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人老公 46-50


    46温泉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田欣像是感应到什麽似的,从熟睡中醒了过来,扭头看了看洞外的天色,还没大亮,可是一想到无法回家,她心里就乱糟糟的再也无法入睡,索轻轻拿开瑞恩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从兽皮上坐了起来。

    然後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朝洞外走去,想著出去透透气,也许能舒服一点。刚走出洞口,就看见东边那座山的半山腰处,似乎有什麽东西在发光。

    田欣想也没想就朝著那处发光的地方跑去,眼看著马上要到了,她紧张的心蹦蹦直跳,一定要是,一定要是……

    突然间一个山洞出现在她眼前,那束引起她注意的光线好像就是从这里发出来得,田欣兴奋的想要尖叫,应该就是这里了,她终於找到了,可以回家了,可以回家了,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田欣兴奋的往山洞里冲去,眼看著还有两步就要进去了,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想到了瑞恩,那头色色的大狮子,如果她突然不见了,他肯定会急死吧,要不要去跟他辞行呢,可是如果跟他说了,他肯放她回去吗。

    田欣正举棋不定,突然听见身後有个熟悉的声音道:“好容易找到了,怎麽不进去?在等我吗?”

    田欣吓了一跳,猛然转过头,就看见瑞恩微笑著看著她,原来田欣刚一动,他就醒了,知道她心情不好,想著让她静一静,所以也没惊动她,没想到她出了洞口,突然朝北边的山上猛跑,猜到她可能是看到什麽了,所以一路悄无声息的跟在她身後,果然她找到了一个能发光的洞口,似乎很兴奋的样子,他猜想这应该就是她所说的回家的路了。

    本以为她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的,没想到她竟然在洞口停了下来,很为难的样子。看她这样犹豫不决他好高兴,看来她心里还是有他的,这样就够了,足够他鼓起勇气跟著她到她的世界去生活了。

    瑞恩微笑著牵起田欣的手,道:“我们走吧,早去早回。”

    “瑞恩,等下。”他刚走出一步,就被田欣拉了回来,瑞恩疑惑的抬眸看向她,田欣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道:“我们这样太狼狈了,会被笑话的,先洗个澡,梳洗下再回去吧,反正已经找到路了,就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他是能变身成大狮子的兽人啊,如果跟她一起回去,会被当成怪物一样抓起来的,她绝对不能让他跟她一起回去。

    瑞恩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满脑子的问号:她不是很著急吗?这马上就能回去了,怎麽又不著急了?

    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顺从的牵著她的小手,朝附近有水源的地方走去,他记得这附近有一处温泉的,在那里洗澡应该很舒服的。

    瑞恩带著她在山林间兜转了一会儿,果然被他找到一处露天的温泉。

    田欣见到水上竟然还冒著热气,简直大喜过望,暂时忘了心中的烦闷,冲到边上,蹲下来把手放到水中搅了搅,果然是热的,不由的惊呼一声:“哇塞,温泉啊。”

    瑞恩见她喜欢,在她身後轻笑了下,走上前来,扯了身上的兽皮裙,赤身裸体的走进水里,然後冲著岸上的她,招呼道:“快下来啊,很舒服的。”

    田欣朝四周看看了,有些犹豫,这里露天啊,这要是被别人看了去,那可丢死人了。

    瑞恩看出她的犹豫,出声安慰道:“没事的,这里方圆百里都没什麽人的,快下来吧,要是有人来的,离这里很远我都能听到的。来,快点下来吧。”

    因为上次他害她被黑豹抓走的事情,让田欣对他的保证很是不以为然,但是在经不住温泉的诱惑,一咬牙一闭眼,迅速脱了身上的衣服,跳了下去。

    瑞恩看著她视死如归的表情,好笑的游到她身边,拉著她坐到边沿处得一块平滑的大石头上,大手自然的抚上她的背部,帮她揉捏著。

    田欣双手支在岸上,头枕在手上,舒服的闭著眼睛享受著他的按摩,同时思索著该如何说服他,不跟她过去。

    田欣泡在温泉里,身後还有人在给她做著按摩,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放松和舒畅,昏昏沈沈的几乎要睡著了,突然身後正在给她按摩的手停了下来,耳边传来瑞恩的声音:“换你了。”

    田欣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瑞恩是让她给他按摩,田欣心中一动,挺身上前,把丰满的房紧贴在瑞恩宽阔的後背上,两只小手从後面绕道他前,敷在那两个凸起上,手指灵活的慢捻轻柔,瑞恩的呼吸声顿时急促起来。

    田欣满意的勾了下嘴角,然後趴在他背上柔声道:“瑞恩,我家人都还不知道你的存在呢,你这麽跟我回去,我怕吓坏了他们。”

    瑞恩闻言,猛的拉开她的手,转过身来,直视著她,一脸严肃的问道:“那你想怎麽样?”

    “我……”田欣在他的瞪视下,有些心虚的吞了口口水,然後讨好的凑上去,岔开两腿坐在他腿上,双手勾著他的脖子,舔著他的喉结软著嗓子道:“我先回去跟他们报备一下,然後再来接你一起过去,好不好?”她不知道这个牵强的理由能不能说服他,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了。

    瑞恩把挑起她的下巴,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确定,你走了还会回来?”

    田欣的小心思被他当场拆穿,佯装镇定的笑著说道:“我当然会回来了,肚子里都有了你的宝宝了,我哪能不会来呢。”田欣怕他再继续问下去,所以故意扭著腰在他身下的敏感部位上蹭著。

    47摊牌

    瑞恩一言不发的看著她,田欣被他看的心里发毛,一咬牙,把小手往下探去,一把抓住他身下半软的大,生涩的套弄起来。

    “嗯……”瑞恩闷哼一声,半软的大瞬间就硬了起来,由著她套弄了一会儿。

    然後就拉开她的小手,挺著长的进她的小里……

    她还不够湿,不过有温泉的水帮著润滑,让他入的也不是很费力,扣著她的腰往下一压,自己挺腰往上一顶,就完完整整的尽而入了。

    “啊嗯……”田欣忍不住娇呼出声,虽然一直频繁的欢爱,可被他进入的胀痛还是让她有些难受。

    只是瑞恩不知道再想些什麽,大完全入之後,就不再有动作。

    “瑞恩……瑞恩……动一动,动一动,里面涨的难受……啊……”田欣牢牢的攀著瑞恩的肩膀,难耐的扭著腰软声哀求著。

    她的哀求的声音还未落,瑞恩已经凶狠的在她花里冲撞起来。

    几百下大起大落的狠命抽,干的田欣身子越发的酥软,无力的挂在他身上一声声的娇吟著。

    快感不断的堆积,田欣的花开始规律的收缩起来,瑞恩却突然缓下的动作,用大头抵在子口慢条斯理的研磨著。

    “瑞恩……”田欣的花深处充溢著空虚的瘙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眯起眼睛,语带哀求的道:“给我……给我……难受……好难受……”

    瑞恩存心要折磨她似的,磨了半天就是不肯给她个痛快。

    田欣後知後觉的感受到他心中的怒气,无奈的伸出舌头,舔著他的喉结讨好道:“老公,求你……用力,狠狠的我……求你……”

    不知是她的讨好起了作用,还是被她的荡话刺激到了,瑞恩幽深的眸子仿佛染了血,大手把她的双腿打开到最大,挂在自己的腰上,而後两只手牢牢的握住她的细腰,胯下的大狠力的往那娇弱的花里捅,到最深又快速的退出来,然後再一次用力的捅进去,将层层的媚挤开,凶狠的捣进子口。

    “啊啊啊……啊……啊嗯……”花中空虚的瘙痒得到了安抚,田欣舒服的媚声呻吟著,两条细白的长腿在水下紧紧的勾著瑞恩的腰身,同时翘挺的臀部也自动自发的往上抬著,配合著他的深捣。

    “啊……不要了……啊……瑞恩……老公……啊……”田欣尖叫著全身开始颤抖,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紧紧的抱著瑞恩泄了身子。

    瑞恩此刻已经顾不得她是不是高潮了,腾的从水里站了起来,托著她的臀部开始上下的颠。

    “别……不要……啊……”田欣的高潮来得猛烈,不停抽搐的花紧紧地绞著著他的大,而瑞恩又抱著她一阵疯狂的冲刺,更加使得她的高潮延续不断……

    等到最後瑞恩抵著她狠狠出来的时候,田欣早已经没了一丝力气,只能无力的攀著他的肩膀,任凭他掐著自己雪白的臀,把一股股热烫的全部入子里。

    瑞恩之後,就这麽把半软的抵在她的花里,半天没有说话。

    田欣过了好一会才从迷乱中清醒过来,察觉到瑞恩不同以往的沈默,她有些心惊,轻轻推了推他,小声道:“放我下来啦。”这头色狮子似乎不像往常一样,只要在床上喂饱了他一切都好商量。

    瑞恩没有说话,只是皱著眉头看著她,田欣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你回去後,真的打算还回来吗?”瑞恩终於开口了,只是声音却是异常的冰冷。

    “我当然……”

    “说实话,我要听实话,不要骗我!”没定田欣说完,瑞恩就很用力的抓住她的肩膀,很认真的问道。

    “我……”田欣一时语塞,瑞恩眼中的浓浓情意让她不敢直视,别过眼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坦白道:“是,我没打算再回来。爷爷年纪大了,需要我照顾。”明知道不应该说实话的,可是她实在不忍心骗他,让他空守著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

    “我可以跟你一起照顾爷爷,也可以跟你一起到你的世界去生活。”瑞恩说出自己的打算。

    对於他的让步,田欣很是动容,可是她却不能答应:“瑞恩,你不了解的,我原本生活的世界,跟你这里的截然不同,那里的雄不会变身,他们一直都是人形的,如果你跟我到那边去,你会被当成怪物抓起来的,就算不被抓起来,那里也没有丛林,无法狩猎,你没有身份证,没有工作能力,是会被饿死的,瑞恩,在那里你本生活不下去的。”

    对於她说的话瑞恩似懂非懂,可有一样他很明白,就是她不想让他跟著一起回去,她不需要他,瑞恩一言不发的看著她,眼睛里凝聚起来的风暴让田欣颤抖起来,她缩著肩膀,神情戒备的看著他,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麽疯狂的举动来。

    过了好一会,瑞恩眼睛里凝聚的风暴慢慢散去,他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颓然道:“那你回去後,准备怎麽处理我们的宝宝。”他越来越贪心,原本想著只要留住她的人就好,可是现在他却连她的心都想要……

    “我……”田欣退缩了,没敢说实话:“我会生下他,把他抚养长大。”她知道他有多在乎这个孩子,如果他知道她想打掉他的话,说不定会跟她拼命地。

    瑞恩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生下孩子再走吧,孩子交给我来抚养,如果……”你想他了,可以回来看看。後半句话瑞恩没有说出口,她连他都不要,又怎麽会要这个孩子呢,他本不相信她说会生下这个孩子的话,他清楚的记得她有多排斥怀上这个孩子,可此刻他愿意自欺欺人的相信她说的话。

    48对不起

    听他说愿意放她走,田欣欣喜的同时又有种莫名的失落,勉强把这种复杂的情绪压了下去,想到生完孩子要等到九个月之後,时间会不会太久了,刚想开口,就被瑞恩打断道:“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田欣的手不自觉的覆上自己的小腹,自从知道怀孕後,她一直都处於焦躁的情绪之中,她怕自己会舍不得拿掉这个孩子,所以一直不肯正视他的存在,现在想想,把他生下来,留给瑞恩抚养似乎是最好的选择,於是缓缓点了下头。

    瑞恩见她点头,面无表情的把大从她花里抽了出来,然後上岸穿衣,打理好自己之後,就静静的站在岸边等著田欣。

    没了他的怀抱,田欣虽然身处於温泉之中可是还是觉得冷,一种由心底发出的冷,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把全身都泡在温泉里暖了一会,然後伸手把花里残留的都导出来,再有气无力的往岸上爬去,她有些吃力的想爬上岸,可刚刚被狠狠疼爱过的身子酥软无力的本爬不上去,只好求救的看向瑞恩。

    瑞恩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将她从温泉里拉了出来,他始终无法对她狠心,哪怕她一心想要离开他。

    看著田欣打理好自己,瑞恩率先转身往村子走去,田欣看著他的背影,有些委屈的扁扁嘴,小跑步的跟了上去。

    两人出村的时候是兴高采烈、甜甜蜜蜜的,可是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死气沈沈、一前一後的,正在屋後倒腾她小菜园的慕莎看见了,很是奇怪,於是大声喊道:“田欣”。

    田欣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於是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慕莎,扭头往瑞恩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巧瑞恩也回头看他。

    四目相对,瑞恩却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继续往家里走去。

    对於他冷冰冰的态度,田欣很是难受,虽然知道瑞恩这样对她也是她自找的,可是心中还是不禁有浓浓的失落的感觉。

    为了不回家去面对他的冷脸,田欣转身走向慕莎,慕莎关切的问道:“你和瑞恩这是怎麽了?出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田欣摇摇头,敷衍道:“没什麽,他跟我闹别扭呢。”不知道为什麽,对於她和瑞恩的事情她不愿多说,可能下意识的也认为是自己的不对。

    慕莎见她不愿意说,也没有追问,就宽慰了她两句,说瑞恩脾气很好的,让她说两句好听得,哄哄他就好了。

    田欣点头答应著,然後就转移话题的指著地上的一株秧苗问道:“这是什麽?”

    说道她种的秧苗,慕莎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兴致勃勃的解释道:“这是棉花的秧苗,去年我已经中了一些,收了下棉花了,等今天多种一些,说不定等到秋天就够做件衣服的了,还有你看这里还有地瓜的秧苗,还有……”

    看著慕莎兴奋的一棵秧苗,一棵秧苗的指给她看,田欣心中一动,九个月後她可能就要离开这里了,她是不是也应该趁著这段时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善一下这里的生活环境呢,毕竟将来她的宝宝要生活在这里,而且瑞恩也会一直生活在这里。

    说干就干,田欣像慕莎打听了下村子里的医生住在哪里,慕莎吓了一跳,以为她又动了打掉孩子的念头,直到田欣告诉她,她们家是中医世家,她虽然没有得到真传,但也懂得很多的中医理论,只是这里的植物的药她不是很熟悉,所以想去找村子里的医生了解一下。

    听了田欣的解释,慕莎安下心来,亲自领著田欣来到卡瑞达的家里。

    卡瑞达恰巧在家,听了田欣的来意,卡瑞达简直乐坏了,村子里的兽人都懒得很,没人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那些植物的药,所以会医术的人全村上下也就他一个,没人可以探讨研究,很是寂寞无奈呢。

    现在田欣主动要求跟他请教医术,实在是乐坏了他,两人一聊就忘了时间,直到快天黑了还没有停下来,慕莎在旁边听著听著,坐在椅子上睡著了,而忘我的那两个人竟然都没有发现,最後还是切尔西回家没见到慕莎,一路寻来才打断了两人。

    慕莎被切尔西抱著回家了,田欣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於是跟卡瑞达约好了明天继续来学习,然後就起身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瑞恩已经上床睡觉了,晚饭都摆在桌子上,也不知道他吃了没有。田欣匆匆的吃了一口,简单洗漱了下,就跟著爬上床,在瑞恩身侧躺下。

    预期中的温热没有靠过来,田欣很是不适应,以至於辗转反侧的睡不著觉。

    於是主动靠过去,从身後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喃喃道:“瑞恩,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不好受,让我们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九个月好不好,给我留下个美好的回忆。”

    瑞恩闻言嗖的一下转了过来,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刺啦’一声撕了她的衣服,嘶吼著:“你不是什麽都不要嘛,不要我,不要宝宝,那你还要回忆干什麽,要回忆干什麽。”

    说著拉开她的两腿,毫无预警的挺身而入,瑞恩愤怒而哀伤的瞪著身下的小人儿,腰身猛烈的律动著,奋力撞击著她的花。

    “唔……”田欣感觉下体仿佛被撕裂般的痛著,疼的她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这强烈的痛楚仿佛让她清醒起来,她似乎感受到瑞恩的心比她身体上的这些都要更痛。

    不禁心疼起他来,忍著花里火辣辣的疼痛,款摆著腰肢配合他的律动,伸出胳膊攀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哽咽著说道:“瑞恩,对不起,瑞恩,对不起……对不起……”

    一句句满怀歉意的轻吟,慢慢的驱散了瑞恩的怒气,身下的动作逐渐温柔起来,湿热的双唇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轻吻著,手指温柔的抚著她的脸颊,语带哀求的道:“为我留下来好不好?”

    “我……”田欣语塞,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答应他,可是脑海里闪过年迈的爷爷泪流满面的样子,又让她不得不硬起心肠。

    瑞恩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她的回答,於是失望的挺起腰,猛烈的抽起来,借著迅猛的动作,宣泄自己心中的失望和哀伤。

    49很爱很爱你

    瑞恩变著花样的折腾她,整整一个晚上,田欣又哭又喊的,最後哭喊的力气没了,变成了无力的哼哼,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实在受不住的晕过去了,瑞恩这才放过她。

    第二天下午田欣醒来的时候,嗓子不能说话,身子也酸疼的不行,扭头看了下,瑞恩不在旁边,估计已经出门打猎去了。

    勉强撑起身子到浴室梳洗了下,刚梳洗完从浴室走出来,就看见瑞恩手里拎著猎物从门外进来了。

    田欣下意识的瑟缩了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瑞恩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扛著身上的猎物往储藏室走去。然後又拿了些食材出来,径自做起饭来。

    田欣见他一直不说话,心里没底,怕他余怒未消也不敢招惹他。乖乖的围在他身边忙前忙後的给他打下手。

    瑞恩还是不理她,但也没撵她,很快晚饭就做好了,两人围坐在桌边安静的吃著饭。

    以往瑞恩都对她热情的不行,吃饭的时候也是不断的哄著她多吃点,就算闹别扭也没说对她不理不睬的,这突然间对她这麽冷淡,让她一时间有些受不了,田欣越想心里越难受,忍不住主动往瑞恩身边靠了靠,低低的唤了声:“老公……”

    瑞恩抬头看了她一眼,张嘴想说什麽,最终没有说出口,只低低说了句:“吃饭。”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田欣有种想落泪的冲动,小声“嗯”了一声,然後低头往嘴里塞了块烤,细细的咀嚼著,眼泪顺著眼角啪啪的往下落。

    瑞恩看著她无声落泪的委屈模样实在让人心疼,不由的叹了口气,她的头发,柔声道:“好好吃饭,我们都好好的,九个月就九个月吧。”

    田欣“哇”的一声扑到他怀里哭了起来,她能感受到他有多委屈,可他却为了她把这份委屈咽下了,这实在不能不让她感动。

    “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瑞恩拍著她的背,柔声的哄著。虽然对於她的离开他有万般的不舍,可是他不想勉强她了,如果她想离开就让她离开好了,他愿意为她妥协,谁让他在乎她的感受超过自己,宁可让自己难受,也不忍心难为她,这样的情绪他从不曾有过,对慕莎也不曾,他不知该如何处理,只能遵循自己内心最自然的反应,难道这就是爱吗?他不懂,但他愿意相信这就是爱,他爱她,所以愿意放手。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田欣的脑海里突然间出现了这麽一句歌词,此时此刻她终於相信,也愿意相信瑞恩是爱她的,很爱很爱她,只是她到底是不是也爱他呢,她不知道,也无法分辨,可此刻她却心甘情愿的想为他生下这个孩子,既然她没法陪伴他,那就让孩子来陪他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两人很有默契对田欣要离开的事情都闭口不谈,两人之间的感情更加融洽了,田欣的内心不再纠结,而是想要补偿似的,把所有的柔情都倾注在瑞恩身上,白天挖空心思的想要给瑞恩和孩子留下点什麽,兽皮披风,兽皮靴,准备了一套又一套,各种治疗外伤和伤风感冒之类的药材,也一一晒好,一包一包的包起来。到了晚上也不再排斥与瑞恩欢爱,而是热情如火的回应著他。

    五月末的时候,艾维的宝宝出生了,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瑞恩说是雌宝宝,田欣却看不出来有什麽不同。她一直非常好奇这男人到底是怎麽生孩子的,可是很可惜艾维的宝宝是在半夜的时候出生的,等她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宝宝已经生出来包裹好了,她没机会一探究竟。

    很快就迎来了雨季,雨季过後就是秋天,慕莎的小菜园今年是大丰收,地瓜、棉花什麽的收了不少,加上去年收获的棉花,田欣和慕莎一起琢磨著把棉花纺成线,然後倒真的被她们弄出一块布出来,田欣和慕莎都乐得不行,琢磨著明年春天要扩大种植。

    田欣还提出可以试著用动物们脱下来的毛试著纺些毛线什麽的,两人一拍既和,央著切尔西和瑞恩弄了好些毛来,让她们俩在家里折腾。

    两人倒也真的弄了两件毛衣出来,美得不行的穿在身上,到处去显摆,天气渐渐变冷了,慕莎的肚子越来越大,田欣的肚子也大了起来,切尔西和瑞恩两位准爸爸都开始焦躁起来,也不去打猎了,整日的守在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著。

    50面对

    “我想吃红色的酸酸甜甜的那种果子。”田欣歪在床上,一条腿架在瑞恩身上,指挥著正在给她捶腿的瑞恩,帮她拿果子吃。

    瑞恩立刻屁颠颠的跑下床给她拿了果子,然後再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

    田欣吃了一个果子,觉得这麽躺著不舒服了,於是翻个身,让瑞恩给她捶捶背。

    “往上点,对,就是那里,再重点,使劲按按。”田欣老佛爷似的指挥著。

    瑞恩在一旁小心的伺候著,还一脸幸福的表情,正舒服的闭著眼睛哼哼的田欣突然想起什麽似的睁开眼睛,兴奋的转过身来,问道:“瑞恩,你到底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这句话她自从知道怀孕到现在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他早已知道她所谓的女孩就是雌,男孩就是雄,他还是千篇一律的回答:“都行。”只要是她生的,他都喜欢。

    田欣仿佛早已知道了他的答案,刚才只是例行一问,所以听了他的回答,没做任何回应的接著说道:“昨天慕莎看著我的肚子说像是女孩,还说要是她生个男孩,我生个女孩我们就做儿女亲家,将来让我们女儿嫁给他们儿子,你说好不好?”

    虽然是在征求瑞恩的意见,可是不等瑞恩回答,就径自说道:“我觉得切尔西长得挺帅的,慕莎也漂亮,他们的儿子肯定也差不了,可是他们儿子的脾气要是像慕莎还好些,万一要是像切尔西一样冷冰冰的,那我们闺女就要吃苦了。你说是不是?”

    瑞恩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你别忘了你都把女儿许给黑豹子了,还怎麽嫁给慕莎的儿子。”

    “对哦,我怎麽把这茬给忘了。”田欣冲著瑞恩吐了吐舌头,当初她压就没想著会与瑞恩有孩子,所以就随随便便的答应了,这下糟了,如果她要是真生了女儿,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好了。

    “大不了我再生个女儿好了。”田欣随口说道,说完才反应过来她好像说错话了,她生完这个孩子就要走了,那还有下一个了,偷眼看向瑞恩,他好像没听见一样,神情依然温柔得低著头,右手在她小腿上一下一下轻柔的按摩著,可在她看不见的另一侧,紧握成拳的左手却泄露他内心真实的情绪。

    “那个,瑞恩,我想吃烤地瓜,你烤给我吃好不好?”田欣赶紧转移话题,让瑞恩去给她烤地瓜。

    瑞恩点头,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好,这就给你烤去。”说完起身烤地瓜去了,田欣看著他出去,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日子他们总是极力去避免谈那个问题,只是眼看著还有两个多月她就要生了,这个问题早晚还是要面对的,就算他们再不愿意都好,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不多时瑞恩就烤好了地瓜进来,慕莎看见他的眼睛周围似乎有些红,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他哭过了?

    但她不敢问,匆忙接过一个低头吃了起来,正吃著就听见有人大喊著她的名字冲了进来。

46-5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