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6-10


    06误食情果(高H)

    她几乎把这方圆百里都逛遍了,也没能找出回家的路,这森林似乎无边无际的怎麽也走不到头,如果她想回家,看来真的得找到大狮子的主人才行了。

    可是看著大狮子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又让她十分的泄气。

    这天瑞恩去捕猎,害怕她又想跟著,一溜烟的跑走了,田欣在後面追了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

    她穷极无聊的在四周闲逛,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别的吃的,这一个多月来天天吃她都吃腻了,可是天寒地冻的也确实没有别的吃的,现在天气暖和了,小草都发芽了,树叶也渐渐的绿了,应该可以找些能吃的叶子和野菜什麽的。

    正四处寻觅著,突然发现前面有棵树上竟让长了几个红红的果子,实在是太神奇了,初春的季节竟然能有果子。

    田欣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了过去,十分灵巧的爬上树,用银针试了试没毒,喜滋滋的把几个通红的果子都摘了下来。乐颠颠的跑回山洞里,用水洗了洗,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边吃还边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田欣吃了一个,舔了舔舌头还有些意犹未尽,可这果子得来不易,她舍不得一次吃光。想著,等会儿大狮子回来了问问它吃不吃,如果它也想吃就赏给它一个,如果它不吃那更好,她就留起来一天吃一个。

    正捧著几个果子傻笑,瑞恩就回来了,他不放心田欣一个人四处瞎逛,所以也没敢走远,只在附近捕了几只小兽,就匆匆的赶了回来。

    一进山洞就看见田欣正捧著情果傻笑,吓了他一跳,赶紧扔下嘴里叼著的猎物,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挥前爪打掉了她手里的果子。

    田欣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些不悦的嚷道:“臭狮子,你干什麽?”然後皱著眉头俯身去捡那些果子。

    瑞恩见她还要去捡,急忙抢在她前面把果子拨出去老远。嘴里还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田欣这才发现他好像是不想让自己吃那些果子,难道果子有毒。

    田欣害怕起来,无力的摊在地上,焦急的抓住大狮子问道:“果子有毒吗?我已经吃了一个了,我会不会被毒死啊?”

    瑞恩越发头疼了,她竟然误吃了情果,这事情实在是越来越乱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抗住这情果的诱惑,这情果不但能使雌发情,而且能通过雌的体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让雄也情欲勃发。

    瑞恩正烦躁的不知如何是好,那边情果已经发生了功效,田欣只觉得浑身发热,身上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神智渐渐迷乱起来,全凭本能的不断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嘴里发出难耐的呻吟声:“好热,好痒,呜呜……我要死了,好难受……嗯……嗯……”

    闻著空气中那强烈的情欲味道,看著她白皙的皮肤一点点的露出来,耳中听著她不断溢出的呻吟声,瑞恩也浑身燥热了起来。

    还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田欣就扑了过来,压在它身上不断磨蹭著,她现在什麽都无法思考了,只知道找些什麽磨蹭试图让自己舒服点。

    瑞恩也有些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化了人形,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就饥渴的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在田欣那迷乱的神智完全没有察觉这诡异的一幕,她只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突然有个冰凉的东西探进她的嘴里,带著丝丝的凉气,让她舒服的呻吟一声,然後便使劲含著,拼命的吸吮。

    瑞恩感受到她的热情,搂著她腰的大手也开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著,田欣身上仅剩的衣服也全数被他撕去。两具火热的身体赤裸的紧紧贴在了一起,不断摩擦著。

    瑞恩的手逐渐往下探去,挤进她两腿之间,感觉到那神秘的某处已经湿的不像话了,手指刚一进入马上就被温暖的体包围,“唔……”田欣体内的痒意稍稍缓解了些,舒服的轻叹一声,随著他手指抽的动作款摆著腰肢。

    可没过一会儿田欣的体内那种抓心挠肝的痒意再度袭来,特别是身下的花不但痒还很空虚,好想有个更更大的东西入。

    “嗯……嗯……”田欣在瑞恩身下难耐的扭著,声音媚的滴水,小舌头不断的在他唇上舔著,软著嗓子哀求:“我要……给我……给我……”可是要什麽?要谁给她?她也说不清楚。

    瑞恩再也忍不住了,也管不了会不会弄疼她,把她的腿架在肩上,然後扶著自己的大就冲了进去。

    “啊啊啊……”硬生生被撕开的痛处,让田欣从情欲中稍稍醒过神来,只见一个金发帅哥正浑身赤裸的压在自己身上,而她身下的花中好像还有一个不属於她的巨物在不断的往深处扩张。

    田欣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很快就被她定义为她正在做春梦,要不然那杳无人烟的深山老林怎麽会突然蹦出个金发帅哥来,一定是老天看她太寂寞了,所以赐给她一场春梦让她快活一下。

    “哦……”瑞恩终於把到了最深处,虽然还有一部分留在外面,可那小里紧致湿滑的感觉也足以让他疯狂了,他仰起头发出满足的呻吟。

    她的小绞的实在太紧了,让他实在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大手托起她的臀部,就开始疯狂的挺进抽出。

    “唔……疼……停下来……我命令……你停下来……啊……”田欣被他的大毫不留情的猛烈撞击著,初经人事的甬道疼痛不已,她想让他停下来,可是她梦中的金发帅哥却不听她的命令,让她恼火的不断在他口上拍打著。

    “唔……好紧……好热,我停不下来,乖,忍忍,一会就不疼了。”瑞恩没有因为她的命令而缓下动作,不过还是俯下身来怜惜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手指也来到他们交合的地方,揉捏著颤抖的花唇试图缓解她的疼痛。

    “啊……啊……换一个……我要换一个……呜呜……”田欣紧皱著眉头,还是觉得很疼,她不想要这个弄疼她的帅哥,叫嚣著要换一个。

    07销魂滋味(高H)

    瑞恩不明所以,以为她是想要换个姿势,於是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让她面对面跨坐在他的腿上。这样的姿势让子口受到更大的压力,被迫张开一道小口,吸吮著的顶端。

    “啊……疼……不要……”田欣一阵呼痛,那尖锐的疼痛让子口更加剧烈的收缩著。

    瑞恩感觉到自己的被她的花紧紧的裹著,头的顶端还有张小嘴在一下一下的吸吮著,那滋味简直销魂。

    瑞恩激动的把她提起来,然後再重重的让她坐下去,他想把尽入,硕大的头想要完全入她里面的那张小嘴里,让它好好的吸吮。

    “啊啊啊……”田欣尖叫起来,子口被贯穿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实在是太疼了,呜呜,她不要做春梦了,一点都不舒服。

    “呼……好舒服……好紧……”瑞恩感觉到硕大的头整个入了里面的小嘴,被紧紧的吸裹著,小的内壁也蠕动著不断往里吸扯著自己,仿佛要把大整个吞下去一样。那种销魂蚀骨的美妙滋味让他再也忍不住的导著她上上的的起伏,那让紧致湿滑的甬道飞快的吞吐著他的。

    “唔……”田欣疼得已经喊不出来了,头向上抬起,小嘴大张著,半长的头发在身後划出优美的弧度。

    瑞恩一口含住她不断晃动的丰,啃咬著嫣红的顶端,下身则不停的重重捣入她紧缩的花径,头在顶入子口後还用力的磨蹭著那娇弱的子内壁。

    “嗯……嗯……”田欣感觉到疼痛渐渐被麻木取代,花里那被狠狠撞击的一处好像又生出酥麻的感觉,一波强过一波,让她忍不住收紧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媚声叫了起来。

    瑞恩的大手用力的揉捏著她的翘臀,野兽般疯狂的往上顶著,每一次撞击都顶进子里,感受著子口不自觉的抽搐吸吮。

    “啊……好深……好涨……出去……出去点……啊……不要了……啊啊啊……”田欣娇嫩的花被他像蛮牛一样猛力的撞击著,渐渐升起的酸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扭著腰想要躲开。

    瑞恩的撞击因她的扭动而变换了角度,狠狠的撞向她花内最为敏感的一点。

    “啊……”田欣受不住的尖叫起来,酸、麻、涨、痛的感觉一齐涌向她,仿佛要把她淹没了一样。

    看著她仰著头尖声叫了起来,身下的小也被他撞击的可怜兮兮的颤抖著,瑞恩很是得意,更加猛烈的撞击那一点,惹得她更加剧烈的颤抖著,又长长的呻吟一声,浑身痉挛起来,小里也喷出一股一股的热。

    高潮中不断抽搐的内壁紧紧的匝住瑞恩的,犹如千万张小嘴一起吸吮著,在这剧烈的刺激下瑞恩也没能忍住,嘶吼一声,抵著她了出来。

    喷过後,瑞恩紧紧的抱住她,把头埋进她颈间磨蹭著,有些懊恼自己出来的太快,调整著呼吸想要再来一次。田欣此刻却累极的靠在瑞恩怀里昏睡了过去。

    “唔……”田欣在睡梦中被他折腾醒,哼哼唧唧的睁不开眼睛,软绵绵的身体因他的大力冲撞而更加无力,初经人事的身体敏感的很快达到极致,被他困在身下全身抽搐著,暗恼这折磨人的春梦怎麽还不醒来,挣扎著想要起来,却偏偏使不上劲,只能恨恨的张开小嘴咬住金发帅哥的肩膀,小猫似的哼哼。

    她压抑的哼声更加刺激了某人的兽欲,高大的身躯在她小小的身子上凶猛的起伏著,律动著,一直到她再度累晕才发泄了出来。

    瑞恩发泄过後也不抽出来,就维持著交合的姿势把她搂进怀里侧躺著,她的味道真是好的不可思议,让他想要一尝再尝,仿佛吃了情果的是他而不是她。

    只是等到明天一早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会吓一跳吧。可是当时他也管不了那麽多了,每晚被她抱住睡觉对他来说就是种折磨,这麽长时间得忍耐一下子爆发出来,让他一瞬间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只想把她压在身下一逞兽欲,其他的都无暇思考。

    看著她眼角还挂著泪痕,瑞恩抬手轻柔的为她擦去,也许就这样守著她一辈子也不错,有她在他身边,他就不会觉得寂寞,更何况她的滋味是如此的销魂,让他欲罢不能,这麽想著下身的又硬了起来。

    可是想到她刚才在他身下又哭又喊的还直嚷疼,瑞恩也不忍心再折腾她了,索搂紧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他的大被她小里温热湿滑的嫩层层包裹,层层嫩的褶皱紧紧箍住他的大无意识的摩擦舔弄,让他怎麽也冷静不下来。

    明知道最好的选择是把大从她的小里抽出来,可那紧致湿滑的感觉让他怎麽也舍不得出来。

    瑞恩就这样硬挺著折腾了许久,眼看著洞口有光亮进来,想著应该快天亮了,怀里的小东西也休息的够久了,於是便不再压抑自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抽了起来。

    “唔……”田欣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两腿之间的某处酸胀的不像话,似乎还有铁杵在不断的楔入,难受的她直想杀人,勉强睁开爱困的眼睛,不可思议的发现春梦的男主角,那个金发帅哥竟然还在。

    忍不住哀嚎一声,虽然她现在二十四岁高龄,至今还是处女一枚,而且连个男朋友也没有,可是她真的不是那麽饥渴的,这春梦怎麽做起来没完没了的。

    虽然跟帅哥那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关键问题是她现在又累又困,身上还难受的不行,这帅哥她实在消受不起了。

    08清醒(微H)

    田欣狠下心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希望借著疼痛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嘶……”田欣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下的花也跟著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同时听见一声闷哼,下体不断被顶入的动作停了下来,田欣很满意的睁开眼睛,以为终於醒了过来。

    没想到刚一睁开眼睛,金发帅哥的俊脸就放大在眼前,同时耳边响起明显带著情欲的嘶哑低沈的男声:“小东西,你醒了?”说著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开始抽动埋在她体内的巨物。

    “啊……”田欣终於发现不对劲了,这好像不是梦。只是她浑身都酸软无力,只能任由他把她的两腿分的开开的,托高她的臀部凶猛的进出著。

    “你……你是谁?”又惊又怕的感觉让田欣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早已酸疼不已的花更加难受,甚至连腹部都疼了起来。

    “田欣宝贝儿,我叫瑞恩。”瑞恩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捣入那红肿的小,不过嘴上还是很配合的回答她的问题,她叫田欣他已经知道了,她曾跟大狮子自我介绍过,而他因为兽形时无法说话,而被她一直称作‘大狮子’或是‘金毛’。

    “唔……”鬼才想知道你的名字,她是想知道他为什麽对她这样。田欣在心里嘶吼著,可子口似乎已经被男人的合不上了,随著他每一下的撞击都喷出水来,让她酸慰的语不成句。

    “好爽,宝贝儿,你也很爽吧,流了这麽多水出来。”瑞恩想得到她的肯定,希望她满意他的能力,进而愿意做他的伴侣。

    可在田欣听来却完全是羞辱,让她无地自容,可酸麻的小却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不由自主的抽搐,猛烈的收缩,最终达到极致。

    “唔……好紧……都了好几次了怎麽还这麽紧。好舒服……吼……”瑞恩低吼著,深深入她的花里也跟著了出来。

    “唔……”他说的话让田欣又羞又恼的,可子内壁被他热热的一烫让她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也跟著高潮了。

    “出去……你快点出去。”田欣稍稍恢复了点力气,就带著哭音边嚷边拍打著压在她身上喘的男人。

    瑞恩满足的轻谓一声,依言把从她小里抽了出来。没了堵著,小里流出了红白相间的体。

    “咦?”瑞恩心下一惊,奇怪怎麽会有红色,难道他弄伤她了?伸手想拨开她的花瓣查看一下,刚一动就被田欣使劲推开,一愣神的功夫,田欣已经裹著衣服缩到墙角,一脸惊恐的看著他。

    “你别怕,我就想看看弄伤你没有?”知道吓著她了,瑞恩柔声安慰道。

    “不要,你别过来,否则,否则,我让大狮子咬你……”田欣生怕他再扑过来,死死的抓著身上的衣服,猛然间想起大狮子来,眼神慌乱的四处寻找它的踪影。

    让他的兽形咬他的人形?如果不是她的眼神太过慌乱,瑞恩恐怕真的会大笑出来的,好容易忍住笑意,瑞恩柔声道:“好,好,我不过去,你别紧张。”

    田欣四处搜寻大狮子无果,恨恨的在心里咒骂那只大狮子,真是没用,连看门都做不好,竟然放这个陌生的男人进来欺负她,真是连狗都不如。

    田欣见他确实没有扑过来的意思,这才稍稍定了定神,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寻死觅活的也没什麽意思,好在对方是个难得一见的帅哥,如果是个糟老头那她才真的会被呕死,那张膜破了就破了,现在她好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沟通的人类,还是先弄明白这里是哪里,怎麽回家才是正事,於是连珠似的问道:“这是哪?我要怎麽出去?你是谁?怎麽在这?”

    “我叫瑞恩,是狮族的雄兽人,本来就在这,这里是‘格兰之森’,你要出去哪里?”瑞恩很有耐心的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要怎麽出去?’说实话,他长这麽大都没有从这林子里出去过,也不知道这林子究竟有多大,只是听族里的长老讲过,这森林的外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除此之外什麽也没有,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小小的雌要出哪里?

    他叫瑞恩,似乎刚才那啥的时候他就说过了,可是,狮族?兽人?格兰之森?这些都是神马东西?

    等等,狮族?兽人?田欣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看向瑞恩的眼神更加惊恐,难道他就是……

    “你,你,大狮子,那头金毛大狮子在哪?”田欣死死的攥住拳头,真希望她猜得是错的,否则,否则,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瑞恩看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反正她早晚都要习惯,索也不说话直接化了兽形给她看。

    “啊……”田欣看见眼前的金发帅哥竟然变成了一只大狮子,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了,可是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让她大受刺激,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瑞恩没想到她的神经这麽脆弱,赶紧又化了人形,把她从地上抱起来,也没急著弄醒她,先拉开她的两腿检查了下她身下的小有没有受伤。

    幸好,只是红肿的厉害,并没有裂开。瑞恩又把手指探到里面去检查了下,发现没有继续流血的迹象,这才放心的把她抱到干草铺成的床上,然後把在山洞口晒著的水弄进来一盆,把兽皮沾湿了轻轻的把她身上擦拭干净,再帮她把衣服穿好,然後在她身边躺下,拥著她补眠。

    折腾了一晚,又干好几次‘体力活’,瑞恩也有些累了,刚躺下没多久就睡著了。

    09被抓

    田欣再次醒来的时候,瑞恩还在睡,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被一个金发帅哥拥在怀里,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使劲眨眨眼睛。

    突然间脑海里像是演电影一样,回忆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想到金发帅哥化身成大狮子的那一刻,她又差一点尖叫出声,好在反应还算迅速及时捂住了嘴巴。

    田欣至今还是有些无法相信那诡异的一幕是真的,跟她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她天天晚上抱著睡觉的大狮子,竟然是一个男人变得,而且她跟这个男人貌似还野合了好几次!

    天啊,神啊,圣母玛利亚,是她疯了,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为什麽她一点真实感也没有。还有这里究竟是哪里,为啥会出现一个能变成狮子的男人,难道他是传说中人兽杂交的产物?

    田欣用她所有的医学知识都无法解释眼下的情况,最後索打住,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现在赶紧逃离这里才是正事。

    虽然大狮子无意吃她,可也不代表会乖乖的放她回家,万一他打算把她留下来当‘压洞夫人’怎麽办?她可不想留在这个要啥没啥的破地方。

    田欣轻轻捏起瑞恩放在她腰间的手,把它放回到他的身上,见他没有要醒的意思,赶紧就势一滚,从干草铺成的床上滚了下去。然後也顾不得浑身酸疼,强撑著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背包,轻手轻脚的往山洞外走去。

    出了山洞也不辨方向,拔腿就跑,反正她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索先跑了再说,能跑到哪算哪,现在春天了,她应该不至於会被饿死冻死了。

    田欣哼哧哼哧的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身上酸疼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两腿之间的某处本就没有消肿,一摩擦就火辣辣的疼著,刚开始因为紧张只想著快点逃跑,也没太在意,现在跑了这麽一大段路下来,似乎肿的更厉害了,让她稍微一动就疼的只想掉眼泪。

    田欣实在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大树下喘息起来。回头看了看,貌似他没有追来,稍稍放心了些,靠在大树上边休息边寻思著自己下一步该怎麽办,想著想著竟然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突然间从旁边窜出一个高大的黑影,身材比之瑞恩还要更魁梧一些,黝黑的皮肤,一头黑发有些凌乱的散在脑後。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在树下小憩的田欣,鼻子抽动两下,确认她确实是雌之後,眼中闪过一抹狂喜,虽然她身上有别的雄的味道,说明她是有伴侣的,但此刻他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他们熊族的雌兽人越来越少,雌比较多的狐族还不待见他们,每年愿意留在熊族的雌都很少,去年冬天更是一个都没有。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就有灭族的危险了。

    所以他们冒险犯境,想从狮族那抢一两个雌回去,先给他们下种,等他们怀孕了自然就会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了。

    没想到狮族的白狮和金狮太厉害了,他们本来已经成功的抢了一个去,又被他们追上硬夺了回去,还伤了他们几个雄兽人。

    他很不甘心,所以一直环伺在侧,想找机会再抢回来。只是他们保护的滴水不漏,夜里也亲自巡夜,让他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也不敢太过靠近,生怕引起他们的注意。

    没想到在这苦守一个多月,今天竟然让他闻见了有雌的气味慢慢靠拢。

    循著味道追来,竟然真的让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雌,她好像长的与一般的雌不太一样。难道说她就是上次被他抢来的那个狐族雌兽人说的那个生育能力最强的雌?

    没想到被他瞎猫碰死耗子,碰到了个宝贝,大黑熊墨德咧嘴一笑。赶紧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然後往肩上一抗,快速的往熊族的驻地窜去。

    他全身的肌都硬的跟石头似的,田欣的腰在他走动的震荡中被撞击的生疼,很快就醒了过来。

    她发现自己抗在了身上,暗叫一声糟了,她被那个叫瑞恩的兽人给追上了,可她稍一定神就发现似乎有些不对,扛著她这人皮肤比瑞恩黑,而且头发也是黑色呢。

    田欣暗暗心惊,难道她刚离虎口又入狼窝,被别人给抓住了。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哥是正常的人类不,她目测了下她与地面的距离,这位大哥似乎、也许、可能也不是正常的人类啊,他身高应该有两米多,正常人类很难长到这个高度吧。

    田欣被颠得都快吐了,可现在也没时间去理会舒不舒服的问题,她脑袋里的神经线都被要不要呼救的问题给占据了。

    这深山老林的,她似乎已经处於一个叫破喉咙都没人能听到的情况,现在她唯一能想到了救星就是那只叫瑞恩的大狮子,可是也不知道它醒了没有,再说被他救回去处境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

    不管了,不管了,怎麽说瑞恩的人形也是个帅哥的说,看看这位的虎背熊腰应该好看不到哪里去,如果它也想对她那样那样,她会吐得。反正都是被欺负,她宁愿被帅点的欺负。

    田欣打定主意,然後双手撑住他的背,身子尽量往起抬,然後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救命……命……命……”

    黑熊墨德被她突如其来的喊声震得耳发麻,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把她摔了出去。赶紧稳住身形,把她从肩上放下来,夹在腋下,犹豫著要不要先打晕了她再带回去。

    毕竟这是狮族的领地,虽然已经接近边缘地带了,可是万一被哪个出来狩猎的狮族兽人听见了,恐怕他就没那麽容易带走她了。

    10回家

    正犹豫著,就感觉到一阵风吹过,然後手上一疼,夹在腋下的雌就不见了。

    墨德很是恼火的抬起头四处搜寻,想要知道究竟是哪个找死的敢从他手里把雌抢走。

    只见十步开外一个金发的身影正抱著那个小小的雌站在那里。墨德心下一惊,出现的竟然是金狮子瑞恩,难道那个雌是他的伴侣,可是没听说他已经有伴侣了?

    出现的是金狮这下可难办了,他可没把握能打的过金狮,转念一想,这里离熊族的地界已经很近了,应该会有族人守在边界等著接应他。

    於是仰起头,发出一声刺耳的长啸声,对族人们发出向他靠拢的信号。

    瑞恩醒来就不见田欣的踪迹,察觉到她的味道越来越淡,猜到她可能是趁他熟睡的时候逃跑了,心下急得不行,她一个雌独自在森林里出没实在是太危险了。

    要是遇到出来打猎的狮族兽人还好些,她身上有他的味道,他们不会对她怎样,可是如果遇到那些对狮族虎视眈眈的熊族和虎族的兽人,那情况可就不妙了。

    想到这瑞恩马上起身循著她的味道追赶,一边暗暗发誓。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任何人都别想觊觎,当初慕莎就是因为他一味的退让,所以才失去了她,这回他说什麽也不让了,更何况他已经与她交合过了,他会尽快给她下种的,让她怀上他的孩子,从此再也没法离开他。

    等到他马上要追上她的时候,却突然嗅到了雄兽人的味道。不是很浓,似乎是被刻意掩盖过的,瑞恩不能确定是哪个族的,也不能确定这附近是真的有别的雄还是只是雄经过时残留下来的味道。

    但他马上缓下的速度,在附近找寻到一些气味浓烈的植物,掩盖了自己身上的味道。这里已经接近狮族领地的边界了,他必须先确定她是不是落在了别族的雄兽人手里了。

    瑞恩慢慢的靠近,果然她被一个熊族的兽人抗在肩上,正快速的往熊族的领地跑去。瑞恩很是头疼,虽然一个熊族的雄兽人他还不放在眼里,可是这里离熊族已经很近了,如果他们有人接应,那就危险了,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可以毫不费力的全身而退,可是要从那个雄兽人手里把田欣抢回来,再带著她一起离开就有些困难了。

    瑞恩有些犹豫,他是现在只身犯险呢,还是先回狮族,召集好人手再来熊族讨还他的伴侣,熊族兽人虽然野蛮,但也不会伤害雌,所以他不担心田欣的安全。

    瑞恩正犹豫著就听见田欣喊救命的声音,结果头脑一热,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把她从熊族兽人手里抢了回来。

    现在听见他发出联络讯号,顿觉不妙,抱著田欣疾速後退。黑熊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刻上前缠斗了起来。

    瑞恩把田欣背在身後,且战且退,被逼无奈还是向狮族发出了求救的信号,他现在见切尔西还是有些尴尬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愿向族人求救。

    黑熊见他发出了求救信号,攻势更猛了,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让他後退不得。

    瑞恩虽然战斗力胜於黑熊,可因为背著田欣,而被处处掣肘,虽然黑熊无法伤他,可他也没法逃脱,又不方便化成兽形,所以只能等待援兵的到来。

    可是因为这里离熊族的领地近,而且他们早有准备,所以没过多久,几个熊族的雄兽人就围了上来。

    无数次的实战经验让瑞恩一点也不紧张,很冷静的一边防守尽量把伤害降低到最小,一边缓缓的向阳光直的方向移动。

    然後快速穿到面对太阳光的两人中间,利用两人短暂的犹豫瞬间,猛击自己右侧的兽人,一击得手,熊族兽人被他击倒在地。

    瑞恩从这个缺口突围出去,向前跑了一段路,又被熊族的兽人追上围住了,於是瑞恩故技重施又突围了出去,如此反复突围了几次,虽然他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可是熊族的众人也没讨到什麽便宜,还被他带著往狮族领地的中心地带前进了不少。

    田欣发现他们虽然打的很是激烈,但是几个熊族的兽人似乎都很注意的不弄伤她。

    於是田欣放下心来很有闲情逸致的从瑞恩背上探出头来看他们打架,一边感叹瑞恩的打架技巧娴熟高明,一边叹息熊族的蠢笨,同样的招数也能让他一再得逞,实在是愚不可及。

    (问她为什麽知道他们是熊族的,当然是因为她机智勇敢,聪慧过人,一片呕吐之声响起,好吧,她说实话,是因为有几个人已经变身成了熊,所以她就知道他们是熊族的了。)

    瑞恩的体力大量消耗著,渐渐的他感觉自己的速度降了下来,於是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不断的往外流著血。

    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狮族进攻的轻啸声终於响了起来。

    因为有狮族兽人的加入,整个战斗格局瞬间逆转,熊族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瑞恩终於得空喘口气了。

    熊族兽人很快败退,瑞恩望著那抹白色的身影渐渐靠近,有些尴尬的别过眼去。

    切尔西望著从瑞恩背後探出的小脑袋,发现她竟然是个雌,而且还是个长得相当柔美得雌。

    先前他还奇怪,依瑞恩的格来说,他是宁可死也不会向族人求救的,而且这几个熊族兽人的速度远远不及他,他要想撤退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此刻才了然於心,原来如此,他此刻这麽狼狈是为了身後的那个雌吧,没想到瑞恩竟然找到了想要守护的雌。

    切尔西初见他时心里的那点不舒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毕竟是多年的好兄弟,只要他不再对慕莎心怀不轨,他还是愿意重新接纳他的。

    於是在他身前站定,低声道:“回家吧。”然後扫了他背上的田欣一眼,淡淡的加了句:“带著她一起。”

6-1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