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1-5


    01初遇

    瑞恩双眼空洞无神,表情木然的摊在地上,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由於咳嗽的比较激烈,以至於他感觉到自己口的脏器都好像被人搅乱了般得剧烈抽搐起来。

    “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来,他整个人都弯下去几乎趴在地上,过了好一会才缓缓挺起身来。

    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再无归路,整个人也像被抽空了一样,呼吸的力气都没有,活著似乎也变成了一种负累。

    渐渐的身体虚弱到连维持人形的力气都没有,一阵剧烈的抽搐後,变身成一只神情萎靡的金毛狮子,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却丝毫燃不起求生的斗志,或许就这样死去也好,那样就解脱了,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闭了起来,等待著死亡的降临。

    瑞恩不知道自己这样昏昏沈沈的过了多久,突然间听到有人靠近的脚步声,依然敏锐的嗅觉让他知道靠近的是个雌,和慕莎拥有同样甜香味道,难道是慕莎回来找他了?

    这个假设让他兴奋不已,撑著自己虚弱的兽身,挣扎著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山洞外面走去。

    味道越来越近了,瑞恩看见有个模糊的人影和慕莎差不多的高度,拼著最後一丝力气扑了上去,这次他说什麽也不会让她从她身边溜走了。

    “啊……”田欣突然被一只金毛狮子扑倒在地吓得尖叫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回彻底完了。

    反正她跑不过狮子,索也不挣扎了,闭上眼睛等死算了。哎,她怎麽就这麽倒霉,被爷爷逼著上山采草药,没想到一脚采滑了从山崖上掉下来,掉到这个杳无人烟的破地方,刚走没两步,又被一只大狮子给扑倒了,这下可好,从山崖上掉下来没摔死,倒成了狮子的美餐了。

    可田欣左等右等,预期中被撕碎的疼痛都没有出现,难道它正在考虑从哪里下嘴好,还是嫌她太瘦,想养肥了再吃?

    田欣偷偷的掀开眼皮一看,哇偶,这只大狮子竟然趴在她身上,恩,睡著了,亦或是死了???这实在是太诡异了,难道这是只老狮子,已经连吃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田欣这麽想著,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掀开它的嘴巴想看看它有几颗牙齿,想著马的年龄不是都看牙齿的嘛,这狮子也应该差不多吧。

    田欣左掀右扯的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它到底几岁,最後索放弃了。用尽吃的劲把这只大狮子从身上掀了下去,然後累的坐在一边呼哧呼哧的喘著气。

    “呼,好重啊。”田欣一边喘息一边上上下下打量著这只体型硕大的金毛狮子,它似乎还有气息,只是不知道它这样是因为受伤了还是老的快要死了。不过看著他嘴角的血迹,多半它是受伤了。

    田欣开始犯难了,她究竟该拿它怎麽办好呢。是趁它现在还昏迷著直接把他杀掉,然後剥了它的皮做衣服,再存些当食物呢,还是救活它,说不定它会对她感恩然後愿意当她的侍卫,电视里都说动物很通灵的,不过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食物VS侍卫?田欣考虑了半天终於决定还是救活它好了,毕竟这深山老林的万一要是再遇到什麽猛兽她的小命就不保了,如果能有一头狮子做侍卫,那就安全很多了。

    说干就干,不过为了她的小命安全,她还是先从背包里拿出一捆绳子来,费了半天劲把金毛狮子给捆了个结结实实的,然後又从背包里掏出仅剩的一块巧克力,掰下一半来塞进它嘴里。

    虽说是想救活它,可是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不是都说野兽的自愈能力很强吗,它这样八成是饿昏的,她可是把仅剩的口粮分了一半给它了,如果它还是活不过来的话,那就不怪她了。

    喂食完毕,田欣就紧挨著它坐下,把玩著它很有光泽的毛发,不是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哇塞,这皮毛可真是好,它要死了,把它的皮剥下来拿回去一定能卖个大价钱。啧啧……”

    如果瑞恩不是因为身上有伤,再加上多日水米未进而体力耗尽晕过去的话,听到她这话也会被气晕过去的。

    “唔……”过了好一会,瑞恩嘴里的那半块巧克力全部融化了,总算是发挥了点作用,让昏迷中的瑞恩醒了过来。

    田欣一看大狮子睁开眼睛了,立刻兴奋的拍拍它的头让它看向自己,然後後退一步,确定它咬不到自己了,才居高临下的说道:“喂,大狮子,是我救了你,我是你的恩人,你要报答我知道吗?”

    瑞恩的神智渐渐清明起来,它看清眼前雌不是慕莎,虽然她个头跟慕莎差不多,就连身上的味道也很像,可是她不是慕莎,两人说话的声音不一样,而且慕莎的头发长长的,而她是一头短发,皮肤也比慕莎的黑些。

    是啊,怎麽会是慕莎呢,她此刻正待在切尔西身边满心欢喜的等著小生命降生呢吧,又怎麽会记起他这个企图伤害她的混蛋呢。

    田欣只见金毛狮子瞥了自己一眼,然後好像很失望的样子,低下头去很颓然的趴在地上不动了。

    它竟然不愿意搭理她。这个认知让田欣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难道说是她太瘦了,让这头大狮子连吃她的欲望都没有?

    “呸呸……”她也不是希望它有吃了她的欲望,可是它这麽对她爱答不理的让她很恼火。

    02和平共处

    田欣很是火大的上前揪住它的耳朵,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的呛声道:“大狮子,我告诉你,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的命是我的,所以以後你要听我的,听到没有?”

    瑞恩被他揪著耳朵有些不悦的抬起头来,可是天生温和的脾气让他没法对一个雌发脾气,更何况是个跟慕莎很像的雌。反正他活著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她说什麽就是什麽吧,於是轻点了下头。

    “厄……”田欣又是一愣,哇塞,电视果然诚不欺我,这动物果然通人啊,它竟然能听懂她说话。

    “那,那……”田欣那了半天,终於找回舌头,接著说道:“那我放开你以後,你不能咬我,听到没有?”

    大狮子又点了点头,这下田欣几乎可以确认它真的能听懂她说话了。哇塞,她捡到宝了,如果把它卖给马戏团的话,又能赚一大笔哦,想到一大笔钞票从天而降的情景,田欣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对了,狮子是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啊,让不让买卖的啊,等等,中国境内有狮子吗?好像没有听说哦。难道说她眼前的这只狮子是从国外偷渡来的?

    “喂,大狮子,你是哪个国家来的,是中国的吗?还是从国外偷渡来的?”田欣用脚尖踢踢摊在地上的大狮子,好奇的问道。

    瑞恩喷了一口气,没搭理她,什麽国家?什麽偷渡?本听不明白她说的是什麽。

    田欣见大狮子没有反应,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她也没指望它真能开口回答她,要是它真的开口了,恐怕她会被吓晕过去的,只是这里只有她和一头大狮子,要是不跟它说话的话,她就只能自言自语了,那多有病啊,虽然她现在跟头狮子说话,也够有病的。

    田欣看大狮子确实没有要吃了她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的帮它把绳子解开了。

    瑞恩一获得自由,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後抖了抖身上的毛发,转头往山洞的方向走去了。

    “喂,大狮子,你要去哪?”田欣一边嚷嚷著一边跟在大狮子的身後走著。

    在看到瑞恩居住的那个大山洞时又是一阵惊呼:“哇塞,好大的山洞啊,竟然有水,有木头,厄……”竟然还有架在火堆上的兽壳,这怎麽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田欣扭过头来看向浑身无力的趴在一旁的大狮子,兴奋的问道:“大狮子,有别人住在这吗?是你主人吗?他现在在哪里?”如果有人住在这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她就可以从这片密林走出去,然後回家了,想到可以回家,田欣就兴奋不已,可是大狮子对她说的话毫无反应,不禁让她有些泄气。

    转念一想算了,反正就算它有反应她也听不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就在这里等,总会把它的主人等回来吧。

    随即又放宽心,开始享受起这趟难得的密林之行,先把包里的打火机掏出来,生了火,然後又把旁边的生切下一块来,穿在树枝上烤了起来,见烤的差不多了就拿出调味料细细的洒在上面,闻著飘出的阵阵香味,田欣不禁吞了吞口水:“好香啊,也不知道这是什麽这麽香。”

    眼角的余光瞥见大狮子正往她这边看,随口问道:“你要不要来点。”随即想到它应该是吃生的吧。没想到它竟然点头了,田欣觉得很是诧异,不过倒也大方的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切下一半来给它。

    大狮子几乎一口就吞了下去,然後舔舔舌头,意犹未尽的看著田欣手里的那一块。田欣不甘不愿的把手里的半块也扔给了他,她的把这个大狮子喂的饱饱的,要不然它饿极了说不定会动了吃她的心思也说不定。

    瑞恩很惊奇的发现眼前的这个小东西烤的很香很好吃,竟然勾起了他进食的欲望,让他连吃了三块才解了馋,要不是看她每次一烤好就扔给他,那不甘不愿又痛心疾首的模样,他还真想再吃两块的。

    不过她烤了这麽半天自己还一块都没有吃上,也怪可怜的,他也不忍心让她继续饿肚子,所以等她再烤好一块,问他还要不要的时候,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看见她马上长出了一口气,还夸张的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本不存在的汗珠,大呼:“太好了。”

    瑞恩竟然觉得她很好玩,不自觉的笑弯了眼睛,随即愣住,他究竟有多久不曾笑过了?似乎已经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她应该和慕莎是一个族里出来的,难道她们族里的雌都是娇娇弱弱的,而且厨艺很好,另外他还细心的发现,她似乎不知道他是兽人,不知道他能变身成人形,当初慕莎刚来的时候,也是不知道的,她第一次看见他化身成兽形的样子还吓得昏了过去,难道她们族里的雄都是不能变身的?

    瑞恩思绪纷乱的想著,那边田欣已经吃饱喝足了,拍了拍吃的饱饱的肚子,然後翻出慕莎留下来的兽皮披风盖在身上,歪在後面干草铺成的床上睡觉去了,她这一天又惊又吓的几度死了逃生,身体和神都极度疲惫,非常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後再来想一想自己该如何从这里走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瑞恩终於回过神来,往田欣的方向一瞄,竟然发现她把慕莎留下的兽皮披风盖在身上,那是慕莎的东西,她怎麽可以随便乱动,瑞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个纵身窜到她身边,把她身上的兽皮披风扯了下来。

    “唔……”田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身上一凉,以为自己又踹被了,索著把兽皮披风往身上拽了拽,然後翻身牢牢的压住了,瑞恩见又被她拽了回去,还翻身压在了身下,不满的抬起前爪去推她,想重新把披风拽出来。

    03情不自禁

    “嗯……”田欣被骚扰的不得安睡,蹙起眉头,伸手胡乱的在空中挥著,试图拨开那个让她不得安睡的坏东西。

    突然到个毛绒绒的东西,以为是自己床上的毛绒大熊,一个用力把它按倒,然後欺上去蹭了蹭,手脚并用的缠住,这种天气冷的时候,抱著它睡觉最舒服了。

    瑞恩一时间没有防备,再加上力气没有完全恢复,竟然一下子被她按倒了,稍一愣神,她竟然手脚并用的缠上了他。

    瑞恩只觉得小小的软软的一团挂在自己身上,呼吸间满是雌甜香的味道。下身竟然在瞬间起了反应。

    瑞恩很诧异自己竟然对不是慕莎的雌起了反应,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非慕莎不可的,没想到这个刚刚认识的雌竟然也令他起了反应。

    瑞恩说不清楚这是为什麽,可萦绕在鼻尖的香甜味道却在诱惑著他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向那微微张开的小嘴。

    好柔软的触感,好香甜的味道,让瑞恩更受刺激的撬开她的小嘴,把舌头整个伸进她嘴里。

    “唔……”田欣在睡梦中只觉得软软的被堵了一嘴,突然间嘴里出现了一种叫做‘绿舌头’的雪糕,唔,她最喜欢吃这种雪糕了,於是美滋滋的伸出舌头又舔又吸的。

    瑞恩被她吸得一阵酥麻,下身的又涨大了一圈,呼吸也急促起来,前爪急吼吼的拨弄著她的衣服,试图找到一个可以与她直接肌肤相贴的入口。

    可是他灵巧的前爪却败给了一个叫做‘拉锁’的东西,拨弄了半天愣是没有脱下来,最後急红了眼睛,‘撕拉’一声整个把田欣的登山服给撕了开来。

    这在静寂的山洞里显得尤为响亮的‘撕拉’声,吓了瑞恩一跳,随即从情欲中稍稍恢复了些理智,察觉到自己正在干什麽,浑身一震猛的後退了两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田欣,她那被舔的晶亮亮的微微红肿的双唇尤为刺眼。

    田欣感觉正舔的起劲的‘绿舌头’突然被人抢走了,有些恼火的想要起身去追,可刚挣扎了两下突然就醒了过来。

    “嗯……”刚刚清醒的她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不知身在何处,呆呆的睁著眼睛思索了半天,终於想来她现在是在一个山洞里。

    又想起梦中那个美味的‘绿舌头’来,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实在是太後悔了,早知道会被抢跑的话,她刚开始就应该一口咬下来吞进肚里去,後悔啊後悔。

    “咕噜……”瑞恩看著她舔唇的动作,整个人又热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吞咽著口水。

    “嗯?”田欣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头金毛狮子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眼睛里好像还冒著火。

    “啊……”田欣吓了一跳,惊叫著翻过身,手忙脚乱的往里面爬去。

    爬到墙角感觉它好像没有扑过来,又想起它是白天时她救得那头狮子,於是胆战心惊的回头望去,见它确实没有扑过来的意思,这才颤著声问道:“你,你,你要干什麽,不是说好了不能吃我吗?”

    瑞恩这时也才想起来自己扑上来初衷,又所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然後低下头叼起慕莎留下的披风小心的放好,然後趴在披风旁边轻喘著平静体内的翻涌的欲火。

    田欣看著它的动作愣了一会,等她终於反应过来它上来是跟她抢披风的时候,黑线了,这头狮子未免也太小气了点吧,她想借用下它主人的披风都不行。

    田欣思考了下目前的形势,无论从体型还是体力上她都处於下风,抢她是抢不过那头狮子的,没办法,只能把衣服裹紧一点,挨著吧。

    扯了下衣服她就发现不对劲了,低头一看她的衣服怎麽都被撕开了。

    “臭狮子,啊……”不用猜也知道是那头狮子干的好事,田欣气的哇哇大叫,想也没想的扑过去,一手揪著大狮子耳朵,一手指著被撕破的衣服,厉声责问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说你错了没有,错了没有?”边说边拍打著它的脑门,完全是对付做错事得小狗的那一套。

    瑞恩完全被她镇住了,看著她被撕破的衣服,确实也有些心虚,於是乖乖的被她扭著耳朵,不停的点头认错。

    田欣拍够了出了气,这才放开它耳朵,追问道:“你说下次还敢不敢了?”见大狮子摇了摇头,这才俯下身在它脑门上亲了下,柔声道:“这才乖嘛!”

    恩威并施,她以前都是这麽管教她们家那只金毛的,没想到这狮子跟狗也差不多嘛,田欣得意的想著,心中对大狮子的那麽点敬畏也消失不见了,完全把它当成了宠物一般的存在。

    瑞恩却郁闷了,他刚才被个雌揪著耳朵大声的训斥,连反抗都不敢,他怎麽感觉这麽窝囊呢,不过她印在他脑门上的吻,却又让他心里甜丝丝的,好像被她的小手打几下也觉得挺开心的。

    田欣四处看了一下,都没有找到可以御寒的东西,现在她的衣服被撕破了,披风那只小气的狮子也不让她用,难道她真的要抱著膀子在著寒冷的山洞里度过一夜吗?

    哈哈,有了,她怎麽会把这个活动的暖炉给忘了呢?

    04暖炉

    田欣不怀好意的看向大狮子,露出很友善的笑容,柔声道:“大狮子,我的衣服是你撕破的吧?”

    瑞恩看著她那友善的笑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往後蹭了蹭,僵硬的点了点头。

    田欣见它点头了,鼓励的拍拍它的头,接著说道:“真乖,你撕破了我的衣服,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负责呢?”

    负责?要怎麽负责?瑞恩猜不透她到底打什麽注意,所以没敢轻易点头。

    田欣又拍拍它的头,安慰道:“你放心啦,我不会叫你剥下皮来给我的。”

    她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到让瑞恩惊悚了,她竟然想过要剥他的皮,话说剥下皮他还活的成吗,这个小不点真是太可怕了。

    田欣发现它看她的目光突然变得敬畏起来,颇有些无语的拍拍脑门,她真有那麽可怕吗,连狮子都怕她,真是的。

    干脆不跟它废话了,开门见山道:“你撕了我的衣服,让我没有衣服可以御寒了,作为补偿我命令你当我的暖炉让我抱著睡觉,好了,现在你睡到那个干草堆上去。”

    瑞恩闻言一愣,没想到她所谓的负责竟是这样,随即又想到了那软乎乎的触感,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半推半就著走到干草堆上趴好,田欣见它乖乖的趴在干草堆上,心下一乐,也走过去在它身边躺下,然後把手搭在它身上,抚著它柔顺的毛发,果然很暖和啊。

    在它身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田欣就闭上眼睛睡著了。

    瑞恩把头扭到远离她的一侧,尽量不去想自己身上靠著的那软软小小的一团,他心里还装著慕莎,不能因为一时的情迷意乱就与别的雌交合,更何况这个与慕莎很像的雌应该还不知道他是雄,所以才敢对他这样毫无顾忌吧,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伤害她。

    ……

    慕莎被切尔西服侍著吃了晚饭洗了澡,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数著屋顶的木头块,因为她怀孕了,所以切尔西不准她下床,吃喝拉撒都由他抱著完成,一切娱乐活动,例如打麻将之类的也因为人多,怕碰到她而被禁止了。

    慕莎感觉她好像瘫痪了一样,难道她真的要这样过十个月吗,天啊,这才过了几天,她就要疯了,如果要这样过十个月,她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切尔西收拾完屋子,也爬上床躺倒她身边,大手习惯的钻进她衣服里面,在她小腹上爱抚著。

    慕莎转过身,环住他的腰讨好道:“切尔西,我好闷啊,你带我出去逛逛好不好?”

    “想去哪逛?”切尔西随口问道,可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头,边说边低下头含住她的耳垂啃咬著,大手也悄悄覆上她前的柔软。

    “别闹,人家再跟你说正事啦。”慕莎捏住他在她上不断揉捏的大手,用力拨了几次还是没能拨开。

    “我也在做正事啊,宝宝饿了,我该喂喂他了。”切尔西一本正经的说著,手下的动作丝毫不停。

    “你……”慕莎气结,这只色狮子,每天都用这种理由来欺负她,她也不好意思跟艾维求证到底是不是真的。

    “乖,今天你准备用哪里,上面的小嘴还是後面的小嘴?嗯?”切尔西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询问道,自从她知道怀孕了,就说什麽也不让他干她前面的小,每次都是用小嘴或是後面的小弄的他快要高潮了然後直接进去,虽然他很想念前面小那销魂的滋味,不过也有些害怕真的把宝宝撞坏了,所以只好忍耐了。

    “後面啦。”慕莎在他口上使劲锤了一下,无可奈何的说道。他现在满心想得都是那种事,跟他说什麽也是听不进去的,只好先满足了他再跟他说了。

    切尔西一得令马上剥了她的衣服,拉开她两腿俯下身在她花处舔了起来,在她花流出水的时候,用手指沾了花蜜慢慢捅进她後面的小。

    这里比前面要更紧上一些,她也更不容易放松,所以要做足了前戏才能进入,要不然弄得她太疼,她又会像只撒泼的小兽一样跟他闹。

    “嗯……”慕莎半眯著眼睛,享受著他服侍,她因为怀孕的关系所以身体更加敏感,他只要轻轻一碰,她就浑身酥麻的不行。

    切尔西吸得她高潮了一次,後面的小也能塞进三指了,觉得差不多了,就抬起来头来,看她浑身无力的摊在床上轻喘著,微张著小嘴,前的两团也随著呼吸的频率一起一伏的,看的他兽血沸腾,急吼吼的抚著自己的大一个用力顶了进去。

    “唔……慢……慢点……”慕莎被他弄的疼得直抽气,那里到底不是应该承受他的地方,虽然他耐心的做了扩张,也被进入过好几次了,可每次一进入,还是疼得她直想哭,慕莎强迫自己放松身体,可娇嫩的内壁被硬生生的撑到极致,像有意识般自然的开始收缩,死命的绞著置身其中的大。

    “嘶……宝贝儿,放松,你放松点,要夹断我了。”切尔西被她夹得也有些疼,可又怕弄得她更疼,费力的停住自己想要一举贯穿她的欲望,嘴唇贴近她的耳舔舐吸吮,大手也揉著她的臀瓣让她放松。

    慕莎一阵轻颤,菊里慢慢分泌出些体来,切尔西就著这样的润滑闷哼著把大推进她的最深处。

    “啊……切尔西……轻点……求你……轻点……”慕莎攀著他的身躯,哀求的话断断续续的从小嘴里溢出来,软绵绵的却更令切尔西心痒难耐。

    切尔西有些忍不住了,身下长的被她的小绞的生疼,凶狠的抓住她一侧的房大力揉搓著,下身贯穿她的力道开始野蛮迅速。

    05冬去春来

    “唔……呜呜……”慕莎的呻吟被撞得支离破碎,指尖几乎陷进他的里,小脸更是豔的几乎能滴出血来,睁著迷离的眼睛,浑身颤抖不停,不断往上弓起腰肢让她更加贴近切尔西小腹,小猫样的妩媚叫声刺激的切尔西更加收不住力道,费力的抽出然後再狠狠的捣入……

    手指也探下去,捏住她花口的小珍珠,揉弄,旋转,最後狠狠的一弹……

    “啊……不……”剧烈的刺激让慕莎触电般的弓起身子,尖锐的疼痛与快感从下腹窜到四肢百骸,花和菊同时剧烈收缩,高潮了……

    “啊……宝贝儿……小宝贝儿……嗯……”此刻切尔西也不好过,似痛苦又似爽极的喘息著,长的疯狂的捣入菊,以要捣坏她的力道和速度凶狠的撞击著。

    也不知被他这样弄了多久,慕莎喊得嗓子都哑掉了,菊也因为他野兽般的撞击有些承受不住的火烧火燎般得疼著,慕莎难受缩著自己想把他挤出去,切尔西被她夹的腰眼发麻,知道自己快要到了,急忙抽了出来,然後捅进她前面的花里,喷了出来。

    “唔……”热烫的强劲的喷洒在深处,慕莎被烫的一哆嗦,也跟著高潮了。

    激情过後,切尔西搂著慕莎一下一下柔情蜜意的亲她的眉眼,心中翻涌著一种难以抑制的柔情,好像怎麽也爱不够她,直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慕莎缓过气来,趁著他吃饱喝足心情大好的档口,柔声唤道:“切尔西……”

    切尔西正浑身舒爽,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听见她喊他就:“嗯?”了一声。

    “明天你去把瑞恩找回来好不好,这天寒地冻的,他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慕莎抓著他的胳膊柔声求著。

    切尔西听她又提起瑞恩,心下一阵烦躁,紧了紧她闷声拒绝道:“不去。”

    慕莎往他怀里缩了缩,双手环住他腰轻轻的揉他的背,然後抬起头来舔著他的喉结,柔柔的央求道:“去啦,求你,他一个人在外面怪可怜的,让他回来吧,他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以後不会了,你……”

    切尔西被她又揉又舔的身上又热了起来,可是看她这难得的热情竟然是为了瑞恩,让他很是恼火,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低下头凶狠的堵住她小嘴,牙齿咬著她的唇瓣,含住她温软的舌头用力的啜。

    “唔唔……”慕莎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索乖乖的任他吻著。

    久久,他终於放开了她,慕莎张著小嘴贪婪的呼吸著空气,稍微平息了下呼吸又想起了刚才的话题,於是又凑过去,拉著他的胳膊磨蹭道:“切尔西,老公,你最好了,去找他回来好不好?求你啦。”

    切尔西被她磨得烦躁的不行,皱著眉头低吼道:“让他回来干什麽,看著我们恩恩爱爱的难受吗?等过段时间他冷静下来,自己就会回来了。”他会不会自己回来切尔西不知道,可是他烦身下的小东西总是动不动就把瑞恩挂在嘴边。索给她个理由让她安心,别总记挂著那个混蛋。

    慕莎被他吼的瑟缩下,随即想想他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不过还是不满意他那不耐烦的口气,小手在他口锤了一下,娇嗔道:“你不会好好说呀,吼什麽吼,也不怕吓坏了宝宝,要注意胎教,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切尔西顿时噎住,嘴角抽搐了下,努力调整出一个柔和的表情,然後向下滑去,把脸贴在她的小腹上,用柔的能滴出水的声音说道:“宝宝不怕啊,爸爸不是在吼你,你别怕啊,爸爸保证下次不会了。”这爸爸、妈妈的称呼他也是从慕莎那里学来的,觉得比父亲和母亲要亲切很多,也就学著这麽叫了。

    慕莎觉得切尔西真是可爱,竟然这麽认真的跟肚子里的宝宝道歉,他现在恐怕还没个小豆芽大吧,哪里听得懂。她说他就信,真是傻得可爱。

    ……

    第二天一早,田欣神百倍的醒来,瑞恩却因为一夜没睡而显得有些神萎靡不振。

    田欣心情不错的抱著大狮子头揉弄了一会儿,然後哼著歌爬起来刷牙洗脸。瑞恩好奇的看著她从背包里拿出牙刷和牙膏开始刷牙。

    田欣感受到它好奇的目光,比划了下手里的牙刷和牙膏像教小孩子一样一字一顿的说道:“这是牙刷,这是牙膏,用来清洁牙齿的。就像这样,上刷刷,下刷刷,左刷刷,右刷刷……”说著说著还唱了起来。

    瑞恩看著她又是扭腰又是摆臀,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唱著什麽,很是黑线,实在不明白她怎麽那麽高兴。按说一个雌离开部落一个人流落在外,不是应该担惊受怕嘛,可他怎麽一点也没看出她害怕来。

    田欣当然不知道瑞恩在奇怪些什麽,径自洗漱完毕,又烤了喂饱了大狮子和自己,然後百无聊赖的带著它在四周闲逛。

    逛累了就在山洞前找了处能晒到阳光的地方,然後让瑞恩先趴下,自己再坐下靠在它身上,边把玩著他的皮毛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话。

    就这样两人和平共处了一个多月,冬去春来,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瑞恩身上的伤全都好了,心里的那点痛也淡了很多,关键是他没时间去感伤,田欣是个闲不住的人,这离群索居的日子简直憋坏了她,所以瑞恩这个唯一的伴就担负起陪她玩的任务,跳高、爬树、赛跑……凡是她能想到的都要拉著瑞恩陪她玩一玩。

    还别出心裁的想像马戏团的狮子那样训练瑞恩跳火圈,要不是她怕烫手说不定就真的逼著瑞恩跳了。

    在发现瑞恩很会捕猎之後,又非逼著它带她参观它捕猎,还心血来潮的挖了陷阱,然後让瑞恩把猎物赶到陷阱里。再费劲巴力的把猎物从陷阱里拉出来,瑞恩被她的状况百出弄得疲惫不堪,整日的堤防著她又想出了什麽稀奇古怪的注意,要拉著他实践一番,倒有很长时间不曾想起过慕莎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田欣越发的急躁起来。不时拉著瑞恩询问它的主人什麽时候回来。

1-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