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81-85


    81谈谈(高H)

    这回切尔西倒是很守信用的,很快回来了,只是菲洛时不时就会出些状况,而切尔西就要时不时去看看他。

    他还每晚都要出去巡逻,村里的长老也来凑热闹,几次三番的叫他过去谈谈,弄的切尔西忙的不行。

    慕莎以前总是抱怨他太粘人,这下可好,他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少,回来了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吃饭睡觉,就连切尔西最热衷的床上运动,每次也都是匆匆结束,让慕莎感觉他好像是在敷衍她一样,慕莎想跟他好好谈谈,可本就挤不出时间。

    慕莎实在忍无可忍了,见切尔西吃了晚饭还要出去,就一把拉住他,说什麽也不让走。

    切尔西无奈的把她搂进怀里,低声哄著:“老婆,怎麽了?嗯?”

    “你今晚不准出去,我们好好谈谈。”慕莎很坚决的说道。

    “宝贝儿,你乖乖的,我知道这阵子冷落你了,等我忙过了这阵子,我们再谈好不好?”切尔西很有耐心的揉著她的头发安抚道。

    “不好,我就要现在谈。”慕莎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他能有时间陪著菲洛,为什麽没有时间跟自己谈谈,她不想像上次一样反应过度,所以必须先跟他谈一谈。

    切尔西皱眉,他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谈天中,这些日子他太忙,每次逮到时间跟她交合,都怕有人来打扰,所以都是解了馋就匆匆结束了,今天既然她不让走,那就好好犒劳下自己,也把她喂喂饱,等把她做晕过去,自己再走好了。

    “那我们去床上谈。”切尔西打定主意,一把把慕莎抱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抱到床上,然後自己也压了上去,双手不规矩的开始剥她的衣服。

    “切尔西,你住手。”见他又想使坏,慕莎又气又恼的开始使劲挣扎起来。

    切尔西一口咬住她的唇,一只手死死箍住她的腰不让她挣扎,另一手抓住她前的樱红,用力一捏,慕莎吃痛的张开嘴,切尔西顺势把舌头探了进去,卷著她的小舌头津津有味的咂弄。

    “嗯……”酥麻的感觉在慕莎的四肢百骸里散开来,她身上顿时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

    切尔西感觉她软了下去,箍著她腰身的手向下划去,在她翘挺的小屁股上揉搓了一会儿,就拉开她的两腿,把手指进她湿润紧致的小里搅弄起来。

    “唔……”慕莎整个人都变得迷迷糊糊的,在他的唇齿间发出细微的呻吟声。

    切尔西搅一会儿,就有著忍不住,把手指从她的花里抽出来,然後把她的腿拉成“M”型,抚著自己的硕大抵在花口,然後力道凶猛的一到底。

    “啊……”慕莎被他弄的有些疼,尖声叫了起来。

    切尔西是存心要把她做晕过去的,这会儿也没停下来让她适应,直接大力抽了起来。

    “啊啊啊……啊……”切尔西硕大的在慕莎花的内壁上快速地摩擦著,头每一次都重重捣进她的子口,每一次深捣的力道都让慕莎忍不住大声叫喊著。

    “宝贝儿,爽不爽?你里面的那张小嘴可真紧,都被我干了这麽久了,怎麽还这麽紧,呼……好爽,它咬住我了,让你咬,让你咬,干松你……”

    “啊啊……轻点……唔……”切尔西越来越激烈的动作把慕莎撞得呼吸困难,她一边尖声叫著,一边仰著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气。

    可是这样的动作让她前的两团晃动的更加厉害,那两点樱红无意识的挺立著,好像在邀请别人的怜爱。

    切尔西被撩拨的心痒难耐,俯下身来握住一侧的房,张嘴含住顶端,牙齿紧紧的咬住小小的樱红,另一只手整个握住白嫩的房,麽指和中指捏住樱红往上拉扯著。

    “啊……啊……不要……轻点……啊……”慕莎被他弄得又涨又疼,伸手按在他在她口肆虐的手上,试图阻止他。

    切尔西反手把她的小手按在房上,让她自己揉弄起来。这近乎自渎的姿势,刺激的切尔西更加疯狂。

    一双大手握住慕莎的大腿部,用力的向外扯著,在他的撞向她的花时,扯著她重重的迎向他。

    “啊啊啊……”慕莎没挨上几下就尖叫著高潮了。

    高潮中的小绞的死紧,拒绝著大的进一步深入,子口更是紧缩著在硕大的头想要入其中的时候极力阻止。

    可这丝毫没能阻止切尔西的动作,反而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把像楔子一样,重重的楔入那抽搐著喷涌著蜜的花。

    “呜呜……轻点……不要了……啊啊……我受不了了……老公……”正在高潮中的花和子口被凶狠的抽撞击著,极致的快感中又带著丝丝疼痛,让慕莎的神智迷乱起来,张著嘴大声的尖叫著,小手在空中无意识的乱抓,碰触到切尔西的肩头後,死死抓住用力收紧。

    背上的刺痛刺激的切尔西进出的速度和力道越发的凶猛,硕大的头整个入子口还不满足,还在持续深入,逼迫著子内壁不断割地退让。

    “啊……不要……好疼……太深了……不要……不要再进去了……要破了……啊啊……饶了我……老公……啊啊啊……”慕莎受不了的哭喊起来,小手按压著小腹上明显的隆起,试图把它推出去。

    慕莎的按压加重了切尔西的快感,更加大力的进出,将花内的蜜带出飞溅四处,响亮的体拍打声,“噗嗤噗嗤”的水搅动声,和著慕莎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著。

    再一次泄了身,慕莎已经没有力气哭喊了,小声低泣著,双腿大大的摊开,由著腿间毫无理智的男人凶猛的进出,大量的蜜被他抽搅成白色的细沫,弥漫在两人的结合处,刺目又靡。

    最後的时候,切尔西把慕莎抱在怀里,背靠著他,双手捧著她的臀和大腿处,上上下下用力的又抛又拉,速度越来越快,终於嘶吼一声,抵著她的最深处喷而出。

    慕莎被他这更胜往日的勇猛弄的快断气了,等到他终於放她平躺下来的时候,没一分锺就昏睡了过去。

    切尔西见她睡熟了,自认为功德圆满了,虽然还没有尽兴,不过村子的安全更重要些,所以稍微休息了一会,就起身巡夜去了。

    等慕莎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身边又是冰冷一片,知道切尔西已经离开多时了,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82不详的预感

    气的慕莎咬牙切齿的骂了句:混蛋切尔西。昨晚又把她累得昏睡了过去,想当然尔也就什麽都没能谈成了。

    慕莎越想越生气,也睡不著了,干脆爬起来洗澡做饭收拾屋子,等都弄好了还不见切尔西回来,想了想还是拿了件披风出去找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皮糙厚不怕冷的原因,他出门的时候总是忘记带披风,这大冬天的也不嫌冷。

    慕莎刚从家里出来,远远的就看见切尔西在与谁一处站著说话。

    快走几步,终於看清楚了,竟然是菲洛,慕莎心里一阵泛酸。明知道一定是菲洛主动找上切尔西,可她还是忍不住生气。

    “切尔西。”慕莎唤了切尔西一声,然後在他回头的同时,小跑著奔进他怀里。

    “你怎麽出来了,这麽冷的天,小心生病。”切尔西稳稳的接住她,把她往怀里收了收,柔声低斥道。

    慕莎在他怀里蹭了蹭,带著酸味的撒娇道:“人家怕你冷,所以给你送披风来了嘛,怎麽,不想见到我?”说著目光往菲洛身上瞄了瞄。

    切尔西宠溺的在她微嘟的小嘴上亲了亲,轻笑道:“想,我都想死你了。特别是……”切尔西顿了一下,然後坏笑著趴到她耳边,用仅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接到:“你全身赤裸的在我身下哭喊求饶的小模样,只要一想起来,我就一点也不冷了。”

    慕莎闻言羞得满脸通红,娇羞的锤了他一下,嗔了句:“讨厌。”然後把手里的披风递给他,让他穿上。装作不在意的问道:“可以走了吗?”

    切尔西点点头,回头对著菲洛说道:“慕莎身子弱,受不了凉,我们先回去了,有事以後再说吧。”

    说完也不理菲洛脸上的一片惨白,转身带著慕莎快步往家走去。

    慕莎被他搂著怀里快步往家走著,心情大好,感觉像是打赢了一场仗一样,充满了成就感。

    切尔西低头看著她脸上毫不掩饰的得意表情,宠溺的笑了笑,他对她的爱意都表现的这麽明显了,他们之间还有什麽好谈的,真是个爱胡思乱想的小东西。

    回到家之後,慕莎因为心情好,所以也没跟切尔西计较昨晚他欺负她的事,伺候著他洗了澡,吃了饭,就放他睡觉去了。

    切尔西嚷嚷著他一个人睡不著,非让慕莎陪睡,慕莎扭捏了两下,就半推半就著让他抱上床。

    切尔西兴许是真的累了,倒也真的是抱著她睡觉,没有再使坏。慕莎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闻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觉得特别安心,浑身上下也都暖暖的,不多时也跟著睡著了。

    不知过了多久,慕莎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身下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弄醒了。

    慕莎睁著迷离的眼睛低头一看,只见大腿被分的开开的,切尔西正著低头趴在她两腿之间一上一下的动著。

    “嗯……”慕莎感觉到他的舌头轻轻的滑过敏感的小球,一阵阵瘙痒的感觉从口传遍全身,她不由自主的摆动起纤腰,不知是想要躲开还是迎合。

    切尔西见她醒了,於是大力的在她的花口啜了一口,然後把舌头伸进花里,不放过任何一处的一遍遍舔刷著能够得著得内壁。

    “别……切尔西……好痒……”慕莎叫了起来,花被他舔的抽搐著,不断溢出水来。

    切尔西把花吐出的蜜水一滴不剩的含进嘴里,咕咚一声咽了下去,听得慕莎每个毛孔都张开来,细声叫了起来。

    切尔西更加卖力的舔弄著她的花,大手掰开她抖动的花唇,含住小球重重的一吸而後狠狠的咬住。

    “啊啊啊……”极度的快感让慕莎更加剧烈的扭动起来,花口也开始抽搐眼看著就要高潮了,切尔西却突然停了下来,从她两腿间爬上来,撑在她的上方,看著她难耐的扭著,一挺腰,贯穿了她。

    “啊啊……”慕莎长长呻吟了一声,颤抖著高潮了,高潮过後,她浑身都软绵绵的,在他身下化成了一滩水,低低回回的媚哼著,由著他变著花样的折腾。

    也不知道切尔西又要了她几次,等到他放开她的时候,她又累的昏睡了过去。於是这谈谈究竟也没能谈成。

    她与切尔西没有谈成,却有人也想找慕莎谈谈了。慕莎还没有睡醒,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扭头一看天已经微微黑了下来,切尔西不在,不知道又跑去哪里了,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扯过一块兽皮,胡乱的把花口不断流出的白浊体擦了擦。

    套上衣服开门去了,门一开,只见外面站著一个陌生的兽人,慕莎愣了一下,礼貌的询问道:“请问您找谁?”

    那个陌生的兽人上下打量了慕莎一下,客气的问道:“你是慕莎吧,切尔西的伴侣?”

    慕莎点点头,猜想他可能是东边村子的兽人,切尔西他们的村子很大,分为东西两侧,东边住的是上了些年纪的兽人,而年轻一代都住在西边。平里她很少到东边去活动,所以对东边的兽人们不太熟悉。

    上天对兽人们可谓是得天独厚的,竟然让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容颜不曾变老。所以从容貌上本看不出兽人的年纪,慕莎也仅是因为不认识他,而猜测他是住在东边的。

    见慕莎点头了,那个兽人接著说道:“族里的长老们想找你谈谈,你跟我过去去一趟吧。”

    慕莎闻言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那些长老她刚来的时候也是见过的,他们还对著她研究了好几天,最後得出了她是生育能力很强的雌的结论。

    然後把她硬塞给了切尔西,之後在没有找过她,这会他们找她是不是因为她迟迟没有怀孕的关系呢。

    她有点害怕,很不想去,可是来人就在这等著,也容不得她不去。慕莎想了一下,客气道:“麻烦您先行回去,我先洗个澡,换件衣服,马上就到。”

    83长老们的意愿(微H)

    “不用那麽麻烦,长老们正在等著,你还是跟著我赶紧过去吧。”来人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

    慕莎一看躲不过去了,只好硬著头皮跟在他身後往东边走去。

    慕莎跟著他来到一间很大的屋子,五位长老全体到齐,依次排开坐的笔直。

    慕莎被安排在正对著他们的位置坐下,然後领她进来的那个兽人就退了下去。

    慕莎冲他们问了好,就局促的坐下来,低著头揉弄著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静默一会,坐在最左边棕色头发的长老率先开口道:“慕莎是吧,是这样的我们几个找你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切尔西的事情。”

    慕莎听到这心里咯!一下,真是越怕什麽越来什麽,无奈的抬起头来,点了点头道:“您请说。”

    金色头发的长老接口道:“我想你可能也知道,切尔西是白狮,也是我们族中战斗力最强的狮种,可惜全族上下,也仅剩他这一只白狮了。当初不顾他的意愿把你硬塞给他,也不过是想让你为族中多生几只战斗力强的白狮。”

    说到这金色头发的长老也是一顿,黑色头发的长老马上接道:“可是你成为他的伴侣已经快一年了,还毫无动静,我们推测,有可能是你身体太弱,所以无法成功孕育出白狮的後代,所以我们决定在为切尔西指定一名伴侣,请原谅我们的自私,我们实在是无法坐视白狮就此灭绝而不闻不问,更何况他灭绝的原因还是我们当初的一意孤行。”

    红色头发的长老接道:“至於你,如果你愿意继续留在切尔西身边的话,我们也同意,菲洛也表示不介意与你共同成为切尔西的伴侣。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为你安排新的伴侣,或者为你提供足够的食物和人员护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去。”

    慕莎听到要为切尔西安排新的伴侣的时候,头嗡的一声炸开了,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

    过了好半响,才勉强稳住心神,声音沙哑的问了一句:“切尔西,他同意了吗?”她现在什麽都不在乎了,她只想知道切尔西是不是也同意了。

    五位长老闻言都沈默了,过了半响,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深棕色头发的长老开口道:“我们还没有与切尔西谈过这件事,不过他没有理由不同意的,毕竟他也知道子嗣的重要,如果白狮自此灭绝,那麽我们族的战斗力会大大下降,慢慢的有可能会被别的种族欺凌直至灭族。你认为他有理由不同意嘛。”

    慕莎哽咽了,她没想到切尔西的子嗣竟然这麽重要,原本她以为她无法怀孕的话,切尔西顶多会很失望,可没想到竟然会导致灭族,这就不是她和切尔西谁可以承担的了。

    五位长老见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就放慕莎回去了,让她好好想一想,慕莎凄然一笑,这还有什麽好想的,她没法自私的做这个灭族的罪人,也不能自私的让切尔西去承担族人的责难。更何况他也未必会为了她,冒著没有子嗣的危险拒绝那个送上门来的伴侣菲洛,菲洛啊,兜兜转转一圈下来,她又要把切尔西还给他了。

    认真算来,她才是他们中间的小三吧,毕竟是他与切尔西先认识的,算了,这样也好,本来她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现在也该是她离去的时候了。就当这段日子只是梦一回,梦醒了她也该走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慕莎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一进屋就看见切尔西满脸担心的正要开门出去,好像是没见到她正想出去找她。

    慕莎眼圈一红,一下子扑进切尔西怀里,哽咽的叫了声:“老公。”

    切尔西眉头一皱,轻拍著她的背,柔声询问道:“老婆,你这是怎麽了,好端端的怎麽又哭了,谁欺负你了?恩?”

    慕莎吸吸鼻子,稳定了下情绪,强挤出一抹笑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欺负我。我就是想你了,干等你也不回来,出去找你又没找到。”

    切尔西闻言一乐,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逗弄道:“哪里想我了?是上面的小嘴啊,还是下面的小?嗯?”说著还色情的挺腰撞她。

    慕莎脸上一红,原本不想搭理他的,可一想到她马上就要离开他了,又忍不住想放荡一回,哪怕为以後留下点念想也好。

    於是勾著他的脖子,往他身上一跳,在他稳稳接住自己的时候,用双脚环住他的腰,伸出小舌头在他耳垂上舔了一圈,看著切尔西不自觉的颤抖一下,然後在他耳边吹著热气,媚声道:“都想。”

    切尔西被她难得的热情勾的魂都没了,压在门板上就亲了起来。

    慕莎被他亲得气喘吁吁的,稍稍推开他一点,小手在他口上画著圈圈撩拨著,柔柔的诱惑道:“老公,你今晚不要出去了好不好?人家让你做一整晚。”

    说著声音渐低了下去,顿了一下,又几不可闻的补充了一句:“兽形也让你做。”

    切尔西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

    慕莎害羞的窝在他怀里,柔顺的点了下头,切尔西见她点头,也顾不得的追究她不对劲的原因了,一切先等他满足了再说,反正小东西就在他身下,想跑也跑不了的。

    激动的他边抱著她往床边走,边剥她的衣服,还没走到床边就急吼吼的顶了进去,好在他先前进去的东西还留了一部分在里面,让他进入的很容易。

    等不及回到床上,切尔西直接抱著她站在地上就开动了起来。

    “啊……老公……再重点……啊……撕碎我……唔……好深……啊……”慕莎勾著切尔西的脖子,双腿环住他的腰上,被他大力撞得几乎飞出去,却还要撩拨。

    切尔西在她身上本就没什麽自制力,平日里她半推半就的都让他欲罢不能,这会儿她热情的撩拨就更让他起火,越发控制不住力道,猩红著眼睛死死地盯著她,恨不能一口把她吞进肚里。

    凶猛疯狂的抱著她顶弄了一阵,觉得不能尽兴,就拔了出来,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翻转过来,然後扯著一条腿往後拖到床沿,大手分开她两条腿,固定在腰侧,然後一个凶猛的挺身,又重重的顶了进去。

    “啊啊啊……”慕莎晃著一头凌乱的长发,大声的呻吟著,再不敢撩拨,深怕她再撩拨下去就真的被他撕碎了。

    “宝贝儿,够不够重?嗯?还是再重一点?”

    84激情时分(高H)

    切尔西身下的凶狠的撞击著慕莎的花,可说话的语气却温柔的很。

    “慢点……慢点……切尔西……啊……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慢……慢来……啊啊啊……”慕莎有些受不了他快速而深重的撞击,软著嗓子断断续续的开始求饶。

    “好,我慢点,我们有的是时间是不是?”切尔西想起她说要让他干一整夜的,心情大好的缓下速度,大的慢慢的从花中抽出来,再慢慢地进去,同时趴在她背上,大手绕到前面去在她随著的进入而被顶的凸起的小腹上按压著。

    “嗯……嗯……”慕莎缓过一口气起来,趴在床沿上娇娇弱弱的哼著。花里撞击的速度虽然缓了下来,可并没有舒服多少,被撑开到极致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连上青筋的跳动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硕大的头在子口处慢慢的旋转著,逼著娇弱的子口慢慢的张开嘴,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吸进去。

    “放松点……宝贝儿……你夹的这麽紧,我可没办法慢慢来。”切尔西一边舒服的呻吟著,一边用力抽著慕莎的花,不断绞紧的花刺激的他动作越来越野,速度又渐渐快了起来。

    “啊……啊……嗯……慢……慢点……”慕莎的花被切尔西凶狠的用力捣入,直捣入子里面,交合处不断响起“噗滋、噗滋”的声音。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慕莎被他捣的语不成调的呻吟著。

    “慢不了了,宝贝儿……你好紧……”切尔西舒爽的大喊著,双手死死扣住她的腰,下身那条又长又的,更加疯狂的向她体内猛力撞击、冲刺,没有任何技巧,什麽九浅一深、三浅一深的,此刻他完全顾不上了,全凭本能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狂野,一次比一次深入的干著慕莎的花。

    “啊……啊……啊啊啊……”慕莎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兽皮,小腹不断的收缩著,红肿的花已经被撑到了极限,不由自主的张合著试图吞下凶狠捣入的硕大,两人的体剧烈的撞击、摩擦,充血肿胀的花内壁开始痉挛,每次进出都捣的汁水四溅。

    慕莎的思维渐渐混沌起来,隐约记得自己的初衷是想要给他最极致的享受,於是小手往下探去,在小腹被顶起的同时往下按著,加重他的快感。

    “嗯……好爽……干死你……”切尔西舒爽的嘶吼一声,抬起身子又是一阵狂乱捣,然後在慕莎高潮的尖叫声中,举起她的双腿,把她转了过来,正面朝上,然後站直了身体,抓著她的两脚提了起来,让她的腰部离开木床,整个悬空,他就这样由上往下俯冲著狠狠的她。

    “啊啊啊……不行了……好涨……先……先出去下……啊……”因为高潮而拼命收缩的花无法承受切尔西的大,硕的重重的摩擦著敏感异常的花内壁,酸慰刺痛一起涌上来让慕莎难受的剧烈扭动,想把正在体内凶悍冲刺巨物挤出去。

    切尔西被绞的有些疼,不过更多的是无法形容的舒爽,此时哪里肯出去,大手使劲揉搓著慕莎的臀瓣,顶入的力道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蛮横鲁,每一下都捣入子深处,迫使子口把硕大的头整个含住:“不要出去,要进去,进去,里面的小嘴再张大点,小东西,高潮的时候被狠狠的干,舒不舒服?”

    “舒……舒服……啊……不要了……呜呜……求你……切尔西……啊……”无法言喻的酥麻和酸慰同时席卷著慕莎,让她发出似痛苦又似快慰的呻吟,本能的扭动著腰肢,一上一下的随著切尔西抽的速度起伏。

    听著她娇娇弱弱的求饶声,本应该怜惜的,可切尔西看著她赤裸著躺在他身下,乌黑的头发散乱在雪白的兽皮上,一些被汗水沾湿贴在脖子和唇边,小嘴微张著,嗯嗯啊啊的媚叫,娇美的小脸泛著情欲的红潮,身上满是新旧不一的吻痕和咬痕,无法收拢的下体顺著大腿内侧滑出了粘腻的白色透明体,被他不断进出的花口还无意识的颤抖著,那姿态越发的撩人,看著她被他抽的楚楚可怜,却又异常娇媚,让他兽血沸腾,直想再大力些把她就这样弄死算了。

    “啊啊啊……”长的每一次都恶狠狠的尽捣入,凶狠无比的撞入慕莎的子口,那酸慰酥麻的感觉让慕莎心底的那弦越绷越紧,随著他几个狂虐暴力的冲顶,那弦啪的一声断开了,慕莎尖叫著揪紧身下的兽皮,高高的挺起腰,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好紧……放松点……宝贝儿……你想绞断我吗?恩?”切尔西丝毫不给慕莎喘息的时间,用力掰开她的双腿,在她高潮中重重的野蛮的冲撞起来。

    “轻……轻点……啊……”慕莎的花被他捣弄的有些承受不住的开始酸疼起来,腿处也被他大力掰开有种撕裂般得疼痛。

    她现在开始後悔了,不应该撩拨他的,他往日在这事上已经够狂野的,如今她一撩拨,就完全变成了野兽了,速度和力道本就不是她能够承受的了的,更何况她还答应让他做一夜,而且还要用兽形,她真是自找死路啊。

    “宝贝儿,我爱你……爱你……吼……”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慕莎被他狂虐冲顶的快要晕厥的时候,切尔西嘶吼一声,奋力往下一冲,紧紧的抵住慕莎的臀瓣,全身剧烈颤抖,随後把热烫的全数入慕莎的酸疼的子中。

    “啊……”慕莎被他一烫,尖叫一声也跟著高潮了。

    高潮过後,慕莎娇喘著瘫软在床上,累的一动也动不了了。

    85兽形承欢(高H)

    不过切尔西在高潮时嘶吼的那句,她确是听得真真切切的,切尔西从来不曾跟她说过爱她的话,她原本也以为这只鲁的兽人不懂的什麽情情爱爱的,没想到他竟然懂得,而且在她即将要离开他的时候说了出来。

    虽然都说男人在床上说得话都不可信,可是此刻慕莎愿意相信切尔西真的是爱她的,这样她心里会好过一些,总算她没有白来这个异世一遭,起码有个男人说爱她。

    “宝贝儿,你怎麽哭了?我弄疼你了?恩?”切尔西撑在慕莎身侧急促的呼吸著,突然看见她的眼泪劈里啪啦的流了下来。虽然他在床上她的时候,她每次都哭得很大声,而她哭得越大声他就越兴奋,可每次只要一结束,她马上就停止流眼泪了。这次怎麽结束了,她反倒哭得更凶了。切尔西一时慌了手脚,手足无措的边帮她擦眼泪边柔声询问。

    慕莎怕切尔西看出端倪,赶紧收住眼泪,摇了摇头抽噎道:“老公,你可不可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切尔西微微一愣,随即勾著嘴角笑了下,然後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回想道:“我说了好多句呢,你要听哪一句?宝贝儿,你好紧,这一句吗?”

    切尔西一本正经的说著欢好时的调情话,让慕莎脸上一红,害羞的别过脸去,小声道:“不是啦,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切尔西装作认真思考了一下的样子,接著说道:“好紧……放松点……宝贝儿……你想绞断我吗?这句?”

    切尔西故意学著激情时分喘息的样子逗弄慕莎,慕莎又羞又恼的在他腰上扭了一把,大声嚷道:“高潮时说得那句啦。”

    “小东西,高潮的时候被狠狠的干,舒不舒服?这句?”切尔西从善如流的应著,说完还咂咂嘴,回味无穷的样子。

    “你……”慕莎被他逗得又羞又恼又急,眼圈又红了起来。

    切尔西这才发觉自己好像逗弄的有些过分了,赶紧柔声哄道:“宝贝儿,我爱你,我爱你。别哭啊,我错了,不逗你了,别哭。”边说边柔情蜜意的亲吻著她的眉眼。

    “嗯……”慕莎被他又亲又哄又揉的,心里愈发的酸涩,强忍著哭意,撒娇道:“再说一遍。”

    “好,再说几遍都行,我爱你,我爱你,宝贝儿,老婆。”切尔西这回不敢逗她了,在她耳边柔情蜜意的呢喃著。

    “我也爱你,老公。”慕莎哽咽著回应,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切尔西一愣,随即狂喜的低下头吻了下去,凶狠的撬开她的牙关,把舌头伸进去在她嘴里搅动著,慕莎配合的含住他的舌头,一下一下吮吻著。切尔西不满意她慢吞吞的动作,拖出她柔软湿滑的舌头,咬著舌尖用力的吸。

    慕莎放软了身体主动贴著他,迎合著他在她身上揉捏的力道媚声呜咽著。

    切尔西身下的瞬间又硬了起来,他放开微喘的慕莎,把湿淋淋的从她的花里抽了出来,顺便把里面的体也都导了出来。

    然後把她往床里面抱了抱,摆弄成趴跪的姿势,又在她肚子下面垫了好几张兽皮,让她不费劲就能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

    慕莎由著他摆弄,心里却一阵打鼓,难道他要用兽形了?有些紧张的舔舔唇,娇声撒娇道:“老公,好累,让人家休息一下啦。”虽然用兽形是她答应的,可是一想到那个体积她还是会怕怕的,不知道她现在反悔的话,切尔西会不会同意啊。

    切尔西在她高高撅起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轻声嘲弄道:“怎麽,小东西,你又想耍赖了?恩?”

    “没有,人家哪有耍赖,就是很累嘛,先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慕莎仰起头坐了起来,向後靠在他身上,摇著他的胳膊跟他撒娇。

    “乖乖的趴好,这次出来就让你睡觉,乖……”切尔西哄著她让她趴好。大手顺势覆上她的花,抠挖起来。

    听他这麽说,慕莎更加肯定这次他要用兽形了,在心里不断的催眠自己不要紧张,可还是紧张的不行,连花都渐渐干涩起来。

    “宝贝儿,小里怎麽越来越干了,快流出点水来,不然一会可要受伤的。”切尔西把手指从她花里抽出来,整个人从身後覆上她,大手绕到前面去把玩著她前的柔软,试探的问道:“怎麽了,你在害怕吗?”

    慕莎摇了摇头,小声道:“不怕,就是有点紧张。”顿了下,还是忍不住嘱咐道:“一会儿,你要轻点,别太深,太深了会痛。”

    切尔西看她这样很是感动,小东西明明就很害怕,可却强撑著不说,此刻他很想停下来不用让她害怕的兽形的,可是一想到最近长老们的步步紧逼,就让他不得不狠下心来,顶多他一年用一次好了,依他的能力,一次应该足以让她受孕了吧。

    想到这,切尔西在她脸上亲了亲,柔声安慰道:“好,我会轻点,不会得太深,你放松,别紧张,好好感受我,我爱你。”切尔西边说边滑下去,趴在她两腿之间舔弄她的花。

    切尔西这次非常有耐心的做著前戏,嘴唇手指的轮番上阵,刺激的慕莎又高潮了一次,趴在兽皮上闭著眼睛酥软无力的哼著,花也变得泥泞不堪的。

    切尔西觉得是时候了,趁著慕莎还迷糊著赶紧化了兽形,整个罩在她身上,挺著比人形时还要大上好几圈的一个用力把硕大的头部挤了进去。

    “啊……好疼……”慕莎毫无准备,花口就这麽被硬生生的撑开了,剧烈的疼痛让她放声哭喊了起来。

    见慕莎哭得惨烈,兽形的切尔西用仅剩的理智强撑著一到底的欲望,在她体内静止不动,等待她的适应,同时伸出带著薄薄倒钩的长舌,在她雪颈上一下一下轻轻的舔著,试图让她放松下来。

    慕莎呜呜的哭著,强忍著想要逃离的冲动,尽量放松自己,适应身後的巨大。不断催眠自己在她身後的是切尔西,不是只白狮,是切尔西正在爱她,要放松身体,让他进来,全部进来就不疼了,他不会弄伤她的。

81-8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