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76-80


    76 报仇(高H)

    日子在切尔西和慕莎不断的欺负与反抗中一天一天的划过,艾维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而慕莎每天除了照顾他之外,就全心扑在她的菜园里。

    皇天不负有心人,慕莎在失败了无数次之後总算是成功的纺出了一团线,看著这一团来之不易的棉线,慕莎激动的不行,虽然还不够织一件衣服的,可是积少成多,她相信等明年冬天来临之前,她一定可以成功做出一件衣服来的。

    天气渐渐冷了下来,族里的兽人们更加忙碌,每天早出晚归的,准备过冬的食物。

    切尔西也忙的不行,不但要出去打猎,回来之後还要带著雄兽人们在村子四周做加固,因为冬天食物缺乏,难免有饿疯了的野兽会攻击村子。

    随著第一场雪的飘落,冬天正式到来了,村子里也照例又召开了迎亲会,这次因为有前次留下来的狐族雌兽人的大力推荐,还有麻将,跳棋,五子棋等等好玩的游戏的吸引,从狐族来的十几个雌几乎都留了下来过冬,惹得族里还没有伴侣的雄兽人们一阵欢呼。

    不过,慕莎心里却不太舒服,因为菲洛也赫然在列,还有事没事就往切尔西身边凑,看的她心里直泛酸,私下里没少跟切尔西发脾气,还很暴力的又掐又咬的,不过切尔西皮糙厚的完全不在乎,还全当情趣的反客为主把她扑倒在床上用力欺负。

    其实切尔西也不是不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可是一来菲洛除了常常出现在他身边以外也没什麽过分的举动,二来他很享受慕莎为他吃醋的小模样。所以什麽也不说,由著她像个小野猫一样的撒泼,被她闹得烦了,就压倒在床上弄的她哭喊求饶,再没有气力闹别扭。

    “啊啊……好涨……老公,你快点……啊啊啊……”带著沙哑的呻吟与喘息声不断的从凌乱的大床上传出来。

    慕莎细白的手指紧紧的抓著身下的兽皮,小屁股向上翘著,承受著身後的猛烈撞击,因这猛烈的撞击而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著。

    红晕而满是泪痕的小脸无力的贴在身下的兽皮上,随著身後冲撞的力道而摩擦著。赤裸的身体上满是红红紫紫的吻痕,从颈部到光滑的背部,再到大腿部全都是啃咬後留下的痕迹。

    前柔软的两团上也满是指痕和啃咬的痕迹,不过最惨不忍睹的还是腿间的花,紧致狭小的花口正被迫吞吐著他硕大的,口的皮肤已经被撑到极致,随著每一次的深入撤出,花里便有白浊的体滴落到白色的兽皮上,乱而诱惑。

    慕莎的腰身被切尔西的两只大手牢牢地控制住,在他往前顶的同时,用力後坐,这样的姿势和动作让他胯下的巨物戳的更深更重。

    随著每一次的猛戳,已经陷入迷乱的慕莎就发出卑微的啜泣声:“啊……饶了我……求……求你……啊……”

    切尔西银白色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原本冷情的脸上露出舒爽的表情,死死盯著身下小人儿的双眸里有著无法掩饰的炙热欲望。

    浑身仿佛有著无穷无尽的力,狠狠的不断向花最深处冲刺,每一次深入都令慕莎又是痛苦又是快乐的呻吟著,身体因为他猛烈的撞击而失去平衡,软软的倒在身下的兽皮上。

    “小东西,还敢不敢闹别扭,不让我碰你了?恩?”切尔西伏在她身上,在她肩上啃咬著,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那笑容里满是征服後的满足。tt

    “不敢了……啊……再也不敢了……啊……饶了我吧……求求你……”无法形容的快感和酸胀痛楚交织在一起,让慕莎彻底屈服了。

    “宝贝儿,你真乖!”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切尔西的又迅速的抽了十几下,终於挺直上身嘶吼著把一股股热都进慕莎的花里。

    激情过後,慕莎觉很是委屈,抽噎著扭过身去不理他,明明是他的不对,不道歉认错就算了,还使用卑鄙的手段,逼著她跟他求饶,简直坏透了。

    切尔西看著她抽噎著,肩膀一耸一耸的,好笑的从身後环住她,温柔道:“宝贝儿,怎麽了,哭什麽?恩?”

    慕莎不理他,继续嘟著嘴抽噎著,倒也没有挣扎,乖乖任他搂著,他是征服欲很强的男人,她越是挣扎就越会让他兴奋,到最後倒霉的还是她。

    “好了,别委屈了,我带你出去报仇好不好?”看她委屈的不行的样子,切尔西忍不住勾了下嘴角,看来是刚才被他欺负的有些狠了,这会儿觉得委屈了,於是在她肩头亲了两下,安抚道。

    “嗯?”慕莎被他说得一愣,报仇,报什麽仇?她没有跟人结仇啊。不由得好奇的回头看他。

    切尔西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笑道:“想知道就跟我去啊。”说著就从床上走了下去翻出慕莎在入冬前做好的兽皮披风,兽皮靴,兽皮帽和兽皮手套和兽皮护膝,帮著她一件件的穿好,把慕莎上上下下包了个密不透风。

    自己则下身围了个长点的兽皮裙,裸著上身,然後拿起一件披风随即往肩上一披,又拿了个兽筋编的网子,就拉著慕莎的小手往外走去。

    慕莎被他拉著走了长长的一段路,走到已经结了冰的河边这才停下来,切尔西让慕莎坐在岸边一个结实的树杈上等著他。

    然後自己一个纵身跳到河面上,刷刷几下就在厚实的冰面上挖出一个大洞,然後把手里的网子往水里一扔,接著快速的收起,往岸边扔去。

    网子里竟然有十几尾面目狰狞的鱼在死命挣扎著,慕莎小小的惊呼一声,原来切尔西说得报仇,竟然是来找这些鱼报仇啊,他还真是爱记仇。

    没过一会被扔到岸上的那些离了水的鱼就不再挣扎了,切尔西这时才走过去,把他们的尸体从网兜里倒出来,然後又开始新一轮的捕鱼行为。

    作家的话:

    第二更下午的时候奉上,至於会不会三更,呵呵,现在水沫也不确定哦。

    (8鲜币)77 冰库

    这样的重复动作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看的慕莎都有些困了,可他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好像要把河里的鱼都捕杀干净了才肯罢休。

    慕莎实在受不了了,於是坐在树杈上,居高临下的对切尔西说道:“切尔西,够了,太多了,我们本就吃不完了。”岸边鱼的尸体都铺了好几层了,这要吃上多久才能吃完啊,而且这些到底要怎麽运回村里啊。

    听她这麽说,切尔西很听话的停下了动作,两三下窜到树杈上,在她旁边一起坐下,喘了口气道:“够多了嘛?”说著往岸边扫了一眼,然後点点头道:“好像是不少啊,这下你想吃多久的鱼汤都没问题了。”

    慕莎黑线:“这鱼放不了几天就会坏了吧。冬天还好些,可以把它们冻起来,等到了春天就放不住了。”这里又没有冰箱,天气热的话储存食物可是一个大问题呢。

    “说得也是啊。”她这麽一说,切尔西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以往他们打猎回来,有吃剩下的部分为了避免坏掉,都会腌渍起来,不过味道就差了些,这些鱼要向保存起来,是有些困难,难道也腌制起来嘛。

    “对了,我想到了,切尔西,我们可以做一个大冷库,这样以後吃剩下就随时都可以冻起来了。”慕莎灵光一闪想到这里虽然没有冰箱,但是河里有这麽多的冰可以做个冰库啊。

    切尔西听了慕莎的主意觉得可行,说干就干,先化了兽形驮著慕莎一路飞奔回村子,然後召集了人手,兵分三路,挖地窖的挖地窖,运冰的运冰,捡鱼的捡鱼。

    慕莎见没她什麽事了,就到艾维家里去找他闲聊。顺便看看研究下肚子里的小宝宝。

    一直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切尔西和桑德才回来,一见他们进屋,慕莎就跑了过去,抓住切尔西的手臂摇了摇问道:“冰库弄好了吗?”

    切尔西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回答道:“嗯,都弄好了。要不要去看看?”

    “嗯,等会吧,先吃饭,我都做好了,等吃完饭,你再带我去看看。”慕莎看他脸上有些疲色,知道他肯定累坏了,有些心疼的拉著他在桌边坐下,然後把晚饭一一端了上来。

    那边,桑德也端著碗坐到床边,神色温柔的一口一口喂给艾维吃。

    慕莎不禁一阵感慨,这雄兽人对雌还真是没话说啊,这才刚怀孕几个月,就这麽紧著、护著,连吃个饭都用喂的,实在是太体贴了。

    两人吃完了饭就从艾维家出来了,切尔西带著慕莎绕到村子後面的山腰处,七扭八拐的才来到一个很隐蔽的山洞,挪开山洞口的大石头,慕莎就感觉一股冷气扑来,没想到他竟然把冷库的位置选在这里,要想来这必须先得从村子里穿过来,还用大石头封住洞口,这样确实够安全了。

    越往里走越冷,慕莎不由自主的往切尔西怀里缩了缩,切尔西干脆扯开身上的披风整个把她包进怀里。

    走了大概五十米左右,山洞突然开阔起来,抬头看去,只见沿著山洞的四周整整齐齐的摆放著一圈直抵洞顶的冰砖,冰砖的前面还围了很多的的冰槽,切尔西上午捕的鱼就冻在里面,洞底也用厚厚的冰块铺了一层,四周和底下都不断的吐著凉气,哇,好大一个冰库啊,而且还非常漂亮,感觉像个水晶一样。

    慕莎喜欢的不行,拉著切尔西走在冰块上转了一圈,虽然脚下穿著兽皮靴,可还是觉得脚底凉凉的,扭头去看切尔西,他光著脚竟然还一点也不觉得凉,很是嫉妒,於是坏心眼的把两只脚都踩在他的脚上,然後双臂环著他的腰,让他带著走。

    “小坏蛋。”切尔西笑骂了句,宠溺的低头吻她。

    “唔……”慕莎突然感觉口一凉,他竟然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面揉搓她的部,羞恼的挣扎起来。

    “宝贝儿,我想要你,给我好不好?”切尔西放开她的唇,舔著她耳朵下面敏感的皮肤,用染上情欲的暗哑声音诱惑道。

    慕莎欲哭无泪了,他是不是欲太强了些,怎麽只要见到她想的就是那种事情,也不管在什麽地方。无奈的在他口上锤了一下道:“回家啦!回家再……”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我都想了一整天了”说罢切尔西也不管她答不答应,一个用力她抵在冰块上热情如火的吻了起来。

    (10鲜币)78 仔细看著(高H)

    切尔西边吻边把慕莎的衣服剥了,一只手箍著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一只手伸下去拉扯她花口的小球。

    慕莎虽然心里不愿意,可是身体早已熟悉了他的碰触,被他随意拉扯了几下,花口就吐出水来,惹得切尔西轻声嘲笑她:“小东西,这麽快就湿了,在这里你也很兴奋对不对?”

    慕莎羞得不行,偏又抵不过他的大力,见他是打定主意非要在这里不可了,索也不挣扎了,闭上眼睛当鸵鸟,由著他折腾。她真是恨死了这越来越敏感的身子了。

    “宝贝儿,睁开眼睛,你要是不睁开,我就一直做到你睁开为止。”切尔西把她翻转过去,让她双手撑在冰砖上,两脚分的开开的。他从身後欺上她,一手绕到她的前,揉著她雪白的丰盈,一手捅进她的花里抽起来。

    “嗯……”慕莎被他又又揉的浑身发软,知道他向来说到做到,只好被迫睁开眼睛。

    切尔西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抽出手指,宣告似的说道:“宝贝儿,好好看著我是怎麽你的。”然後一挺腰,从後面狠狠顶了进去。

    “啊……好疼……”切尔西向来不耐烦做前戏,慕莎还不够湿,他就急著顶入,慕莎被他弄得痛呼出声。

    “乖,忍著点。”听见她喊疼切尔西缓下了速度,慢慢的往深处顶。

    “嗯……坏蛋……你每次……都让我忍著点……嗯……你自己为什麽……不……不……嗯……忍著……”慕莎疼得一边喘息著一边抱怨道。

    “宝贝儿,谁叫你这麽诱人呢,让我想忍都忍不住啊。乖,看著我是怎麽你的。”切尔西轻笑出声,一手扣住慕莎的头,逼著她直视冰砖中映出的令人喷血的画面。

    画面靡至极,慕莎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花正微微颤抖著把他的巨大一点一点的吞进去。

    “嗯……”荡的画面刺激的慕莎情不自禁的媚哼著,花里又不断的流出水来。

    “宝贝儿,好看吗?你瞧你的小多贪吃,竟然整都吃了下去。”切尔西一边用言语刺激著她,一边开始大力抽送起来。

    慕莎看到他每次抽出都能卷出鲜红的嫩,好像无数的小触角在极力挽留他,挺进时又全部缩了回去。这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慕莎有些受不了的想别过头去,可是切尔西却扣住她的头不让她动,没办法只好仰著头柔声求他:“别说……求你……别说啦……”

    “好,小宝贝儿,我不说,那你仔细看著,看我是怎麽你,怎麽你的,恩?”切尔西说著开始猛烈的抽起来。

    “啊啊啊……”慕莎觉得自己的花被他火热的摩擦的快起火了,难受的挺起部,撑在冰砖的双手也没了力气,整个人像冰砖上贴去。

    “嘶……”慕莎的整个上身都贴在了冰砖上,冰凉的触感让她一个激灵,花也不由自主的紧缩了下。

    “好舒服,宝贝儿。”切尔西似乎尝到了甜头,把她从冰砖上拉起来,接著更加大力的把她顶的往前冲去,然後再拉回来,如此重复,让她前的柔软不断撞在冰砖上,然後离开,再撞在冰砖上。

    慕莎不停的打著激灵,房好像已经冻得麻掉了,前的冰冷和身下的火热同时狠狠折磨著她,让她大声哭喊起来:“啊啊啊……不要……切尔西……我受不了……啊……好难受……呜呜……”

    “难受?宝贝儿,你哪里难受?恩?”切尔西缓下动作,稍稍撤出了点,在口浅浅抽著问道。

    “呜呜……口……好冷……”慕莎流著泪抽抽噎噎的说道。

    切尔西伸手了一下,确实很凉,有些心疼的抽出自己,把她翻转过来,抱起她放在铺著兽皮披风的地上,然後把她的大腿掰至最大,重新冲了进去慢慢的研磨著。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帮她捂著口的冰冷。

    “好重……”慕莎仰著头喘息著,下面好慢,好痒,好热,想要扭腰躲开,他却重重的压在上面让她动弹不得,肺里的空气好像都要被他挤出来了。

    “小东西,还冷不冷了?”切尔西也有些受不住的喘著问道。

    “不冷……啊……”慕莎还没说完,就被他的一个深捣而弄得惊叫了出来。

    “那我们换个姿势。”切尔西坐了起来,把慕莎的双腿架到他两肩上,抓著她的纤腰凶猛的冲撞起来。

    “啊啊啊啊……”切尔西次次凶狠尽捣入,让慕莎感到难以形容的酸麻从花深处泛开,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紧绷,高潮迅猛的袭来,花里猛地绞紧,颤抖著泄了出来。

    “嗯啊……啊……啊……嗯啊……”慕莎在高潮中被切尔西持续不断的深深捣入,意识涣散的嗯嗯啊啊的叫著。

    两人的交合处随著噗噗的拍打声,不断的渗出散发著独特气味的粘,顺著慕莎小屁股的剧烈晃动而滴落到地上的兽皮上,水迹越来越多,慕莎的叫声也越来越魅惑。

    切尔西觉得不过瘾了,又把她的双腿往下压去,慕莎的整个身体都被他压成V字型。

    “啊……”突然变换的姿势,让慕莎稍稍醒过神来,腰要被折断的错觉让她大叫起来:“不要……啊……”

    切尔西此刻已经红了眼,本不理她的不要,把她不停的往冰砖上撞去,慕莎整个人都被挤成小小的一团,修长白皙的双腿胡乱的蹬著,却撼动不了他半分,他高大的身子像一堵墙,重重的,狠狠的由上而下的压向她。

    (10鲜币)79 外族入侵

    “啊啊啊……不要……啊啊……”慕莎受不了的摇头哭喊著,凌乱的长发也随著摆动乱舞。

    “求求你……啊……”

    “老公……你好……好勇猛……呜呜……饶了我……啊……”

    “好深……啊……好涨……不要……”

    “呜呜……轻点……啊……慢点……求你……老公……啊啊啊……”

    慕莎呜呜咽咽的哭著,把她此刻能想到的话全都喊了一遍,可还是不管用,切尔西越发收不住力道,又快又猛的捣的她身下泥泞不堪,汁水横流。

    最後的时候慕莎实在没办法了,又伸手下去抓住切尔西下身的那个,轻轻的揉搓著。

    切尔西果然对她这招没有抵抗力,又狠狠戳了几下就喷了出来。

    随即把慕莎摊平,然後压在她身上喘著。等到顺过气来,就重重的在慕莎肩膀上咬了一口,凶狠的瞪著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坏蛋,你又害我这麽快就出来了。”

    慕莎眼里闪著泪光扁扁嘴扭过头去不理他,心里却抱怨道:这还叫快啊,要是再慢点我就被你弄死了。虽然这里没有锺表,她不知道他一次具体需要多长时间。

    可凭著感觉也知道决不低於一个小时,而且他很不耐烦做前戏,偶尔心血来潮,会逗弄的她主动求他进入,其余时候都是没做几分锺得前戏,就提枪就上的。

    慕莎觉得自己被每天都被他这麽折腾,还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简直是个奇迹了。

    切尔西又压著慕莎亲了一会儿,就帮她把衣服穿了起来,然後抱著她走了出去。虽然他还想再来一次,可这里确实太冷了,他心疼慕莎身子弱,怕她受不住,只好作罢了。

    慕莎舒舒服服的窝在切尔西怀里让他抱著一路走回家去。不是她偷懒不想走路,实在是浑身无力,双腿发软走不了。

    回到家里,切尔西怕慕莎受凉,想烧好水让她洗了个热水澡,又熬了热汤,哄著她喝了一大碗。

    慕莎气他不顾她的意愿,在冷库里强要了她,虽然她也有配合,顶多算是半推半就,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想矫情矫情。谁让他报复心里那麽强,不就是在家里欢爱时,他让她低头看,她死活不看嘛,就这麽想著法的折腾她。

    切尔西见慕莎脸色不好,知道这是又别扭上了,不过他还是很享受她偶尔的小别扭的。於是陪著笑脸,在她身上这捏捏那揉揉的,慕莎舒服的闭著眼睛直哼哼,不多时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她竟然睡著了。

    切尔西这下有些傻眼了,他这麽讨好她,原想著等她不别扭了,再狠狠干她几次的,没想到她竟然这麽快就睡著了,得,今晚他是别想了,这要是把她吵醒了,小野猫准又的撒泼。

    第二天一早,切尔西抱著慕莎睡得正香,就被外面示警的长啸声吵醒了。

    有外族侵入,切尔西心下一紧,赶紧把慕莎摇醒,边嘱咐她乖乖呆著屋里不可以出去,边穿好衣服,然後飞奔了出去。

    慕莎被切尔西摇醒,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等她醒过神来,再七手八脚的把自己裹个严严实实跑出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拉过一个正在打扫战场的兽人问了一下,才被告知,熊族虎族眼气一下子有十多个雌兽人留在了他们村子里过冬,而他们那里却一个都没有,所以联合过来偷袭,有个雌兽人在混乱中被虏了去,切尔西和几个雄兽人已经去追了。

    慕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熊族和虎族啊,虽然她没有见过,不过他们敢过来偷袭应该早有准备吧,切尔西能不能打过他们啊,他可千万别受伤啊。慕莎担心的不行,站在村口不断的张望著。

    好几个兽人来劝她,让她回家去等著,她都不肯。

    慕莎一直从大清早等到了中午,才终於看见切尔西一行几个兽人快速的奔了回来。

    慕莎激动的迎了出去,渐渐走近了才发现,切尔西怀里竟然还抱著一个人,那人正巧就是菲洛。

    慕莎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被掳走的雌兽人竟然是菲洛,而切尔西竟然抱著他回来的。

    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下切尔西,见他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心里不太舒服的停住脚步。

    切尔西也远远的就看见了慕莎,见她没有乖乖的呆在家里,有些不悦的皱了下眉头,走近她时,低声道:“你先回家去,我很快就回去了。”

    “哦。”慕莎应了声,转身往回走去。

    可是切尔西的这句很快,却也真是太快了,慕莎一直等到天黑他都没有回来,本想出去找他的,可是一想到他抱著菲洛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索不管他。脱了衣服上床睡觉。

    可是外面寒风呼啸,屋子里冷冷清清的,身边也哪里都觉得凉飕飕的。慕莎辗转反侧的有些睡不著。以往每天晚上切尔西都会把她累的疲力尽的,然後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抱著她睡的,让她丝毫也感觉不到冷意。

    今天身後那个给她温暖的人不在,让她无论裹了多少层的兽皮都觉得冷,怎麽也睡不著。

    慕莎翻来覆去的一直折腾到天亮都没有睡著,突然听到轻微的开门的声音。慕莎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只听见有脚步声慢慢靠近,然後是翻身上床的声音,慕莎闻著熟悉的味道知道是切尔西回来了,本想等著他挨过来抱住她的时候再狠狠甩开的,可是干等他都没有挨过来。

    不禁气愤的想到,他是不是在别人的温柔乡里吃饱喝足了,现在连碰她一下都懒得碰了,那她还呆在这里干什麽,等著被扫地出门嘛。

    想到这不禁红了眼眶,呼的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刚想下床就被切尔西拉住了,有些不解的问道:“这麽早,你去哪?”

    慕莎也不回头,气哼哼的说道:“我要搬出去,省的在这碍事。”

    作家的话:晚上还有一更,会晚一些,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总算是暂时完成任务了,呜呜……水沫好累啊,求安慰……

    (10鲜币)80 误解

    切尔西一听急了,一把把她扯进怀里,勾著她的下巴,直视著她的眼睛,皱著眉头问道:“你要搬去哪里?又碍什麽事了?”

    “随便搬哪去,反正只要不碍著你和菲洛的好事就成了。”慕莎赌气的嚷嚷著。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切尔西一夜没睡,一回来她就这样胡闹,还要离家出走,不由得有些烦躁的冷了语气。

    慕莎见他明明做错了事,还这麽理直气壮的凶她,心里一阵委屈,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期期艾艾的说道:“你不用凶我,如果你想跟菲洛在一起,我不会死皮赖脸的缠著你,你说一声,我马上就走。”

    切尔西被她这没头没脑的话说得有些头疼,冷声问道:“我什麽时候说过想跟菲洛在一起了?你听谁说得?”

    “这还用说吗?你昨晚做什麽了,你自己清楚。”慕莎抬起头来瞪他。

    “我昨晚做什麽了?我在村子四周巡逻啦。这跟菲洛有什麽关系?”切尔西实在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麽。

    “厄……你昨晚在村子四周巡逻?”慕莎闻言有些傻眼,这,怎麽跟她想得不太一样,可是他回来为什麽都不肯抱她。慕莎这样想著,就顺嘴说了出来。

    切尔西闻言被她气得笑了出来,无奈的摇摇头道:“你闹著一大通就是为了这个?我在外面呆了一夜,身上凉的很,想捂热乎了再抱你,怎麽,小东西,这麽想让我抱你,这麽一会都等不及了,这麽饥渴吗?让我看看湿了没有。”切尔西边说著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向下探去。

    “别,别闹。”慕莎已经羞的不行了,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还反应过度出了这麽大的糗,可是她之所以会反应过度,完全是因为她对自己没有信心,毕竟她在这里才算是异类,所有的女人所持有的优点,全变成了缺点。

    就连长老们所说的那个生育能力强的优点都没有体现出来,她来了快一年了,艾维都怀上了,她都没能怀孕,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不育症了,毕竟她和切尔西可以说是夜夜春宵的,还什麽避孕措施都没有做过,这麽久都没能怀孕,实在太不正常了。

    这种极度的不自信,在加上这阵子切尔西与菲洛的过从甚密,让她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了。

    切尔西的大手进她两腿之间,慕莎赶紧并拢双腿夹住,然後伸手去拉他,红著脸低著头小声道:“你累了一夜了,赶紧睡会吧。”

    “不著急,再累也得先把你的小喂喂饱啊,省的有人要离家出走呢,我会把你的小里都的满满的,保准你满意。”切尔西邪笑著在慕莎耳边吹著热气。

    “老公,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慕莎生怕他会说到做到,赶紧软著嗓子求饶。

    “你错了,你哪里错了,说来听听?” 切尔西的手指慕莎的花口一下一下的轻叩著,威胁她如果说的不能让他满意,就会长驱直入,狠狠收拾她。

    “我……我……不应该误会你……我……”慕莎被他叩的浑身燥热,花也情不自禁的变得湿润起来,羞怯的扭著腰想要躲开,却又被他按在怀里动弹不得。

    “误会我什麽?恩?”切尔西靠在她颈部柔嫩的肌肤上,轻轻的啃咬著,指尖挑逗的抚弄著她腿间敏感的小球,带给她一阵阵的酥麻。

    “嗯……就是误会……”慕莎有些启齿,总不能直说她误会他和菲洛旧情复燃,还春风一度吧。她脑筋快速运转著,终於发现了他的错处,大声责问道:“你昨晚要在外面巡逻一夜,为什麽不回来告诉我一声,害我担惊受怕的。”

    “你有担惊受怕吗?我可没看出来。”切尔西有些哀怨的瞪她一眼,接著说道:“昨天一回村子,就被长老们叫了去,一直在商量对策,直到天黑了才被放行,本想回来跟你说一声的,可是某个小没良心的已经上床睡觉了,没出去找找我不说,连等都不等我,你说这是谁的错,恩?”

    慕莎语塞,她昨天好像是赌气的很早就熄了火把上床睡觉了。难道真是是她想多了,是她错了。

    这麽想著气势就弱了下去,喃喃道:“那你可以……”

    慕莎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切尔西你快去看看吧。菲洛醒了之後就一直在发抖,也不肯吃东西,谁劝都不听。”

    切尔西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冲著门口大声应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到。”

    慕莎听他说要去看菲洛,很里很不是滋味,扭过头去在切尔西鼻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切尔西疼的嘶嘶的直抽气,不过怕弄伤了她,也没敢挣扎,就硬挺著任她咬。

    慕莎直到尝到鲜血的咸味才松了口,然後一把推开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睨著他说道:“你去吧。”

    切尔西还有些刺痛的鼻子,宠溺道:“老婆,你还真是暴力,都被你咬破了。”

    慕莎瞪他一眼,幸灾乐祸道:“活该。”

    切尔西佯装恼怒的扑倒她,结结实实的给了她一记深吻,然後在她气喘吁吁的时候放开她,安抚道:“老婆,我去看看他,很快就回来了,你乖乖在家呆著别乱跑,这几天村子四周不太安全。”

    “你要去就赶紧去,哪那麽多废话啊。”慕莎扭过头去赌气的说道。

    “小东西,你还真会气人,看我回来怎麽收拾你。”切尔西表情凶狠的说完,还不解气的在她唇上咬了一记,听见她喊疼才放开她。有些不舍的翻身下床走了出去。

    慕莎仰躺在床上,看著他离去的背影,小手抚著身边渐渐凉下去的兽皮,心中一阵不安,不是她不相信切尔西,只是她怕了,怕他也像她的前男友一样,抵不住诱惑而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

76-8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