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31-35


    31半推半就(高H)

    瑞恩的口胀满喜悦,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三步并做两步追著田欣来到浴室,从身後环住她的腰,把头靠在她的颈窝,轻轻的闻著她身上香甜的味道,心中满溢著柔情,却不知该如何表达,尤其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只能借由身体的接触,传递自己的心意。

    “放开啦,别抱这麽紧,我要没法洗脸了。”田欣不舒服的挣扎,瑞恩的回答是加倍锁紧双臂。

    还真没见过他这麽黏人的一面,田欣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说什麽也不肯放开,没办法只好拖著他一起洗脸刷牙了。瑞恩像只大号的无尾熊一样,挂在她身上亦步亦趋的跟著她。

    不过他这样紧紧的黏著她,还真让田欣有种他们是一对恋人的错觉。田欣摇摇头,暗自警告自己千万不可以对他动真情,她早晚都要回家的,不能留在这里。

    两人黏黏糊糊的一起吃了早饭,瑞恩就把她往床上带,知道他又想使坏,田欣挣扎著不肯就范,可又抵不过他的大力,挣扎了几下也就半推半就著让他压在了床上。

    瑞恩三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迫不及待的低头吻住她,田欣有些害羞的闭上眼睛,小手在他口上无意识的推拒著,瑞恩一手环住她的腰,让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身上,舌头顶进她的小嘴里,把她的小舌头拖出来,全部含在嘴里,上下左右回旋翻转热情的吮吻著。

    她被他这略显鲁的吻弄得有些喘不过来气,身上越发的发软发烫,她感觉到小腹内涌出一股热,顺著她的花流了出来。

    田欣顿时羞红了脸,她怎麽会变得这麽荡的,仅仅被他吻了一下,下面竟然就湿了,她知道那是女子动情时的生理反应,难道她已经被他调教成了欲女不成,呜呜,她不要啊。

    “唔……”她从鼻中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开始不安的扭动起自己的身子,不著寸缕的酥也因为扭动而不断蹭向瑞恩的口,瑞恩被她蹭得起火,一只手抓住她一侧的嫩大力揉捏起来。

    另一只手挤进她的两腿之间,覆上她的花,察觉到指尖的湿意,瑞恩先是一愣,随即放开她的小嘴,戏谑道:“已经湿了呢?小想吃大了?恩?”边说边舔著她的嘴角,然後一路下滑,含住她的耳垂,轻轻的啃咬著。同时捻起小球,拨开花唇,中指猛然刺入她小之中开始抽送起来。

    “啊……不要……嗯……”田欣在他的挑逗下,浑身一颤,又羞又恼的左右摇摆著头,躲闪著他的唇舌进攻,她想要摆脱那股羞耻感,可她的身子却越来越热,几乎要烤化她了。

    瑞恩不理她的挣扎,火热的唇舌一路往下沿著她的肩胛骨一路吻至她前的柔软,大嘴一张毫不留情的含住她嫣红的尖。他时而用唇吸吮,时而用舌轻舔,甚至用牙齿啃咬。转眼间,她娇嫩白皙的前已布满被恶意留下的吻痕。

    “啊啊啊……不……不要……求你……呜呜……啊……”田欣无力抵抗他带给她的强烈刺激,潮红的小脸痛苦般得扭曲著,发出一连串呜咽的求饶声。

    “你要的,瞧瞧著下面的小嘴都湿成什麽样了,很想要大进去对不对。嗯?”瑞恩说著在她花中又加入了两指,索著刺向她体内最为敏感的一点。

    “啊啊啊……”强烈的快感狂野的流窜过她的四肢百骸,她的意识渐渐恍惚起来,花不自觉的收缩,流出更多的蜜,不由自主的扬起小脸媚声叫了起来。

    瑞恩知道她快要到了,突然把手指抽了出来,坏笑著看著她因为欲望得不到满足而难过的皱起眉头。

    “瑞恩……嗯……难受……难受……”田欣睁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著他哀声叫著,同时并拢双腿主动挨在他身上磨蹭著。她被体内强烈的空虚感折磨的快疯了,她知道自己这样好荡,好羞人,她不想的,真的不想,可是……

    “小宝贝儿,想要了?那乖乖的把腿张开,让我进去。”瑞恩身下的也涨的难受,索不再逗弄她,轻拍著她的臀部命令道。

    田欣被欲望折磨的昏了头,也不顾不得害羞了,在他的注视下大张开腿,邀请著他的进入。

    瑞恩见她乖乖张开了腿,也不废话,抚著自己的大就狠狠顶了进去。

    “呼……真紧,好爽……嗯,乖……放松点,让我好好你这荡的小。”瑞恩用手指扒住她的花瓣,用力扯开,低头看著自己的大慢慢的被那颤抖的小嘴一点点的吞下去,那销魂的紧致让他越发的兽血沸腾,忍不住想干的她呼喊求饶。

    “啊啊啊……好大……”被撑到极限的快慰让田欣忍不住尖叫出声,她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他的尺寸,虽然承受起来还有些吃力,但已经不会太疼了,於是配合的放松自己。

    感觉到她咬的没那麽紧了,瑞恩挺腰猛力一撞,长的就末而入了,硕大的头撞击著她的子口,强迫它开口让它进入。

    “唔……好深……轻……轻点……”田欣承受无力,扭著腰想要躲开,却被瑞恩一把按住,控在身下,快速强劲的冲刺起来,每一次都会撞进她的子里,捣的她媚声浪叫:“啊……啊……慢……慢点……啊……瑞恩……瑞恩……啊……”

    随著瑞恩狂野的进出,田欣花中的蜜越流越多,被他的大不断的挤出小,叽咕作响,听得瑞恩每个毛孔都兴奋的尖叫著,亢奋的吼道:“下面的小嘴被**的直叫唤,很爽是不是?恩?

    “啊……你……啊……混蛋……嗯……”田欣被他说得又羞又恼,扭著身子开始挣扎。

    32求教

    瑞恩突然一掌拍在她的翘臀上,警告道:“别乱动。”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田欣一惊,本就绞的死紧的小,更加用力的收缩,仿佛要绞断他一样。

    “嘶……好紧……好舒服……真会吸……”虽然小绞的死紧,让他进出困难,不过那像有无数张小嘴同时吸吮他的销魂感觉让他食髓知味,一边继续猛力的深捣,一边不轻不重的拍打著她的臀瓣。

    “啊……不要……呜呜……瑞恩……我错了……不要……不要……啊啊啊……”臀上的痛楚竟然像药引一样,在她体内引发了另一种快感,两种快感不断叠加起来,很快把淹没了她,把她带向一波波的高潮。

    瑞恩在她高潮之中持续的凶狠的撞击著她,啪啪的体撞击声和著叽咕的水声,靡之极。

    “呜呜……”田欣无助的哭了起来,她的子快被他戳破了,又涨又麻又酸疼,整个人也变得昏昏沈沈,瑞恩看著身下的小人好像又要晕过去了,於是握紧她的细腰,又是一阵狂猛捣,在她再次高潮的同时,把他灼热的华全部喂进她小。

    “啊……”田欣长长的呻吟一声,眼前一黑颓然的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瑞恩见她晕了过去,稍稍平稳了下呼吸,就扯过兽皮裙在腰间一围,转身出去了,他今天是一定要给她下种,可是又不想弄伤她,所以左思右想还是去找卡瑞达问问有没有能不让她受伤的药吧。

    卡瑞达听完瑞恩要求,气哼哼的瞪他一眼,撇撇嘴道:“小子,你故意来找我炫耀的吧。”竟然说他伴侣太紧了,来找他要能让她松点的药膏。不知道他前几天就因为随口说了句他家那口子那里不如以前紧致了,就被踢下床了,到现在他家那口子还没消气呢。诚心来气他的吧。

    “没有,我没这个意思,我是想给她下种,怕弄伤了她。”看著卡瑞达危险的眯起的眼睛,瑞恩赶紧解释,他可不敢得罪他,那中麻痹散的滋味他还记忆犹新的。

    “哦?”一定说他要下种,卡瑞达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这延续後代可是族里的大事,虽然下种不一定成功,可这也是个希望,他当然的帮忙了不是。

    於是转身进屋去拿了些东西出来,一个小木盒、一羽毛和几兽筋,往瑞恩手里一递,随口问道:“知道怎麽用吗?”

    瑞恩看看手里的东西有些疑惑的摇摇头,这个木盒里应该是药膏他知道怎麽用,可是这羽毛和兽筋他就不知道是做什麽得了。

    “笨蛋。”卡瑞达轻斥了一声,然後俯身趴在瑞恩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瑞恩顿时眼睛一亮,拍拍卡瑞达的肩膀,笑道:“兄弟,谢啦。”然後拿著东西,迫不及待的往家走去。

    “嗯……好痒,别,别闹……啊……哦……”一波波痒意从腿间往上延伸,扰的田欣无法安睡,想伸手拨开,却发现本动不了。

    33销魂蚀骨(高H)

    田欣挣扎著睁开眼睛,就看见瑞恩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突然间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

    瑞恩见她终於醒了,便停下手里的动作,半眯的眼睛带著浓浓的情欲,用略微沙哑的嗓音诱惑道:“宝贝儿,给我生个宝宝好不好?”

    田欣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人身狮面的怪胎形象,吓得她一个激灵,原本还有些迷糊的神智顿时清醒,惊叫道:“不要!”

    “不要?”听到她的拒绝,瑞恩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她还是没有真正接受他,不愿意为他生育後代。

    看著他受伤的眼神,田欣有些於心不忍,想要伸手安慰他一下,却发现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呈大字被绑在床上,她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强迫自己不要惊慌,可怜兮兮的看著瑞恩用微颤的声音哀求道:“瑞恩,你这样绑著我很不舒服呢。放开我好不好?”

    瑞恩从被拒绝的低落情绪中回过神来,想起他还有更重要得事情要做,於是俯下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道:“宝贝儿,现在还不能放开你,省的你一会挣扎,弄伤了自己,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说著左手抓住她右侧丰满的房,右手往下探去,拨弄著她身下花瓣,把粉红的花瓣向外翻开,露出那微微颤抖的害羞的口,熟练的捏住她敏感的小球,不断揉捏把玩著。

    想起慕莎说得特殊仪式,难道说得就是这个?田欣又急又羞,想伸手推他,可是双手都被缚在头顶的床柱上,想要夹紧双腿,双腿也被分的开开的分别绑在床脚,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无助的仰著呻吟求饶:“啊……不要……求你……放开我……”

    看著她撩人的小模样,瑞恩狠狠的吞了口口水,迫不及待的压上她,低下头吻她的小嘴,田欣摇著头想要躲开,可惜慢了一步,被他吻住,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强行与她湿滑的小舌头缠再一起,吻得田欣发出‘唔唔’的哼声。

    感觉到她的花渐渐湿润起来,瑞恩用大麽指按住小球,中指一下子进她湿滑的花内,开始抽起来。

    “唔……瑞恩……放开我……求你……放开我……我保证……乖乖的……不挣扎……求你……啊……”田欣被他弄得娇喘连连,难耐的扭著身子,还要分神想要说服他放开她。

    瑞恩突然抽出手指,然後用浸过情果汁水的羽毛在她花口处拨弄。羽毛的触感若有似无,使得田欣更加难耐的扭著身子不停的在身下的兽皮上磨蹭,试图抵抗那股痒意,可那痒意却越演越烈,惹得她的花不断流出水来。

    “呜呜……好痒……不要……停下……啊啊……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她终於被折磨的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不自觉的扭腰,被泪水浸湿的小脸,泛著情欲的潮红。

    “啧啧,宝贝儿下面的小流了好多水呢,羽毛都被你浸湿了,是不是想要吃东西了?恩?”瑞恩说著坏心眼用手指撑开她不断颤抖的小,缓缓把羽毛塞了进去,塞进去大半後就捏住羽毛的部开始旋转起来。

    “啊啊……不要……唔……求你……拿出去……拿出去……”花的嫩被羽毛不断刷刮著,这种触感让田欣濒临崩溃,比起这样,她到觉得还是被大狠狠入好受一些,於是就不管不顾的喊了出来:“用大……用大……狠狠我……啊……”

    瑞恩闻言一窒,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滑动了下。他很难抗拒她的诱惑,可一想到要下种,又强忍下要把大入的冲动,低吼一声把羽毛从她的花里抽了出来,情不自禁的俯下身捧著她的大腿,埋首舔她的粉红的花瓣,淡淡的幽香和清甜的花蜜混著情果特有的果香让他欲罢不能,舌挑开害羞的花瓣抵进花深处。

    “唔……”花里的酥麻感让田欣整个人都软了,情不自禁的弓起腰,好让他舔的更深,敏感的花口,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灵活的舌头在进进出出的舔磨撕咬。

    “啊……好爽……”瑞恩一个猛吸,惹得她高声尖叫。

    听到她荡的叫床声,瑞恩颇有成就感的低笑出声,更加变本加厉的对著花一顿猛吸。

    “啊……啊……啊……”从花处传来的强烈的快感让田欣攀上高潮,花里顿时蜜横流,汁水四溅。

    瑞恩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挺起身来,抚著自己的大在她的口磨了磨,沾了些蜜用力挤了个头进去,然後稳住身形不动,用手指按压著口处敏感的小球,挑逗道:“乖宝贝儿,要不要我的大进去?恩?”

    田欣花中的酥痒正因为他舌头的离去而无法纾解,幸好那热烫的大又抵了进来,可他却停在口不肯进来,撩拨的她边挺腰往他身下凑,边浪叫著:“要,要,我要大狠狠的我,给我……给我……啊……”

    瑞恩闻言勾了下嘴角,腰间用力往前一挺,握著她的细腰往自己身上一压,瞬间一到底,顶开那一层层的嫩,挺进那更为紧窄的小口里,被它紧紧的箍住,同时花的嫩紧紧包裹著拼命吸吮著,那销魂蚀骨的滋味让忍不住呻吟出声:“嘶……真紧,真会吸,嗯……”

    “啊……”田欣身下的花瞬间被撑到极致,又酸又麻又胀又痒还带了点点刺痛,几种感觉杂糅在一起,混成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让田欣完全失去理智,不由自主的款摆著腰肢,迎合著瑞恩的弄。

    看著她在他身下荡的扭著身子,前雪白的房随著她的动作激荡出让他想要喷鼻血的浪,瑞恩只觉的全身血都冲向下腹,一阵胀痛,又大了几分。

    34下种(人兽高H)

    瑞恩双手握住她的腰肢,动作更加凶残的冲撞起来,不由自主的嘶吼道:“荡的小东西,死你!”

    “唔唔……好舒服……瑞恩……啊……啊……”田欣体内的酥痒得到缓解,舒服的浪叫的起来,微闭著眼睛一脸的陶醉。

    听著她在身下一声声的浪叫,就像有什麽东西在他心头挠过,撩拨的他更加收不住力道,一手握住她的腰肢,不断压向自己的胯下,一手握住她白嫩的房,大力揉捏著,看著白嫩的从指间满出来,心底不由的升起一种暴虐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随著瑞恩激狂的动作,田欣一摊春水般瘫倒在床上,连动一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呻吟声也渐渐低了下去,瑞恩感觉到她的花中一阵阵的抽搐收缩著,知道她又要高潮了,猛的把大抽了出来。

    “唔……别走……我要……给我……啊……”田欣因为欲望没有得到满足而痛苦的哭喊起来,同时睁开眼睛满是乞求的望著他。

    瑞恩在她腰下垫了几层兽皮,让她的臀部高高的抬起来,这才重新压上她,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然後用沙哑的声音安抚道:“宝贝儿,别急,我会喂饱你的。”说著身体一阵抽搐。

    田欣只觉的眼前一晃,一直金毛大狮子就出现在眼前。

    “啊……”田欣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那是兽形的瑞恩,只是他为什麽要在这个时候化成兽形?

    金毛狮子睁大兽眼,目光热切的盯著田欣赤裸的身体,最後停留在她腿心泥泞的花处。

    田欣被他看的寒毛直竖,突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颤著声音做最後的抵抗:“瑞恩,你变成人形好不好,你这样我好怕。”

    大狮子闻言伸出舌头安抚的在她唇上舔了起来。

    “唔……不……”田欣摇著头想要拒绝,却被它趁机把舌头顶了进去。

    兽形的舌头要比人形时长很多,田欣被塞了满嘴,可它还不满足,不断将舌头顶进去,直顶到她的喉咙口,在那里不断的重舔重压,入喉的不适引得田欣几欲呕吐,舌头拼命抵著它长的大舌头,只是她这样却让大狮子更加舒爽,更猛更有力的模拟著交合的动作戳刺著她的喉咙,同时不禁想到,如果此刻进入她小嘴的是他身下的大,那又是怎样的销魂,有机会一定要试试,想到这下腹一热,本就硕的吓人的又涨大了几分,带著吓人的突刺狰狞的往花口抵去。

    “唔唔……”田欣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喉咙处得不适感吸引住,直到下体传来撕裂般得痛楚她才发觉花里有一铁杵正不断顶开一层层的嫩缓缓往里入。

    “唔……”田欣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她的小嘴被堵著无法呻吟,只能死命收缩著自己的花,试图把那铁杵一样的大挤出去。

    “吼……”大狮子被夹的又爽又疼,嘶吼一声终於放开了她的小嘴,猩红著眼睛旋转著臀部使得大头在小里频频研磨著嫩。

    头磨蹭著肿胀的嫩,酥麻的快感不断的侵袭著田欣的神经,让她渐渐不再理会那仿佛被撕裂般得疼痛,放声尖叫了起来:“啊……天啊……我要……死了……饶了……我啊……啊啊……”

    硕大的前端不断顶开前方阻挡的嫩,一点点的挤进不断蠕动著的花里,层层嫩壁咬著他的大,虽然已经足够湿润,却还是无法完全吞噬他的大,兽形的它是在太大了。

    娇小的花被迫含著他的大,艰难的吞咽著,内壁因他不断的研磨而颤抖不已,蜜水更是泛滥成灾,顺著他的大不断的流出来。

    磨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完全进入,大狮子再也无法忍受了,前爪按住她乱扭的臀,一个挺腰,‘噗’的一声重重顶了进去,末而入。

    “啊……”被刺穿的痛楚让田欣尖叫一声晕了过去,而大狮子却已经无法停下动作,不管不顾的在她身体里狂暴的抽起来。

    “嗯……”田欣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的手脚已经被放开了,整个人都被摆弄成爬跪的姿势,小腹下垫著兽皮,臀部高高的撅起,大狮子在她身後,由上而下的狠狠的她。

    田欣看到身侧的兽爪,知道身後干著她的仍然是大狮子,她下体被它干的整个都麻掉了,娇嫩的壁被摩擦的火辣辣的像要著了火,它实在是太强壮了,每一次挺进,都完全贯满她窄小的花,深入她的子内,比人形时还要深入,次次都被蛮力顶开的子口已经合不上了,随著他每一次的撞击,求饶般的剧烈收缩著一吸一吮的吸住他的头,惹得大狮子兴奋的哼著更加卖力的冲撞,田欣很快就被的失神,微张著小嘴不停的叫唤:“啊……瑞恩……不要……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啊啊……”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大狮子持续不停的用它大的器放纵的在田欣的花里狂肆的抽著,疼痛伴著巨大的快感在田欣体内不断的攀升。

    “啊……”突然间,田欣仿佛飘了起来,她的下体开始痉挛,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的从子口喷了出来,浇在它狰狞的上,随著它的撞击流泻出来,把他下体的皮毛和身下的兽皮都濡湿了。

    田欣高潮的花内像有无数的小嘴在柔软而有力的挤压著它的大,无比的快感如狂潮般席卷著大狮子,让它不由自主的一次比一次疯狂的撞击著她,几百下後终於吼叫著喷了出来,大狮子持续了好几分锺,热烫的把田欣小小的子涨的满满的,本就被他顶的凸起的小腹此刻更加明显。

    “吼……”结束,大狮子满足的吼叫一声,趴伏在田欣身上喘著。

    这一场激烈的欢爱已经使田欣体力透支了,几乎是大狮子的同时她就又昏睡了过去。

    大狮子稍稍平复了呼吸,就挺起身子,感觉到身下的小人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熟了,爱怜的伸出大舌头在她光滑白嫩的裸背上轻轻的舔著。

    为了增加她受孕的机会,它的大也不拿出来就这样把它的全部堵在她的子里,然後半趴在她身上闭目养神,等著她休息够了好再来一次。

    35再来一次(高H)

    “唔……”小腹好涨,田欣在熟睡中被小腹的涨意弄醒了,迷迷糊糊的挣扎著要起来去厕所。

    可是她刚一动,身後的大狮子就睁开了眼睛,一个翻身又把她牢牢的压制在身下,在花里的大也渐渐硬了起来。

    “嗯……好重……别压著我……起来……啊……”感觉小腹好像要被涨破了,田欣难过的扑腾著四肢用力挣扎。

    “啊啊啊……不要……啊……”它竟然又开始抽起来,子内还没有排出的全部往子深处压去,小小的子要被涨裂了,好痛苦!田欣紧紧的绷起臀部,失控的按住小腹,试图把那隆起按出去。

    “吼……”大狮子快慰的吼叫,撞击她的动作越发残虐,巨大而又坚硬的大深深的戳进田欣的花内,深重的摩擦著每一寸嫩壁,凶狠的撞击著小小的子,逼得它不住的颤抖哭泣。

    随著它残暴的重顶,一下又一下,那些混著她的蜜在她的小腹里旋转流动,娇嫩的子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她拼命摇著头,哆嗦著哭叫:“不要……啊啊啊……饶……了我……求你……不要……啊啊啊……”高潮却在这一瞬间爆发,激烈到让她无法出声,只能趴伏在床上无助的喘息。

    在高潮时被连番变本加厉的深捣,残留在体内的加上她高潮时喷出的蜜被无情的翻搅著,田欣被折磨的快要疯掉了,困难的收缩著花,双手死死的抓著身下的兽皮,绷紧高高撅起的臀部,不断的哀求呻吟著:“唔……不要了……瑞恩……求你……好难受……啊……啊……”

    身後的大狮子舒爽的眯著眼睛,伸出带刺的大舌头不断在她的背上轻舔著,试图安抚身下被它大力的不断哭喊求饶的小人儿。

    “啊……停下……停下来……啊啊啊……我要死了……啊……”田欣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神智渐渐迷糊起来,眼看著又要被弄的晕过去的时候,它突然一个重顶,把大深深埋入她的体内,嘶吼著喷了出来。

    “啊……”田欣被烫的仰起头长长的呻吟一声,然後颓然垂了下去,无声无息的陷入昏睡了。

    大狮子结束,怕真的把她的小给撑裂了,倒也没敢再把大留在她体内。恋恋不舍的把半软的抽了出去,一个哆嗦化成人形,然後把她翻转过来,扯过旁边的兽皮帮她盖好,在她汗湿的小脸上爱怜的亲了亲,然後躺在她身边,搂著她心满意足的睡去了…………

    “宝贝儿,醒醒,小宝贝儿,田欣,醒醒,起床了,你别吓我,快醒醒。”熟睡中的田欣不断被耳边烦人的声音骚扰著。她好累,好想睡,可那个烦人的声音就是不肯放过她。

    “田欣,宝贝儿,醒醒,起床了,快醒醒吧,别再吓我了,我知道错了,你醒醒好不好?”叫声不断的骚扰著她,让她疲惫的睁开眼睛,恍恍惚惚看到张让她恨得牙都痒痒的俊脸,只是他的眼神却是她所不熟悉的慌乱,原来他也有害怕的时候。吓死他最好,这只虫冲脑的混蛋。

31-3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