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36-40


    36上药

    瑞恩见她终於睁开了眼睛,一把抱住她,激动的几乎落泪的哽咽著语无伦次道:“你终於醒了,终於醒了,吓死我了,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你知不知道。吓死我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唔……水……水……”田欣浑身酸软无力,嗓子干得仿佛要著火了,强忍著被他抱著死紧的窒息感,微皱著眉头要水喝。

    “水?哦,好好,你等下。”瑞恩真的被她吓坏了,听见她要水,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取了水,然後极温柔的把她扶起来,让她靠在她身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给她喝。

    “呼……”田欣整整喝了一大杯的水,微凉的体滋润了她的喉咙,也让她还有些迷糊的神智渐渐清醒过来。

    “唔……”好难受,她刚稍微挪动了下身体,就觉得浑身都像被拆散了架似的,尤其是腿心的某处火辣辣的疼著,她甚至还感觉到有东西从下面流了出来,猛然间那一幕幕荡的画面在她脑海里重放,田欣几乎羞愤欲死了,她赶紧并拢双腿,七手八脚的扯过旁边的兽皮盖在自己身上。

    “咕噜……”瑞恩也看到了那让他浑身燥热的一幕,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他怕自己又忍不住扑上去,赶紧把目光调转到一边,柔声道:“睡了这麽久饿了吧?我拿些东西给你吃。”

    说著在她身後垫了兽皮垫子,让她斜靠在墙上,然後起身去拿吃的给她。

    田欣也确实有些饿了,而且她心里正憋著气,想找他算账也得有力气才行,於是也不拒绝,他喂她什麽她就吃什麽,直到吃的肚皮都鼓了起来,这才停住,然後斜靠在墙上,睨著瑞恩吩咐道:“我要洗澡,去给我烧水。”

    瑞恩闻言停下收拾的动作,柔声劝道:“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帮你都擦试过了,你现在没力气先别洗了吧,等有了体力再洗好不好?”瑞恩不想让她现在洗澡,她没有力气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想让他的在她体内多留一会,这样才可以增加受孕的机会。

    “不行,我就要现在洗,就要现在洗。”田欣心里有气本不听他的,口气很不好的冲著他嚷嚷,犹如一只脾气暴躁的小兽。

    “好好,现在洗,现在洗,我这就去烧水,马上就好,你别乱动。”瑞恩好脾气的在她背上轻拍著安抚道。

    瑞恩很快烧好了水,把田欣抱到浴室,轻柔的放到浴桶里,又帮她准备好干净的衣服,知道她肯定不会愿意他帮她洗澡,不想惹她不快,就转身出去了,临走时还很绅士的帮她把门关好。

    田欣见他出去了,就赶紧把手指伸进花里,试图把里面的东西都弄出去。

    “嘶……嘶……”花肿的厉害一碰就疼得她嘶嘶的直抽气,田欣忍著火辣辣的疼痛把花里里外外都洗了个干净。

    可她知道如果不想要怀孕,光这样是不够的,听瑞恩的意思,她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那就算现在有事後的避孕药吃也来不及了,如果兽形就是慕莎所说的那个特殊的仪式的话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怀孕了,天啊,让她死了算了,她这样到底还怎麽回家啊。

    田欣紧皱著眉头,欲哭无泪的使劲拍打著浴桶里的水出气,随即想到这里应该有医生之类的吧,那应该可以堕胎的草药吧,想到这她又燃起了希望,只是那头臭狮子费尽心力想让她怀孕,是绝对不会让她堕胎的。所以一定要偷偷的去弄堕胎的草药,千万不可以让他知道。

    她打定主意,就匆匆的冲洗了两下,然後就从浴桶里走了出来,胡乱擦了两下套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一开门就看见瑞恩正站在门边,瑞恩一看见她出来,立刻讨好的迎了上,著她湿漉漉的头发柔声道:“头发还湿著呢,这样会生病的。”边说便把她抱回床上,顺便拿了条干净的兽皮帮她擦拭头发。

    田欣看著他温柔的神情和温柔的动作,有一瞬间的愣忡,原来他也可以这麽温柔的,或者说他原本就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一到了床上就完全变了样子,霸道又残虐,可偏偏他一见到她想的最多的就是床上的那点事。

    “哎……”田欣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喃喃道:“你就不能一直这麽温柔吗?”

    瑞恩闻言一愣,随即笑开道:“好,下次我一定温柔点。”

    “我不是……”知道他又想歪了,田欣急急的开口想解释,却被他的下一步动作吓得差点咬掉舌头。他原本还很温馨的替她擦头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撩高了她的衣服,贴上了她的小腹:“你干嘛?不要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田欣边拨著他的手边使劲挣扎,她的下面还肿的厉害,再被大戳进去会疼死她的。

    “嘘……宝贝儿,你乖乖的,我不干别的,就帮你上药。”瑞恩按住她乱扭的纤腰,舔著她的唇安抚道。

    “不用,我自己来。”田欣红著脸,扭著腰拒绝道。

    “你乖,别乱动,小心大又被你蹭的硬起来了。”瑞恩在她乱扭的小屁股上拍了两下,出声警告道。

    “唔……”田欣被他禽兽的行为吓怕了,果然不敢乱动了,抿著唇由著他拉开自己的两腿。

    瑞恩低头探向那红肿不堪的花瓣,有些心疼的说道:“又红又肿的,真可怜。”说著手指来到花外,轻触著红肿的花瓣,一碰触惹来她的轻颤。

    “别……”她感觉她的花处又流出水来,她真是恨死了这敏感的身子了,现在只要他一碰触就会情不自禁的流出水来,真是荡的可以。田欣羞愧的不行,不自觉的想夹紧双腿,却被瑞恩分的更开。

    “又湿了呢?”瑞恩轻笑道,手指慢慢的拨开红肿的花瓣,流出的体沾湿了他的指尖。

    37规劝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在哪娇嫩的花瓣上舔了一圈,惹得她又是一阵颤抖,不安的扭动起来,这才抬起头安抚道:“好了,好了,别乱动,上药了。”

    说著用手指挖了一坨透明的药膏,缓慢的探进花内,轻轻柔柔的地将药膏涂满整个花。

    “唔嗯……”凉飕飕的好舒服,田欣半眯著眼睛哼哼著。

    看著她不自觉流露出的媚态,瑞恩也跟著轻哼一声,抽出长指,帮她把衣服拉好,再盖上被子,然後在她身边躺下,手放在她的腹间轻抚著,喃喃道:“别离开我,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我们生个宝宝,只生一个就好,以後,我都会对你很温柔很温柔的,别离开我,别留下我一个人……”他的声音渐低下去,竟然就这样睡著了。

    田欣被他低柔的语气弄得昏昏欲睡的,突然耳边没了声音,扭头一看,他竟然就这样睡著了,看著他眼睛下有一圈淡淡的黑影,他应该好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了吧。

    按说现在狼族正虎视眈眈的围在村外,他应该忙著戒备,没时间压著她欢爱才对,可他怎麽还变本加厉的欺负她,甚至想让她怀孕,他似乎在不安著什麽,好像很怕她离开他,所以想用孩子拴住她,真的是这样吗?

    她想离开他回家的意图应该没有暴露才对,那他究竟在不安什麽,难道跟狼族有关?对於狮族的危机田欣不是一无所知的,只是对於这一切她始终没有真实感,一直不愿意理会而已,田欣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渐渐的困意上涌,打了个哈欠,在他怀里扭了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也睡著了。

    田欣再次醒来的时候,瑞恩还在睡,田欣看著他安静的睡颜,情不自禁的替他拨开额前的碎发,心里不禁暗暗叹息,如果他一直像现在这样温顺的像个小猫咪一样多好。可惜啊他是头凶残大狮子,一想到大狮子,又想起某个邪恶的画面,让她不由自主的红了脸。

    瑞恩就在她正害羞的当,睁开了眼睛,看她还还乖巧的躺在自己怀里,顿觉心情大好,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道:“睡醒了,饿不饿?”

    田欣翻了个白眼,不满的嘟囔道:“我是猪啊,睡饱了就吃。”

    瑞恩轻笑著在她微撅的小嘴上亲了亲,宠溺道:“可爱的小白猪,你究竟饿不饿呢?还是想先做些运动。”说著邪恶的把手往她身下划去。

    “我饿了,起来去做饭啦。”田欣一把挥开他不安分的大手,气嘟嘟的嚷著。

    “呵呵……”瑞恩笑著在她鼻子上咬了一口,惹得田欣怒目相视的,这才乐呵呵的起身做饭去了。

    怕她总吃烤和果子会腻,瑞恩特意换了花样,做了炖,香喷喷的炖很快做好了。

    瑞恩盛了一大碗端出来,田欣要下床自己吃,他不让非要喂她,田欣别别扭扭的不肯张嘴,瑞恩坏坏一笑,威胁说要用嘴喂她,田欣气的没法,只好张嘴把喂到嘴边的一勺炖含进嘴里,然後泄恨似的使劲嚼,瑞恩看著她气呼呼的小样就觉得可爱的不行,爱怜的伸出舌头把她嘴角的汤汁都舔食干净。

    “你干什麽?”田欣恼羞成怒的推开他,瑞恩咧嘴一笑,不再逗她了,舀起一勺炖放进自己嘴里。见她吃完又舀起一勺喂她,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本应该很温馨甜蜜的气氛,却因为田欣那凶狠的吃相而变了样。

    两人吃饱了饭,田欣想去慕莎哪里打听下草药的事情,正巧瑞恩也想去找切尔西问问情况怎麽样了。

    於是两人手牵著手往切尔西家走去,只是两人的表情却是大大的不同,瑞恩是一脸温柔宠溺,而田欣则是不甘不愿的一路板著脸撅著嘴,她现在走起路来脚步还有些虚浮,一想起让她这麽难受的罪魁祸首来,她就气得牙直痒痒。

    他们切尔西家的时候,他们正巧也刚吃完饭,切尔西拉著瑞恩到另一个屋商量事情,田欣凑到慕莎身边小声的询问道:“慕莎,你说的那个……那个特殊的仪式,是不是兽形啊?”事到如今她已经顾不得害羞了。

    慕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看向田欣的肚子,惊叫道:“瑞恩用兽形……嗯,做过了?”

    田欣脸上一红,轻声“嗯”了一声,然後神色紧张的抓著她的手问道:“这样就会怀孕吗?”

    “应该会吧,我当初就是,就是这样怀孕的。”这个消息对慕莎来说还真是喜讯呢,哈……她实在是太高兴,瑞恩给田欣下种了,这麽说来她也怀孕了,她还一直担心如果她将来生下小白狮,等他长大了要娶个男人当老婆,她会接受无力,这下好了,如果田欣能生个女儿,他们就可以做儿女亲家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慕莎正想把她的想法说出来跟田欣商量,就听见田欣焦急的问道:“有没有什麽药可以避孕的,我不想怀孕,我要回家的,这里有没有医生什麽的?”

    慕莎闻言一愣,满心的喜悦全都消失不见了,她怎麽把这事给忘了,田欣本就不想留在这里,又怎麽会想要给瑞恩生孩子呢,她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能避孕的药,就算知道她也不敢告诉她啊,否则瑞恩会恨她一辈子吧。“瑞恩知道你不想生孩子的事吗?”

    田欣点点头,轻声道:“他说让我给他生个宝宝,我没同意,可他不顾我的意愿,就来强的,我想找医生弄点草药,如果真怀孕了就流掉它。”要杀掉尚未成形的孩子,虽然她也於心不忍,可她必须狠下心,要不然她就一辈子也别想离开这里了。

    她竟然有这麽可怕的想法,让慕莎吓了一跳,那可是一个小生命,而且还是她的孩子,她竟然会如此狠心的想要杀掉它,换成是她,她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

    38英雄

    慕莎紧皱著眉头,拉过田欣的手,语重心长的规劝道:“田欣,你先别冲动,他怎麽说也是你的孩子,就算你不为瑞恩,也要为自己想想,这里医学条件不发达,你要是胡乱吃药,万一有个什麽意外,小命可就没了,那你还怎麽回家啊。答应我别冲动,如果,如果你真能回去,又实在不想要这个孩子,再到正规的医院去拿掉他也不迟啊。所以你千万不可以乱来,知道吗?”

    慕莎只能先安抚住她,让她别动歪脑筋,如果她真能找到回家的路,那也只能说是天意如此,她和瑞恩始终有缘没有份,可是如果上天让田欣无法回去,那她说什麽也得帮瑞恩保住这个孩子,这个孩子说不定将来还是她的儿媳妇呢。

    田欣沈默了一会,觉得她说的有理,这草药还真不是能乱吃的,虽说她有家传的中医学,可她本不了解这里草药的药,要是真有个万一,她就啥也别想了,於是打消了要吃草药堕胎的想法,可她却更加著急要找到回家的路了,要是她真的怀孕了,这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她行动不方便不说,要做流产的风险也越大。

    想起要找回家的路,又想起狼族的事,於是好奇的问道:“狼族到底要干什麽,怎麽这两天都没听见动静。”她还以为他们会打起来呢,虽然她这几天几乎都在睡觉,但也知道好像村子里消停的很,一点也没有要打仗的意思。

    这又是一桩让慕莎担心的事情,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他们要逼著狮族把我们其中的一个交出去,不交他们就不走,这几天雄兽人们都没有出去打猎,他们要是一直围著,用不了几天就非打不可了,村子里的食物维持不了多久的。”

    慕莎正说著,切尔西和瑞恩就面色凝重的从那屋走了出来,两人对现在的形势都很忧心,狼族著摆明了是想困死他们,让他们主动把人交出去,可他们现在却打打不得,守守不得,这要打呢,就会有死伤,狮族经过多年的修养,好容易才有今天的规模,如果跟狼族一场恶战,不知道要消耗多少人,就算侥幸打败了他们,倒是虎族和熊族的人一联手,那他们就只有挨欺负的份了。

    要守呢,这村子里的食物顶多能维持半个月,半个月後连吃的都没有,恐怕还是任人宰割的份。豹族的援军,不知道为什麽到现在还没到,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大大的不利啊。

    田欣背对著他们,没看见两人进来,听慕莎讲得情况顿时心惊跳的,这要是狮族扛不住压力把真把她交出去了,那她的处境就危险了,不,瑞恩不会的,他不会把她交出去的,不知道为什麽,她就是这样笃定的认为,无论发生了什麽事,瑞恩都会保护她的。

    她虽然不是很害怕,但对於狼族的行为还是感到很气愤的:“哪有这麽混蛋的人,都堵到人家家门口欺负来了,一人给他们包毒药,毒死他们得了。”

    说著无心,听者有意,切尔西和瑞恩都是一愣,他们同时想到一个好主意,互看了一眼,跟田欣和慕莎交代了句让她们呆在家里别出去,两人就飞身而去,急急的往卡瑞达家赶去。

    两人一去就没有影了,天黑了也没回来,田欣因为这两天睡了很多所以一点也不困,只是这里连个电视也没有无聊的很,慕莎见她无聊,就拿了些兽皮出来,教她缝制披风。

    田欣觉得她做的巧,很是惊奇,可又隐隐觉得眼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类似的东西。跟著学做了两件,又觉得眼睛涩涩的,两人於是就和衣躺在床上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聊著聊著竟然都睡著了。

    等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一片的吵闹声,慕莎和田欣迷迷糊糊的醒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穿上鞋就跑了出去,广场上围了一圈的人,田欣和慕莎也好奇的跑过去看。

    只见广场正中横七竖八的躺著十几个被捆成一团的兽人,听旁边比她们来的早的兽人说,好像是切尔西和瑞恩昨晚趁著天黑,用卡瑞达配的药把他们弄晕了捆来的。切尔西和瑞恩现在正在里面和他们的头狼谈判呢。

    不多时切尔西和瑞恩还有一个陌生的兽人从里面出来了,然後切尔西下令把那些捆著的兽人都放开,那个陌生的兽人冲著切尔西一颔首,然後带著他的族人一起离开了。

    狮族众兽人见危机解除,不禁一阵欢呼,围著切尔西和瑞恩一个劲的喊著:“英雄,英雄。”瑞恩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到田欣身边,温柔的牵起她的手,轻声道:“我们回家吧。”

    田欣似乎也被周围的人影响了,觉得瑞恩真的像个英雄一样,被他这样牵著手,让她口有小鹿乱撞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偷眼看他。

    瑞恩被她含羞带怯的小模样撩拨的心里痒痒的,拉著她快步往家走去,田欣跟在他身後一路小跑,瑞恩一进门就急切的把她压在门板上,吻上她气喘吁吁的小嘴,舌头蛮横地侵入嘴内与她的小舌交缠,吸吮啃咬,然後一路往下。

    “唔……别……瑞恩……还疼……”察觉到他意图不轨,田欣边扭动著身子,边喘息著拒绝道。

    “乖,别怕,我会很温柔的。”瑞恩边说边把抱起她往床边走去,轻柔的把她放到床上,然後扯了自己兽皮裙,浑身赤裸的压了上去。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裸体,可田欣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的别过眼,半推半就的让他脱了自己的衣服。

    瑞恩著迷的看著她白皙的身子,将自己的头埋像她高耸的部,伸出舌头轻舔那敏感的尖。

    “嗯……瑞恩……瑞恩……”尖被他含在嘴里,让她好害羞,可是口传来一阵阵很微妙的快感又让她无法抗拒,只能不断叫著他的名字,仿佛这样才能好受一点。

    39温存(高H)

    瑞恩半趴在田欣身上,唇舌用力的吸吮著诱人的尖,偶尔又放开,再含住另一边的丰满,卖力的舔弄著,不时发出啧啧的声响,她白皙的双被他吮的一片绯红,他的大手也跟著唇舌一同亵玩著白皙的嫩,一手抓住一只,轻柔的揉搓著。

    “嗯啊……瑞恩……”田欣渐渐的被情欲所征服,紧紧的攀住瑞恩的背,不自觉的拱起部,想要更多的爱抚,瑞恩湿热的唇开始往下移动,舔抵著她平坦的小腹,挑逗著那小巧的的肚脐,最後,把她的两腿拉的开开的,火热的金眸的定定的注视著那销魂的入口,鼻尖慢慢靠近那散发著甜香的小,忽的伸出舌头品尝那抹润湿,湿热的舌尖一碰触那敏感的花,就让田欣为之轻颤,酥麻的感觉让她不禁轻吟出声,瑞恩见状更加卖力的轻舔,粉嫩的花瓣开始一缩一放,涌出更多的蜜。

    “真甜!”瑞恩咋唇赞叹,忍不住伸出手指,磨蹭那娇嫩的花缝,口处传来的微痒,让田欣情不自禁的扭著纤腰,想让他进入的更深,瑞恩感觉到她的渴望,可偏偏不让她如愿,不断挑逗著粉嫩的花瓣,轻扯揉捏。

    田欣难耐的轻吟:“啊……瑞恩……瑞恩……”花瓣处传来一阵阵的麻痒,让花不禁流出更多的蜜,把瑞恩的手指弄得湿漉漉的。

    “啊……”瑞恩突然把一手指了进去,惹得田欣惊呼一声,随即拱起了身子,舒服的溢出小小的呻吟声。

    瑞恩的手指在她体内恶意的乱刮著,田欣的呼吸急促起来,趁此时,他低下头含住她口处那早已肿胀的小球,轻咬匝弄。

    “啊啊啊……”田欣大叫出声,承受不住过多快感的身子剧烈的扭动著,他在此时却把手指抽了出去,突如其来的空虚让田欣呜咽出声,不住挺腰往上凑著。

    瑞恩被她不经意流露出的媚态撩拨的兴奋难当,舌头毫无预警的刺入那正颤抖著的小。

    “啊……不……”小里一阵阵酥麻的快意让田欣禁不住绷直了脚背,修长的双腿不断在他身上磨蹭著。

    瑞恩被她蹭的心痒难耐,感觉她的花够湿润了,这才把舌头抽出来,“唔……好热……”被舌头舔过的花更加火热,田欣难耐的甩头,想要更大更多的东西进入她空虚的体内。

    “宝贝儿,想要吗?嗯?求我,求我,我就满足你。”瑞恩挺著巨大火热的硬挺在她的花口处不断的画著圈,或是浅浅的进入,不住挑逗著她,田欣被他撩拨的几欲疯狂,却嘴硬的不肯开口求他,最後被体内的欲火折磨的实在受不住了,竟然一个翻身把他压住身下,红著脸抚著他的硕大慢慢坐了下去。

    可他实在太过大了,她娇嫩的花好半天才吞进去半不到,就累的浑身无力的趴在他身上娇喘著。

    “嗯……乖宝,快继续,还有一半在外面呢。”瑞恩难耐的闷哼一声,拍著她的小屁股催促她继续。见她好不容易主动一次,於是强忍著欲望由著她一点一点的研磨,谁知道她吞了没有一半竟然就停住了,他的欲望得不到纾解难受的紧。

    “嗯……”田欣浑身酥软,趴在他身上哼哼唧唧的不想动,他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一下,她的花就会抽搐一下,紧紧的吸吮著他。

    “唔……”瑞恩被她吸得舒爽的轻哼一声,再没有耐的伸手掐住她的小蛮腰,然後狠狠一挺腰,直直撞了进去。

    “啊啊啊……”田欣长长的呻吟一声,下体快要被撑爆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抚著他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摇晃起来。

    瑞恩微闭著双目,享受著几乎要被她绞断的快感,大手抚著她的臀部,沿著她漂亮的臀部曲线滑进臀瓣之间,在菊的外不怀好意的按压著。

    “不要……”田欣一个激灵,挺腰就想从他身上起来,瑞恩的欲望还没有得到纾解,哪肯让她轻易离开,一个大力把她拉了回来,然後搂著她一翻身,就把她牢牢的压在了身下,二话不说的开始抽起来。

    “啊啊……”这回由瑞恩控制著节奏,大的撑得她的小涨涨的,次次都顶进她的花心,捣的她又酸又麻又涨,全身不停的颤抖,就如触电一般,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让她禁不住搂住瑞恩,修长的双腿也不自觉的攀住他壮的腰,娇声吟叫了起来:“啊……啊……呃……啊……不要……啊……”

    “不要?”瑞恩一边在她花中快速抽著,一边舔著她的耳垂,邪笑著问道:“真的不要吗?那我抽出去了?嗯?”说著真的把大往外抽去,头几乎抽离她的小。

    “要……我要……啊……”花深处难耐的痒意让田欣不顾害羞死死攀住他,不让他离开,瑞恩轻笑一声,又大力冲了进去,逗弄道:“宝贝儿,舍不得离开啊,告诉我,**的你舒不舒服?嗯?”

    “啊……舒服……好深……啊……好舒服……啊……”田欣被他抽的意识迷糊,双手搂紧瑞恩的脖子,大腿缠绕著他的腰肢,柔软的纤腰配合的扭动著,白嫩的双随著他的顶弄上下左右晃荡著,瑞恩望著她如痴如狂的媚态,很是得意的揶揄道;“小东西你可真骚,真媚。”

    田欣又羞又急,花收缩的更急,这时瑞恩却加快的速度,如电动马达一般快速的抽起来。

    “啊啊啊……”田欣瞬间又被抽的仿佛飞上了云端,长著小嘴大口的喘息著,不自觉的抱紧瑞恩,抬起小屁股让花与大更加贴合,双腿夹紧他的腰,剧烈的痉挛,子更像是生出无数触角一样抓住瑞恩的大头吸吮著,一股热从花深处喷了出来,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

    40果子酒

    大头被这浓烈的热一冲,瑞恩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电流通过,舒爽的不行,到底心疼她刚刚被下了种,那娇弱的小还没有完全消肿,不忍心再折腾她,所以不再压抑自己的快感,奋力把大头往子口一送,热烫的随即喷薄而出。

    “唔……”田欣被烫的仰起头长长的呻吟一声,随即瘫软下来,张大嘴娇喘著。

    瑞恩压在她身上缓了一会,就带著她一个翻身,让她侧躺在他怀里,低头吻著她汗湿的小脸,逗弄道:“叫的这麽媚,舒服吗?嗯?”

    感觉到他半软的大在在她的花里,田欣怕他来了兴致还要折腾她,所以很温顺的窝在他怀里一动都不敢动,实事求是的点了点头,这次他温柔的很多,弄得她确实很舒服。想起刚才自己竟然主动坐在他身上,还死死攀住他不让他把大抽出去,田欣羞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天啊,她竟然这麽荡。

    “说话,舒不舒服?”没有听到满意的答案,瑞恩的大手不满顺著她的裸背往下滑去,停留在她的臀部,在上面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两下追问道。

    田欣吃痛的皱了下眉头,抡起拳头在他口上锤了一下,害羞的小声道:“舒服。”

    “呵呵……”瑞恩轻笑著把手上的动作改拍为揉,揉著她的臀瓣,得意的问道:“喜欢被我这样?嗯?”

    田欣闻言差点没噎死,他真是脸皮的厚的可以,这麽不要脸的问题,他竟然都问的出口。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又羞又恼的抿著唇不肯回答。

    她不回答,瑞恩就当她是默认了,美滋滋的继续说道:“那我以後就天天这样你,你这小起来可真爽,又水又嫩又紧,害我想一直把大在里面不出来。”

    “啊……混蛋,你闭嘴。”听他越说越下流,田欣脸红的快要烧起来了,实在忍无可忍的大吼出声。

    “好好,我不说,我用做的好不好?嗯?”瑞恩看她像只撒泼的小兽一样,怒目圆睁的可爱的紧,笑著搂紧她,轻拍著她的背安抚著。

    “王八蛋……”田欣气的不行,可顾忌著花里的凶器,又不敢挣扎,只好气呼呼的挠著他的背出气。

    “嘶……乖宝,不闹了,我们不闹了,我昨晚一夜没睡,刚刚又忙著喂饱你累的不行了,陪我睡一觉好不好?嗯?不闹了啊。”瑞恩的後背被她挠出了一道道的红印,那微疼带麻的感觉让他下身又热了起来,连忙哄著她停手。

    田欣气的不行,瞪著他小嘴一开一合的不停的嚷嚷著:“谁闹了,谁闹了,你个混蛋,王八蛋,活该你累死,谁要你喂了,是你自己急色的不行欺负我,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还要不要脸……唔。”瑞恩觉得她有些吵,一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就吮吻了起来。

    半响後,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她,田欣被吻得晕晕乎乎的,也忘了再跟他理论了,浑身无力的窝在他怀里,被他一下一下在背後轻抚著,不多时就睡著了。

    瑞恩低头看著怀里已经睡熟的小东西,顿觉心满意足,把她往怀里收了收,下巴抵住她的头顶,手牢牢的搂住她的腰,不多时,呼吸也匀长起来。

    “宝贝儿,醒醒,起床了。”田欣被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不太高兴的拧眉看向叫醒她的瑞恩,混蛋、王八蛋,折腾完她还不让她睡觉,到底想干什麽。

    “乖宝,起来了,切尔西刚才来叫我们去吃晚饭庆祝我们打了胜仗,说慕莎酿了果酒,让我们一起去尝尝。等吃了晚饭,我们再接著睡好不好?嗯?”瑞恩好脾气的柔声细语的安抚著她的起床气。

    听说慕莎酿了果酒,田欣也来了兴致,这果酒难道是用野果酿的吗,她还真没喝过,於是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跑进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就跟著瑞恩一起来到切尔西家。

    这时慕莎已经做好了晚饭,有烤、有炖、还有骨头汤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青菜,在这个异世来说这已经是很丰盛的晚餐了。

    慕莎见两人来了,热情的招呼两人坐下,又让切尔西把旁边的一个大桶打开,立刻飘出一股浓厚的醇香,田欣不禁吞了口口水,哇塞,好香的味道。

    切尔西把四个人面前的大木杯都倒满,田欣迫不及待的捧起杯子喝了一口,嗯,甜中有酸、香飘四溢、口留余香,不由的赞叹道:“好好喝啊。”

    瑞恩和切尔西也捧杯喝了一口,都不由自主的点头说好喝,见他们三人都喜欢喝,慕莎很有成就感,没想到竟然试验成功了,这下那些吃不完的果子,终於不用浪费的扔掉了,都可以酿成果子酒了,还可以把酿造方法教给大家,让大家一起酿来喝。

    慕莎暗自筹划的功夫,田欣已经喝完了杯中的酒,举杯望著切尔西,让他又给添了一杯。慕莎赶紧拦了下来,劝道:“你现在怀孕呢,少喝点。”这果子酒,虽然酸酸甜甜的,但到底含有酒的成分,喝多了恐怕对胎儿不好。

    瑞恩听说怀孕了不能多喝,赶紧把杯子抢了过来,一口饮尽。田欣酒量浅,刚才喝了一杯,已经有些微醺了,见他抢了自己的杯子,让她没东西可喝,又想起他是害她怀孕的罪魁祸首,顿时恼的不行,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就去抢他的杯子,瑞恩故意逗她,杯子举得高高的,让她够不著。

    田欣倔脾气上来了,非要抢到不可,就跪在他腿上,伸手去抢,瑞恩顺势拉开她的双腿,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一手拿著酒杯左躲右闪的不让她抢到。

    田欣只顾著跟他抢杯子,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此刻的姿势有多暧昧,慕莎和切尔西在旁边看著两人的互动,相视一笑,看来这两人相处的还是不错的。

36-4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