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26-30


    26饿了(微H)

    对於他掳走田欣,并意欲侵犯她的事情瑞恩虽然感到很恼火,可因为他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很能理解他的心情。

    在加上後来他自愿为他们断後,瑞恩对他产生了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於是轻声应道:“我是金狮,瑞恩,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今後谁也不准提起。你们族中的危机我也知道一些,我相信森林之神自有安排,说不定哪天你的缘分就突然掉到你面前了,就像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样。”

    瑞恩说著低下头去,眼神温柔似水的注视著田欣熟睡的小脸,火光映著她的肌肤闪动,在她的发际洒下金红色的影子。此刻她就在他怀里,这种感觉真好。

    瑞恩眼底的温柔让黑豹雅恩斯大为震惊,他从不曾在雄兽人的脸上看到如此温柔的神情,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以勇猛著称的金狮,不过後背上的爪痕,正隐隐作痛的提醒著他,眼前之人就是金狮的事实。

    一时之间山洞里静默无声,只听见火堆里树枝燃烧的劈啪声,渐渐的架在火堆上烤的传出阵阵香味,瑞恩又来回翻动了几次,觉得差不多熟了,这才捏捏田欣的鼻子,柔声唤道:“醒醒,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唔……讨厌,别吵我。”田欣很暴力的拍开他的手,皱著眉头嘟囔了句,又在他怀里换了个位置继续睡。

    瑞恩被她拍的好气又好笑,这小东西,连睡著了都这麽暴力。见她睡的香甜,想想还是别叫醒她了,省的她又撒泼,让别人看笑话。

    於是径自吃了自己的一份晚餐,然後就在火堆旁打扫出块干净的地方,然後又在山洞里寻了些干草铺好,这才抱著犹自睡得昏天黑地的田欣和衣躺在干草堆上,闭目养神。

    雅恩斯吃饱後也歪在火堆的另一边休息。睡到半夜,田欣被饿醒了,想坐起来,偏被瑞恩抱的死紧,一动也动不了,他身上浓重的雄味道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早些时候的糗事,顿时又羞又恼,於是泄愤似的张嘴在他口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瑞恩疼的倒吸了口冷气,睁开了眼睛,微低下头,双眼含笑的看著她,轻声调侃道:“暴力的小东西,你睡醒了?”

    “哼……”田欣不理他的调侃,松了口冷哼了一声接道:“我饿了。”

    瑞恩闻言眼神黯了一下,邪笑著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後低下头舔著她的嘴角,色色的说道:“饿了?小东西你哪里饿了,是这里?还是这里?”边说边把手探下去,挤进她两腿之间,在花处按压挑逗著。

    “嗯……混蛋,你别闹……唔……”田欣吓了一跳,闷哼了声赶紧伸手去抓他在她身下使坏的大手。

    瑞恩却在这个时候吻住了她,把她的抗议全吞进肚子里去了,同时抓住她的小手,按向她的花处。

    田欣被他紧紧控在身下,舌头被他含在嘴里用力的吮著,花也被他抱在手里抠弄著,越来越敏感的身子本经不起他的挑逗,没一会花就湿润起来。

    瑞恩满意的勾了下嘴角,松开她的小嘴,低低的调侃道:“小东西看来是真饿了,都流口水了。想吃大了,嗯?”

    “混蛋,不要……”田欣被吻得气喘吁吁的,又羞又恼的夹紧腿使劲锤他的肩膀。

    瑞恩轻笑一声,撩起她的衣服到肩颈处,然後低头含住她前一侧的柔软,啃咬起来,同时把两手指进她的花里,开始飞快的抽起来。

    “呜……”田欣花里每一块嫩都被他肆意玩弄著,最为敏感的一处被狠狠的一按,口竟又喷出一股水来。

    “呜……不要……啊……不要了……”田欣被他弄得快哭了,连呻吟都带著哭腔,小里酥麻酸胀又空虚的难受,口上的柔软也一阵酥麻一阵刺痛的让她情不自禁的左右摇摆著头,断断续续的求饶。突然发现火堆的另一侧有个人形的黑影,突然想起这里好像不止他们两个,还有一个黑发帅哥来著。

    “唔……”田欣吓了一跳,赶紧抿住唇,把呻吟声都咽了下去,然後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瑞恩。

    瑞恩正沈浸在情欲里,猛的被推开,微一愣神,就见田欣抿著唇,红著脸瞪他一眼,手忙脚乱的拉下衣服,朝火堆另一边戒备的看了一眼。

    瑞恩这时才想起来,雅恩斯就在旁边,暗暗咒骂了声:“该死。”他这是怎麽了,怎麽不分时间地点的就乱发情,不过也怪她太过美味了,让他只要一沾她的身,就什麽都顾不得的,忍不住想扑上去,狠狠蹂躏一番。

    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凑上去想帮她打理下衣服,被田欣一下耸开又被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讨没趣的鼻子,想起她刚才嚷著饿来了,就拿过早已经冷掉的烤放在火上,稍稍加热一下,讨好的递给田欣。

    27主动求欢(高H)

    田欣确实饿了,也不跟他客气,接过来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瑞恩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欲火,温柔的看著她吃东西,见她吃的太快,生怕她噎到,四处看了一下,山洞里没水也没野果子,没办法只好用手在她背上轻拍著柔声道:“慢点吃,小心噎著。”

    田欣又瞪他一眼,嘴里含含糊糊的小声念道:“混蛋,要不是你,我能这麽饿吗?吃饭还不知道叫我。”

    瑞恩鼻子,笑著说道:“冤枉啊。我可有叫你哦,是你自己让我不要吵你的。”边说边借机挨上去,把她搂进怀里。

    田欣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事情过了也就不放在心里了。挣扎了几下,没挣开,索就不再挣扎,软软的靠在他身上继续吃东西,反正坐在他腿上比坐在地上舒服多了,也就半推半就的由著他搂著了。

    田欣很快就吃了一半下去,拍拍微微凸起的肚子,感觉吃不下了,这才打了个饱嗝,把剩下的烤往旁边的树叶上一放,感觉手上黏糊糊的全是油,四处看了一下也没个擦手的东西,索往後一伸,全擦在瑞恩的兽皮裙上。

    擦著擦著就感觉不对劲,兽皮裙下面好像有什麽东西鼓了起来。

    紧跟著听见瑞恩闷哼一声,呼吸不稳的在她耳边说道:“呼……小东西,你想要我的命吗?”

    “厄……”田欣反应过来那兽皮裙下面鼓起来的是什麽後,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嗖的收回手,放在身前不自在的扭著。

    瑞恩的欲火刚刚被勉强压了下去,这又被她挑了起来,这回更加来势汹汹,大涨的发疼,叫嚣著想要宣泄。瑞恩扫了一眼对面的雅恩斯,知道他一定醒著,不过他既然在装睡,那他就当他是睡著的好了,省的大家都尴尬。

    而且他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於是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背对著火堆跨坐在他腿上,然後抓住她的小手按在大上,哄骗道:“宝贝儿,乖,小手上下动一动,让我出来。恩?”

    “不,不要啦……”田欣像是被他烫到一样,使劲往回抽手,头偏向一边,说什麽也不肯看向那个夜夜欺负她的大家夥。

    瑞恩看她不肯配合,於是凑到她耳边,小声威胁道:“宝贝儿,如果你不肯用手让我出来,那我就把大进你小里狠狠的你,你要是……”

    “该死的王八蛋,就知道欺负我……”田欣低咒一声,打断他的话,同时一发狠,小手重重的握住那个不断在她两腿间磨蹭的坏东西。

    “唔……”瑞恩被她大力握的又疼又爽的差点没交代,闷哼一声,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然後低声道:“小东西,你轻点,捏坏了它就有的你哭的了。”

    “哼,坏了更好,看你以後还拿什麽欺负我。”田欣气哼哼的撅著小嘴反驳道。不过说归说,手下的动作却不自觉的放轻了。

    “坏了更好?恩?狠心的小东西。”瑞恩佯装恼怒的在她撅起的小嘴上咬了一记,大手趁机探进她两腿之间,因为之前的挑逗,花还湿润著,所以他很容易就把两手指进她的花里。

    “唔……不……”田欣的所有感觉都集中在手下的那又烫又硬的上,没有防备他的突然入侵,等到她察觉再想并拢双腿已经来不及了。瑞恩吻住她的小嘴,把她的拒绝都咽进肚子里,然後手指也开始抽起来。

    “呜呜……”田欣的小嘴被堵著无法出声,难耐的呜咽著,小手下意识的继续著之前的动作上上下下的套弄著手里的大东西。

    瑞恩感觉她花里的水流的够多了,这才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後扣住她的臀瓣往前一拉,让她的花瓣紧贴著她的大,然後导著她上上下下动,让她的花瓣不断磨蹭著他的大,虽然这样跟隔靴捎痒似的,本无法满足他的欲火,可有了上次的教训,让瑞恩不得不有所顾忌,不敢太过放浪。

    “唔……呜呜……”田欣实在是太难受了,口处的嫩被磨蹭的火辣辣的,偏偏小深处有种难以言喻的痒意,好想,好想有个东西进来蹭一蹭,天啊,田欣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她怎麽会有怎麽荡的想法,呜呜……可是她越想不去管它,那种痒意就越明显,最後田欣实在是被折磨的受不了了,什麽都顾不得了,主动攀住瑞恩的脖子,在他耳边可怜兮兮的哀求道:“瑞恩,进来,求你……”

    除去那次她误食了情果不算,这可是她第一主动求欢呢,瑞恩差点没忍住直接把大顶了进去,可一想到山洞里还有一个雅恩斯,外面说不定什麽时候狼族的人还会出现,他又停下了动作,把手指顶进她的花里,

    手指刚挤进去,立刻被温软的内壁紧紧吸住,田欣自动自发的款摆著腰肢,上上下下的动了起来。瑞恩第一次看她这样,下腹绷得更紧,红了眼睛,竖著手指由著她骑木马似的自己折腾。

    过了一会,就感觉到她下面一阵阵规律的收缩,耳边听著她低低回回的哼哼,知道她快要到了,配合的把手指往上顶了两下,戳中那块微微凸起的软,田欣被这强烈的感觉刺激的张嘴想要尖叫,瑞恩早有准备,低头含住她的唇,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臀,把她牢牢的控在怀里,等到她从抽搐颤抖中平静下来,这才放开她。

    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後抱起她,走到昏暗的山洞深处,把她抵在山洞壁上,并拢双腿,然後就著她刚才高潮时流出的蜜在她腿处快速抽起来。

    田欣刚刚高潮过,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於是攀住他的脖子,哼哼唧唧的由著他折腾。

    也不知抽了几百下,田欣腿处都被他磨得麻了,瑞恩这才闷哼著释放了出来。

    28回村

    释放过後,瑞恩把她抵在墙上喘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扯下她身上的兽皮,在她泥泞不堪的两腿之间擦拭了几下,又帮她穿上。

    整张兽皮被她和他高潮时流出的体沾湿了大半,贴在皮肤上冰凉粘腻很不舒服,而且还有种欢爱後的靡味道直冲鼻腔,惹得田欣又是进鼻又是皱眉的,可是这里没别的衣服可穿,她也只有忍了。

    打理好之後,瑞恩抱著她重新回到火堆旁,又往火堆里加了些柴火,两人这才相拥著躺下,瑞恩开始思索著该怎麽说服她,让她先跟他回村子。

    稍早时候的狼吼声,让他很是不安,担心不知什麽时候就会遇到狼族的人,还担心他们会对村子不利,所以他想明天一早就带著她赶回村子。只是该怎麽说服她呢,这可是个很让他头疼的问题。

    田欣窝在瑞恩怀里,後背被火烤的暖洋洋的,有些昏昏欲睡,只是她刚吃了很多,又哼哼唧唧的呻吟了半天,觉得有些口干。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扯了下瑞恩散乱在肩上的头发,在瑞恩低头看她时,小声说道:“瑞恩,我渴了。”

    瑞恩有些犯难,这山洞里本没有水,虽然离这里不远就有水源,可他不放心让她和雅恩斯单独呆在山洞里,带著她一起去又怕遇到狼族的人,不禁暗叹一声,这个小东西,可真会找麻烦。

    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办法,於是勾了下嘴角,低下头擒住她的嘴唇,想把口水度给她喝,田欣察觉到他的意图,嫌弃他的口水,说什麽也不肯张嘴,瑞恩握著她腰部的大手稍一用力,田欣就不由得张嘴呼痛,瑞恩借机把他的口水喂了进去。

    田欣挣扎不开,被逼无奈只好咽了下去,瑞恩这才满意的放开她,轻笑著舔著她的嘴角逗弄道:“宝贝儿,甜不甜?恩?”

    田欣‘呸呸’往旁边吐了两口口水,恶狠狠的瞪他一眼,抱怨道:“甜个屁,脏死了。”

    “敢嫌弃我?嗯?”看著她厌恶的动作,让瑞恩心里很不舒服,又压了上去,鲁的撬开她的牙关,逼著她吮著他的舌,咽下他的口水,田欣挣扎不开,也渐渐出了他的脾气,知道这种事情最好是顺著他,要不然他准会没完没了。

    於是乖乖的又含有吮的,瑞恩满意了这才放开她,边在她脖子上啃咬著,边逼问道:“小宝贝儿,我的口水好不好喝?”

    田欣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的食物都很健康的原因,这些兽人常年不刷牙竟然都没有口臭,为此田欣感到万分庆幸,可她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的口水有什麽好喝的,不过为了避免他又借题发挥,只好违心的敷衍的应道:“好喝。”

    瑞恩闻言抬起头来,在她唇上又亲了一下,然後坏笑著说道:“还有更好喝的呢,等我们回家了我再喂给你喝。”

    田欣闻言脸上一红,她可没天真到以为真是什麽‘好喝’的东西,看他那色色的表情,不难猜到他想干什麽,真是头色狮子,田欣羞恼的在心里又把他祖宗八辈都请出来一一问候了一遍。

    瑞恩著迷的看著她泛著红晕的脸颊和微肿的小嘴,一想到她的小嘴含著他的大的情景,不禁又热了起来,赶紧摇摇头,把那些香豔的画面从脑海里驱离,现在不是欢爱的好时机,而且他还有正事未办。

    瑞恩沈默了一会,终於咬咬牙缓缓开口道:“田欣宝贝,明天一早,我们就回村子好不好?”

    “恩……恩?”田欣有些犯困,正迷迷糊糊的一反应过来他说得是什麽就急了,这怎麽又变卦了,挣扎著想要从他怀里出来,被瑞恩一把按住,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让动,然後急急的解释道:“你先别动,先听我说,昨天我听到狼吼声,估计是有狼族的人在这附近,我怕他们去攻击村子,所以想先回去看看。慕莎现在正怀著孕,切尔西又要照顾她,又要保护村子,我怕他忙不过来,万一有个闪失,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先跟我回去好不好,等危机一解除,我马上再带你出来好不好?嗯?”

    他说得合情合理,田欣心软,虽然百般不愿意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不过她对那个狼族很是好奇,难道他们真的很厉害吗,怎麽一听到狼吼声,瑞恩和那个黑发帅哥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了,田欣想著,也就随口问了出来。

    瑞恩点点头道:“是啊,狼族很厉害的,他们的人数是比狮族、豹族、熊族和虎族加起来还多。听老一辈讲,五百年那次种族大混战,各族都伤亡惨重,雌几乎灭绝,狮族、豹族、熊族和虎族联合起来才把狼族驱离的远远的,这回他们又重新回到这里来,不知道想干些什麽。”其实他是知道的,狼族这次的入侵,无非就是冲著她和慕莎这两个生育能力很强的雌来的,他不想吓著她,所以闭口不谈。

    “哦。”田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听到他说什麽狮族、豹族、熊族和虎族的都让她有种不真实感,她一心想回家,总觉得现在像是做梦一样,现在没法马上去找回家的路了,让她有些沮丧,但转念一想,就当做是出来旅行好了,顶多就是多玩一阵子再回家。

    想著想著,田欣迷迷糊糊的就又睡著了,瑞恩睁著眼睛直到天明,见田欣还在睡,也不叫醒她,起身把她抱了起来,回头对还在闭目养神的雅恩斯轻声说道:“我们先走了。”然後转身就想往外走。

    “等下。”雅恩斯突然开口叫住他。接著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後一个闪身拦住瑞恩的去路。

    瑞恩往後一跃,抱著田欣倒退了几步,一脸戒备的看著雅恩斯,田欣在瑞恩怀里也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歪著头好奇的看著雅恩斯,不知道他想干些什麽?

    29协议

    雅恩斯看著瑞恩很严肃的说道:“金狮瑞恩,我雅恩斯向来有话直说,我考虑了一晚上,我想与你做笔交易,这次狼族的来意我想你也清楚,另外熊族和虎族也蠢蠢欲动的,狮族可以说是三面受敌,我们豹族可以与你们结盟,帮助你们对抗狼族、熊族和虎族,不过交换条件就是,我希望你们能生一个跟她一样的具有很强生育能力的雌,成年之後让她参加我们豹族的迎亲会,然後选一个豹族的雄作为伴侣。你觉得如何?”

    “这……”瑞恩有些犹豫,虽然与能与豹族结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是一想到他跟田欣所生的像她一样的雌子嗣,要选个豹族的雄做伴侣,到豹族去生活,他就心里不是滋味,好像有人在他心口上剜一样。

    “你怎麽看,要答应吗?”瑞恩不自觉的低头看向田欣,轻声征求她的意见,想著如果她反对的话,那他就自私一回,拒绝这个对於狮族来说是大大有利的提议。

    田欣刚刚被吵醒,思绪还有些混沌,偏著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原来豹族帅哥的意思是要她的女儿和亲啊。

    见她皱著眉头半天没出声,瑞恩以为她不愿意呢,正想开口拒绝,就听见田欣慢悠悠的说道:

    “哦,好啊。”

    “嗯?”她竟然答应了,瑞恩有些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向她。

    田欣攀住他的脖子,乐呵呵的幻想道:“看雅恩斯的长相,豹族的雄长得应该差不了,将来那麽多的帅哥任我们女儿随便挑,随便选,多好啊!”一想到一大群帅哥围著她,她就直想流口水。而且她是要回家的,她跟瑞恩本不会有女儿的好吧,她开的就是空头支票,永远不会兑现的,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瑞恩闻言眯起了眼睛,危险的盯著田欣,一字一顿道:“你很羡慕吗?”

    “是啊,是啊,羡慕死了。”田欣还沈浸在被一大群帅哥包围的幻想中,听见他的问话傻乎乎的直点头。

    瑞恩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突然凑近田欣的耳朵,似笑非笑的说了句:“很好。”

    田欣顿觉周身被一股寒气包围,身体一个激灵,好冷,她怎麽感觉好像是看见切尔西了一样。

    田欣正愣神的功夫,瑞恩已经跟雅恩斯达成了协议,雅恩斯回豹族去找人手,然後迅速赶往狮族支援,瑞恩则抱著田欣先回村子。

    一路上瑞恩都没搭理田欣,她被抱在怀里上窜下跳的难受的很,几次要求停下来休息一下,瑞恩都没理她,田欣这才後知後觉的发现瑞恩好像生气了。

    田欣很不以为然的想道:这臭狮子还真小气,三天两头的生气,慕莎还说他温柔体贴,他温柔个屁,每次一发起情来,那凶狠的模样就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也一点都不体贴,总是不理她的感受,霸道的很。要不是因为她还要靠他帮她找回家的路,她早就把他绑起来狠狠揍一顿了,哼……爱生气就生气去,休想让她哄他。

    两人匆匆赶回狮族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瑞恩仔细在周边查探了一下,确实发现有狼族的人潜伏在四周。

    瑞恩心下一沈,仗著对地势熟悉,带著田欣小心的避过那些狼族的人,悄无声息的回到村落,也不回家,直接赶到切尔西家里,见他家火光通明,周围还有很多雄兽人在守卫著,显然已经察觉到狼族人的意图,有所警戒了。

    瑞恩稍稍放心,本想马上进去与切尔西商量下对策的,可田欣死活不干,非要先回家梳洗一下,瑞恩被她闹得直皱眉头,可又想起今天他一整天都忙著赶路,也没来及的给她找吃的喝得,她滴水未进的,也有些心疼了,於是转身先带她回家了。

    一进家门,田欣就直冲浴室,她身上什麽味都有,简直难受死了,瑞恩趁著她洗澡换衣服的功夫,迅速做好了晚饭,等她一从浴室里出来,就拉著她赶紧吃饭。

    田欣却确实饿坏了,也不用瑞恩招呼先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碗骨头汤,然後又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多的炖。

    瑞恩见她吃的差不多了,这才收拾了衣服,拉著她去切尔西家,那里又其他雄兽人随时守卫著,应该安全很多,现在狼族前来的意味不明,不知道他们是想明抢呢还是想偷袭,所以不得不防。

    到切尔西家的时候,家里只有慕莎一个人,她正担心的不行,焦躁的直在屋里转圈。见瑞恩和田欣来了,稍稍吃了一惊,就赶紧迎了上去,疑惑的问道:“你们怎麽回来了?”这麽快就找到回去的路了?

    瑞恩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边简单的交代道:“我们在半路见到狼族的人,担心他们会对村子不利,就折返了回来。切尔西呢?我有事找他?”

    原来是这样啊,慕莎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後应道:“今天有狼族的人找村里的长老不知道说了些什麽,他们走了以後,切尔西就让人在屋子外面保护我,然後他就被长老们找去谈话了,现在还没回来。”

    瑞恩点点头,扭头田欣轻声说道:“你先在这陪著慕莎,外面很危险,不可以出去,我过去看看,发生什麽事情了,很快就回来。”

    见田欣点头,瑞恩转身准备出去,可刚走两步,又觉得不放心,转过身来嘱咐道:“答应我你乖乖的呆在这等我回来,不准出去。”

    “好了啦,知道了,你赶紧走吧,怎麽这麽罗嗦。”田欣不耐烦他的罗嗦,娇嗔的一跺脚催促他赶紧走。

    30幸福滋味?

    瑞恩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出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负责警戒的雄兽人别让田欣乱跑。她那个不安分的个还真是让他担心。

    不过这回瑞恩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田欣昨天累了一天,晚上又没有睡好,今天还被瑞恩抱著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累坏了,跟慕莎聊了两句,就困得直打哈欠,慕莎让她到床上去睡会。

    田欣是实在困得不行了,也没拒绝,和衣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著了。

    慕莎听著她平稳的呼吸声,轻叹了口气,田欣什麽都不知道,所以还能睡得著,她现在担心的不行,是说什麽也睡不著的。种种迹象都表明,狼族是冲著她和田欣来的。

    毕竟整个异世只有她和田欣两个女,而且还都在狮族,这不能不让其他兽族眼红,所以战斗是无可避免的,不过看切尔西紧张的程度,狼族似乎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她好害怕狮族和狼族真的打起来,这打仗难免会有死伤,无论谁受伤都那是她万万不愿见到的,可她又实在想不出一个可以和平解决问题的办法,真是急死人了。

    切尔西和瑞恩整晚都没有回来,慕莎也担心的一夜都没有合眼,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切尔西和瑞恩总算是回来了,只是他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慕莎赶紧迎了上去,担心的上上下下打量著切尔西,这揉揉那的,见他毫无损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抓住他的胳膊关切的问道:“怎麽了?”

    切尔西见她眼睛红红的,知道她肯定是担心的一夜都没有睡好,於是把她搂进怀里,轻拍著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放心,没事的,交给我处理就好,别担心啊,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上床去好好睡一觉。乖……”说著抱起她床边走去。

    慕莎知道他怕她担心,所以不想告诉她,她就是再怎麽问,他也不会说的,无奈的叹了口气,暗自劝自己要放宽心,什麽都别想,只要相信他,相信他就好。

    瑞恩紧跟著切尔西後面进来,刚一进门就看见慕莎迎了上来,关切的在切尔西身上这揉揉那的,生怕他受伤了,可他家田欣却犹自在床上安眠,本不关心他是不是受伤了,顿时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做人好失败啊,这个小没良心的心里本就没有他。

    赶紧上前两步,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跟切尔西打了声招呼,就抱著她回家了,他现在心里火急火燎的难受的很,狼族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逼著他们交出一个有最强生育能力的雌让他们带走。

    依照狮族现在的实力来看,本打不过狼族,就算有豹族的协助,顶多是双方都讨不到便宜,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长老们的意思是答应他们的条件,在慕莎和田欣中间选一个人交出去,可是慕莎现在怀著孕,而且她肚子里的很能就是白狮,长老们是说什麽也不会交出慕莎的,所以要交出的人只能是田欣了。

    长老们虽然没有明说,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要不是想等豹族的援助,看看事情会不会有转机,恐怕他今天就要被逼著把田欣交出去了。

    瑞恩现在是万分後悔带著田欣回来,早知道如此他应该带著她一走了之的,可後悔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带她离开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他甘愿一死,恐怕也难护她周全。

    他十分痛恨自己的无能,左思右想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给她下种,让她怀有他的子嗣,只有这样长老们才会改变主意,而且狼族也不会想要一个怀孕的雌的。

    瑞恩轻手轻脚的把田欣放在床上,低头看著怀里睡得毫无防范的小东西。他一直都说要尽快给她下种,可每次都因为舍不得弄疼她而放弃了。

    她前面的小洞实在太过紧窄了,他人形时的尺寸她包含起来都有些吃力,兽形的话恐怕她会更加难受的。

    可事到如今,他只能狠下心来了,要是她落在狼族的手里恐怕会生不如死的,因为他听说狼族好像是共妻的。一个雌可以有好几个雄伴侣,她的体质这麽差,连他一个人都满足不了,又怎麽能同时满足好几个雄呢。

    瑞恩打定主意,就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後起身去做早饭去了,他的先把她喂饱了,好让她有力气承受他。

    瑞恩做好早饭看田欣还没醒,就侧躺倒她身边,一手支著头静静的看著她,等著她醒来。

    田欣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可以说是睡到自然醒的,而且醒来後还破天荒的没有腰酸背痛的,於是心情大好睁开眼睛,看见瑞恩的俊脸放大在眼前,田欣有一瞬间的失神。

    瑞恩见她刚睡醒,有些呆呆的很可爱,於是勾唇一笑,揉著她头顶的乱发低声询问道:“睡醒了?饿不饿?”

    田欣看著在她眼前一张一合的嘴唇,突然间一个顽皮的念头闪现在她的脑海里,於是坏笑了一下,主动环住他的脖子,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後趁著他愣神的功夫,下床洗漱去也。

    这里没有牙膏牙刷,不过瑞恩给她准备很多薄荷味的果子,咬上一口,含上一会儿再吐出来,勉强也能起到刷牙的效果,听说这还是慕莎发明的呢。

    田欣会心一笑,她这也是被生活逼出的智慧吧,像她刚来时还穿过不惯这用兽皮做成的衣服呢,这不没过几天也习惯了,反正大家都这麽穿,也就不觉得怎样了。

    等瑞恩回过神来,床上早已不见了那小东西的影子,他几乎要以为刚才只是他的错觉了,手指不自觉的抚向自己的嘴唇,有点刺痛,那说明不是他的错觉喽,她刚才真的有亲他,虽然力气大了点。瑞恩的心底突然涌出一种甜蜜又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从来不曾体会到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幸福的滋味?

26-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