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91-93


    91施暴(微H)

    “没有,你别担心,我真的很好。”慕莎不明所以,只当他是在担心她的身体。

    “恩……”瑞恩语塞,还是无法证实她是不是怀孕了,可是怕她有所察觉,所以不敢深问。

    突然脑海里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他现在给她下种的话,就算她怀孕了,也可以说是他的孩子,这样他就能永远把她留在身边了吧。

    瑞恩马上想起了夜夜春梦中她在自己身下大声呻吟的娇媚模样,下身瞬间起了反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慕莎感觉到瑞恩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热切,这让她浑身不自在起来,腾的站起身,边转身边有些尴尬的说道:“我都忘了,还熬了汤呢,我盛一碗……啊……。”

    慕莎还没有说完就被瑞恩从身後拦腰抱了起来,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由得尖叫起来。

    “瑞恩,你干什麽,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瑞恩不理她的挣扎,把她抱到山洞最深处用干草铺成的床上,动作的还算温柔的把她放到上面,在她挣扎著想起身的同时扑了上去,把她牢牢的压在身下,然後大手一伸抓住她胡乱推拒的双手,举过头顶,压住。

    另一只手‘撕拉’一声把她身上的衣服撕开,然後全部扔到一边,低头吻住她的脖颈,梦呓般的低喃著:“慕莎,给我,给我,慕莎,我要你,我要你。”

    这些动作一气合成,慕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的什麽事情,就已经被剥了个光。

    “啊……瑞恩,你清醒点,不要,不要,你住手,住手……”慕莎此刻才察觉他的意图,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她怎麽也无法相信瑞恩会这样对她,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中了春药之类的东西,所以脑筋不清楚了。

    “你乖一点,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疼你的。”瑞恩似乎是嫌她的小嘴太吵了,抬起头来吻住她不断拒绝著的小嘴。

    “唔……”慕莎睁大眼睛,他竟然在吻她,这怎麽可以,她紧闭著唇,不让他把舌头伸进来,左右摇著头挣扎著想要躲开,她双手被牢牢的压制在头顶,两条腿也被他压在身下,只能不断的扭著纤腰,挺著上身想把他从身上翻下去。

    可她那点小力气本撼动不了瑞恩伟岸的身躯,反倒是她前柔软的两团因为她不断挺起的上身而不断撞向他的口,挑拨的他欲火更胜,大手一伸牢牢抓住一只,大力的揉搓起来。

    “啊……”前的柔软突然被抓住让慕莎不由得惊呼出声,可刚一张嘴,瑞恩的舌头就借机钻了进去,不断在她小嘴里搅动著。

    慕莎只觉得有个滑腻腻的东西伸进她的嘴里,她知道那是瑞恩的舌头,可是不是切尔西的味道,让她觉得好恶心,她想咬住,却总是被他灵活的躲开,慕莎伸出舌头推拒他,却又被他勾住,拖进嘴里大力吸吮起来。

    慕莎想把舌头抽回来,可是他吸的牢牢的她本抽不回来,舌被他吸得都发麻了,慕莎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瑞恩却陷到高涨的情欲里无法自拔,看不到慕莎的挣扎也看不到她的眼泪,手下柔软又富有弹的触感,和唇齿间香甜的味道都让他疯狂不已。天知道他等这一刻等的心都疼了,如今得偿所愿,怎能让他不疯狂。

    在她房上揉搓的大手逐渐向下探去,硬挤进她的两腿之间索著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神秘入口。

    同时放开她被他亲得有些红肿的小嘴,顺著她的唇一路往下,在她锁骨上啃咬了两下,然後来到她的口,情不自禁的把她前的红缨含住嘴中,细细舔抵著。

    “不要,瑞恩,你醒醒,醒醒,放开我,放开我……”慕莎几乎是在她的唇被放开的同时就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压在身上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挤入她两腿间的大手也终於到了花的入口,兴奋的把一长的手指硬挤了进去。

    “啊……”被强暴的羞辱感让慕本无法动情,花还干涩的很,他这样硬生生的挤入,疼得慕莎大声叫了起来。

    “不要,瑞恩,不要……呜呜……切尔西,救我,救我……”慕莎身下的花不断被瑞恩的手指肆虐著,虽然理智上极为抗拒他的进入,可花竟然不由自主的分泌出花蜜来适应异物的入侵。

    前的柔软被他啃咬的不断升起酥麻和胀痛的感觉,身上也渐渐没了挣扎的力气,慕莎觉得自己快要失守了,无助的哭喊著祈求切尔西能突然出现救救她。

    “切尔西,救救我,救救我……呜呜……”为什麽,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样,最最温柔的瑞恩,最最体贴的瑞恩,怎麽会对她做这种事情,此刻压在她身上施暴的男人真的是瑞恩吗,慕莎此刻依然无法相信。

    切尔西一直没有出现,瑞恩却把在她花中抽的手指抽了出去,一把扯掉身下的兽皮裙,抚著早已坚硬如铁的大朝她花口戳去。

    92只爱你(高H)

    “不要……切尔西,救我……救我……”慕莎几乎绝望了,她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

    只是预期中被贯穿的疼痛没有出现,身上反而一轻,随後听见‘!’的一声巨响,慕莎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切尔西的身影如山一样高大的站在她身前,而瑞恩则摊在墙角,右手捂著口,‘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慕莎见到切尔西终於来了,一直绷得紧紧的那弦终於松了下来,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

    切尔西紧握著双拳向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要继续修理瑞恩,可听见慕莎的哭声,身形顿了一下,最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蹲在她身边,用颤抖的双手把她从干草堆中抱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扯过旁边的兽皮披风,包住她赤裸的身体,同时也盖住她身上那些刺目的吻痕,然後在她背上安抚的轻拍著。

    慕莎顺势窝进他怀里紧紧的环住他的脖子,委屈的呜咽著。

    切尔西抱著慕莎转过身来怒瞪著瑞恩,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想起他刚进山洞时看见的那一幕,他恨不能马上杀了他。慕莎感觉到切尔西的怒火,对於瑞恩做出的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她也很气愤,可是一想到他往日对她种种的好,再看到他此刻那绝望的眸子,慕莎又心软了。

    怕盛怒中的切尔西真的会杀了瑞恩,她赶紧抽抽噎噎的阻止道:“不要,切尔西,别伤瑞恩,别伤他。”

    切尔西闻言停下脚步,低下头皱著眉头看向慕莎。慕莎冲他摇摇头,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他,可怜兮兮的小声求道:“切尔西,别伤他,求你……”

    切尔西的表情复杂的看了慕莎一眼,然後抬起头来怒瞪著瑞恩,咬牙切齿的说道:“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抱著慕莎朝村子的方向急窜而去。

    慕莎窝在切尔西怀里,感受著他的体温,听著他的心跳,闻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觉得特别安心。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只要呆在他身边就好,如果,如果菲洛能为他生下小白狮,那麽她愿意和他共享切尔西,只要他们不在她面前亲热就好,慕莎咬牙做了最大的让步。

    切尔西抱著她一路狂奔回村子,刚走进屋子,就把她扔到床上,动作看起来很鲁,不过还是注意控制了力道,并没有摔疼她。

    二话不说扯了兽皮裙就扑了上去,吻住她的唇啃咬了起来,大手也不客气的拉开她的双腿,抚著自己身下的大就顶了进去。

    “唔……”慕莎被他鲁的动作弄得有些疼,可这十日未见蚀骨的思念时时折磨著她,又刚受到惊吓,此刻终於被那日夜思念的人压在身下,她觉得无比安心,就连这些许的疼痛都觉得甜蜜。於是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热情如火的回应他。

    切尔西把大抵在她的最深处就静止不动了,然後专注的在她唇上啃咬著,等啃咬够了,就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每一颗牙齿都认真的来回冲刷著,慕莎几次主动伸出舌头去挑逗他的,都被他推开了,他这不同以往的动作让慕莎很是不解,只好乖乖的躺著,由著他折腾。

    过了一会儿,切尔西终於觉得刷够了,这才放开慕莎被啃咬的红红肿肿的小嘴,然後一路啃咬下去,大手也没闲著,抓住她前的两团使劲揉捏著,力气大的让慕莎觉得他似乎是想要捏爆她,不由得惊呼道:

    “啊……切尔西……疼啊……你轻点捏……”

    听见她喊疼,切尔西似乎清醒了点,撤了手上的力道,俯下身把那嫣红的两点轮流纳入口中,拉扯啃咬著,特别是先前被瑞恩含过的那一个,切尔西啃咬的尤为大力。

    此刻慕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只小心眼的‘禽兽’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消除瑞恩留在她身上的痕迹,看见她身上留有别的男人的痕迹他心里很不好受吧,可他一句苛责也没有,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宣泄著他的难过。

    慕莎想到这不由的眼圈一红,柔情万千的宣告道:“切尔西,我爱你,只爱你。”

    切尔西闻言一震,抬起头来看她,慕莎主动拉下他,火热的吻住他的唇。小手挑逗的在他腰腹间揉捏著,切尔西的理智在一刹那间崩溃,轻咬住在他嘴里乱窜的小舌,疯狂的吸吮著。

    与此同时他双手掐住她的细腰,将她的臀紧紧的贴住自己的下身,深埋在她体内的巨物也凶猛的抽起来。

    “唔……唔……”慕莎被他冲撞的呜咽有声,却还不忘了缩著自己挺腰迎向他,存心撩拨的他更加疯狂。

    切尔西饿了好几天,本就饥渴的不行,她还来撩拨,於是动作越发迅猛,撞的她几乎飞出去。

    “啊……慢点……老公……我不行了……你……慢点……啊……轻点……”切尔西终於松开她的小嘴的时候,她倒是知道求饶了,可切尔西却慢不下来了,将她大腿拉开到最大,下身又快又猛的捣入,惹得慕莎叫的更大声。

    随著切尔西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慕莎感觉到自己体内堆积的快感越来越多,花里最为敏感的一点不断的被摩擦著,终於,慕莎尖叫一声,达到了极致。

    抽搐的花喷出了大量的体,全都被切尔西的大堵在急剧收缩的甬道中,随著他大力的进出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噗嗤噗嗤’的声音。

    切尔西被她高潮中不断绞紧的花箍的有些疼,於是把她从床上抱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大手托著她的臀部,把她往上抬,然後在头马上要从花抽离的时候再松开手,让她重重的坐下去。

    “啊……”过大的刺激让慕莎尖叫出声,她最怕这样的姿势,让她有种要被戳穿的恐惧,又怕又疼的开始求饶“嗯……老公……疼……求你……”

    93尘埃落定(上部完)

    听见她喊疼,切尔西微一皱眉,似乎想到了什麽,赶紧停下动作把湿淋淋的从花中抽了出去,看见没有出血这才放下心来,紧接著把她翻转了过去,让她趴跪在床上,他从身後又重重的顶了进去……

    最後的时候慕莎已经被折磨的几近昏迷了,他已经了两次,可他的大却一直没有从她体内抽出来,大量的体都憋在她的体内,涨的她小腹微凸,切尔西偏又坏心眼的把长的抵在她的最深处研磨著,再轻抚著她更凸出来的小腹,目光热切而期待。

    “好涨……呜呜……出去……出去啦……要涨破了……求你……不要再进去了……啊……”慕莎受不了的哭喊求饶,花不受控制的抽搐著,小腿也在他腰侧乱蹬著。

    切尔西终於没能挺过她这阵紧缩,剧烈抖动著,把灼热的体喷了出来。

    切尔西高潮之後躺在慕莎身边喘著气,可软下去的依然不肯从她花里抽出来,慕莎涨的难受,缓过一口气,就边用小手在他前推拒著边哽咽著求饶道:“老公,好涨,你抽出来好不好?我涨的难受。”

    切尔西瞥了她一眼没有做声,慕莎知道他还在生气自己偷跑,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都没与自己说过。

    在他没消气之前是不可能让自己舒服的,於是又往他身上挨了挨,认错到:“老公,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偷偷跑掉的,我保证再也不会离开你的。”顿了一下,又无比委屈的接道:“我同意让菲洛帮你生孩子了,不过你要在别处给她盖间房子,离我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我看见她。”

    切尔西听到这,终於忍不住出声了,恨恨道:“为什麽让他帮我生孩子,难道你不愿意?”

    慕莎闻言撇撇嘴,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喃喃道:“你明知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生不出来嘛!”

    “你为什麽生不出来?”切尔西实在不明白她是怎麽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我成为你的伴侣都快一年了,一直都没能怀孕,我可能,可能得了不孕症了,以後也无法怀孕,为你生下小白狮了,所以,所以让菲洛替你生吧,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白狮就此灭绝。”慕莎越说越哀怨,说道最後眼圈又红了,几乎落下泪来。

    切尔西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怒瞪著她拔高声音道:“你是傻得吗?你一直都不让我用兽形干你,我没有下种,你怎麽怀孕,你不会就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要离开我的吧。”一想到她竟然为了这麽个荒唐的理由离开他,让他这些日子受尽煎熬,切尔西就恨不能掐死她。

    “厄……”慕莎语塞,兽形?下种?难道说用兽形交欢就是所谓的下种,只有下种了她才能怀孕,所以不是她得了不孕症,而是他一直没有下种。天啊,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她又怎麽会知道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这场出走就成了一场荒唐的闹剧了。慕莎突然感觉很委屈,眼泪又不受控制劈里啪啦的掉下来,泪眼婆娑的瞪著切尔西,指控道:“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想要怀孕的话,就要用兽形交欢的,我又怎麽会知道。你为什麽不早告诉我,害我一直担心自己得了不孕症,不能怀孕,还差点被,被……呜呜……”

    一想到那个情景慕莎就後怕,如果切尔西没有及时赶到的话,她真不敢想象她还能不能有勇气继续活下去。越想越觉得委屈,最後干脆大哭了起来。

    她一哭切尔西就变得手足无措的,什麽怨气都没了,谁对谁错又有什麽要紧,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就好,赶紧低下头又亲又哄道:“好了,宝贝儿,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以为你知道就没说,好了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啊,说不定你肚子里现在已经有宝宝了,你再哭就把他哭坏了,别哭了啊。”

    慕莎一听肚子里可能有宝宝了,果然停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问道:“真的?”

    切尔西看她终於不哭了,松了口气,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下道:“当然,我这麽勇猛,肯定一次成功。”

    慕莎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道:“自大。”

    “怎麽,你不信啊,那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再用兽形来一次?恩?”切尔西作势就要化了兽形。

    “别,老公,我信。”慕莎赶紧服软。上次与他兽形交欢的惨烈还历历在目,让她实在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那种酷刑。

    “呀,你快抽出来啦,孩子,孩子不会被你撞坏吧。”慕莎突然尖叫起来。她突然想到,如果她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孩子,那他刚才那麽鲁的用撞又顶的,不会把孩子撞坏吧。据说怀孕前三个月是禁止行房的,否则很容易流产,人类的尺寸都不行,更何况他那个长的大家夥每次都要到子里面,那就更危险了。

    切尔西被她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听明白她在担心什麽後,轻拍著她的背安抚道:“没事,兽人宝宝很强壮的,大的那点力道撞不坏他的。”

    “不行,你抽出来啦,三个月之内,不,直到我生出宝宝为止,你都不可以再碰我了。”慕莎紧张的宣告道,她好容易怀上的,可千万别被他不知深浅的给撞坏了才好。

    “那可不行,兽人宝宝可是需要我的滋养的,所以我不但要碰你,还要每天都把你下面的小嘴都的满满的,就像这样。”切尔西邪笑著边说边用半硬的顶她。

    “唔……你快抽出去,太涨了。”感觉他又硬了起来,慕莎的小腹涨的更难受了。

    切尔西见她确实难受,就依言把抽了出去,看著那白浊的体没了阻拦,一股股的从她腿间流了出来,顿时又热了起来。

    呼吸浓重的压上去在她颈间厮磨起来,慕莎被他刚才那一通狂猛弄的浑身酸软无力,又怕他真的把孩子撞坏了,就说什麽也不肯从他。

    最後被他磨得没办法了,只好放松身体,让他进入後面的菊狠狠的发泄了一通。

    这一场纵欲下来,慕莎又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才恢复,期间五位长老一起来看过她一次,确认说她确实已经怀孕了,然後细细嘱咐了切尔西一大堆注意事项,然後就喜滋滋的走了,决口不提要让菲洛做切尔西伴侣的事情。

    慕莎得知自己确实已经怀孕了欣喜不已,有种终於尘埃落定的感觉。

    切尔西自不用说,乐得不行,搂著慕莎又亲又揉的,慕莎恼他折腾起她来没轻没重的,左闪又躲的不肯让他得逞。

    切尔西被她磨得没了耐心,直接扣住她的下颚让她动弹不了,然後低下头结结实实的吻住她。

    慕莎被他鲁的动作捏的有些疼,不由得叹了口气,哎,这就是她的兽人老公,永远也学不会温柔体贴,可是她却偏偏爱上了他的霸道,他的鲁,还有他对她的全心全意,所以心甘情愿的为他留在异世,给他生儿育女……

91-9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