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41-45


    41借酒逞凶(一)(高H)

    田欣扭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抵著她的小腹,她低头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羞得满脸通红,瑞恩趁著这个机会,喝了口酒,然後嘴对嘴的喂给田欣喝。顺势吸住她的唇舌,吸吮匝弄一番,田欣害羞,当著慕莎和切尔西的面,哪肯乖乖让他吻,扭著腰死命挣扎,小手不断的在他口上推拒著。

    瑞恩被她扭得呼吸不稳,赶紧放开她,在她不断乱扭的臀部上拍了一下,咬著她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警告道:“小东西,乖乖的,晚上回家再喂你喝好喝的。”

    田欣恼羞成怒的在他腰间使劲掐了一把,趁他松手的空挡从他身上退了下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低著头安静的吃东西。

    慕莎见田欣脸红的都快著火了,也没好意思逗她,全当刚才什麽也没有看见,神态如常的招呼她吃东西。

    慕莎和田欣不能喝酒,切尔西和瑞恩却没有什麽禁忌,更何况雄兽人骨子里就有种‘大口喝酒,大口吃’的豪迈,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很是尽兴。

    饭吃的差不多时,整整一木桶的果子酒也见底了,再加上两人都是第一次喝酒,所以醉的很快,慕莎和田欣发现情况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已经脚步虚浮站都站不稳了。

    看著两人东倒西歪的,慕莎被逗得抿嘴直笑,没想到这没多少度数的果子酒竟然把两个大男人撂倒了,她见瑞恩走路都走不稳了,就对田欣说道:“瑞恩这样是没法回家了,你和瑞恩今晚就住这吧,正好还有一个空房间。”

    田欣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虽然他们家离这不远,可是以她的力气,本没法把这个喝醉的大块头扶回家。

    她和慕莎一起连扶带拽的把切尔西和瑞恩一屋一个弄上床,累的两人满头大汗的,到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便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田欣刚躺下,身後就有一个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急吼吼的剥她的衣服。

    田欣吓了一跳,左躲右闪的不肯合作,这要是在自己家里,她也就由著他了,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慕莎和切尔西就睡在隔壁,动静大一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她说什麽也不能由著他胡来的。

    死命抓住他使坏的大手,小声斥责道:“住手,别闹,慕莎和切尔西就在隔壁呢,明天,等明天回家再……唔……”

    田欣还没说完小嘴就被吻住了,双手被拉到头顶按住,然後剥了她的衣服,拧个劲把双手缠在一起。一把拉开她的双腿,扶著大就顶了进去。

    “唔……”因为一点前戏都没做,田欣的花还干涩的很,被他这鲁的一下弄得她疼的差点晕过去,眼泪都流了出来,好在他堵著她的嘴,她没有喊出声。

    花太过干涩,瑞恩顶了两下都没能末而入,不耐烦的又抽了出来,放开田欣的小嘴,坐了起来,然後把大抵到她嘴边,命令道:“给我舔舔,弄湿它。”

    田欣不肯,把脸扭过一边,瑞恩霸道的掰过她的小脸,捏著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嘴,然後把大顶了进去,直抵喉。

    “用力吸!”瑞恩骑跨在田欣身上,逼迫她吞吐著他的大。田欣这才察觉到瑞恩喝醉了,毫无理智可言。怕他弄得更大的声音,引起慕莎和切尔西的注意,只好含著泪生涩的吸吮起他的大,他的大完全塞满了她的小嘴,让她吞咽困难,口中分泌的唾无法吞下,只能随著吸吮的动作流出唇外,她的小嘴和他大无比的都被弄得湿漉漉的。

    “唔……好爽……用舌头在上面舔,打转……唔,就是这样,好爽……”第一次尝到这不一样的快感,几乎让瑞恩爽翻天了。

    趁机把她的小手释放了出来,拉著她的一只小手握住含不进去的大半段上下套弄著,另一只小手包住两颗沈重的子孙袋揉捏。

    太过意想不到的刺激快感让瑞恩满足的直哼哼,田欣卖力的吸舔著,想让他快点出来。

    在瑞恩越来越重的喘息声里,田欣口中的大开始颤抖起来,瑞恩猛的抓住田欣的头快速的顶弄几下,然後往深处一送,浓浊炙热的喷而出,满满的灌入田欣的小嘴,顺著她的喉咙滑入。

    田欣奋力推开他,被呛的趴在床边咳了起来,看著她撅著屁股背对著他轻咳的模样,瑞恩又一次兽爆发,加上酒的麻醉,不管不顾的压住她,抚著又硬起来的大从身後进入了她。

    “唔……”田欣感觉花被硬生生的撕开了,疼得她差点喊出声,赶紧咬住身下的兽皮,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承受他的巨大。

    这次终於末而入了,瑞恩爽的低吼一声,前前後後的开始动起来,动作又快又猛的,撞得田欣直往床下扑去,又被他一把拉回来,死死按在床上,大力捣弄起来。

    进出之间田欣的小湿润起来,让他进出的动作更加顺利,他伸手将她的臀部抬高,动作更加凶残的撞她,大手也从腋下绕道前面去抓住随著他的撞击而不断晃动的房,大力的揉捏著。

    “唔……轻……轻点……”田欣被他弄得疼得受不了,细细碎碎的呻吟著求饶。

    瑞恩此时完全被欲望和酒所左右,哪里还轻的了,大毫不留情抽出,再凶猛的直到底,也不管什麽技巧,只凭著蛮力在田欣体内横冲直撞。

    42借酒逞凶(二)(高H)

    “疼……瑞恩……你轻点……啊……轻点……哦……”田欣觉得花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的疼起来,瑞恩疯狂的抽著,坚硬的大摩擦著她柔嫩的壁。

    “唔……嗯……”田欣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咬著唇强忍著不适,知道想要挣脱是不可能的,为了能好受一点,她分开大腿,扭著臀部调整角度,尽量应和著他的抽,勉强收紧花,想阻止他过深的捅入,无奈力量悬殊,他的大攻击力太强了,硬的猛烈的撞击著她的子口,一下一下凶狠的捣进子颈。

    头和嫩的摩擦让瑞恩舒爽的动作越来越狠,因为越狠他越舒服,田欣的小又小又紧,被他的大东西大力的捣著,就不时痉挛抽搐著,死命的吸吮著他的大,别提有多爽了,他牢牢的握住她的小蛮腰,挺著下身狠命的抽动、捣撞,近乎野蛮的她,嘴里还兴奋的低吼著:“好多水……好紧……好爽……小骚货……死你……”

    “呜呜……”田欣又疼又怕,被他捣的死去活来的,无助的撅著臀部趴在床上呜呜的叫著。

    瑞恩从她身後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了,就把她翻转过来,把她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整个人再压上去,由上而下猛她的子口,捣蒜似的,大上青筋暴跳,他越干越勇,越顶越急,一通狂猛干之後高潮的快感如排山倒海一般把他淹没,他激烈的爆发出来,有力的把喷进她的子深处,头一缩一缩的释放著。

    田欣被他出的东西烫著内壁,一直酥麻,高潮紧跟著来袭,不自觉的一收一夹,感觉到花里那个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东西,竟然又硬了起来。

    她不仅哀嚎一声,真是要死了,他平日里已经够神勇的,这下一被酒刺激,就更加兴奋的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的。

    “瑞恩……歇一会,让我歇一会,求你……”田欣全身无力的挂在又开始抽起来的男人身上,可怜兮兮的在他耳边哀求著。

    瑞恩没说话,身下的动作不停,却低下头来,霸道的含住她的小嘴,柔情蜜意的亲她。

    田欣被他亲得正晕乎乎的,就听见几声压抑的呻吟声,吓了一跳,顿时清醒起来,屏住呼吸,仔细辨别了一下,发现呻吟声是从隔壁传出来的,不用想也知道,那呻吟声肯定是慕莎发出来得,想必此刻她的处境应该跟她差不多,被切尔西压在身下,借酒逞凶呢吧。

    她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她的呻吟声,那刚才她的呻吟声和瑞恩的低吼声肯定也都被听去了,想到这,田欣顿时又羞又恼的,使劲挣扎起来。

    她的挣扎引得瑞恩大力压制住,然後又是一顿狂抽猛,直抽的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的再没有力气挣扎,这才缓下速度,舔著她的耳垂,魅惑道:“宝贝儿,切尔西正在隔壁慕莎呢,你瞧慕莎叫的多大声,你也叫大声一点,我们比过他们。”

    田欣被他说得羞恼的不行,红著脸咬著唇不肯呻吟出声,使劲挠著他的背骂道:“变态。”可身体却情不自禁的热了起来,体内似乎有种邪恶的快感,叫嚣著让她顺从她的欲望放声吟叫。

    见她不肯配合瑞恩也不恼,邪笑著把手往她身下探去,掐住她花口的小球,用力一扭。

    “啊……”田欣没能忍住,被刺激的仰著脸尖叫一声,随即捂住小嘴,满脸羞红的瞪著一脸坏笑的某人。

    43借酒逞凶(三)(高H)

    瑞恩没皮没脸的又压上去,舔著她嘴角,赞叹道:“宝贝儿,你叫得真好听,再多叫几声听听,慕莎都喊切尔西老公的,你也喊我声老公来听听。”他边说边把壮的大顶进她的子里,在子内壁上重重的研磨著,以腰力在她的子中缓缓的画圈深搅,享受著被其中丝绒般得褶皱摩擦的快感。

    “嗯……混蛋……你休想……唔……”田欣被他研磨的气息紊乱,一双葱白的小手难耐的攥紧身下的兽皮,不同以往的快感让她双颊染上晚霞般得潮红,半眯著眼睛,羞耻和快感快要将她逼疯了,仅剩的理智让她还在做著最後的抵抗。

    “宝贝儿,我会让你叫的,而且还会叫的很大声。”瑞恩就喜欢她这欲迎还拒的小样,她越是拒绝,就越能激起他征服的欲望。瑞恩邪笑一下,把沾著她蜜水的手指进她的小嘴里逗弄著她湿滑的小舌头,然後压低身子与她完全贴合在一起,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用结实的肌一下一下磨蹭著她的房。

    “唔……嗯……啊……”田欣的小嘴含著她的手指,无法闭合牙关,不由自主的小声呻吟著。瑞恩受到了鼓励,手指更是不断的进出她的小嘴,模仿著身下大的频率,捣的她口水顺著嘴角不停的往下流。

    “唔……”田欣羞恼的不行,张开小嘴,狠狠的咬了他一口,直到尝到血腥味,这才松嘴。

    “小东西,你又咬我。”瑞恩把湿漉漉的手指从她的小嘴里抽了出来,看著上面清晰的牙印和血丝眸里闪过危险的光芒。

    平日里田欣被他惹急了也是又咬又挠又踹的,不过瑞恩脾气好,全当是情趣了,可今天他喝了酒,本就神亢奋的不行,又被隔壁慕莎的叫床声刺激的情欲大增,这会儿受到血腥味的刺激,他的兽完全被激了出来,黝黑的肌肤上开始泛出淡淡的红晕。激狂的情欲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低吼一声,猩红著眼睛掐住田欣的纤腰,骑马一样在她身上疯狂的驰骋起来。力道凶猛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凿进那湿滑紧窄的花中。花里敏感的壁紧紧的贴著那壮的。甬道深处的子口被无情的撑开,硕大的头蛮横的挤压顶撞著小小的蕊心,娇弱的子被填的满满的,可怜兮兮的抽搐著。

    田欣被顶的头晕脑胀的,全部得心神都聚集到身下被强力撑开的小上,不管不顾的娇声呻吟著:“不要啊……啊……”

    瑞恩不理她的扭腰反抗,畅快无比的奋力抽:“好爽……好舒服……了这麽久还这麽紧,宝贝儿,你这小还真是宝贝,怎麽都不松,真爽,掐你这里是不是更爽,嗯?再夹紧一点……对,就是这样……我要捣烂你……呼……”瑞恩低吼著不断的深捣,同时把大手探下去,掐住她花口处已经被玩的红肿不堪的小球,用力往外扯著,然後按住揉弄,再狠狠的一弹。

    “啊啊啊……不要……那里不要……老公……亲亲老公……求你……啊……不要……”田欣带著哭音尖叫起来,心里最後的那点矜持也全都抛下了,他想听什麽,她全都一股脑的叫出来。

    瑞恩满意的轻谓一声,稍稍缓了力道,调侃道:“小东西,真不乖,非得使劲你才肯乖乖听话,瞧瞧,这里都被我顶的凸起来一块,来,好好按著。”

    他便说便拉著田欣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上,然後把大从她花里稍稍退出来一点,再大力顶了进去,凶猛的抽起来。

    “啊……老公……瑞恩……我不行了……啊……饶了我……啊……”田欣在他大力的弄下,开始哆嗦起来,花也开始抽搐,把壮的大绞的死紧。

    太紧了,瑞恩皱眉,紧绷著身体抵抗著她花的吸吮和挤压,大越发肿胀,他咬牙守住关,他还没有爽够,不想这麽快给她,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搂进自己怀里,大手在她臀上轻拍两下,闷声道:“小东西……放松点……”边说边加快速度,奋力捣著她娇嫩湿滑的小。

    “瑞恩……啊……我不行了……啊……”过多的快感在不断的积累著,田欣快要承受不住了,她死死的搂住瑞恩的脖子,不断哀求著他放过她。

    “想让我快点出来,就求我,求你狠狠的你……快点……”瑞恩红著眼睛看著她哭著求他,不知怎麽了,她哭得越可怜他就越想欺负她。

    “唔唔……求你……我……狠狠我……啊啊……”快要高潮的崩溃感,折磨的田欣抛弃了矜持和理智,顺从的喊出让她羞得无地自容的声浪语。

    “小骚货,如你所愿,我会狠狠你的。”瑞恩哑著嗓子回应,然後箍住她的纤腰狠狠往下一压,挺起结实有力的腰肢疯狂的干起来。

    “啊啊啊……”田欣没挨上几下,就尖叫一声高潮了。

    瑞恩不顾她的尖叫呼喊,在她高潮中依旧凶猛而暴的不断抽著她娇嫩的花,连大腿部的嫩都因为他一再暴的摩擦冲撞而红肿起来。

    看著她白皙的肌肤越来越豔丽,小脸红彤彤的,樱唇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丰满的房随著他的撞击晃出荡的波,瑞恩不禁吞了下口水,低下头去,舔著她眼角的晶亮,赞道:“小宝贝儿,你可真浪,真骚。”

    “别……别说……唔……”田欣的花被他捣的又酸又麻,太多的快感已经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听著他嘴里说出的下流话,让她很是羞怯,於是主动抱紧他,双腿攀在他的腰间夹紧他,扬起小脸吻住他的唇,不让他再说,。

    瑞恩被她这难得主动热情撩拨的浑身一震酥麻,受不了的更加大力的抽了几十下,总算是低吼著把滚热的都进了她的子里。

    瑞恩喘著搂著她重新躺下,田欣累的一指头都不想动,闭上眼睛只想好好睡一觉。

    44借酒逞凶(四)(高H)

    可瑞恩却偏不如她所愿,一个翻身又把她压在身下,眼睛亮晶晶的,轻啄著她的眉眼逗她说话:“宝贝儿,老婆,老公我厉不厉害,的你爽不爽。”

    田欣忍不住哀嚎一声,在心里把他祖宗八辈又请出来问候一遍,可他现在还没醒酒,田欣怕他再继续撒酒疯折腾她,只好顺著他说:“厉害,很厉害,睡觉吧,睡觉吧,困死了。”

    听到她的回答,瑞恩心满意足的抱著她一转身,让她侧躺在他怀里,用额头抵著她的额头,一遍遍的柔声唤道:“老婆,宝贝儿,我爱你,我爱你。”

    田欣听完心里咯!一下,说不上来是什麽滋味,高兴有之可是更多的是害怕,这段日子虽然他们日夜相对,他更是对她做尽了所有私密的事情,可是他从未说过爱她的话,她也一直告诉自己,他对自己只有欲,没有爱,所以她可以毫不留恋的逃离他。

    “别说,别说,不要说了。”田欣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不让他再说下去,她怕,怕自己经不住诱惑,会爱上这个伟岸又帅气的雄兽人,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那个世界,还有她无法割舍的亲情,所以她一定要回去。他此刻说得话,就全当是他喝醉了,胡说八道的,不能当真,不能当真,田欣如是说服自己。

    田欣的主动献吻,惹得瑞恩浑身又热了起来,由著她又舔又吸的自由发挥了一会儿,就夺回主动权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拖出她的小舌头来,含在嘴里用力吸吮。

    花里已经软下去的瞬间又坚硬如铁,田欣心里此刻正乱糟糟的,好像有块大石头压在上面,让她呼吸困难,正好想做点什麽发泄一下,也就毫不反抗的由著他折腾。

    田欣的顺从无疑成了最好的催情剂,瑞恩缓缓把大抽到口,然後一个挺身又狠狠的顶了进去,毫不留情的顶到最深处,撤出,再顶入。

    “啊啊……”田欣受不住的尖叫起来,後又渐渐成了呜咽,眼角泛出泪光,秀起的眉毛皱了起来,嘶哑的嗓音求饶般地哽咽著:“慢、慢点……啊……”然而这般示弱哀求完全不起作用,瑞恩仿佛充耳不闻,不但没有丝毫慢下来的意思,反而挺起腰肢狂野的加快了动作。

    最後的时候田欣被折腾的香汗淋漓趴跪在床上,雪白的身子被身後不知餍足的男人激烈的撞击著,不时发出靡的啪啪声,数次高潮已令娇弱的她体力透支,疲力竭的闭著眼睛,哼哼唧唧的由著他尽兴。

    终於在一声欢愉的嘶吼声中,热烫的浊在她体内喷而出,身後的男人总算尽兴,而此时东方天际已经发出了鱼肚似的灰白。

    今後,说什麽也不能再让他喝酒了,田欣在昏睡过去的那一刹那,恨恨的想著。

    等她浑身酸疼的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田欣不知道现在什麽时辰了,可一想到她和瑞恩竟然浑身赤裸的睡在人家家里,而且还恬不知耻的欢爱了一整晚。她就觉得脸上发烧,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切尔西和慕莎。

    仔细听了听,那麽那屋似乎也没有声音,想必都还在睡著,说实话,昨晚她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分心听听隔壁的动静,可是到了後来她干脆就什麽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麽时候睡下的,不过以她和瑞恩昨晚的激烈程度,想必他们也睡不安稳吧,田欣越想脸上越热,肯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扭头看著犹自睡得香甜的某人,气恼的不行,使劲推了推他,小声叫著:“瑞恩,起床了,瑞恩,醒醒。”她想趁著切尔西和慕莎没有起床的功夫,偷偷的溜回家,然後在家里躲上十天半个月的不出门,呜呜,反正她是没脸见人了。

    “唔……”瑞恩在熟睡中被人吵醒,有些不悦的睁开眼睛,看清楚叫他的人是田欣之後。起床气顿消,声音沙哑的唤了声:“老婆。”然後黏黏糊糊的凑上去,在她颈间磨蹭著。

    田欣此刻又羞又恼的,没心情跟他温存,一巴掌拍开他在她颈间磨蹭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赶紧起来,抱著我回家。”她现在浑身酸疼的厉害,连下床都成问题了。

    瑞恩又没皮没脸的凑过去,撒娇道:“老婆,我累,再让我睡会。”

    你累?!田欣的脸部急剧抽搐,怒气冲冲的推开瑞恩,咬牙切齿的看著他,他竟然还好意思喊累,也不知道是谁,整个晚上一直折腾她,顶的她腰都要断了,现在连动一下都浑身难受的要命,他竟然还敢喊累。

    瑞恩在她的瞪视下,顿觉有些心虚,他此刻已经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了,昨晚,他貌似、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才答应了要温柔的对待她的,这马上有食言了,而且他终於干到了她上面的小嘴。那滋味真是回味无穷啊,瑞恩咋了咋舌,讨好道:“老婆,不气啊,我这就抱你回家。”

    说著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帮田欣穿好衣服,自己也把兽皮裙往腰间一围,抱起田欣就往外走。

    “等下。”田欣赶紧叫住他,小声说道:“把床上的兽皮也带走啦。”那一床雪白的兽皮已经被他们两人蹂躏的不像样了,还到处都是欢爱後的痕迹,这要是让慕莎看见了,她就真的别活了,虽然她现在也有死的心了。

    瑞恩听话的又折了回来,把床上的兽皮一收,单手提著,然後抱著田欣往家里走去。

    45失望

    瑞恩的这次借酒逞凶委实折腾的有些狠了,田欣浑身酸疼的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才完全恢复过来,气的她整整三天都没搭理他。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瑞恩的好心情,依旧整天都笑呵呵的,美得不行,因为族中的长老已经来过了,证实田欣已经怀孕了。

    田欣被证实确实怀孕了以後,心情更加复杂,看著瑞恩那麽高兴,她心中的不舍就更加强烈,甚至冲动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可是,回家的强烈愿望,又让她压下这种不舍,爷爷,爷爷还在家里等著她,所以她是一定要回去。

    田欣身体恢复之後,就缠著瑞恩带她去找回家的路,刚开始瑞恩担心她的身体,说什麽也不同意,可是架不住田欣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外加美人计,反正能用的招数,她都用上了,总算是说服瑞恩带她去找回家的路了。

    不过原本两天左右的路程,硬被他弄成了郊游,田欣想著也许马上就能回家了,说实话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所以也就由著他,一路走走停停的直走一个星期才到。

    两人来到当初瑞恩救下慕莎的地方,田欣也恍恍惚惚的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当初她掉下的地方也是这里,不由得心中大喜,看来是找对地方了,於是拉著瑞恩在四周的山上细细的查找一番,看看有没有什麽奇异的通道之类的地方。

    可是整整找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收获,眼看著天黑了下来,瑞恩拉住田欣,不让她再继续找下去。

    田欣很是失望,难道她真的回不去了吗?不要,不要,不可以这样。田欣颓然坐在地上,呆呆的出神,一副灰心丧气的模样。瑞恩知道她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心里不好受,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抚著她的背,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柔声安慰著:“别难过,别著急,今天没找到,我再帮你想办法,总会找到的。嗯?”

    田欣窝在他怀里低低的‘嗯’了一声,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她是从异世穿越而来的,她早就知道这穿越之路不是那麽轻易就能找到的,要不这世界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只是她一直不敢去面对这个问题,她怕自己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所以总是不断的安慰自己,她一定可以回去的,如今这个问题就这样赤裸裸的摆在她面前,让她不想去想都不行。

    瑞恩又安慰了她一会,见她情绪稳定了些,就抱著她起身,在附近找了个可以过夜的山洞,在山洞里生了火,又把白天吃剩的兽拿出来在火上烤熟了,然後一点一点喂给她吃。

    田欣心情不好,也没什麽胃口,吃了几口就不肯再吃了,瑞恩也不勉强她。又哄著她喝了几口水,就拿出兽皮在地上铺好,然後搂著她一起躺下,有一句没一句的逗她说话。

    田欣没什麽兴致说话,嗯嗯啊啊的敷衍著,不多时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瑞恩看著她在睡梦中还皱起的眉头,不由自主的伸手抚上她的眉心,心中升起浓浓的怜惜。知道她与族中的雌都不同,可能来自於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无法解释她为什麽会来到这里,她和慕莎的出现只能说是深林之神对狮族的恩赐,也是对他的眷顾。

    他对这方圆百里再熟悉不过了,本没有什麽通往别处的路,可是她想回家,他能感觉的到,那里应该有她难以割舍的东西,所以他愿意陪著她去找,如果能找到他也愿意带她回去看看,如果她真的无法割舍,他也可以为她妥协,跟她一起到那边生活。

    可是他内心深处更多的还是希望她找不到,这样她就可以安心留下在跟他一起生活了,只是这样她势必会难受很久,看她难受,他心里也不好过,哎,真是个磨人的小东西呢。

41-4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