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16-20


    16震惊(高H)

    慕莎被她问的一愣,脸上也是一红,轻咳了下,有些尴尬的说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那样,嗯,不会怀孕的。”

    “嗯?”不会怀孕?田欣也忘了害羞,诧异的抬起头来,有些不解的看向慕莎,难道兽人都不孕?可是不对啊,她不就怀孕了吗?田欣的目光瞄向她的小腹。

    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慕莎知道她是想到了她已经怀孕的事,脸上越来越红,她实在不知道该怎麽跟她解释她怀孕是因为切尔西用了兽形,而且她也怕会吓到她,毕竟是人兽交啊,她刚知道的时候也被吓得半死。

    “想要怀孕,必须要有特殊的仪式,你注意别让他做特别的事情就行了。”慕莎含含糊糊的解释道,听得田欣一头雾水,这个特殊的仪式到底是什麽?不过看慕莎不愿多讲的样子,猜想应该是很私密的事情,所以也没好意思追问,想著以後只要不让瑞恩进去就行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下意识的竟然不排斥和瑞恩做爱,只是不想要怀孕。

    慕莎怕她再追问下去,赶紧拉著她出门去熟悉环境,顺便去看看艾维,他现在怀孕八个月了,眼看著就要生了,肚子大的不行,走动起来很是不方便,所以每天都很无聊的躺在床上。

    田欣虽然已经从慕莎那里知道了这是个男男的世界,而且男人是可以怀孕生子的,可是听说是一回事,等她真正看到艾维顶著一张纯男的脸孔,而腹部高高鼓起的时候,还是惊讶的

    张大了嘴巴,几乎可以塞进一个**蛋去,可旋即又有些怀疑他的肚子到底是不是真的。

    艾维见她一直盯著自己的肚子看,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索叫过她来,抓著她的手覆上自己的肚子。

    田欣把手紧贴在他隆起的肚皮上,甚至可以感觉到手掌下的胎动,一下一下的。吓得她赶紧把手收了回去,天啊,还真有个小东西在里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男人竟然也可以生孩子。

    田欣震惊了,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傻愣愣的,目光一直瞄向艾维的肚子,试图找出男人也可以生孩子的原因。

    慕莎也不管她,由著她神游,想当初她也是震惊了好久才慢慢接受的,到现在已经处变不惊了。

    中午的时候,慕莎回家取了所剩不多的地瓜来,配著桑德留下来的烤,三人美美的吃了一顿。

    吃过午饭,三人都有些困顿,慕莎和艾维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比较渴睡,而田欣则是因为昨晚被瑞恩折腾的太累了,今早又被吵醒,没有睡饱。

    两人都不习惯跟艾维在一个床上睡觉,再怎麽说他到底是个男人,虽然是个会生孩子的男人,可心理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别扭的。索慕莎和田欣各回各家,各自睡觉去了。

    瑞恩心里记挂著田欣,所以打到足够的猎物,就一路狂奔赶了回来,迫不及待的推开家门,只见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小东西正躺在床上睡的安稳。

    瑞恩心情大好,轻手轻脚的留下足够的猎物,然後拎著剩余的猎物到冰窖里存放起来。他现在就得开始大量储存雨季的食物了,因为他已经有伴侣了,他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她,所以他要储存更多的猎物才行。

    瑞恩把一切都收拾妥帖回来的时候,田欣还在睡,见她睡的香甜,瑞恩也忍不住爬上床来,从身後轻轻搂住她,在她身上磨蹭著,他想这样抱著她已经想了一整天了。

    本来他就是想抱抱她,没想干点其他的,可架不住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而且还刚刚开了荤,三磨蹭两磨蹭,身上就起了火,大手不规矩的探进她衣服里面,把她用兽皮做成的衣服撩到脖子,翻身到她的前面去,低头含住她前的柔软用力的吸吮啃咬,手指一路向下,挤进她并拢的两腿之间,寻到花口那敏感的小球,轻挑慢捻的挑逗,待花口慢慢湿润之後,直刺花心,开始抽起来。

    睡梦中的田欣只觉得浑身酥麻,一波一波的热浪往上涌,情不自禁的呜咽起来,身下的花也变得越来越湿润。

    瑞恩一路向下吻著,一直来到她的腿心处,大手分开她的两腿,一口含住她的柔软,一阵电流直击田欣的神经中枢,让她立刻麻了全身。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响亮的吞咽声,随著他舌头灵活的挑刺,田欣的花一阵阵的抽搐著,两腿在他身体两侧胡乱的蹬著,人也迷迷糊糊的在似醒非醒间难耐的哼著。

    瑞恩的舌尖轻快的绕著花刷过一周,大手掰开她的花瓣,含住那个红肿充血的小球重重的吸吮然後啃咬起来。

    “啊……”抵抗不住快感的来袭,田欣惊叫出声,花剧烈的收缩著,涌出一股一股的热。

    瑞恩被弄了满脸晶亮,得意的一笑,大口吸舔著她的汁水,然後爬上来罩在她的上方,含住她的唇,撬开她的牙齿,把嘴里的体度给她喝。

    田欣被逼著喝了一口,终於睁开了迷蒙的眼睛,瑞恩见她睁开了眼睛,舔了一下她的嘴角,暧昧的问道:“好喝吗?”

    田欣先愣了一下,不过嘴里淡淡的咸腥味和他脸上的晶亮,让她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刚才究竟喝了什麽,脸腾的一下羞得通红,脑袋低了下去,窝在他口再不肯起来。

    瑞恩就趁著她正害羞的功夫,扶著自己的大慢慢挺进她花里。

    “啊……”田欣的花虽然已经滋润过一次,可她毕竟是新手上道,又被瑞恩那体型巨大的撑到极致,胀痛加上紧张让花的内壁紧紧的裹住大,急剧的收缩,剧烈的挤压著。

    “乖,放松点,要咬断了……”瑞恩怜惜她的娇弱,哪怕忍得额上青筋直暴,好不忘了用温柔的语气哄著她放松。

    17讨好(高H)

    “唔……嗯……好涨……出去……出去点……嗯……”他还没有完全进入,田欣就觉得花里涨的难受,此时也顾不得害羞了,小手不断在他口上推拒著,试图把他推开,让自己好受一点。

    尤不知这欲迎还拒的戏码最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更可况她眼前的还是只兽人,就算情在温柔,他骨子里还是有著狂野的兽。

    “田欣宝贝儿……”瑞恩嘶吼一声,按紧她的臀部,腰身一个用力,身下的大末而入了。

    “……唔……痛……”子口被顶开的尖锐的疼痛让田欣挣扎起来,扭动著四肢要推开在她身上逞凶的男人。

    瑞恩此刻已经红了眼,那容的她拒绝,大手一伸,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一直手按住,另一只拉高她的大腿,挂在自己肩膀上,抬起壮的臀部狠狠冲撞了起来,每一次都捣的极深,惹得田欣尖声喊疼。

    “不要了……呜呜……瑞恩……饶了我……嗯……饶了我……求你……”田欣没挨上多久,就没了挣扎的力气,仰著头呼吸不稳的哭叫求饶。

    瑞恩见她哭得可怜,有些心疼,索把她从床上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然後吮著她眼角的泪珠,诱哄道:“乖,自己动,自己动就不疼了。”

    田欣泪眼拔的使劲在他口锤了一下,信他才有鬼,虽然她没有过实际的爱经验,可理论知识还是不少的,在那个对很懵懂好奇的年龄,她也曾独自一人躲在屋子里观摩过A片,更何况家里有一摞摞的医书,男人的身体构造什麽的,她是最了解不过的。

    可无论是书上还是A片中,都没说过做爱会让女人这麽痛,就算疼也仅仅是第一次会疼些,可天知道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好不好,可她依然疼得厉害,这只能说明要麽是这只大狮技术不行,要麽是大狮子的那个尺寸太大了,要把0.7的铅硬进0.5的笔里不疼才怪呢。

    “快动啊。”瑞恩见她半天没有动作,用力往上顶了一下,不满的低声道。

    “唔……”田欣被他顶的闷哼一声,挺起有些发酸的腰,不清不愿的上上下下的动了起来。虽说不是一点不疼,可由她控制著力道,起码不会进入的太深,让她难以承受。

    瑞恩由著她慢吞吞的骑了一会儿,觉得她适应的差不多了,就用大手抚著她的腰,往上一送,落下时,下身狠狠的往上一顶,坚硬如铁的大就重重的捣进她的子口,一下紧接著一下,捣的田欣没了魂,软软的挂在他身上,摇著头大声呻吟著。

    也不知过了多久,田欣感觉子口都要被他捣烂了,他才闷哼著颤抖起来。

    “别在里面……”田欣一个激灵,猜想他可能要了,尖声喊了出来,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他热烫的体已经喷了出来。

    田欣被他一烫,下意识的想要挺腰躲开,却被他一把按住,进入的更深,热烫的体一滴不漏的全部灌进她子里面。

    田欣一阵哆嗦,又被他带上了极致。高潮过後,她软软的窝在瑞恩怀里,闷闷的想著,希望慕莎说得是真的,这样真的不会怀孕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雄兽人的尺寸都那麽,嗯,让人难以包含,慕莎跟切尔西做的时候会不会像她这麽疼,她好想找她问一问啊,如果她也一样疼,她到底是怎麽忍受的,竟然还想要留在那个雄兽人身边一辈子,呜呜,一想到每天都要被那个大东西戳,她就怕怕,虽然高潮的时候是很舒服,可每次它一进入都像第一次破身一样的疼,也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田欣随即又想到她还有正事没办呢,於是抬起头,讨好的在瑞恩唇上亲了一下,惹得瑞恩眼睛一亮,惊喜的看著她。

    田欣冲他微微一笑,很温柔的问道:“瑞恩,我是你的伴侣对不对?”

    她突如其来打分温柔,让瑞恩一哆嗦,又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不过为了不扫她的兴,他还是硬著头皮点了下头。

    田欣见他点头,喜滋滋的追问道:“那,你会不会很疼我,我想要什麽你都会答应?”

    瑞恩想了一下,很严肃的回答道:“我会跟疼你,只要你的要求不是很过分,我都会答应的。”他总觉得她这样不太正常,所以挑了种安全的回答方式。

    听见他的回答,田欣扁了扁嘴,暗祈:这头大狮子还不笨嘛,竟然没上当。

    田欣再接再厉,往他身上挨了挨,用手环住他的脖子,装作不经意的用前的柔软在他前蹭著,满意的看见瑞恩吞咽口水的动作,然後趴在他的耳边,撒娇道:“那你带我回家去看看好不好?我保证就去看看,然後就跟你会来,好不好嘛?”美人计她都用上了,她就不信这头大狮子能拒绝的了。

    她热热的呼吸喷在他颈间,让他整个身子都酥麻了,这会哪怕她想要他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所以瑞恩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见他答应,田欣悬著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刚想继续撒撒娇,说几句你最好,你最之类的麻话。

    小嘴就被瑞恩吻住了,花里那软下去的巨物也又硬了起来,一下一下抵著她的子内壁研磨著。

    “唔唔……”田欣被他磨得酸胀难受,忍不住呜咽著用小手挠他的背。

    瑞恩被挠出了兴致,抱著她站了起来,然後把她抵在墙上,由下而上短距离快速的狠狠的干她。

    田欣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胡乱的抓著他的头发,娇喘著求饶:“啊……轻点……瑞恩,轻点……啊……我要被你捣烂了……慢点……啊……”

    瑞恩被她无意间出口的声浪语弄得浑身舒爽,身下的大更加神抖擞的进出她的花。

    18激情缠绵(高H)

    他低头啃咬著她的唇瓣,逗弄的问道:“宝贝儿,**的你舒不舒服?”然後著迷的看著她脸上因为害羞而更加迷人的红晕。

    听著他说的那些荡话,田欣羞得不行,抿著唇说什麽也不肯回答。

    瑞恩感觉她越是害羞下面的小就吸吮的越卖力,不禁大力撞了她两下,威胁道:“宝贝儿,快说,不说的话,我可是会更大力哦。”

    “唔……”田欣闷哼一声,在心里暗骂了句“禽兽。”然後很小声的说了句:“舒服。”

    “宝贝儿,你说什麽?我没有听见。”瑞恩不满她说的太小声,把身下的抽的仅余一个头部在里面,然後再凶狠的顶进去,大力撞进她的子口,狠狠的撞击著子内壁,惹得田欣直抽气,

    田欣感觉子都要被他戳穿了,怕他真把她弄坏了,只好大声又喊了一遍:“……嗯……舒服……啊……轻点……”

    “宝贝儿……很舒服?嗯,喊得那麽大声。**的你很舒服,喜欢**你对不对,你瞧你的小都馋的流口水了,还不够吃吗,再吃点,再吃点。”瑞恩的动作越来越疯狂,身下冲撞的也越来越大力,连子孙袋都要撞进她的小里。

    “啊……不要……不要了……呜呜……停下来……停……啊啊啊……”田欣被他捣的目光涣散,眼角带著泪水,微张的小嘴语不成句的颤抖著求饶,只可惜她的求饶却没能唤起瑞恩的半点同情,反而像催情剂一样,刺激的瑞恩更加勇猛。

    “啊……”终於这强烈的刺激让田欣尖叫一声,颤抖著身体猛的绷紧,下体急剧收缩,一股热从她的花深处喷了出来。

    瑞恩在她喷的同时,把身下那硕大长的用力往她花里狠狠一捅。强行冲开她因为高潮而不断咬紧抽搐的,极深的入她的子内。

    “啊……”田欣高潮中本就敏感的身子,被他这样毫不留情的进入,刺激的连连尖叫,娇嫩的内壁牢牢的吸附住他青筋毕露的上,绞的死紧。

    瑞恩的被她绞的发疼,心里犹如一团火在烧,身下也好像有一股热流急著要找到出口,低吼一声,刚劲有力的腰部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

    凶狠的入,快速的抽离,一次比一次更猛更快的穿刺,把被他牢牢抵在墙上的田欣逼得快要疯掉,她试著想要挣扎,却被他大力的压制住,更加凶猛的冲进她体内,逼著她承受他的全部。

    “啊啊啊……唔……慢……慢点……求你……啊……”田欣喊得喉咙都干涩了,破碎的求饶声,被急剧的体拍打的声音掩盖了过去,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瑞恩身下的动作没有一点放轻,次次都进入的最深,让田欣生怕自己就这样被他顶开撕成两半。

    田欣感觉自己又要晕过去的时候,瑞恩终於低吼一声,深深往里一刺,一股热尽数灌进她的子。

    “唔……”田欣被花里的热一烫,眼前一黑,成功的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他又在里面了,下次,下次,一定不让他在里面。

    瑞恩抵著晕过去的田欣缓了一会,这才有些不舍的把已经软下去的大从她紧致湿滑的小里抽了出来。

    因为没了他的大堵著,浊白的体从田欣的花口流了出来。瑞恩看的浑身燥热,软下去的大瞬间又硬了起来,可那红肿不堪的花口正微微颤抖著控诉著他的鲁,让他有些不忍心继续折腾她。

    哀怨的盯著湿润晶亮的花口看了一会儿,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不甘不愿抱起她,在床上放平,然後拉过旁边的兽皮把她盖了个严严实实。

    自己则起身做晚饭去了,想著:先让她休息一会吧,等下他做好了晚饭,喂饱了她的肚子,再让她喂饱他的欲望。

    田欣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被瑞恩叫醒,被他抱在怀里喂著吃了些东西,然後又压在床上狠狠的欺负。

    田欣抗议无效,挣扎不过,只能在他身下软成一滩水,由著他尽情的折腾,直到她又被弄的晕了过去,瑞恩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第二天田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浑身的酸疼让她忍不住把那只禽兽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正哼哼唧唧的想从床上爬起来,瑞恩就推门进来了,见她醒了,瑞恩冲她温柔一笑,快步走到床边,把她抱进怀里柔声询问道:“睡醒了?饿不饿?先吃东西还是先洗澡?”切尔西家里有个能烧热水的大石头,今天早上趁著她正睡著,他也去弄了一个,这样她以後就可以用热水洗澡了。

    田欣也不搭话,抓起他的胳膊就咬了下去,混蛋,王八蛋,咬死你,让你死命的折腾我。

    “嘶嘶……”一种针刺般得痛从手臂上传来,这点小伤他本不在意,不过为了让她咬的过瘾,瑞恩还是满眼宠溺的配合著‘嘶嘶’的抽气。

    听见他的抽气声,田欣果然很满意的松了口,怒瞪著他道:“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要带我回家吗,你什麽时候带我去?”

    她那撅嘴瞪眼的表情实在可爱,瑞恩宠溺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柔声问道:“你知道回家的路吗?”

    田欣闻言一愣,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

    瑞恩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背,接道:“我想带你回家起码的先找到回家的路啊,所以你的详细的跟我说说你到底怎麽来到这里的啊。还有如果路途遥远的话,我们还得准备些食物和衣服什麽的才能上路啊,不能著急的。”

    田欣想想也是,於是挣扎著从他怀里出来,边要从床下下来,边急急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慕莎,详细问问她是怎麽来的。”

    19坏主意

    至於她来到这里的过程她完全记不得了,只记得她脚下一滑,从山上摔了下来,然後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密林里了,就是她遇见瑞恩的那附近。

    瑞恩一把拉住她,好笑的说道:“再著急也得先穿上衣服啊,你想光著身子出去啊。”她想他还不愿意呢。

    田欣闻言低头一看,自己竟然是一丝未挂的,不禁红了脸,嗖的拉过旁边的兽皮,把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的。

    瑞恩从身後连著兽皮一起抱住她,低头舔著她的耳垂调笑道:“在我面前你可以光著的,反正你每一寸皮肤我都过、尝过了,还遮什麽?”

    “啊……你个王八蛋,臭狮子,死色狼……”田欣恼羞成怒的转过身,边咒骂著,边扑到他身上撕咬扭打著。

    瑞恩哈哈笑著由著她撒泼,她闹得过分了,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吻得她上气不接下气,没力气再撒泼了了事。

    趁她正迷糊的功夫,瑞恩起身去帮她烧了洗澡水,抱著她去浴室洗澡,本想帮她洗再借机某点福利的,可是被田欣又咬又踢的赶了出去,下巴,有点不甘的转身做晚饭去了。

    田欣洗好澡,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瑞恩已经做好晚饭了,她胡乱吃了几口,就要拉著瑞恩去找慕莎,可瑞恩说什麽也不同意,非逼著她又吃了两块和几个果子。

    为了他以後的福利,他的想办法把她养得强壮一点。这两晚都是,他一次都还没出来,她就晕过去好几次,他怕她身体有什麽问题,今天特意去问了卡瑞达,被告知没什麽大事就是身体太弱了,他有些不放心的又跑去问了切尔西,也得到同样的答案,说是慕莎刚开始也这样,让她多吃点,增强体力,再被滋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田欣不知道他打的主意,只想著要快点去找慕莎,所以妥协的拿起起了起来。

    看著她乖乖的把他切给她的都吃完了,瑞恩才满意的点点头,收了碗筷拉起她的小手往切尔西家走去,虽然现在这个时候切尔西可能正压著慕莎恩爱呢,他们去实在不是时候,可是身旁的小东西不去上一趟是不会死心的,说不定会跟他闹一个晚上,为了他的福利,还是勉为其难的去碰碰运气吧,说不定还可以学些经验什麽的,瑞恩有些邪恶的想著。

    走近切尔西家,瑞恩绝佳的听力就听见从屋里隐约传来的喘声和呻吟声。人家果然在恩爱呢,拉住楼梯的田欣,低声道:“我们回去吧,明早再来,他们正忙著呢?”

    田欣以为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瞪他一眼,怒道:“胡说,他们能忙什麽?”这又不是现代,也不用写作业,赶论文什麽的,能有什麽可忙的。

    瑞恩坏笑了下,低头在她耳边解释道:“他们在忙著,我昨晚对你做的事。”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麽事?田欣下意识的反问,可说道一半就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麽,脸腾一下又红了,赶紧闭上嘴,目光游移著不敢看他。

    可随即一想,不对啊,慕莎不是刚怀孕一个多月还不到两个月吗,这段时间不是禁止做爱的嘛,而且切尔西也是雄兽人,看上去很凶的,房事上也不见得能有多温柔,他们这样不怕把孩子弄掉了?

    於是扭头看向瑞恩,谴责道:“你骗我的吧,你怎麽知道他们在忙著?”离得这麽远,就算有什麽声音也听不到的。

    瑞恩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搭话,直接抱起她,几个起落就来到切尔西家的屋後,这里离他家的卧室最近,与大床只有一墙之隔,所以声音听起来也最清楚。

    田欣总算隐约听到了屋内传出的和著哭喊声的嘶吼:“宝贝儿……你後面的小好紧……好热……要绞断我了……放松点……让我多一会儿……”

    後面的小?田欣石化了,难道是传说中的‘菊花’?我的神啊,这兽人果真是重口味啊,竟然,竟然连後面的菊花都不放过,怀孕了都难逃毒手。

    田欣无限同情起屋内正在哭喊呻吟的慕莎,她喊得这麽大声一定疼死了,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她要离开这里的决心,瑞恩不知道田欣此刻内心的想法,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会把肠子也悔青的。

    他正沾沾自喜的觉得偷师成功了,听切尔西的意思,後面那个小的滋味似乎更加销魂。他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田欣翘挺的臀部,预备著今晚也尝尝那个小洞的滋味。

    田欣回过神来,见瑞恩正色色的盯著她的屁股看,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在打她菊花的主意,气愤的抬起脚狠狠在他腿上踹了一下,咬牙切齿道:“你休想。”

    然後逃也似地往家跑去,瑞恩心情很好的追了上去,跟在她身後进了门,把她按在门上就亲了下去。

    趁著她被亲的浑身发软的功夫,剥了她的衣服,拉开她两腿让她盘住他的腰,然後抚著自己已经硬的发疼的在她花口上磨蹭著,他已经等不及想要进去了,可是她身下的小还干的很,让他那硕大的头寸步难行。

    听著她小嘴里一声声的抽气喊疼,瑞恩急的想找什麽东西帮她润滑一下,目光瞄到桌子上的野果,心念一动,抱著她走向桌子,随手拿起几个个小、皮软、水多的红色果子(类似於圣女果样子)然後把她放到床上仰躺著,用手捏碎一个果子,把汁水都涂在她的花处。

    “嘶……好凉……你干什麽?”田欣惊呼,想撑起身子看看,却被瑞恩又推倒在床上。

    “乖……别动,一会就热了。”瑞恩扣住她乱扭的腰,著迷的看著她的花。微凉的汁水涂在花处,让花受了刺激像张小嘴一样不断张合著,好像正在吞咽那红的像血一样的汁水,这靡的画面刺激的瑞恩瞬间没了理智,把手里剩下的三个果子一股脑的全塞进小里。

    冰凉的异物进入,让田欣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啊……你塞了什麽进去……拿……啊啊啊……”

    20疯

    突然间被更大的东西入,被撑到极致的胀痛让田欣绷直了腰,大叫起来。想要挺腰躲开,却让瑞恩把顶的更深,先前塞入的果子全部往子深处压去,小肚子都鼓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快要被涨裂了:“嗯……好涨……拿……拿出来……不要……啊啊啊……”

    “乖,忍一忍,捣碎了就不涨了。”瑞恩在她唇上安抚的亲了下,然後把重重的捣了进去,红色的果子被狠狠撞在在子内壁上,只几下就被捣成了糊状。

    “不……要……啊啊啊……呜呜……不要……”果子被捣碎而流出的汁水满满的灌入田欣的子里,随著瑞恩残暴的顶入撤出而旋转流动著,太过剧烈的刺激让田欣发出说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哭喊声,小腿在半空中胡乱的瞪著,纤腰频频挺起又被暴的按下。

    瑞恩完全沈溺在这场比以往更加激烈的欢爱里,野兽一样的冲撞,捣弄的愈加残忍暴。

    木床剧烈的摇晃著,瑞恩每一次无情的贯穿都惹得田欣放声尖叫著,她的尖叫声渐渐嘶哑,直到没有一点声音,她终於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瑞恩知道她晕过去也没什麽大碍,更何况此刻他被她夹的本停不下来,,索也不叫醒她,依旧发狠的撞击著她的花,大手猛的握住她的双,用力揉搓著。

    “唔……”没一会儿田欣就被他残暴的顶弄和大力的揉搓弄醒了,身上没了一丁点力气,整个人也都晕乎乎的,只能随著他上下起伏的动作,一阵疼痛一阵眩晕的呜咽著。

    听见她的呜咽声,瑞恩发现她醒了过来,於是俯下身子,啃咬著她的耳垂,语气魅惑的哄道:“田欣宝贝儿,别再晕过去了,忍一忍,我喜欢听你的小嘴大声的喊叫,你前面的小好紧,好热,好舒服,让我多一会儿。”

    “啊……不要……瑞恩……不要了……”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暴了,跟平日里简直判若两人,一种强烈到濒死的感觉让田欣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浑身哆嗦著求饶。

    “要的,要的,你要的,瞧你下面的小嘴多贪吃,每次我一出来它都吸得我紧紧得,还说不要,嗯?给你,都给你,再张大点,让我好好这贪吃的小嘴。”瑞恩快慰的咆哮,身下撞击的动作越发的残虐,田欣的双也被他掐的满是指痕,可怜兮兮的随著他的动作剧烈的晃动著。

    “呜呜……”田欣被他荡下流的话刺激的摇著头委屈的哭著,房被他的掐的发麻发烫,身下的小也被他捣弄的火辣辣的又酸又疼的,大腿处更是被他蛮力撞击的已经都麻掉了,她快被他弄死了。

    瑞恩又捣弄了几百下,眼看著田欣又没了声音,这才嘶吼著喷了出来,大量灼热的体灌进她体内,持续了好一会,他才满足的趴在她身上喘著。

    “唔……”田欣摊在床上好容易才缓过神来,想起他又在里面了,哽咽著要推开还压在身上的某人,微恼的埋怨道:“你想弄死我啊,快点出去。”

    逞凶过後的某人,心情很好的撑起上身,又恢复了温柔如水的眸色,低下头一下一下的在她唇上啄著,柔柔的笑道:“我刚才太舒服了,一时没忍住,弄疼你了?嗯?”

    他这满心愉悦的笑容,无疑惹毛了刚被蹂躏的凄惨无比的某人,张嘴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直到满嘴都是血腥味才松开嘴。

    “嘶……真狠,都咬破皮了。”瑞恩哀怨的看著一脸小人得志的某人抱怨道。

    “哼……”田欣舔了舔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比起他刚才折腾她的狠劲来,她这还算轻的好不好。

    瑞恩被她舔唇的动作诱惑的身下又热了起来,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没皮没脸的又亲了下去。

    田欣躲闪不开,牙关又被他强硬的撬开了,羞恼的想咬他在她口中乱窜的舌头,可瑞恩早有准备,每次都险险的躲开,让某人没能得逞,气呼呼的直瞪他。

    “呵呵……”瑞恩被她可爱的表情逗得呵呵直笑,一触即发的情欲也被冲淡了很多。

    “出去啦,难受死了。”田欣被他阳光般得笑容弄得心里一暖,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些,在他口轻锤了两下,撒娇道。

    瑞恩看著微微皱起的眉,还有那高高凸起的小腹,那里面被他塞了三个果子又被他灌了很多进去,她那里那麽小,想来是涨的难受了,倒也依言的把抽了出来。

    只是一抽出来,那粉红色的果汁样的体就从口流了出来,看的瑞恩浑身一热,情不自禁的俯下身,趴在她口吸吮了起来。

    “唔……不要……你起来,……别……啊啊……”田欣又羞又恼的扭腰躲他,被他大手按住,没办法之下就去抓他的头发,想把他拉起来,可他本不管,依旧饥渴的吸吮吞咽著,一波波电流袭来,田欣很快就浑身酥软的把拉的动作改成了揉。

    这是瑞恩却突然起来,重新压制住她,低头吻住她,把他嘴里的体度给她喝。

    田欣被逼著咽了下去,他才放开她,看著她红肿湿润的双唇,调笑著问道:“好喝吗?”

    田欣恼羞成怒的狠狠瞪他一眼,可是实在累极了,没力气再跟他闹,索扭过头去不搭理他。

    瑞恩不甚在意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大手往下探去,想要再来一次。

    田欣察觉到他的意图,紧忙拉住他的手,急急的出声阻止道:“别,我还疼著。”

    “那,我要进入这里。”瑞恩闻言大手改变的位置,滑到她後面的小,在入口处按压著。

    “不行。”田欣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把他的胳膊死死的夹住,满眼惊恐的看著他接道:“瑞恩,我会疼死的,别碰那里好不好,求你了。”

16-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