里释放了一次,这才算是饶了她。

    慕莎几乎是倒头就睡得,切尔西睡意全无的看著怀里睡得无知无觉的小人儿,无限宠溺的呢喃:“小骗子,还说要给我生宝宝,结果还不是不让用兽形,你个小骗子。”

    虽然他也很希望有个想她一样的宝宝,可是如果她真的不答应,他也不愿意勉强她,毕竟他也有些担心她是不是能承受的了他的兽形,可是一想到族里长老们有事没事就要催上一催,他就有些头疼,现在来讲还好说,毕竟她来的时间不长,可是到了明天春天,如果她肚子还没有什麽动静的话,估计长老们又要集体商讨对策了,倒时免不了又是一场风波,哎……

    可转念一想,也没什麽,大不了这个族长他不做了,如果还是不行,他就带著慕莎到别处去。

    这样一想也就释怀了,不过他身为族长一天,还是要为族人谋福利的,於是拉过一边兽皮替慕莎盖好,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到浴室简单梳洗了下,开门出去了。

    既然他现在没法给族里繁衍新生命,那帮著族里那些没有伴侣的兽人找到伴侣,让他们为族里多繁衍几个新生命也是好的,这样长老那里他也不至於太被动。

    慕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切尔西不知道哪里去了,她浑身上下都酸疼的要命,稍微一动就难受的让她想哭。

    又在床上磨蹭了一会,饿得实在受不了了,这才勉强爬了起来,她已经算不清自己到底几顿没吃了,反正自从进入了雨季,切尔西就忙著折腾她,总是让她饿肚子。

    随便找了些果子胡乱吃了下去,又撑著酸疼的身体到浴室洗了个澡,感觉总算又活过来了。

    切尔西不在家,她四下看看,觉得有点空虚,很想马上见到他,察觉到自己的这个想法,让慕莎脸上一红,她怎麽跟个刚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一刻不见都觉得想念。

    不过害羞归害羞,她还是抵不住心中的想念,打理好自己出门找他去了。

    幸好雨下的不大,还有几个兽人在外面活动著,慕莎随便找人问了下,被告知切尔西正在村中间空地那呢。

    慕莎赶到的时候,不由得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跳,她不过是起得晚了点而已,这变化未免也太大了吧。

    之间村子中间的空地上,凭空建起了一座离地很高的很大的亭子,这还不是让慕莎最吃惊的,让她最吃惊的是,村子里的年轻一代,几乎都聚集在这里,四五个个人一桌正在打麻将。

    天啊,这简直就是个麻将馆嘛,实在让她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切尔西正低著头教一个兽人怎麽打麻将,突然像有感应一样,扭过头去,看见慕莎正傻愣愣的站在门口。

    勾了下嘴角,然後叫过正在另一桌指导的艾维,让他继续教那个兽人,自己快步走到慕莎身边,把她搂进怀里,柔声询问道:“睡醒啦,吃东西了没有?”

    “嗯……”慕莎僵硬的点了点头,指著这让她凌乱的一切,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弄得?”

    切尔西看著她傻愣愣的小样,实在可爱,忍不住低头给了她一记深吻,在她被吻的气喘吁吁的时候才放开她,看著那些新来的雌兽人们兴奋的笑脸,自豪的说道:“怎麽样,你老公聪明吧。”

    慕莎顺著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每个新来的狐族雌兽人的身边都有一个没有伴侣的雄兽人在陪侍著,而且与他们搭桌的也多半是没有伴侣的雄兽人,顿时了悟。

    72 朋友

    原来切尔西打的是这个注意啊。果然够聪明呢,这样玩著玩著,说不定就玩出感情来了。

    於是轻笑著表扬道:“老公,你真。”

    切尔西被她夸的眉开眼笑的,然後低下头抵著她的额头蹭了蹭,冲她撒娇道:“老婆,我要奖励,你要亲我一下。”

    慕莎原本想躲开的,可眼角瞄到坐在不远处菲洛正往这边看,於是心念一转,踮起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切尔西满意了,拉著她随便找了一桌,把一个输惨了的兽人踢了下去,两人坐在一处玩了起来。

    鉴於慕莎的赌运较差,所以由切尔西上场,慕莎靠在他身上观战,切尔西一手抓牌,一手在她腰间揉捏著为她按摩,那甜蜜的样子很是羡煞旁人的。

    可没玩上一会儿,慕莎就感觉又有些饿了,顺手在旁边堆著的一堆果子里拿了一个啃了起来。

    切尔西见她把他的筹码都吃了,轻笑了下低声问道:“怎麽,饿了?”

    慕莎点点头,把嘴里的果咽了下去,小声抱怨道:“也不知道是谁,害的我这两天都没怎麽吃东西,今天也就刚吃了几个果子,能不饿嘛。”

    切尔西听罢,笑著说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下次会记得让你吃东西的,那边有烤,我去拿点来给你吃,你来替我玩。”

    说著就要起身,被慕莎一把拉住,阻止道:“你接著玩吧,我自己去拿。”要是由她接手,她怕把家里的果子都输没了。

    见她站了起来,切尔西也没坚持,反正也没几步路,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她。

    也不知道是谁想得这麽周到,靠著墙边摆著张长条形的桌子,上面放了好多块烤成金黄色的兽和清水,供玩饿了的兽人们随意取用。

    闻著烤的香味让慕莎食指大动,从旁边拿了个木碗,每块上切下来一点放进碗里,等不及走回座位站在旁边就大口吃了起来,她实在饿坏了。

    吃了几块後,感觉有些渴,接过旁边的清水就喝了起来,喝完了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扭头一看,就见瑞恩正站在旁边,手上还维持著递杯子的姿势。

    慕莎顿觉有些尴尬,把喝空的杯子又放回了他手上。

    瑞恩轻笑了下,柔声问道:“还要吗?”

    慕莎摇摇头,抿著唇看著他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瑞恩有些凄凉的笑了下,自嘲道:“怎麽,这麽讨厌我,连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了啊?”

    “不是的,瑞恩,我……”慕莎急急反驳道,可是话说了一半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她很喜欢瑞恩,可是仅仅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她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既然已经认定了切尔西做她的丈夫,那就不会轻易改变,所以她不知道该怎麽面对瑞恩对她的感情。

    “怎麽了?你们在说什麽?”瑞恩刚想说话,切尔西就了进来,占有的把慕莎搂回怀里。

    瑞恩眸色一黯,强扯出一抹笑意道:“看到你们两个这麽甜蜜,我真是羡慕呢,看来我也得赶快找个伴侣了。”

    然後右手握成拳在切尔西肩上锤了一记,调侃道:“切尔西,你不是这麽小气吧,都不让慕莎跟我说话了,你看她吓得一句话都不跟我说呢。”

    切尔西听到慕莎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有些得意,却又不想让他看出他的得意,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哪有那麽小气。”虽然心里是很不想让慕莎搭理他没错啦,可是这话说出来,是显得他挺小气的。

    “慕莎,你看吧,我就说切尔西没那麽小气,以後可别不跟我说话啦。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选择,可我们还是朋友吧?”这些日子见不到她,听不到她的声音,简直要逼疯他了,只要可以时常见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他愿意用朋友的身份一直守著她。

    慕莎闻言松了口气,郑重的点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呵呵,这样就对了嘛!”瑞恩笑著颔首,可那笑容背後却满是苦涩。

    “你拿完吃的了吗?我们回去吧,他们还等著我们继续呢。”切尔西说著冲瑞恩点了下头,就拉著慕莎走了。

    虽然瑞恩表示只想跟慕莎做朋友,可是他却觉得他还没死心,所以不喜欢慕莎和他多接近,於是找借口把慕莎拉走了。

    慕莎被切尔西拉著还不忘了回头冲瑞恩歉意的笑笑,瑞恩也回以微笑,这样就够了,她肯跟他说话,肯对他笑,这样就够了……

    雨季很快过去了,慕莎和切尔西两人甜甜蜜蜜的整天黏在一起,但慕莎对切尔西兽形很是忌惮,每次切尔西压著她欢爱的时候都要强调上几次“不可以用兽形”。

    切尔西的让大家在一起打麻将的策略很是成功,狐族留下来的八位雌只有菲洛要离开了,其余七位都成功找到了伴侣留了下来,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丰收,狮族众兽不免都大肆庆祝了一番。

    菲洛走了,慕莎心里很是高兴,不过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吃醋的,跟个男人吃醋,她还是接受无力啊。

    雨季结束了就意味著秋天马上要来到了,村里的兽人也开始忙碌起来了,雄忙著多打些猎物回来,储存起来好过冬,雌们也忙著出去采野果和草药。

    家里的野果已经够多了,慕莎跟切尔西两人本都吃不完,堆在一起时间长了也容易坏,所以慕莎让切尔西给她做了个大木桶,然後把果子放在里面,封存起来,想著也许能像葡萄酒那样做出果子酒也说不定哦。

    对了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艾维怀孕了,桑德乐得整天都合不拢嘴,严令禁止艾维出村,还特意跑去跟切尔西要求,让慕莎留在村里陪著艾维解闷。

    慕莎对艾维怀孕这件事情很是好奇,虽然知道这是男男的世界,所以生孩子的肯定是男人,可是知道跟亲眼看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男人生孩子实在是太……

    (10鲜币)73 地瓜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艾维好久,实在很想知道他没有子孩子到底是在哪里的,不过她没好意思问出口,其实就算她问了,艾维也不一定能够回答的了。

    艾维被她看得很是不好意思,羞恼的大声道:“你看够了没有啊,都看了一上午了?”

    “厄,对不起,对不起。”慕莎有些尴尬的回神,她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只是她真的很好奇嘛。

    赶紧陪著笑脸问道:“艾维啊,你饿不饿,我做炖给你吃?”

    “好。”艾维舒服的歪在床上,半眯著眼睛点头答应著。

    慕莎撇撇嘴,心道:这孕妇,不,是孕夫就是舒服啊,什麽活都不用干,还有她这个小丫鬟伺候著。

    随即认命的做炖去了,话说没有艾维陪著她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出去采野果,很无聊的,正好借著这个照顾孕夫的差事,她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出去采野果了。

    两人美美的吃了午饭,艾维有些困了,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慕莎闲来无事,又不想跟他一起睡,虽然知道他是雌,可是他外形上毕竟是个男的,让她跟不是切尔西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她还是觉得怪别扭得,想想还是去她的小菜园看看吧,也不知道都长得怎麽样了,自从进了雨季她都没有去看过呢。

    慕莎这一去看不禁吓了一跳,小菜园不知什麽时候变成了大菜园了,而且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杂草什麽的一都没有,一看就知道有人心打理过的。

    切尔西?不对,肯定不是他,他一回来就黏在她身边,没时间做这些,而且他也没那麽细心,那一定是瑞恩了,慕莎心里有是感动又是愧疚,没想到瑞恩会默默的为她做这些,可她实在无以回报啊。

    叹了口气,转身回屋,拿了个兽骨出来,小心的在地瓜秧下挖了挖,竟然挖出好几个地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土质好的原因,这里的地瓜结的又大又多,实在太好了,没想到她竟然种成功了。

    慕莎乐的不行,又赶紧跑回屋里,拿了个大背篓出来,把所有的地瓜都翻出来。整整收获了两背篓,留起一背篓做种子,又从另一背篓里拿出一半来,准备今晚做给大家吃,另外也准备给瑞恩送去一些,毕竟这个菜园他是出力最多的。

    又到菜园里去翻了翻,又翻出些类似土豆的东西,玉米好像也快要长熟了,棉花也要开花了,哇,慕莎简直乐疯了,没想到她的小菜园也是大丰收呢。

    慕莎在小菜园里忙活了一个下午,抬头看看天色暗了下来,想著兽人们也快回来了,於是抱了几个地瓜跑到瑞恩家门前,站在那等他回来。

    瑞恩远远的就看见自家门前有个小小的身影在左摇右晃著,心中一动,骤然加快了脚步,在看清那小小的身影果然是慕莎时,又不自觉的缓下了速度。

    她这个样子好像是站在家门前焦急的等待著晚归的伴侣的雌啊,虽然明知这只是他的自欺欺人,或者只是梦一场,可他还是希望这个梦长一点,最好永远都不要醒。

    慕莎左等右等都不见瑞恩回来,心里很是著急,虽然她只是来给他送地瓜,可是把被路过的兽人们用奇怪的目光来回打量,就让她忍不住心虚,好像她背著切尔西在做坏事一样,而且她也有点怕切尔西看见,他可是小心眼的很,如果被他看见了,虽然嘴上不会说什麽,可是在床上会更用力的欺负她,每次她都被欺负的惨兮兮的。

    正急得不行,就看见瑞恩远远的走来了,慕莎心下一喜,笑著冲他跑了过去。

    瑞恩看著她远远的冲自己跑过来,赶紧一个纵身跳到她眼前,虽然他很享受她奔向他的样子,可是到底舍不得她跑的辛苦。

    慕莎没防备他突然出现在身前,一时收不住脚步,直直撞进他怀里,大惊之下,连连後退两步,手里抱著的地瓜也掉到了地上。

    慕莎有些尴尬的看著他虚抬著准备扶她的手,暗恼自己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了。

    瑞恩冲她笑了下把手放了下来,柔声道:“瞧你急的,这是要送给我的嘛。”边说边蹲下身,把地瓜捡了起来。

    慕莎回过神来,也跟著蹲下一起地瓜,边捡边兴冲冲的说道:“瑞恩,你知道吗,我的小菜园结了好多地瓜呢,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帮我打理,肯定不会长的这麽好的,我拿了些给你送来,跟你说哦,这些地瓜,烤著吃,或者煮著吃都很好吃哦。”

    “谢谢你,慕莎,还特地给我送来。”瑞恩站起来,把慕莎手里的地瓜也都接了过来,然後柔柔的跟她道谢,其实他很想让她做给他吃,可惜他说不出口,因为他没资格啊。

    “呵呵……”慕莎被他那满含情谊的眸子温柔的注视著,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好了,傻笑著别过眼,正巧看见切尔西就站在不远处,脸色晴不定的注视著他们。

    慕莎暗叫一声糟,真是的,她怎麽就这麽倒霉呢,不能干一点坏事,每次都被抓个正著,虽然她也没做什麽坏事,可是每次切尔西的表现都好像她做了坏事一样。

    硬著头皮扑进他怀里,讨好道:“老公,你回来啦,我们去艾维家吃晚饭好不好,我今天在菜园里挖出好多地瓜,我做给你们吃好不好?刚才我给瑞恩也送了些,多亏了他一直帮我打理菜园呢。”慕莎很有技巧的跟他解释刚才的事情,希望他别误会才好。

    切尔西没说什麽,脸色如常的冲瑞恩打了声招呼,然後一手拎著猎物一手拉著慕莎往家走。

    慕莎看不出切尔西是不是在生气,心虚的一个劲得讨好道:“老公,你今天打了这麽多猎物啊,好厉害哦,你真……”

    慕莎猛夸他,切尔西也不搭话,拉著她一路走回家里,刚一进家门,猎物往地上一扔,把她压在门板上就吻住了她一直喋喋不休的小嘴……

    (10鲜币)74 坏东西(高H)

    慕莎猛夸他,切尔西也不搭话,拉著她一路走回家里,刚一进家门,猎物往地上一扔,把她压在门板上就吻住了她一直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老公,不要了……啊……”慕莎香汗淋漓,两只手死死的攀住他的肩膀,指甲几乎掐进切尔西的里,长发随著身子的上下晃动而荡漾著,身下的小不断吞吐著切尔西胯下的巨物。

    “小东西,你最好叫小声一点儿,嗯……否则,路过的人可就都知道我们在干什麽了。嘶……你打算把我绞断吗?放松点。”切尔西邪笑著把自己硕大的抽到口,浅浅的抽著,然後趁著慕莎松了口气的功夫,又突然狠狠的顶了进去。

    “啊啊……”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深捣刺激的不由自主的尖叫,随即又想起他的警告,赶紧死死的抿著唇压抑的呜咽著。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著,手指死死的抓住切尔西的肩膀,试图分散下体所受的强烈到让她有些受不了的刺激。

    可惜她压抑的呜咽声却更刺激了切尔西的兽欲,让他所剩无几的理智也燃烧殆尽,满脑子都是要把眼前的小人弄死的念头,挺著身下的凶狠的一下一下的撞击著慕莎的花,发出啪啪的声音,

    “轻点……切尔西……太深了……你轻点……呜呜……”慕莎被他越来越暴的动作逼的小声的哭了起来,而门外偶尔传来的兽人们的说话声也让她紧张了起来,花不自觉的收缩,吮吸著在里面横冲直撞,让她又爱又恨的坏东西。

    切尔西被她这一阵阵的紧缩吸吮刺激的更加疯狂,本不理会她的求饶,变得更加坚硬,一次次把她的花撑到极致,好像永远也不会停下来一样。

    就在慕莎慕莎被他弄的使劲弓起了身子,马上要达到极致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大喊:“慕莎,艾维说你要做地瓜给她吃,让你快过去呢,你在吗?”

    慕莎吓了一跳,整个人僵住了,切尔西也是一楞,懊恼的停下动作冲著门外怒吼道:“滚远点,别进来。”

    马上要走到门口的桑德被切尔西的怒吼声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屋里的两人正在干什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赶紧後退了几步,想了想又扭过头来,深吸一口,豁出去的喊道:“切尔西,你加快点速度,艾维说他饿了,想吃慕莎做的地瓜。”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唔……”被桑德撞见她跟切尔西正在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堪了,恼羞成怒的在切尔西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切尔西没有防备,被她咬的倒吸了口气,随即报复的狠狠顶了她两下。

    慕莎被他顶的闷哼了声,又羞又恼掐他:“快出去啦……”

    “我的大可还硬著呢,你让我怎麽出去?恩?”切尔西邪笑著用身下的一下下狠狠在慕莎的花里抽著。

    “那……你快点啦,啊……嗯……嗯……太深了……你轻点……呀啊……”慕莎被他死死的抵在门上,本挣脱不开,只好求他快点出来。

    “好,小东西,如你所愿。”切尔西笑著应道,随即狠狠的动起来,电动的马达般快速,捣的慕莎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一样,呼吸都变得破碎不堪,两腿无力的乱蹬,身体一弓一弓的往上挺著。

    切尔西疯狂的抽了几百下,慕莎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看著又要晕过去了,这才一个猛烈冲击把热烫的种子喷进她的花里。

    激情过後,慕莎浑身虚软的挂在切尔西身上,而切尔西的表情还有些闷闷的。慕莎叹了口气,这头臭狮子还真是小心眼呢,想了想开口解释道:“老公,我真的只当瑞恩是朋友的,所以,你别吃醋啦。”

    “瞎说什麽,谁吃醋了。”切尔西被看穿心事,有些羞恼的低头在她汗湿的小脸上咬出一个个牙印。

    “是是是,你没吃醋,是我瞎说的,那你现在可以把你那个东西拿出去了吧。”慕莎无奈的顺著他说道,不过,他别扭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什麽那个东西,它可是让你快乐的大功臣呢,要不要亲亲它,恩?”切尔西被她说的又热了起来,揉著她前的两团逗她。

    “你……嗯……臭狮子……”慕莎知道他打什麽坏主意,使劲锤了他一下,催促道:“快拿出来啦,我答应了艾维要做地瓜给他吃,他还等著呢。”

    “那晚上回来,你要亲亲它。”切尔西语带威胁的说道,大有不答应就不放过她的意思。

    “你……”慕莎红著脸瞪他一眼,色狮子,满脑子竟想那种事,虽然这麽想著,但还是妥协的胡乱点点头。

    “不但要亲,还要含著好好舔,要吸出来才行哦。”切尔西得寸进尺的要求著。

    “好好好,你说怎麽就怎样,你先拿出来啦。”慕莎感觉到他好像又硬了起来,怕他还要来一次,赶紧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她都答应了,切尔西这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

    没了他的堵著,浊白的体从花里流了出来,顺著她的大腿往上滑,慕莎赶紧弓著腰,捂著花口冲进浴室里。

    切尔西看的浑身燥热,身下的又硬了起来,追著她一起来到浴室,把她压在浴桶壁上又强行要了一次。

    等到慕莎终於烤好了地瓜,送去给艾维吃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来,这里没有锺表,慕莎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不过看著艾维揶揄的目光,慕莎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艾维还趁著切尔西和桑德不注意的时候,趴在慕莎的耳边小声的调侃道:“慕莎,切尔西很厉害哦,这麽持久,你被干的很爽吧,话说,他到底干了你几次啊,三次还是四次,害我等的快饿死了。”

    天啊,让她死了吧,慕莎快羞愧而死了。都怪那头色狮子,害她这麽尴尬。

    作家的话:亲们抱歉,水沫家里来客人了,所以不方便码字,原因,你们知道的,所以今天也是一更啦,水沫争取下周补上啊,麽麽,送上香吻一个,亲们,原谅水沫吧。

    (10鲜币)75 逞凶(高H)

    切尔西和慕莎在艾维家吃过晚饭,一起回家的时候,慕莎还在为了刚才切尔西让她那麽尴尬的事而生闷气。一直嘟著嘴不肯理他。

    切尔西把她拉过来按在怀里又亲又揉了好一会儿,慕莎都别别扭扭的扭著腰不肯配合。

    切尔西被她扭得起火,直接把她抱起来扔在床上,然後自己扯了兽皮裙,也跟著跳上床。

    拉著她让她坐起来,把她的小手按在他大硬挺的上,上下套弄著邪笑道:“宝贝儿,你答应过的要好好亲它,舔它吸得它出来哦。快,张开嘴好好舔。”边说边把热烫的移到慕莎的嘴边,硕大的头磨蹭著慕莎的嘴唇。

    慕莎哀怨的瞪了他一眼,臭狮子,这种事情记倒是蛮清楚的。

    不过看他一脸你敢不做就试试看的表情,也不敢耍赖,不甘不愿的张开嘴含住那硕大的头,一点一点的小心的舔著。

    “嗯……好舒服……好乖,向後一点,慢慢的,全部都要舔过,嗯……就是这样,好乖。”切尔西舒服的直喘气,低著头看著他硕大的在她的舔弄下变得亮晶晶的,整个人更加兴奋起来,也又涨大了一圈,害的慕莎的小嘴含弄的更加困难。

    “慢慢舔,嘴巴再长大一点,今天我们试一下全部含进去怎麽样?恩?舌头卷起来,乖,就是这样,好的,我要进去了。”切尔西说著,捧起慕莎的脸慢慢的把长的一点一点进慕莎嘴里。

    慕莎感觉到他的已经顶到她的喉咙口了,整个小嘴都被塞得满满的,嘴唇连著两颊的皮肤都酸酸的难受极了,来不及咽下的唾一丝丝的往外淌,噎涨和恶心的感觉一齐上涌,让慕莎不知觉得伸手推著切尔西的腰,想让他撤出来点。

    “怎麽了?宝贝儿,太深了?恩?可是还没有整吞进去哦,来,深呼吸,慢慢的用鼻子呼气,对就是这样。”切尔西稍稍撤出来一点,等她没那麽难受了,再慢慢的一点点顶了进去。虽然他涨的难受,可她的小嘴实在是太紧致了,比下面的小还要紧致,他不想弄伤了她。

    慕莎慢慢的吸气,感觉不那麽难受了,就尽量放松身体,让他一点一点的深入。

    “好,宝贝儿,真乖,感觉到了嘛,已经进入你的食管里面了。好舒服,好像有无数的小手在往里面拖它哦,好舒服……”切尔西享受的半眯著眼睛,感受著她不断的绞紧。

    慕莎感觉到食管火辣辣的疼著,可是异物的入侵又让她不自觉的吞咽著,把切尔西的裹得更紧。

    “好,就这样,别夹那麽紧,嘴巴再长大一点,马上就要全部进去了,好,乖啊。”切尔西边说边用全部理智控制著速度慢慢将大的整进慕莎的小嘴里。

    “唔……”又涨又疼又恶心的感觉让慕莎不由的挣扎起来,使劲推著切尔西腰,呜呜……她好难受啊,难受的要死了,可偏偏嘴被堵著,又说不出来,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切尔西看著她媚眼凝波,妩媚娇柔偏又楚楚可怜的样子,所有的理智都荡然无存,整个人都被欲望控制住。开始猛烈的抽起来,每一次硕大的头都重重的捣入慕莎的食管中,惹得慕莎的泪水掉得更急。

    “好爽,好紧,死你,松你的小嘴,让你吸得这麽紧,烂你!”慕莎不断收紧的小嘴随著急促的呼吸一松一驰的夹的切尔西的舒爽的不行,灭顶的快感让切尔西不断的加快抽的速度,嘴里还嘶吼著让慕莎无比羞愧的荡话。

    “啊……”慕莎不断在他腰间推拒的手不小心在他囊上重重按了一下,刺激的切尔西呻吟出声。

    “好刺激,宝贝儿,想让我快点出来,就用双手握住它,轻轻地揉。对,就是这样。”切尔西在慕莎小嘴和小手的双重刺激之下,又狠狠的抽了十几下就觉得腰眼发麻,双手紧紧的把慕莎的头按向他的,剧烈的抖动一下,一股股热烫的就全部入慕莎的嘴里,一直持续的几分锺。

    切尔西直到全部完,才松开了对慕莎的钳制,他一松开,慕莎就再也憋不住气了,一把推开他,趴在床边剧烈的咳了起来,浊白的混著鼻涕眼泪的全都都来了,整张小脸糊成一团,好不狼狈。

    切尔西自己爽完了,看她这麽难受也心疼了,赶紧下地拿了块浸湿的兽皮帮她把小脸擦擦干净,然後到了杯水给她。

    慕莎接过水杯漱了漱口,把嘴里那股怪异的味道冲散了些,又喝了两口下去,润润火辣辣疼著的喉咙,这才感觉又活了过来,看著切尔西逞凶过後畅快的俊脸,很是气恼。

    整个人扑过去,把他压的向後倒在床上,又掐又挠又咬的,弄得整个前和後背都是抓痕和齿印。

    慕莎直到累得气喘吁吁的再也动不了了,才停下来,摊在床上恨恨的瞪他。

    切尔西有些哀怨的坐了起来,低头检视自己身上的伤痕,小声抱怨道:“老婆,你越来越暴力了。”

    “哼……”慕莎哼了一声,又恶狠狠的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她。

    切尔西被她那凶狠不足撒娇有余的媚眼一横,身下又热了起来。死皮赖脸的又欺了过去,在她身後蹭了两下,讨好道:“老婆……”

    “啪……”慕莎在他袭上她口的大手上狠狠拍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的警告道:“今晚不准碰我,否则要你好看。”

    切尔西见她是真的生气了,讪讪的收回大手,安抚的在她身上拍了两下道:“好好,不碰,不碰,睡觉,我搂著你睡觉总行了吧。”

    慕莎没搭话,倒也放松了身子在他怀里慢慢的睡著了,切尔西听著她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低头在她肩膀上落下一个吻,也勾著嘴角渐渐睡熟了。

71-7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