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86-90


    86狼牙(高H)

    慕莎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切尔西就有些忍不住了,浓重的喘息混著热气从他的鼻翼间直扑到慕莎的後颈,惹得她一阵轻颤,花又不由的绞紧了几分。

    “吼……”切尔西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俯身狠狠冲了进去。

    “啊啊啊……”整个甬道都被硬生生的撑开来,无法形容的剧痛让慕莎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兽形的切尔西身下不但体积比人形的大上许多,的表面也不似人形时那麽光滑,长满了无数的小突起,很像是缩小版的狼牙。

    “啊……轻点……别……别再进去了……疼……啊……”慕莎缓过口气,感觉花内的凶器已经抵到子口了,还在试图往里面推进,害怕的扭著腰想躲开。

    “吼……”切尔西,不,此刻应该称它为白狮更贴切些,顶了几次都没能把器完全顶入,有些不耐烦的低吼一声,俯下上身,整个压制住慕莎让她动弹不得,然後猛地往前一顶……

    “啊……”慕莎整个被贯穿了,子口也被迫张开,颤抖著吞吐他巨大的器。

    白狮的器整个进慕莎的花里,那种极致的紧缩让它最後一丝作为人的理智也荡然无存,野兽的本能成为主导,巨大的器在慕莎的身体里猛烈的抽起来,鲁而凶残。

    “啊……呜……啊啊……疼……啊……切……尔西……我要……死了……呜呜……啊啊啊……”慕莎的花乃至娇嫩的子被白狮巨大的器撑得几乎裂开来,被它每一次进入都狠狠撞击的子内壁无力承受的抽搐著,给施暴的白狮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慕莎感觉五脏六腑随著他的抽动都要从口中呕吐出来。

    那器上无数的小突起在一进一出中剧烈的摩擦著慕莎花里娇嫩的内壁,似乎已经磨破皮了,整个甬道都火辣辣的疼著,带给她更加强烈的刺激,让她疯狂的哭喊著。

    “呼哧、呼哧、呼哧……”整个覆在慕莎身上的白狮,边喘著边用它大的器放纵的在慕莎的花里狂肆的抽著,那紧致湿滑的小实在是销魂,让它无法停止,只想索取更多。

    “啊嗯……啊……啊……”慕莎被身後巨大的冲力撞击的摇晃著,含著白狮大器的下体仿佛要烧著了一般,火辣辣的剧烈的疼著,她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大张著嘴巴艰难的呼吸著,间或发出无意义的哼叫。

    渐渐的剧烈的疼痛被麻木取代,慕莎的神智也开始迷乱起来,她暗自庆幸终於可以晕过去了。只是当她再次清醒的时候,花里那‘狼牙’还在继续施虐,这让慕莎不由得怀疑,她本就没有晕过去,只是稍稍闪了下神而已。

    “啊……快点……快点出去……我要死了……啊……”慕莎的嗓子已经哭哑了,白狮仍在凶残的猛冲著,慕莎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越来越眩晕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正肆无忌惮的发泄著欲望的白狮似乎也感觉到身下的小人儿气息渐弱了下去,赶紧又加快顶送了数十下,这才稍稍把凶器的头部退到子口,然後强劲的喷了出来。

    “啊……”过多灼热的灌入的慕莎的子内,让她长长的呻吟一声,接著就软了下去,人事不知了。

    白狮舒爽过後,发现身下的小人儿似乎没了呼吸,不由的吓了一跳,赶紧抽出自己,用前爪把她翻转过来,把长的大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试图把空气度给她,前爪也放在她口的位置,查探她是否还有心跳。

    好在还有心跳,慕莎也只是被他折腾的一口气没提上来,缓过这口气人也就清醒了。

    白狮见她醒了过来,也放下心来,眉眼含笑的瞅著她,大舌头不断在她嘴里翻搅著,前爪也在她前的柔软上轻轻按压著。

    “不要……”慕莎把头扭到一边,不肯让一只狮子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有些嫌弃的伸手在它前推拒著,试图把它从身上推开。

    刚才它一直在她背後,而她也一直闭著眼睛催眠自己身後的是人形的切尔西,所以虽然被它弄得很疼,却没有此刻来的震撼。

    白狮有些微恼她的嫌弃,抬起前爪按住她的两只手,然後伸出舌头在她紧抿的唇上不断的舔著,大有她不张嘴就不罢休的架势。

    慕莎的唇上被他舔的有些疼,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张开嘴让他的大舌头伸进去,然後乖乖的吮著。

    白狮被她吮的舒服的直喷热气,最後见慕莎的眼圈又红了,这才把舌头抽了出来,赶紧化了人形,重新覆上她,亲亲她红肿的小嘴,柔声哄她:“宝贝儿,别哭,别哭,你瞧你,跟水做的似的,动不动就落泪,好了,别哭啊,小很疼是不是,我帮你擦擦,然後上药好不好?”

    慕莎也不想在最後一晚,还给他留下自己爱哭的印象,於是吸吸鼻子,点了点头。

    切尔西见她不哭了,这才起身弄了点热水,然後把兽皮浸湿了,帮她擦拭被他蹂躏的惨不忍睹的下体。

    “嘶……好疼……轻点……你轻点……”慕莎紧咬著下唇,紧绷著身体忍受著花处一碰就难以忍受的痛楚。

    “好好……我轻点,轻点啊。”切尔西边柔声安抚著,边把口那混著血丝的白浊体轻轻的擦拭干净,小心的检查了下,果然裂开了好几道小口,正往外渗著血丝,切尔西又是心疼又是後悔,赶紧拿过止疼消肿的药膏细细的涂了一层又一层。

    嘶嘶的凉意让两腿间不再那麽难受了,慕莎渐渐的放松了下来,累极的睡著了。

    等切尔西都收拾好了,慕莎已经睡著多时了,切尔西轻轻的在她身侧躺下,宠溺的亲亲她的额头,然後把她往怀里收了收,勾著嘴角心满意足的睡著了。

    87离别

    第二天慕莎醒过来的时候,切尔西还睡的正香,看来这兽形交欢也是相当消耗体力的。慕莎想起身偷偷离开,可是稍微一动,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散架了一样酸疼无力的。

    “唔……”慕莎没能忍住,痛苦的呻吟声从嘴里溢了出来。

    随即横在腰上的手臂紧了紧,切尔西低沈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嗯,别动……乖……”说著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像是有意识般的自动自发的揉捏著,帮她减轻酸疼的感觉。

    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他察觉了她的意图,僵住身体等了半天,他又没了动静,这才扭过头去,只见他又睡著了。

    看著他在熟睡中还勾著的嘴角,慕莎鼻子一酸,险些又落下泪来,这是她期待了多久的幸福啊,可惜就是太过短暂了些。

    轻轻叹了口气,往他身上挨了挨,她现在身上酸疼的厉害,恐怕下床都有些困难,更何况只要她一动,切尔西就会醒来,想要偷跑是不可能了,看来还要找卡瑞达要麻痹散来用一用,想著想著不知不觉又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切尔西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见她醒了,就凑过去在在她耳边厮磨著,一点点啃咬著她的耳垂,异常粘腻的一口一个:‘老婆,宝贝儿’的唤她。大手也不安分的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柔的爱抚著。

    慕莎被他弄得有点痒,微微挣扎著推他,稍一动又疼的她直皱眉头,生怕他闹著闹著又起了火,不管不顾的折腾她,赶紧呵斥道:“你干什麽,别闹,我那里还疼的厉害,不能再来了。”

    切尔西闻言停下动作,有些委屈的嘟囔道:“我也没想再来啊。”

    慕莎瞪他一眼,娇嗔道:“身上难受死了,快去帮我烧热水啦,我要洗澡。”

    “好,马上就去。”切尔西边说边低头压著她又亲了一会,这才起身去烧热水去了。

    切尔西伺候著慕莎洗了澡,又轻柔的帮她上好药,然後在床上加铺了好几层兽皮,让慕莎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

    慕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加上不时的揉肩捶腿,被照顾的无微不至的,让她很是有种穿越成为太後老佛爷的错觉。

    切尔西巡夜也不去了,全都交代了瑞恩代劳,就这麽寸步不离的待在慕莎身边照顾她,慕莎舒舒服服的过了三天,下身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走路的时候摩擦起来还有些疼,但是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白天的时候慕莎借著去探望艾维的机会,偷偷跑去管卡瑞达要了麻痹散,卡瑞达只当切尔西又惹她生气了她要修理他,所以很痛快的拿给了她。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慕莎窝在切尔西怀里,闭著眼睛静静的等他睡熟了,然後小心的翻出藏在兽皮垫子下面的麻痹散,屏住呼吸向他撒了下去。

    又等了片刻,估计著药效该发作了,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动作迅速的收拾了些衣服,又拿了几件兽皮披风和一些风干的兽,用兽筋都绑好了,就拎著包裹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她不敢看向切尔西,生怕再看他一眼,自己会舍不得离他,什麽也不管的留下来。

    慕莎出了门口,就不辨方向的一路小跑,反正她在这里一个亲人也没有,所以去哪里都是一样,只要离开他,离开他就好,想到切尔西,慕莎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慕莎刚跑到大概村口的位置,就听见身後有人大喝一声:“什麽人,站住!”

    慕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扭头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咦,慕莎,是你?”慕莎看不清来人,只借著月光看到有个人影快步靠了过来,可是,这个声音她却非常熟悉,是瑞恩,不知为何,竟然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别人。

    “你要去哪?为什麽拿著包袱?”瑞恩快步走到她眼前,看清她手里拿的东西,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慕莎语塞,不知如何回答,随即咬著下唇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是切尔西欺负你了?”瑞恩见她脸上还挂著泪珠,一副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的无以复加,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轻摇著问道。

    “不是,是我不想拖累他,所以想要偷偷的离开村子,离开他,瑞恩,你帮帮我好不好?”慕莎被他抓得有点疼,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直视著他,和盘托出道。

    瑞恩闻言愣了一下,长老们因为慕莎一直没有怀孕,所以不断对切尔西施压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没想到他们动作这麽快,竟然找上了慕莎。

    不知道他们对慕莎说了些什麽,竟然让她想要离开切尔西,他猜想切尔西铁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就算是冒著白狮就此灭绝的危险也决计不会让慕莎离开他的。

    他知道他此刻应该拦住慕莎,不让她出村,或者找来切尔西,让他们好好谈谈,也许事情就能解决了也说不等。

    可是他心里却有一个自私的声音在大声呐喊著,让她离开,让她离开村子,让她离开切尔西,说不定,说不定,这样他就有机会了,有机会可以把她占为己有。

    瑞恩挣扎了半响,终於在慕莎满是期待的眼神中缓缓点了下头。

    慕莎见他同意了,几乎喜极而泣,抓著他的胳膊,哽咽道:“瑞恩,谢谢你,谢谢你,你总是在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

    慕莎还没有说完,瑞恩就伸手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感谢,他想要的如果她不愿意给,那他就什麽都不要。

    瑞恩若有所思的看著慕莎,叹了口气一弯腰把她拦腰抱起来,迅速向村外窜去。

    慕莎紧紧抓著瑞恩的胳膊,有些紧张的闭上眼睛,耳边呼啸的风声告诉她,他们正在疾速前进著……

    88发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莎感觉耳朵好像都要冻掉了,瑞恩终於停了下来,然後轻柔的把慕莎放到一堆干草上。

    慕莎这才睁开眼睛往四周看了下,原来瑞恩把她带到了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还算宽敞,据她目测应该有四十平左右吧,也算干净,没有什麽异味,这里应该可以暂时住一阵子了。

    瑞恩在山洞四周仔细的查探了下,没有发现有大型的野兽出没,这才走回慕莎的身边,半蹲下来,柔声说道:“这里还算安全,一会我去给你弄些食物和清水过来,你先在这里住一阵子,等过段日子,如果你……”瑞恩说到这顿了一下,然後满是期待的接著说道:“我再带你到别的地方去生活。”

    慕莎此刻心乱如麻,本没有留意到瑞恩的未尽之语,只是胡乱的朝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瑞恩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她此刻满心想得都是切尔西,把心中那股翻涌而上的苦涩强压了下去。

    在她头上轻抚了两下,然後在她身边生了堆火让她取暖,这才转身出去给她找食物和清水去了。他必须要给她留下足够的食物和清水,切尔西一旦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发疯的到处寻找的。

    如果找不到,一定会怀疑是被人藏了起来,毕竟一个雌如果没有别人帮忙,不可能就这麽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的。

    到时他这个负责今晚巡夜,又与慕莎交情匪浅的人首当其冲就是被怀疑的对象,为了避免她的行踪暴露,他应该有些日子不能来看她的。

    瑞恩运气还算不错,出去转了一圈,就逮到几只出来觅食的小兽,动作麻利的剥了皮,又走出去很远,找到条小河,凿开冰层取出些水来,把兽里里外外都冲洗干净,这才拿回了洞里。

    又往返几趟帮她在山洞里存了足够她用半个月的清水,等一切都弄好的时候,天也快亮了,瑞恩知道他必须要马上回去了,要不然等下如果有人找他,发现他不在村子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又细细的嘱咐了些慕莎独自一人生活要注意的事项,告诉她他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来看她了,让她自己小心。

    见她都点头表示记下了,这才搬了块大石头把洞口虚掩上,又找了些有特殊气味的植物把洞口掩好,然後纵身离去了。

    瑞恩沿著原路返回,途中尤其注意用气味浓重的植物把慕莎的的味道掩盖住,否则切尔西只要顺著她的气味一路找下去,很快就能找到她的藏身之所了。

    瑞恩悄悄的溜回村子,发现村子里还静悄悄的,似乎没有发现慕莎不见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他没敢到切尔西家附近去打探消息,生怕被他撞上了,那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在村子四周转悠了一阵子,等到天都大亮了,就若无其事的回家睡觉去了,虽然睡是睡不著的,不过样子还是要装装的,不然以切尔西的明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的,虽然他肯定会怀疑他,不过只要他死咬著不承认,他也无可奈何。

    切尔西神智渐渐恢复清明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手脚又都不听使唤的不能动了,舌头也麻掉了,无法说话,这分明是中了麻痹散的症状。

    切尔西心下一惊,依他的警觉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下了麻痹散都不知道的,哪怕是在熟睡中,一旦有人靠近他也能马上惊醒的,除非是慕莎,也只有她可以在他毫无惊觉的境况下给他下麻痹散。

    只是她为什麽要给他下麻痹散呢?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最近他们两人都很甜蜜的,他也没有惹她生气啊。就算是他在用兽形干她的时候太过鲁弄伤了她,可事後她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难道……

    切尔西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可所有的假设都无法证实,而那个可以给他答案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切尔西开始担心了,他担心是不是真有这麽厉害的高手,可是趁他熟睡的功夫给他下了麻痹散,然後把慕莎掳走了。

    他宁愿是慕莎跟他闹别扭,要整他,也不要这种假设成立。

    “慕莎,慕莎。”切尔西在心中无声的嘶吼著,努力积蓄力量,试图抵抗麻痹散的药效,他很担心慕莎,一定要起来确认她是否安全。

    天渐渐亮了起来,切尔西折腾的满头大汗,终於手指可以动了,然後是手腕……

    “吼……”经过不断的努力,切尔西嘶吼一声,终於从床上坐了起来。

    “穆萨……”他著还有些僵硬的舌头,大喊著慕莎的名字,从床上翻了下去,由於腿还麻著,吃不上力,一头栽倒在地上,切尔西丝毫不顾额头上伤,又挣扎著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满屋子找慕莎。

    没看见她的影子就冲了出去,先到艾维找了一遍,她不在那,然後又跑到卡瑞达家确认是慕莎有没有来管他要过麻痹散,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後,切尔西总算稍稍放心了点,好在她不是被人掳走了。

    只是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她到底到哪里去了呢,又为什麽给他下麻痹散,切尔西带著满肚子的疑问,里里外外的把村子四周方圆百里都翻了个遍,还不见慕莎的影子,而且她的味道很淡,似乎已经不在村子里了。

    切尔西此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慕莎似乎走了,离开他了,可是没有理由啊,明明前一刻他们还甜甜蜜蜜的,而且她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了。

    这怎麽可能,她怎麽会离开他,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而且以她的体力,一整晚的时间也跑不出多远的。他方圆百里都找过了,没有她的踪影,切尔西几欲发狂。

    “吼……”切尔西怒吼一声,一拳挥出去,一棵百年老树应声而倒。

    拳头上的疼痛让切尔西稍稍恢复了些理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现在生气发火都无济於事,要向找到慕莎他必须先冷静下来思考。

    89下种

    她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而且体力不济,就算有一整晚的时间也不可能跑太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分析,如果不是有人帮助她离开,就是有人把她藏了起来了。

    切尔西首先想到了瑞恩,昨晚他代替他巡夜,如果要帮助慕莎离开是最方便不过的,如果真的是他帮助慕莎离开的,那慕莎的安全起码还是有保证的,不过这样一来,他想找到她就有些困难了。

    如果不是他那就只能是那几个爱管闲事的老头了,慕莎的离开铁定与他们脱离不了干系。就算不是他们把她藏了起来,他们也铁定跟慕莎说了什麽,才逼得她想离开他的。

    切尔西的大脑高速运转著,很快分析出了几种最有可能的情况,并决定先去找那几个老头,问问他们到底跟慕莎说了些什麽,逼得她非要离开他不可。

    切尔西怒气冲冲的冲进长老们用来讨论事情的屋子,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大声的宣布道:“慕莎不见了。”然後仔细看著他们的表情,试图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

    五位长老都是一愣,最沈不住气的棕色头发的长老脸上似乎还浮现出欣喜的表情,这让切尔西更加肯定了,慕莎的离开肯定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红色头发的长老最先镇定下来,轻咳了下开口道:“那你还不赶紧去找找,来这里干什麽?”他有些紧张,难道他已经知道他们找慕莎谈话的事情了。

    金色头发的长老露出焦急的神色也跟著说道:“把村子里的雄兽人都派出去,帮你一起好好找找,娇柔的雌一个人外出那可是很危险得事情。”他虽然表面上装作很焦急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乐得不行了,没想到那个叫慕莎的雌这麽配合,他们正研究著要怎麽把她弄走,没想到她竟然自己走了,这真是太好了,不过得在切尔西找到她之前把她藏起来,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深棕色头发的长老最为冷静,语气颇为严肃的训斥道:“切尔西你是怎麽搞的,我们把生育能力最强的雌交给你了,你没让她生下子嗣不说,还把她弄丢了,你怎麽欺负她了,竟然让她冒著生命危险要离开你,你最好想想怎麽向族人们交代,现在先去把她找回来吧,等找到她,我们再跟你算账。”

    他是几位长老中智慧最高的,知道切尔西来这里铁定是对他们有所怀疑了,所以先倒打一耙,把责任都推给了切尔西。

    切尔西环视著他们冷笑道:“你们不用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我知道慕莎离开我,铁定与你们脱不了干系,我现在不想追究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麽,逼著她离开我,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们,她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们最好祈祷她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否则这白狮就真的要灭绝了。”切尔西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你回来,你刚才说什麽,她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那她怎麽……”还要离开。棕色头发的长老闻言激动的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嚷道,要不是坐在他身边的黑色头发的长老及时拉了他一把,恐怕他就要说漏了。

    切尔西回过头来,目光锐利的注视著他说道:“是,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刚下的种,还来不及告诉她,她就被逼著离开了。”

    五位长老闻言皆是一震,黑发长老从他的话中抓住了重点,进一步追问道:“你刚下的种?这麽说来,她一直没有怀孕,是因为你一直没有下种?”这简直太让他震惊了,他们几个老的这麽心急火燎的催促他快点让慕莎怀孕,他竟然一直没有下种。

    切尔西坦然的承认道:“对,我一直没有下种,我当初肯听你们的话与慕莎成为伴侣,是因为我敬重你们,不愿意违背你们的意愿,但你们不要错认为可以纵我的一切,什麽时候下种,那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另外,她既然已经是我的伴侣了,那就一辈子都是,而且我这辈子也就只认她是我的伴侣,只会对她下种,所以……哼……”

    切尔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相信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的传达给长老们了,所以他们如果真的怕白狮灭绝的话,应该会帮他把慕莎找回来才对。是谁的责任切尔西现在已经不想追究了,他现在心急如焚的只想快些把慕莎找回来,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切尔西就转身出去了。下面他要去找瑞恩谈谈,希望能从他那里找到慕莎的线索。

    切尔西破门而入的时候,瑞恩还在装睡,在听到巨响的时候,瑞恩心里咯!一下,知道该来的总算来了。

    故做惊讶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戒备的看向门口,看清是切尔西的同时皱起眉头问道:“切尔西?你怎麽了,这一大清早的?”

    切尔西冷著脸,眼神锐利的盯著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慕莎不见了,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瑞恩闻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切尔西会这麽直白的问他,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即定下心神,脸上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後是不敢相信再到焦急,身形一动,直扑到切尔西身边,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指甲几乎陷到他的里,厉声问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麽,她为什麽会离开你?”

    切尔西後退一步,一个用力把他的手挥开,也不跟他废话,直接警告道:“如果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我劝你最好马上把她送回来,我刚刚给她下了种,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个怀孕的雌没有雄的滋养会变成怎麽样吧。”

    “你给她下种了?她怀孕了?”瑞恩愣了半天,终於找回了自己的舌头,颤抖著声音问道。

    “对,她怀孕了。”切尔西虽然也无法肯定慕莎是不是怀孕了,但他必须这样告诉他。

    90试探

    只有这样瑞恩才会为了慕莎的安全而把她送回来。他是多麽害怕慕莎没有怀孕,而瑞恩会偷偷的带著她到别处去,从此与他天各一方。

    这个消息对瑞恩来说无异於五雷轰顶,就算他不介意帮切尔西抚养孩子,慕莎如果生下的是雌还好,如果一旦生下小白狮,他该如何解释金狮父亲会生下白狮孩子。

    这些还都是建立在慕莎肯接受他的前提下,一旦慕莎不肯接受他,不肯接受他的滋养,那麽她恐怕没等挨到孩子出生就被吸干了营养而死去吧。

    不,如果她知道自己怀孕了,应该会迫不及待的赶回切尔西身边吧,毕竟他们之间所有问题的症结都在这个孩子身上。

    等等,瑞恩察觉到切尔西话中的漏洞,如果慕莎怀孕了,那她为什麽还要离开他?

    切尔西看著瑞恩的表情从震惊到绝望再到疑惑,不由得激动万分,他几乎可以确定慕莎一定是被他藏起来,这样只要盯住瑞恩,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慕莎了。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对视了好一会,瑞恩先冷静下来,勉强以平静的声音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见到慕莎,如果我见到她肯定会把她护送回家的。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出去找找她吧,一个雌单独在丛林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对於他的说辞切尔西当然是不相信的,可是如果硬逼著他,他是打死也不会说的,倒不如以退为进,让他放松警惕,等他去找慕莎的时候,再悄悄的跟上去,这样说不定还能快些,打定了注意,切尔西就点了点头,跟瑞恩一起出去找慕莎去了。

    虽然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样本不会找到,可偏偏各怀心思,都想做给另一个人看,所以两人找的异常卖力,几乎是掘地三尺了。

    瑞恩心急如焚,很想马上去确认下慕莎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可他总觉的切尔西在监视他,所以不敢贸然行动,一直小心的等待机会,直到十天之後,切尔西被长老们叫去谈话了,他才小心的掩了行踪,故意兜著圈子朝著慕莎藏身的山洞缓步靠近。

    等到离村子很远了,也没有发觉有切尔西的气味出现,这才放下心来,化了兽形,往山洞的方向急速奔去。

    瑞恩搬开巨石进入山洞的时候,就看见慕莎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麽。

    怕一声不响的走过去会吓到她,於是轻唤了一声:“慕莎。”

    慕莎突然听见身後有人喊她,还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是瑞恩的声音,於是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下,招呼道:“瑞恩,你来啦。好巧呢,我正在做‘叫花’,很快就可以吃了。”说完又低下头去,小心的用手试著地面的温度。

    瑞恩只看了她一眼,就愣住了,这短短的十天时间她就整个瘦了一圈,气色也不太好,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瑞恩一阵心疼,可他还是自私的不想让她回到切尔西的身边。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如果她没有怀孕,再过一段时间,再过一段时间,等她忘了切尔西,他一定会让她快乐起来的,他跟森林之神发誓,他一定会一辈子爱护她的。

    勉强收回心神,瑞恩走过来在她身边蹲下,好奇的问道:“‘叫花’那是什麽东西?”

    “‘叫花’啊,其实原来的名字是‘叫花**’,我们族里那些没有劳动能力靠别人接济的人,我们都叫他们叫花子,他们把要来的**用泥巴包起来,架火烧泥巴,泥烧热了**也就熟了,因为味道很香,所以大家也都学著这麽做,这道菜我们就叫它‘叫花**’。因为这里没有**,我就把用泥巴包了,然後架火烤,因为做法一样,所以就叫它‘叫花’了。”慕莎尽量用瑞恩能听懂的说法解释这道‘叫花’的来历。

    “好了,可以吃了。”慕莎讲解完了,也烤烤好了,用小木棍把从地下挖了出来,心急用手去拿结果被烫的大叫起来:“呼,好烫。”

    “小心。”瑞恩没来的及阻止,见她被烫了,赶紧抓过她的手,想也没想就把她被烫的红红的手指放进嘴里含住。

    慕莎大惊,赶紧把手指从他嘴里抽了出来,有些尴尬的藏在身後,喃喃道:“没,没事了。”

    瑞恩一愣,随即有些落寞的低下头去,帮她把‘叫花’上的泥块敲开,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不由的赞叹道:“好香。”

    随即撕了一块下来,小心吹凉了然後递给慕莎。

    “谢谢。”慕莎接了过来,随意往旁边一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瑞恩也撕了一块下来,挨著她坐下咬了一口食不知味的咽了下去,然後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慕莎,你想回你们族去吗?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慕莎闻言咀嚼的动作一顿,苦笑了下道:“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吧。”她都不知道是怎麽来到这个异世的,恐怕回去是再也不能了吧。

    回不去了吗?这个带她走的理由也不行吗?瑞恩一阵失望。

    两人都沈默起来,瑞恩不时扭头看向她的小腹,可是因为天气寒冷,所以慕莎包的很严实,外面还批了兽皮披风,所以他实在看不出有没有隆起的迹象,不过就算有应该也不明显吧。

    瑞恩想了下,试探的问道:“慕莎,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我很好。”慕莎微笑著说道。她不想让他为她担心,所以只说很好。可天知道她怎麽会好,独自在这个冰冷的山洞里,她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就算累极睡著了,也总是会被惊醒,眼泪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她是多麽想念切尔西啊,想念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的霸道,他的温柔,甚至连他的鲁她也一并想念……

    “真的没有吗?有没有特别想睡觉,或者特别想吃东西?”瑞恩小心翼翼的进一步确认道。

86-9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